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59章

第15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罗家倒了之后,现眼下,张记成了怅州第一富,林大娘从弟弟那得知,去年年底,张大当家的已经搭上了安王的线,给安王,也就是给皇帝送了张家去一年近四成的红利。
     
      看样子,这是透过安王给皇帝送银子了,且每年都要送。
     
      张家要是不想办法,每年这么送下去,于张家来说,也是个巨大的考验。
     
      林大娘也不知道皇帝是什么时候盯住她的,但也不难想象皇帝对她的忌讳。
     
      江南已经有一个林府在了,再多一个她,刀府的钱粮已是不成问题了,再加上大将军在军中的声望,和他这一年派出去上任的自家军士与手下五百猛士的战斗力,他所具备的条件是太可怕了,不把她这头代表林家的臂膀削了,皇帝怕也是睡不好觉。
     
      但这中间,他们林府付出了多少心血人力才把东北铁岭那些地养肥,皇帝是懂也会装不懂。
     
      不过这也正常,如她胖爹所说,哪有上位者体恤下位者的。
     
      “您还笑得出。”小丫说着还是掉了眼泪,“那是您,您……”
     
      那是老爷给大娘子近一大半的财产啊,全在里头了,大娘子曾经说那是她安身立命的底气、根本,现在,这些说没了就没了。
     
      “好了,伤了一会就行了,咱们就不伤心了啊。”林大娘跟小丫说:“接下来我们要把东北的自己人一大半都要领回京城,你要有得忙了。”
     
      小丫愣了,“您是说,大丫他们要过来?”
     
      “嗯。”林大娘点点头。
     
      她不可能把她一手培养的人才留给皇帝,不过皇帝也不可能放心用她的人,而且她必须带回来,这些人她另有重用,留在东北等可能要若干年后的时机太浪费了。
     
      “他们回来?”会回吗?小丫有点犹豫。
     
      那边有她的堂姐夫妇,堂姐夫是个非常厉害的帐房先生,可能说是他们东北的总二掌柜,而且,还有一个大掌柜东掌柜,那是个极极厉害的人,堂姐夫就是他的长子。
     
      “会回的,我跟东掌柜说,让他带着孙儿们到京里来念念书,在我身边颐养天年,也帮帮我带带林福,想来他会答应。”
     
      “倒是。”为了后辈,东掌柜会答应的,她堂姐更是会。
     
      “那你就要去信吗?”
     
      “我昨晚已经让林福送出去了。”林大娘叹了口气,“回头我把东北那边种田的注意事项写了,让大将军找个机会递上去,那边就与我们,可能短时间是没有什么关系了。给出了就是给出了,你也别多想了,帮着我把下面的事办好了才是眼前最要紧的。”
     
      “我知道了,”小丫点头,神情也坚韧了起来,“娘子,你放心,我分得清轻重。”
     
      林大娘笑了笑,“好,去忙吧。”
     
      等小丫走了,她别过脸,听着门外细雪落下的声音,她静静地听了良久,怅然若失,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
     
      傍晚时,一家三个将军都脏兮兮地回来了,林大娘早早让下人给他们备好了水,但饶是这样,也还是临时多烧了两锅,才把这三个臭将军洗干净。
     
      “嫂嫂,”林大娘给女将军擦头发的时候,女将军说:“你脸好多了,不见肿了。”
     
      “是吧?我也觉得。”
     
      “大哥说,让我跟你说,等你好看了,请你多留他在家一会,他说操练兵将的事暂且由我接手,让我多跟军营中的将士切磋一阵子,日后上了战场,我也好与他们并肩作战,他吧,可以留在家里多看看兵书,带带迈峻,不会闲着的。”
     
      “呀,还请你说情啊?”
     
      “是的。”刀梓儿笑个不停。
     
      “那你拿好处了没有?”
     
      “拿了,大哥说把家里的传家宝剑让我耍两个月,那把宝剑很能练臂力,是以前的一个大师专为我家祖先武神爷打造的,很适合我们家的儿女练我们刀家的刀家剑法。”
     
      “那配套的剑法给了你没?”
     
      刀梓儿捂着嘴笑起来了,“也给了。”
     
      “那就行,还有想要的没?”
     
      “没了。”
     
      “那行吧,我答应了,你要跟他说,是你说情,我才答应的。”
     
      “谢谢嫂嫂。”
     
      “不用客气。”
     
      林大娘把她头发擦了个九分干,又拿了红缎子给她在两边编了条细辫,女将军一站起来后,俏美飒然,加上她眉眼之间那淡泊沉稳的气质,哪怕她是个小娘子,也是有一种别开一格的大将之风。
     
      “你要多在家里多呆一会,”林大娘还是有点不满意,“得让我把你养出肉出来才行,你正在长高的时候,也是要在家里把身高长好了才行,出去了饥一顿饱一顿,耽误你长大。”
     
      大将军散着湿发在一旁排了好一会队了,听到这句明显说给他的话,他开了口:“今年我们都不给皇帝做事,休息,休息一年。”
     
      “一年?”
     
      “一年。”刀藏锋给了承诺,但又道:“只能一年。”
     
      顶多一年,梓儿还有要事在身,非她不可。
     
      “一年就一年罢。”林大娘听了也放心了,朝他招手,“来吧。”
     
      大将军见总算轮到他了,赶紧到了以前专属于他的宝座坐下。
     
      自打妹妹回来,妹妹就什么都排第一了,能让她呆一年,他已很是大度了。
     
      “我看看……”林大娘拉开衣裳往他的背后看了看,“还好,没弄出伤来。”
     
      “今天没下场子,在旁边看。”大将军老实道。
     
      “大哥只是在后面把最后几名一人打了几棍,没下场。”刀梓儿在旁边咬着嫂嫂专给她用补药炖出来的鸡腿,含糊地道。
     
      “那怎么弄脏的?”
     
      “有几个掉进了山沟的烂地里上不来,我下去提了他们上来。”大将军又道。
     
      “那小胖子怎么脏的?”
     
      刀藏锋看着在地上爬来爬去,呜嗬呜嗬鬼叫的胖儿子,没说话。
     
      “梓儿?”林大娘见他不说,点名了小娘子。
     
      刀梓儿本听到话就低下头去了,但被嫂子叫了,只能抬头禀道:“侄儿本是被小师爷抱着一边观看,哪想,侄儿力气劲儿有点大,在翻山沟那一块时,他带着小师爷,两个人一头栽沟里去了。”
     
      这还是洗过了抱回来的,没洗过那会,侄儿臭得只有她这个姑姑抱,他大哥在一旁皱眉看着不语,看脸色,好像也不想要这个臭儿子了似的。
     
      “我也是不知道,是怎么跟你们爷俩几个处过来的,”林大娘说着看了眼肚子,“这个还是生个小娘子罢。”
     
      “小娘子?嗯,是小娘子乖吗?”刀梓儿好奇。
     
      “是啊。”
     
      “那如若是个不乖的呢?”
     
      林大娘眯着眼拿手点她:“赶紧给我说点好听的!”
     
      刀梓儿笑得低下了头,当没听见。
     
      “老天保佑,可不能再是个皮的!”林大娘见大将军还凑热闹过来的看她肚子,还附耳在上面听了听,她没好气地推了他一下,“可不能再生个像你的了。”
     
      “皮的也好,小娘子长大了,也可以当女将军……”刀藏锋看着她的肚子道,“我会也亲手教她练武。”
     
      “可别,”林大娘乍舌,“有你们几个我就受不了了。我们家再多的银子,也不够栽那么多树,让某些人拿剑随便砍的!”
     
      她还记着大将军前几天回来,一进府里就劈树的仇,没忘。
     
      刀梓儿一听,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刀大将军也是抬手擦了下鼻子,微笑了起来。
     
      当时他也没细看,把家里的那棵老树也给砍了……
     
      林大娘见他还知道有点不好意思,也是冷笑了一声,忍不住拔了拔他的头发,“回头再收拾你!”
     
      ——
     
      刀藏锋在即将出正月的前一天,去了皇宫一趟。
     
      平时请他他都不来,现在见他不请自来,皇帝都惊讶。
     
      刀藏锋带了两个包袱来,一个里是种东北那边的粮的法子,一个里面装了点皇帝平时爱从他这里拿的吃食,还有些糕点。
     
      他请了安,没有依皇帝的意思坐下,而是站着跟皇帝道:“我就进来看看您,再顺道跟您再请半年的病休。”
     
      皇帝相当无语没有话说,看着活龙生虎,容如天将的他朝第一虎将,真不敢相信他这大将军能这么厚颜无耻,敢说还要请半年的病休。
     
      当他是瞎的吗?
     
      “你看看,你是能请病休的人吗!”皇帝忍住了拿杯子砸他的冲动,忍不住揉了揉头,“你这么多天不上朝就算了,现在一见朕还睁眼说瞎话,你是不是觉得朕真不敢拿你怎么样?”
     
      刀藏锋垂眼不语。
     
      皇帝看着他那死样子,真想跟这大将军说一句信不信他宰了他。但一想到这王八蛋将军前几天还跟韦达宏抱怨他老拿这个话威胁他,不得不把话忍下了,勉强道:“好了,事情不都过去了?别娘们叽叽的,赶紧上朝来,你别忘了,你可是一品大官,无事超过半月不上朝就是不敬朝廷了……”
     
      他还不敢把话说重了,不得不转过弯道:“行了,上朝吧,朕知道朕之前的话说过了头。”
     
      “末将想病休半年,您也趁这段时日,把军中您要调动的,要插的位置都安排好。”刀藏锋看着地上平静道:“没有我在,兵部、吏部都只会都听您的,武官这头没有我刺您的眼,也没几个敢真跟您对着干的,您把我们兵武之事都安排好,等我能上朝了,您再用我,也放心些。”
     
      他说罢,双腿跪下,给皇帝磕了个头,看着地上道:“末将把刀府一府的人拉回来不容易,实在不想功亏一篑。”
     
      他又给皇帝磕了两个头,“末将走了,您保重,祝您万寿无疆,福寿康宁。”
     
      这次他说罢,不等皇帝说完,弯着腰走了。
     
      皇帝愣着看着他走了。
     
      今日是他真正的寿辰,但他每年正月十五都会宴请百官,也是在那天庆生,世人也就当正月十五是他的日子,当天刀府也送了份礼进来,但他没想到,大将军有这份心。
     
      “皇上,有寿糕。”张顺德打开了包袱,把里头印着红色寿字的寿糕放到了他面前,再把另一个包袱打开后翻了翻,就都捧了起来给了皇帝,“皇上,您看。”
     
      皇帝打开张顺德递给他的册子,一开,就见第一行骨气洞达的字迹写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