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56章

第15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皇后打头一眼见她,就不喜欢江南怅州的这位林府林大娘子。
     
      应该说,这个人毁了她要把丽怡嫁给刀藏锋的局,没见到人,她就不喜欢她了。
     
      但几次都被她忍过去,躲过去了,是个聪明人,可惜了,她嫁的是刀家人,武夫么,发起怒来,没失手打杀人就是好的,也是可怜了这么个聪明伶俐的。
     
      “唉……”皇后末了叹了口气,当着林大娘的面,把京中的那几个铺子和几个庄子这些都挑了出来,交给了宫女,“去给大将军夫人。”
     
      “是。”
     
      “拿些治伤消肿的圣药给她。”皇后又吩咐。
     
      “是。”
     
      林大娘这时已经默默地掉起泪来,倒不全然是心疼疼的,而是脸疼的。
     
      她昨天没上药,脸就有些疼了,现在更严重了。
     
      她儿子那一身怪力实在是太重了,比以前刚初出生那会重多了,他这两下捶,她就一天没上药,现在脸就疼得跟比他生的时候没差上几分,想哭都极容易,眼泪说掉就能掉下来。
     
      皇后看着她哭了起来,又道了一句:“药用完了,找本宫来要要就是。”
     
      “多谢娘娘。”林大娘捂着眼睛哭了起来,娘哟,这哭比不哭更疼,那肿了的眼睛被眼泪一刺激,更疼了。
     
      看着她痛哭不已,就差彻底崩溃的样子,皇后心想,这次没必要说太多,她已经释放出了善意,只要这林大娘日后想找个靠山保住命,保住她的地位,必会找上门来。
     
      这个人,绝对能拉拢过来。
     
      皇后想过多次怎么在刀府里安一颗又稳又牢的钉子,但从来没想到,这颗钉子成了刀府的女主母,是这个她一直想处理的人。
     
      想想,皇后险些失笑出来。
     
      刀府的人,历来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刀藏锋也还真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娘娘……”林大娘这时起身,她疼得连鼻涕都流出来了,拿帕子擦着鼻涕,“臣妇告退了。”
     
      她得回去上药去,不行了,太疼了。
     
      还有回去一定要痛揍一顿小胖子,报仇!
     
      在皇后眼里,她这样子分外凄惨,就要崩溃了,果不其然,她一点头,这小妇人一福身,就快步往宫门去了,连还给她的那些都忘了拿。
     
      连仅剩的那点都不要了,可见其伤心。
     
      “去给她吧。”皇后吩咐宫人。
     
      “是。”
     
      站她身后的肖嬷嬷喜滋滋地道:“娘娘,还是您有远见!看得就是比奴婢们准,远!高,实在是高。”
     
      皇后摇摇头,淡道:“这算什么?也是刀府自己的人不争气。”
     
      自己不争气,谁都救不了。
     
      ——
     
      林大娘一回去就是上药,指着小将军跟带他的大将军说:“大将军,帮我揍他,狠狠地揍,务必要把他打得也像猪头!”
     
      大将军为难地看着儿子,再看看她,就捏起了拳头,轻轻地在儿子上揍了两下。
     
      “哈哈哈哈哈。”小胖子一见,当是他爹在跟他玩,猛地一顿之后,仰头大笑了起来。
     
      刀藏锋抱着他守在林大娘身边,他这一笑,入他娘耳里,无异是魔音穿耳,恼得她捶他,“扔了扔了,不要了。”
     
      小胖子还当他娘也跟他玩呢,刹那就不要他爹了,从他爹的怀里努力地往他娘怀里爬。
     
      大将军紧紧抱住了找死的儿子。
     
      “呵呵,”林大娘看着儿子冷笑,“小魔王,你给老娘等着!”
     
      小丫给她上完药,就又拿了镜子过来,林大娘一看镜子,更想哭了,“妖,怪。”
     
      “小丫姐姐,里头有妖怪。”林大娘抖着手指着镜子里的妖怪道。
     
      小丫面无表情地道:“您记住您这张脸了?”
     
      “记住了。”林大娘这时候有点怕她,连连点头。
     
      “姑爷也要记住了。”小丫也不怕得罪人,又朝大将军说了这句,只是说着说着,她的眼泪也掉了出来,“我们大娘子最爱漂亮了,您何曾见过她这等难看的时候?可是,她今日就拿着这张脸出去了。”
     
      “小丫姐姐,”林大娘讨好地道:“那不,我其实是卖惨去了,你别心疼,咱家的地会要回来的,就是暂时借给人看看。”
     
      “我是心疼地吗?”小丫听着,跺了一下脚,拿着镜子走了。
     
      “就是心疼地啊。”林大娘小声嘀咕,她是财迷,那带出来的丫鬟不是财迷才怪。
     
      在一边候着她上药的闵遥这时候正要说话,突然见大将军倾身,在他们大娘子的脸上亲了一下。
     
      闵大夫顿时尴尬得飞快别过了脸,听他们大娘子埋怨道:“这一张猪脸你也啃得下,一脸的药,你也太不挑了罢?”
     
      “不挑。”
     
      “呀呀呀,得勒,说好听话也没用,咱们家以后就算吃肉也得关起门来吃了,生活不能有以前好了。”
     
      “为何?”
     
      “没银子了啊。”林大娘还是心疼的,想省着点花,再说不省也不行,都没地了,还像以前那样花,宫里那两位眼红病病主要起疑心了。
     
      “你没地了,不是说我们刀府没钱了,”见闵遥避过了脸,刀藏锋又在她的鬓发上吻了吻,“你照常花,没钱了,我会抽空往宫中走一走的。”
     
      “你现下是真不打算上朝了?”
     
      “嗯。”
     
      夫妻俩这话刚说完没久,宫中就来人请刀藏锋进宫了。
     
      刀藏锋之前已经告病沐休了,这时候见又来人了,让刀战去说:“告诉他,是真病,不是假病,本将要病很久,不能出门,请皇上以后别请了,如若削了我的封号,送道圣旨来我领旨就是,不用太麻烦了。”
     
      刀战听完,没动。
     
      “记住了?”
     
      “现下记住了。”刀战刚把话在嘴里默念了一遍,道:“将军放心,俺一定会一字不落转过那位公公。”
     
      “好,去吧。”
     
      “那俺去了。”刀战雄纠纠气昂昂地昂首阔步去了。
     
      宫人听到传话,也努力记住了,道:“公公我一定会一字不落地说给皇上听的!”
     
      说罢,大将军的崇拜者,张顺德的侄子张小公公也飞快回宫里一字不落把话转给了皇上听,末了,还替大将军委屈道:“皇上,您看,大将军都被气病了。”
     
      张顺德一听,想也不想一巴掌抽他头上,“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今日老子我定要收拾了你!”
     
      “好了好了。”皇帝拦了他,这伯侄俩闹得他头疼。
     
      他看着桌上那上百万亩的地契,问道:“是真打了他那娘子?”
     
      “奴婢没见到大将军夫人,大将军不见俺。”张小公公说着都哭出来了。
     
      他又没得罪大将军,大将军都不见他,他还想给大将军请个安,问个好的。
     
      “唉,行了,你退下去吧。”看他还真哭擦上眼泪了,皇帝头更疼了。
     
      “是。”
     
      等他一走,皇帝问张顺德,“你说大将军现在是个什么心思?他发脾气打了娘子,觉得是朕的错,要怪朕喽?”
     
      张顺德叹了口气,“您那日说的话,奴婢在外面听了,皇上,大将军对您的忠心如何,奴婢是真不敢肯定,但他为国打了这么多年的仗,您说他心里没有国家,想来他还是会难受的吧?”
     
      即便是监视他的探子们说起这位将军在战场上的勇猛,也没有一个说他不好的。
     
      都说大将军在战场上说的话里最多的就是为国而战。
     
      一个为国而战的将军,一个出生在世代为国打仗的将门世家中的将军,在战场上岂止是九死一生,就连皇上都最后都不敢相信他竟然真的活着回来了,还帮他打了许多的胜仗,成为了一代将神,这样一个把命放在战场上的人,你说他不把国家放在心里,这估计比捅他的刀子还让他难受。
     
      “不过,”皇帝笑了笑,道:“朕也是没想到,他会回去打人,平时你没见他对他娘子如珠似宝的。”
     
      “毕竟是武将。”
     
      “倒是。”
     
      皇帝想了想,跟在旁一直一声不吭的韦达宏道:“你上门代表朕,去看看他们,问问大将军何时上朝。”
     
      “是。”
     
      宫人前脚走,后脚韦达宏傍晚就求见了,林大娘一听,一拍桌子就道:“真是要我的命!”
     
      说罢就亲自去了镜前给自己化妆,好在药效没那么快,她脸还难看着,再加点青肿就又是一颗超难看的胖猪头出炉了。
     
      样子太惨了,林大娘看着镜子里的妖怪直摇头,“我胖爹要是能从地底下爬出来看我,一瞅我,都恨不得再躺回去,不想认我这个女儿!”
     
      眼睛都哭肿的小丫站在她旁边,完全不觉得她家大娘子的话有什么好笑的,依然板着脸一言不发。
     
      林大娘在镜中朝她吐舌头。
     
      而一早就被兄长命令去军营操练的刀梓儿刚好回来,见到嫂子这个样子,脸上的笑都没了,眼睛一直跟着她嫂子不动。
     
      她什么也没说,但林大娘的心都被她看化了,趁韦达宏还没到之前,轻声安慰她道:“有一半是装的,嫂子没那么惨,再说了,你不是早知道是你侄子打的,不是你大哥打的,你可别怪错了人。”
     
      刚才小娘子一进门,见到她的脸吓了一跳,眼睛还往她大哥身上溜了几眼,她那神态,都让林大娘有种自己这么惨,完全是大将军又再次加工加害了她一趟一般的感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