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55章

第15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明白她家大将军话里的意思。
     
      像他这样的男人,不可能又当狗又当神的,他是个打仗的将军,不是在街头耍大刀赚吆喝的,更不是个有着变脸绝技的滑臣。
     
      再说,她也敢肯定,他如若是那种人,只会死得更快,因为到时候皇上会更忌惮他,一个人太能委屈求全,不会让人尊重,只会让人觉得他心思太深,太能忍的人,当初有多忍,事后就会有多毒,想来,皇帝再懂这个不过。
     
      “嗯,我知道了,”林大娘微微笑着说:“藏锋大将军啊,你做你自己就好了,你不觉得,这反而是最好的?”
     
      这才是他。
     
      他在皇帝面前一直聪明,突然不聪明了,也不好,太把皇帝当傻瓜看了。
     
      刀藏锋没说话。
     
      “反正皇上现在还舍不得杀你……”林大娘说到这,顿了顿,又道:“我听梓儿说了,你提出立六皇子为太子,附和的人还挺多的?”
     
      “多。”
     
      “那这事能不能成?”
     
      “能。”刀藏锋肯定地道。
     
      肯定能,一提,不止是六皇子的人发力,这一任的国舅府也会,而他出了口,站在他这边的人也会跟在六皇子身后,再加上本身就是站在嫡派这一系的人,足够六皇子上位了。
     
      “好……”林大娘说到这,笑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藏锋哥哥,你知道我嫁你还有一个原因吗?”
     
      “嗯?”
     
      林大娘没有兜任何圈子,坦言道:“爹爹在世时,每次进京送粮都是他,他为何要进京?亲自给皇帝送粮是一回事,他还想找找林府另外的保障,把一篮子鸡蛋放在一个盘子,不是我们林家人的作风,他见到你,一是觉得你跟我很适合,二也是觉得,林府的另一个盘子来了……”
     
      “他找到了你,你确实成了我们林府的另一个盘子,这其实是对的,你知道为何吗?”林大娘说到这,整个人再清醒不过了,“我祖父的产业到我父亲手里,翻了两倍,但现在到了我们姐弟手里,你知道翻了几倍吗?”
     
      刀藏锋低头看她。
     
      “翻了至少五倍。”是至少,认真算起来,她的财富跟她弟弟的财富加起来,天下第一富,舍他林府没有别人。
     
      仅一个林府,而不是林家整个家族。
     
      她爹爹还在世时就心惊不已了,一直在算怎么给他们姐弟分配财产,最后,两人平分,共同承担林家的未来,一人一半责任,联手扛过去。
     
      没有刀府,他们如果不想把大半家财都贡献出来买通皇帝,就势必要再找另一家滔天权贵寄生。但这都是虎口谋生,皇帝也好,另一家也好,不可能放松对林府的剥削。而林府呢?林府这么大的产业,没人找大麻烦还好,但如果有大麻烦,他们再有钱,还真能与朝廷斗不成?但找了皇帝,再找了另一家,就安全了?绝没有这样的事,末了,林府只会分崩离析,林家数千的掌柜,数千掌柜后面的数万家人,底下的无数佃农,将会过上另外不同的日子。
     
      他们不会再为林府干活,也不可能再养得起自己与家人。
     
      这会改变无数人的命运。
     
      林府势必要分离这么大的财富出去,但林家就他们姐弟两人,分给族人也好,分给别的人也好,给了,其实也是另一种的败落,因为没有人像他们姐弟这样打理得好,到了人手里,也是败坏。
     
      他们试过,他们分了族里一万亩的公田当是族中的公用,但没两年,族里的人腆着脸来跟他们要林府出人手去管理耕种,因为第一年是林府的人带的,收成可观,但第二年由族里人自己分家耕种,其年收入减了至少一半。
     
      林府因为林宝善对下人的慷慨,个个管事都极为林府卖命,他们能为做成一件事,不分白天黑夜地为其奔忙,但外面的人得不了他们那个钱,得不了他们那个在林府的身份,谁愿意动弹?
     
      整个怅州,林府的管事是出了名的勤快。
     
      但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们办事得力,增长了林府的所得,所以有的是分给他们,但如果他们是给别人白忙和,而要林府出钱养着,这就绝对不可能了。
     
      这种劳才有所得的原则的事都能妥协,林府要这么蠢,早亡了。
     
      去年弟弟回去后,因为皇帝的原因,他害怕皇帝甚过于尊重皇帝,回去后就想过把田地卖给佃农,分离林府的田地拥有量,而且佃农们会种田,想来拥有田地对他们是一种好事。但他想得太好了,他们家的佃农因为林家的管事制分亩负责,亩产量极好,再加上林家跟官府和朝廷的关系,所交税粮有年减免,各项下来,所得可观,而当年大着胆子买了田去的佃农并没有比他们好过丝毫,还因为个种天灾人祸等原因没有林家支持,过得比佃农要辛苦节挽,所以头两年还有富佃农愿意买他们家的地,这几年,仅是为了抢租用他们家的田地,每一年就得打得头破血流相争,再也没有几个人愿意买他们林家的田地,甚至有个别趁年景好真想买的,想博一博也会遭到别家的嘲笑。
     
      大环境之下,林家姐弟也无力回天,现在江南怅州的林府,她弟弟已经在信中说了来年家里不用新方子种粮的事了,在皇上试用的官田亩产量没有超过林家之前,他不能,也不敢再带着林家往前走一走。
     
      她的弟弟很挫败,因为他想成为一个拥有怅州最多田地的人,对他们的爹爹有一个交待,但现在的林府太打眼了,他别说扩充林府的田地,现在想缩小一些,都有些骑虎难下,要想法子才能规避种种问题。
     
      而他们家就姐弟俩,就算有好多忠心的人为他们家尽力,但他们家已经负荷不起那么大的财富了,他们必须隐,必须藏,必须低调,这些必须,去求一个可能会长长久久的可能性。
     
      林大娘这次对刀藏锋没有任何隐瞒地说:“我跟我弟弟,现在手上握的太多,大将军,请你不要出事,你出事了,林府也会跟着倒,也会被皇上鸟尽弓藏。”
     
      “所以……”她的嘴这时干染无比,但她还是咽了一口口水,“如果我回头拿出我一半的财产去交给皇后娘娘,请你不要……”
     
      她说到这断了,因为她腰中的手紧紧地挽了她一下,让她一口气险些没上来。
     
      “你说什么?”刀藏锋眯着眼,看着她。
     
      “我说,”林大娘很坚决地把手附到了他的大手上,与他交缠着,拿到他的手放到腿边相叠着,“我说我要拿我一大半的财气,贿赂皇后,请你不要生气,也不要阻拦我,也不要说任何一句话。”
     
      她笑了笑,道:“当然了,我会跟皇上皇后说,那是我全部身家。”
     
      “你是说,你要把东北……”
     
      “是,我要把东岭都给他们,全给他们。”林大娘笑着,但笑容惨烈,“大将军,你比我更明白,我们两家是强强联手,但就是太强强联手了,这刺疼了帝后的眼,不把我们刮下一层皮,你想,他们会放过我们吗?”
     
      她再懂其中的规则不过了。
     
      历来都如此。
     
      她的前世今生,哪怕时代不同,制度不同,但运转的方式,隔着不同的时空,隔着不同的年代,其实也没什么差别。
     
      顶多是后世只要一半,现在的,遮羞布都不用怎么扯,有的是权力独吞。
     
      “小娘子。”
     
      “藏锋哥哥,”林大娘心想她是真的爱上他了,所以,他们就一起同进同出,同生同死,其实也挺好的,她不会舍下他的,“你别难过,今日给出的,来日,我们一起拿回来,你陪我拿回来,好不好?”
     
      刀藏锋没说话,只是把头埋在了她的脖子里。
     
      他的热泪,重重地烫伤了林府大娘子林怀玉这一刻的心。
     
      她想,她男人跟她屈辱的这一天,她肯定会深深记在心里的,不用去想,它都烙在了她的心底。
     
      第二日,林大娘就给宫中递了求见的帖子。
     
      皇后应了。
     
      第三日,她挺着一张因前一天没有上药,肿得越发难看的脸去了凤宫。
     
      刀迈峻力气太大了,他母亲一没上药消炎去肿,他失手打到他母亲的几处地方就青紫一片,就跟被人痛打了好几顿一般凄惨。
     
      皇后见到她,非常明显地愣了愣。
     
      林大娘给她请完安,她犹豫了一下,便温和道:“坐吧。”
     
      见林大娘往上首那坐,她摇摇头,“坐前面点,跟本宫好好说一会话。”
     
      看来,皇上说的话还是有用的,刀大将军还是把话听进去了,就是把娘子打得这么惨,也真是……
     
      她也真是没看错人,刀家的人哪有什么忠心人。
     
      “谢娘娘。”
     
      林大娘没有多说什么,把手中拿着的包袱拆开,示意里面都是些帐薄纸张之后,跟身后站着的宫女轻轻地说:“还得麻烦女官大人帮臣妇上献给娘娘。”
     
      宫女看了皇后一眼,得了皇后的点头,把一大个包袱都抱了上去。
     
      皇后起初只是翻了翻,但翻过两本后,她一样一样地全看了过去,看到最后,见连京中的几处铺子的地契都在,她讶异地朝林大娘看去。
     
      一只眼肿得睁不开,只剩一只眼能睁开的林大娘看着皇后娘娘平静道:“这是臣妇父亲臣妇的嫁妆,今日臣妇前来,只想拿这一切求皇上跟娘娘,放我们刀府一条生路。”
     
      说到这,她一笑,低下头,深深地叹了口气,“不瞒您说,我现如今,只想活下去。”
     
      皇后看着她低着头依旧看得出十分惨状的脸,半晌都没有说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