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57章

第15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是个好客的人,韦达宏不管是不是皇帝身边的人,首先他也是大将军叫韦长兄的大哥,遂韦达宏一来,她冲人笑了一下。
     
      但她下巴那还是很疼,这一咧嘴,她觉得下巴都要裂了。
     
      她这一笑,韦达宏也是一愣。
     
      这,这……
     
      这跟他之前见过的美妇人完全是天差地别之分。
     
      他朝刀藏锋看去,见刀藏锋皱着眉抱着手里的孩子不耐烦地斥:“你别找你娘!”
     
      小胖子一看见他娘,就想往他娘怀里钻。
     
      但现在那怀里哪是他能呆的地方?他娘一逮到他,肯定会抱到后卧把他的屁股打得跟他的脸一样肿!
     
      “韦长兄,您来了,请坐。”林大娘握着疼得发抖的下巴,小声地请客入座。
     
      “弟媳。”
     
      “您请。”
     
      林大娘说罢,朝身边的小丫看去,“你去厨房多弄几个小菜吧,家里来客了。”
     
      肿着眼睛的小丫点点头,福了一下腰,去了。
     
      “别去。”刀藏锋搂紧了因为够不着娘就哇哇大叫的儿子,头疼地抱着他往长桌那边走,“大兄,你往这边来。”
     
      又朝他娘子道:“你忙你的去。”
     
      省得一看见她,儿子就想往她身边爬。
     
      “是。”林大娘心想自己的这惨脸也被韦卫长和他带来的人观瞻过了,就不留下来了,她还想去内卧算一算帐,还有,给江南那边去一封信。
     
      她从前夜到昨夜,一直忙着整理上贡的东西,都没想好怎么跟江南那边说。
     
      于她而言,她把东北东岭送了出去,是代替刀府和林府退了一步,于大将军这种时时都在筹谋的人,忍耐是个家常便饭的事,但怀桂太年轻了,如果知道她把东岭给了出去,都不知道那孩子心里会怎么个难受法。
     
      他们林府于皇帝其实做了很多了,他们是得到了皇帝的庇护,但很显然,皇帝已经不满足于此了,他们爹爹死前最怕的事,还是发生了——皇帝是他们最大的庇护者,也同时是他们家最大的隐患。
     
      他要是真翻了脸,就能把林家一分不剩地夺走,而林府就算反抗,最终也是斗不过皇帝。
     
      现在是她最好的弃卒保帅的时候,下一子,能盘活于刀林两府跟帝后之间的死局。希望怀桂能知道她的用心良苦,而不会过于愤怒,被伤了心。
     
      这厢她一走,刀藏锋就把儿子放在了地上,刚去拿了牵孩绳,就见小胖子哧溜地爬了半丈远了,他连忙甩了绳子把人拉了回来,训斥他道:“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找她!”
     
      小心她真把扔外头去了不要了。
     
      韦达宏看着他一行一言,眉毛都一跳一跳的,这时等下人奉上茶退下后,他忍不住皱着眉头张嘴道:“你也太狠了点。”
     
      好好一个江南娇弱娘子,都被他打得怯怯懦懦强颜欢笑了,现在连儿子都不给她抱了,这也太冷酷了。
     
      生气也不是这么个生气法。
     
      韦达宏现眼下亲眼见到了刀弟媳,这下也不怀疑这对小夫妻是做给人看的了,那小娘子眼间下巴的紫肿,那是伤到了骨头才现得出的青紫色,绝不是做做就能做得出来的,那是下了死力气打才打得出来的痕迹。
     
      刀藏锋听了,只一耳朵就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来了。
     
      刚才梓儿一进门来,虽然没这么说话,但她的眼神也是这么个意思。
     
      他太狠了点。
     
      都当是他打的。
     
      小娘子说了,这锅他得背,不背不行。
     
      本来刀藏锋无所谓这个,这是计策,该背就背,但现在一个两个都这般认为,他有点反感别人这般以为了。
     
      他是会打他娘子的人吗?
     
      而很显然,是,韦达宏见他说完,见他们壬朝的大将军还一脸不快,不由劝说道:“她毕竟是你的嫡妻,还为你生下了迈峻,不看佛面也要看僧面,哪怕是看在迈峻的份上,你也要尊她几分,再说了,她为了你,都……”
     
      韦达宏说到这,说不下去了。
     
      刀藏锋这时候又扯了把手中的牵孩绳,把快爬到了内卧门口找娘的儿子强行往回拉。
     
      “哇,哇,哇!”胖儿子太生气了,手砸着地上愤怒哇哇大叫了起来。
     
      他这个爹,不行,太让人生气了。
     
      但没什么用,谁叫他爹力气比他大呢。
     
      刀藏锋也不急着拉他回来,握着黑金制成的绳带慢慢地在手中转着圈把人拉回来,眼睛看着韦达宏道:“皇上就是因为她地太多,看我不顺眼吗?怕我就她的势,拿她的粮囤粮养兵造反吗?所以这才天天满嘴一口一句要宰了我?说我为了个女人连国都不要了吗?”
     
      “也没有,天天吧,也不是……”韦达宏都被他那口气震住了。
     
      这其实也不能怪皇上老说要宰了他,而是他这刀家兄弟的话有时候说出来,太让人喘不顺气了。
     
      虽然说都是实话吧,但实话是这样说的吗?
     
      “你今日是来干嘛的?”刀藏锋看着他,也没让人喝茶,而是更直言道:“你前两天不是跟我说别被她的虚情假意迷惑了心智吗?你才告诉我说不要我把她当个东西,现在又来告诉我她是迈峻的亲母,要尊她几分。”
     
      “韦卫长,”刀藏锋把儿子拉了回来按在了怀里抱着,抬眼看着韦达宏说:“我不知道皇上跟你说什么了,但……”
     
      他朝韦达宏摇了摇头,“你不把我当兄弟这事,我领教到了,这事多谢你让我彻底看明白了我们之间今后能有的关系。”
     
      韦达宏当下脸刷地就白了。
     
      “我怎么对我娘子,我心里有数,她怎么对我的,我心里也有数,不需外人来告诉我我们夫妻俩是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记住这一点,以后再也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有关于她的任何一个字,我才是她的丈夫,她的好坏,只有我一人能言道!你也去告诉皇上,我能为他做的,都做了,他要是觉得还不够的话,我明天就把我的项上人头放到银盘上,让人献上给他,”刀藏锋抱着他的儿子,看着韦达宏的星目寒光闪闪,“要还是不够的话,行,如他所愿,抄了刀府就是。”
     
      他低头看着已经在他怀里突然不挣扎了,大大的黑眼睛好奇地看着他的胖儿子,“一切如他所愿就是。”
     
      一切如皇帝所愿。就是到时候他死了,壬朝没了他这个杀将坐镇,一听他死了,他昔日的那些敌人不定高兴成什么样子,到时候都率军大举攻向大壬,边防不稳,而知道他死了,还没完全归顺于大壬的黄金国跟大艾的旧部,也不知道会怎么个高兴法,而他的那些遍布各地的将军们为他的死对国对君也没以前那么忠诚了的时候,皇帝也要自个儿好好地把这些都受了。
     
      至于抄了他的刀府,更好,仇恨只会更深,外敌只会更乐。
     
      但刀藏锋知道,他知道的,皇帝更知道,皇帝不会干。
     
      但皇帝敢拿国家压到他头上来,他也就敢拿国家给他回过去。
     
      韦达宏最终没有吃上刀府的饭,因为菜端上来了,之前把他当长兄尊重的人直白地看着他说:“你家的饭应该好了。”
     
      你家的饭,好了。
     
      我家的饭,不让你吃了。
     
      我们已不是一个锅里的人。
     
      韦达宏站了起来,在走之前,他低声道:“最终是你动的手打的她。”
     
      他只是说了难听的话,可动手打人的是他自己。
     
      他不能全怪到他头上来。
     
      “你对我,也是几张脸,说变就变了。”刀藏锋回了他一句话,“但哪怕到前日,我对你,都是把你当过过命的兄弟。但韦卫长,到此为止了,路不同,不相为谋,望你前程珍重,出了这个门,你我昔日的交情,我会忘了,也请你忘了。”
     
      韦达宏听后,眼睛急剧一缩。
     
      “送客。”
     
      “是!”
     
      但不等他反应,刀府有军士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韦卫长,请!”
     
      韦达宏朝刀藏锋看去,见他提着手中的孩子往内屋走去了,不一会,人就不见了,他不得不带着他的两个人走了。
     
      他走后,刀藏锋叫了小娘子和妹妹出来吃饭。
     
      刀梓儿之前在嫂子这边的浴房洗好了澡,换了衣裳,就又和嫂子坐在一起,嫂子算帐,她练字。
     
      她在外奔波久了,许久没练过字,想练练,她嫂子懂这个,能教她笔法。
     
      “你怎么把人赶走了?”林大娘路上问他,“留顿饭怎么了?”
     
      “生气。”刀藏锋看她,“难道你不生气?”
     
      林大娘想想,还真是不生气……
     
      她知道之前韦达宏跟他说的那些有关于她无关紧要,不及刀府和他性命重要的话,韦达宏拉住他说的话,大将军没瞒她。
     
      其实不止是韦达宏,这满朝的臣子这样想的也不少,哪怕是皇帝也是觉得如此,这才拿那种话刺她的丈夫,鄙视她的丈夫。
     
      皇帝的每一句话,看似是对她丈夫的敲打,其实句句都是对她的不屑和鄙夷。
     
      但这就是现实。
     
      他们林府不过是会种粮的地主,连地方世族都称不上,只能叫是有钱的大族。当然,现在好多了,林家确实因为她的嫁进京中有所改变,正从大族从望族转变……
     
      所以,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而且……
     
      “他于我是无关紧要的人,大将军,你把他当大哥,所以他不把我当回事,你会生气。但于我而已,他只是个陌生人,他在我这里,跟那些街坊市井嚼我舌根,说我丧门星的碎嘴子没什么区别……”说到这,她跟旁边认真听他们说话的小娘子趁机道:“听到了没有,不相关的人说闲话,你就当人是在放屁,反正咱们不喜欢听的,就当没听见似的。不过,亲人之间说错话了,就容易伤心,你往后嫁了人,一言不合咱们别说恶语,一巴掌捶向姑爷先打了出气就是,你反正打得过的,嫂子不怕你输,你打就是,打伤了打残了,到时候我叫你大哥……”
     
      说到这,她顿时没说了,因为小丫瞪着眼睛,手叉着腰正怒气腾腾地看着她。
     
      “唉,”林大娘被她吓得回头,跟小妹妹说:“你看,听娘子的没错。像你嫂子我,和小丫娘子这种人嫁了,现在咱们的问题是,怎么蒙个你中意的人,先嫁过去把米煮熟了再说!”
     
      被她蒙了还把米煮熟了连孩子都生了的大将军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都不知道让这姑嫂俩时不时呆在一块,到底是妹妹教坏了她,还是她教坏了妹妹。
     
      不过看起来,还是像她教坏了妹妹多一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