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60章

第16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大将军又拿了半年的病休回来,还不去军营发泄一下怒火,林大娘本来还以为他在家里多呆两天,两人先是头一天就把对方看厌,第二天就是大吵特吵,结果厌倒是没厌,大将军娃也带的很好,就是娃太闹腾了,还影响他看书。
     
      林大娘一看,心里还真不落忍。
     
      “你太不容易了。”她说道。
     
      说罢,她转过背,就赶紧走,才不想带小胖子。
     
      她一表达完对大将军的可怜,那点不落忍就没了。
     
      大将军看着她急匆匆逃难一般的背影,也没说什么,牵绳带一拉,默默地把快快爬着去追他娘的小将军拉了回来。
     
      小将军急得拿小胖手拍地,嗷呜嗷呜大叫。
     
      他自从去了军营两天,在山沟沟里见过狼,就学会狼嗷了,现在都不哇哇叫了,改哇为嗷呜,很轻易就学坏了。
     
      “拍轻点。”大将军拉他回来,训斥他,“要不你娘得说你了。”
     
      她会说把地毯都拍坏了,又要换,父子一个两个都是糟蹋钱的人,夜里她一想这事,就要气昏过气了,没空陪他说话。
     
      可怜大将军想跟她说几句话,她两眼一闭就说自己已经气昏过去了,真的一个字都不跟他说。
     
      这厢林大娘着实是有事办,乌骨走了,但大将军留在了家里,儿子还是有人带的,她这头想把家事拿在手里,那就是得把大权从二夫人那差不多都拿回来了。
     
      也不知为何,她那点子事也被从朝臣中传开了,朝臣中都知道她父亲给她的东北的地被大将军上贡给了皇帝表忠心,这不,刀府也知道了。
     
      刀府二房的两个媳妇都在府中,藏沂媳妇虽然现在小心小意了一点,但对林大娘这个大堂嫂自来尊重,以前她对林大娘是怎么样,现在也是丝毫没变,就个人的品性来说,这位小娘子还是好的;不过,藏琥媳妇因是二爷好友的女儿,她嫁到刀府,因为她娘家跟刀府关系好的原因,她性子还是跟以前差不多一样跳脱,没怎么变过,她一知道大堂嫂的嫁妆都没了,一直觉得大堂嫂过得太奢侈,同样是刀府媳妇却够不着那种日子的她对其现在颇有点幸灾乐祸。
     
      见到林大娘,她都没以前恭敬了。
     
      林大娘见了她两次,见这位跟她不亲不近的堂弟媳现在一见到她都不请安了,这日她出来去后院大堂跟二夫人一道处理家事,刚出来就碰上这看样子是专程在地道上等着她的堂弟媳妇。
     
      藏琥媳妇一见到她就伸手过来摸她的衣裳,语带嘲意道:“大堂嫂,你这又是新衣裳吧?你又做新衣裳了,现在还做得起吗?”
     
      林大娘也是笑看了她一眼,笑笑就带着人去了大堂。
     
      回头她就对二夫人轻声道:“管好藏琥媳妇,要不我只能现在就分家了。”
     
      现在也是分家的好时候。
     
      刀府都这么憋屈了,把家里分出去减轻下负担,谁也没得话说,谁说就是捅刀府的刀子,在刀府的伤口上撒盐,跟刀府对着干。
     
      要知道现在皇帝可是放了话的,大将军要养病,那就让他好好养,但谁要在这当中说大将军一句不是,中伤大将军的名誉,他就宰了人的脑袋。
     
      皇帝这话说出来虽然是亡羊补牢,但还是相当有用的。
     
      刀二夫人一听,就知道那轻狂的二媳妇给她招事了,她其实已经看出来警告过她了,但哪想,还是犯到侄媳妇眼前了。
     
      她眼睛不由一闭,咬着牙道:“那孽畜。”
     
      现在不是什么温情脉脉的好时候,二房三房都是大将军扶持起来的,他们就算以后忘恩负义,那也都是以后的事,现在二房三房都没站稳脚跟,还得靠他们侄子打点呢,这关头藏琥媳妇对她不尊不重的,这不是自毁长城吗?林大娘道直接道:“二婶,不怕得罪您,我之前嫁进府里没多久,家里就出了事,我把管家的权力交给你和三婶,是想让大家的日子都好过点,后来我怀了孕,也是想好好生下迈峻,是让您帮着我了,但刀府毕竟是大将军的,我的脸面就是他的脸面,打着我了,我就是不疼,但大将军面上不好看,我不疼,但刀府的脸面疼。”
     
      她这话,其实说得非常客气了。
     
      这府里的大事,都是她管了去,要出大钱的事,也是她拿的他们夫妻的银两贴补,二夫人管的家到处都是破绽,她也力挽狂澜抢救过来。
     
      二房现在的宽裕,都是二夫人在管家的时候把二房修补好的,二爷和藏沂两兄弟在外的打点,拿的都是公中的银子。
     
      他们一直都是在拿,在索取,她这个主母之所以把公中的钱大半都留给了二房用,是因为大将军想把二爷抬稳了。
     
      而她是刀家主母这件事,是不容置喙的,还轮不到二房的媳妇当她的面来挑衅她,要不这家她也别当了。
     
      “我知道,我知道!”二夫人被她说得心口一跳一跳的,这刀府是怎么起来的,她再明白不过。
     
      就是有些人的眼皮子浅得连自个儿的德性都看不明白,真快要把他们一家都要害惨了。
     
      “嗯。”林大娘跟她说完这事,就起了身,“我把事情拿回去做。”
     
      说着她就朝小丫点头。
     
      小丫带着丫鬟们把府里的帐薄抱上,跟在了她的身后。
     
      “明天一早,你禀告过二夫人,把这些往主院拿,我就不出来了。”
     
      “是。”
     
      林大娘回去后,若无其事。他们一家几口呆的大屋有小胖子和他父亲在,她就没过去了,去了自家的大堂里清算帐薄,如此也好跟林福说话。
     
      大将军过了一会就过来了,问她:“你回来了?”
     
      “家里舒服,我带回来做了。”
     
      大将军点点头,抱着在怀里睡了的儿子道:“迈峻睡了,我拿书过来看看。”
     
      “过来吧。”林大娘一听,给他挪了个地方。
     
      大将军去拿了他的兵书,又一手提了儿子的大睡床过来,把睡床放在他和小娘子两人椅子的中间,让他睡着。
     
      “自己看,想吃什么了,跟我说一声。”林大娘跟他说。
     
      大将军点点头,他看书专注,也不太管小娘子是如何跟下人处理家事的,这个他从来不管,遂一本兵书很快看了一遍,又吃了一大碗鸡蛋羹和一块甜糕,又另起一册写起了注解。
     
      他也不烦人,也不妨碍她做事,给点吃的,一口不剩就吃完,再没有比他更好带的人了。怀桂打小那么怕她,都没他姐夫这么好带,林大娘对她这个丈夫还是很满意的。
     
      有他在,她说话的声音就轻了,大将军很快就把一日的功课都完成了,抬头看她时,就见她轻声跟林福说:“夫子们那,我会让族兄去说的。现今雪灾,我看过年这居高不下的米粮价格不会下去,只会再往上走。等年中,唉,年中……”
     
      她说到这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接道:“这一年恐怕都下不来,等天气好点,你也得请家里人往南边走一走,想办法运些粮过来,这事,还得悄悄地,这粮咱们也不卖,将军的军营用量不少,就留给他们用吧。”
     
      “麦子我们也存得不少,一两年是不成问题的。”林福也轻声答,“北掌柜说了,京里的那些铺子如若没被收去,那京里的事情不大,他周旋得过来,请您放心,就是接下来给您剩不了什么银子,他说,东北的人过来安置的钱和每个月的工钱就由他那边出了,您这边就不要往外拿了。而南方那边,想来只要您开了口,怀桂都会给我们的。”
     
      林大娘摇摇头,轻言道:“把这雪灾顶过去了,再存点就行了。咱们还是要收紧点过日子,不能让南方那边贴着我们过。”
     
      虽说她把东北送出去,一半为的也是江南林府,但帐不是这样算的,她要是再把江南那边搭进来,那她舍东北保江南就没意义了。
     
      说到这,她看大将军在看着她了,她朝林福点点头,又挨近了大将军一点,与他轻声道:“林福刚才跟我报,说江南那边也是春雪不断,宇堂先生的人进了趟京,跟我们的掌柜见了面,说这一年雨水会不断,还会闹很大的洪灾,今年江南三州恐怕都要成水城了,今年的田是种不了了,林府那边已经开始做准备了,我们也要提前做好准备。”
     
      刀府还是底子太差了,她嫁进刀府也太短了,风波又不断,现在东北都送出去了,刀府现在就剩一库的金银宝贝,这有银子是不错,但到了米比金贵的时候,这满库的金银也养活不了他的五百刀家军。
     
      “这……”刀藏锋随即朝林福看去,“你去外面跟有望说一声,让他找梓儿回来。”
     
      说罢,他转过头,看着小娘子道:“那人心岂不惶惶?”
     
      “惶惶。”林大娘不能否认这个,不止是惶惶,还将会有无数人死去。
     
      “那岂不是会乱?”
     
      “先生的人进京,就是要跟皇上说这个事的。但是,先生的人也说了,他们只能是跟皇帝敲个警钟,话不敢说得肯定了,他们担不起那个责任,遂信不信由皇上。”林大娘看着他,“但大将军,我坚信不疑,你也要跟着我信,知道吗?咱们家现在就得先做准备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