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52章

第15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年来了。
     
      庆和十五年的正月,刀府来往之人颇多,林大娘不再像去年一样把待客的事全都交给二夫人了,虽然这次她也还是怀着孕,但月份浅,冬天衣物厚,她不说根本没人看得出来。
     
      她开始接待族亲里的那些过来拜年的当家夫人,其实都是唠唠家常什么的,林大娘也拿手,坐着跟人说会儿话也不累,就是耗时间,往往没一会,一天就过去了。
     
      她倒是能谈,能见到她,亲戚们也高兴,本来坐一会的都坐长了时间,等到这天来拜访的人多了,一个大堂都能坐满人。
     
      林大娘深得她胖爹真传,待人和气,有她在的时候,气氛都轻松,以前在江南,小娘子们以能请到她为乐,因为她极易让人高兴。
     
      她也不分穷富,穷亲戚来了依然真心招待,是真不会看不起人,这穷亲戚家里穷点,但谁好谁坏心里是分得清的,回家说起她,好话也是多的。
     
      她待了两天客,来的客也多了。
     
      但也不尽都是好事,也有知道她和气大方,专门来打秋风的,但林大娘这个人吧,别人不占她便宜,她能多点就会多给点,但要是打她秋风,她也会整得人连哭爹喊娘都喊不出——这些人往往来了,空手来的空手走,她也不惯着。
     
      这自然,说她坏话的也有。
     
      小丫在旁冷眼看着,回头趁骨爷醒的时候就去跟骨爷说,还把人家家门哪个方向住哪间破屋得罪了几个人,仇人家住几弄都查得清清楚楚,乌骨一听也不说话,等到晚上就睁开眼,在床底下找到他藏着的麻袋,回头就拿麻袋扛了人痛打一顿,再把人扔到他仇家家里,回来接着睡。
     
      林大娘是不知道这些事的,小丫也从来不跟她说。
     
      林福倒是知道点小丫这个护主的人的事,但也很有默契地从来不提,林大娘每日经手的事多,所以哪个骂她说她闲话的人遭了报应这种事,她要是听人提起也就当听过一耳,有时候连人家有没有说过她闲话这种事都不知道。
     
      这厢过了初七,勤勉的皇帝又要上朝了。
     
      家里的事都没忙完,刀藏锋这几天光是军营那边就耗去了他大半的时间,他难得天天有时间,他又有几个战友来了京,他带着他们正帮他新招的刀家军训练,连亲戚都没走动几个,就要去金銮殿讨皇帝的厌了。
     
      第一天上朝,他要去,刀梓儿也要去。
     
      女将军在家不过是呆了几天,人黑还是有点黑,但抽条了明显长高了,就是没长肉,林大娘给她穿盔甲的时候就跟她念叨:“吃那么多,也长点在脸上让我看看啊,嫂子天天这样喂你,好没成就感的。”
     
      刀梓儿笑个不停。
     
      她今儿算是第一次正式上朝,她嫂子让她过来到这边来穿盔甲,以至于嫂子为她穿了,大哥就得自己穿了。
     
      她大哥现在是披一块,就要过来看嫂子一眼,已经被嫂子送了好几个白眼过去了。
     
      “嫂子再给你扎个红巾。”壬朝的盔甲也是染的黑的,小娘子其实很俏丽,刀家人的底子本来就不错,就是小娘子太黑了,这黑盔一戴上去,有点看不出她的俏丽来,就觉得她的脸跟盔甲长一块了似的。
     
      扎完,红巾衬得小娘子的眼如星辰一样明亮,嘴边的笑还坏坏的……
     
      小娘子个人魅力很高,绝对能吸引住大殿里那几个还未婚配的青年才俊!
     
      “好了,你磨蹭啥?都不看看什么点了!”林大娘再回首,看穿个盔甲穿了快一柱香都没穿好的大将军,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走向他,“就你这速度,还打仗呢?是你打敌人,还是敌人打你啊?”
     
      大将军不说话,举平着手,让他小娘子给他穿。
     
      等她帮他穿戴好,他见她没给他戴红巾,他勾住欲要走的她的袖子。
     
      林大娘回头看他,“咋?”
     
      没见她忙着去膳桌给他这个讨债鬼布饭啊?
     
      “也要红巾。”
     
      我的天!林大娘差点被气笑,他也要红巾!
     
      “那是给妹妹扎的!”
     
      “她是将军,我也是将军。”凭什么她有红巾,他为何却无?
     
      “你要点脸行吗?”林大娘踮起脚戳他的额头。
     
      戳完她转身就走,但还是又被勾住了袖子。
     
      “欠了你的!”林大娘跺脚,这时候小丫忍着笑拿了红巾来了,林大娘接过,没好气地说:“低下你的臭脑袋。”
     
      大将军马上低下了他的头。
     
      林大娘给他扎完,还真是别说,这红巾一扎,大将军的英气反而更烈了,鲜红的红巾给他添了众多肃杀之气,凛然不可侵犯之势。
     
      林大娘拉了他到妆镜前,“看吧。”
     
      大将军看了她一眼,再看向镜子,从没在镜中好好打量过自己的他这一次一看镜子,先是顿了一下,紧接着,本来满是柔情的眼也慢慢地冷洌了起来。
     
      他看着镜中陌生又熟悉的自己,第一次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是长什么样的。
     
      “好看。”这时,林大娘拉了他的手,笑了起来。
     
      刀藏锋看着他身边笑靥如花,执着他的手,清丽明艳的佳人,不禁侧头回来看她。
     
      林大娘笑意吟吟地看着他,他吧,就是这张脸长得太好了,好得老让她有种她其实还占了便宜的感觉。
     
      “大娘子,饭好了。”见他们眼睛对着眼睛不分开了,小丫在旁边等了等,见时辰实在不早了,不得不打破他们之间的缠绵。
     
      刀梓儿已经在饭桌边吃上了。
     
      林大娘牵了大将军过去,稍稍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这么正经的日子,马上就要上朝跟皇帝对着干了,两个人还傻望着,他们也是心大。
     
      “多吃点。”林大娘给小娘子夹了块白肉沾了点甜酱送进了她嘴里,这第一年的第一天上朝,皇帝要说的肯定多,他们兄妹们也是要去打硬仗的,林大娘让厨房准备的也是干饭馒头和肉,没上粥和汤汤水水。
     
      “嗯嗯。”刀梓儿嘴里是满的,含糊地朝嫂子应了两声,朝她笑。
     
      她嫂子说她正在长身体,是要多吃点,就是不长肉,太不应该了。
     
      是挺不应该的,那就再多吃点,长点。
     
      看着两兄妹大块肉大馒头地吃着,林大娘本没什么胃口,都吃了一小碗细面下去,就是大将军伸手过来要把她碗里的汤按平常一样喝了时,她拦住了:“今日站得肯定要比往日长,汤水你就别喝了。”
     
      省得想上恭房都没法上。
     
      刀藏锋想了想,手松开了。
     
      林大娘见他还舍不得,也是笑了,端起碗喝了一口,跟他说:“今天的我自己喝了。”
     
      汤水其实是熬出来的骨头汤,很是滋补,就是她习惯了丰足的日子,什么都是只吃个几口,而在战场上打过仗的大将军要比她珍惜食物多了,给他点东西他都会吃得干干净净,跟她完全截然相反,但他也好,从来没说过她,只会在她身后把她剩下的都吃了。
     
      两个人过日子,合不合适,真是在一块过几天就知道了,而她丈夫很显然,是很合适跟她过的。
     
      “不吃就不吃了。”刀藏锋把她的碗拿了过来,放到手边,放好又跟她说:“我也不吃。”
     
      林大娘笑着看他。
     
      她是过得精细,尤其在吃方面,她是花了不少银子的,她从来没想过亏待自己,以前用自己的钱如此,现在家用都用他的钱了,也如此。
     
      难得他从不说她,不怪她奢侈。
     
      “嫂子,这个好吃。”刀梓儿把她觉得好吃的甜包放夹了一只放到了她面前。
     
      “好,谢谢小娘子,”林大娘见她吃得满嘴都是油,把温在暖水上的帕巾拿起给她,“擦擦嘴。”
     
      “是了。”
     
      等送走了兄妹俩,林大娘这才去乌骨房里抱孩子。
     
      没想到,往日还在上的乌骨醒了,正抱着小胖子在大床上打滚,爷孙俩玩得甚欢。
     
      见到她来,乌骨把小胖子给了她,下地穿鞋,跟她说:“我出去几天。”
     
      “去哪啊?”林大娘抱着呀呀叫着要骨头爷爷的小胖子,拦住他不断挥舞着要骨头爷爷的手,问他,“去宫里?”
     
      “不是。”
     
      “那是去哪啊?”
     
      “你这个小娘子,怎么这么噜嗦?”
     
      “哎呀,人家小娘子又怀了小娘子,难免噜嗦了点嘛,你去哪啊?”林大娘又问。
     
      乌骨瞪她,看在肚子里的小娘子的份上,不情不愿地道:“去找点东西,我用得着。”
     
      “那几天是几天啊?”
     
      “你怎么这么噜嗦!”
     
      “因为有的人,说是只去救个人,我还以为顶多几个月呢,然后呢,那个人好几年都没回!”
     
      “你怎么老提这事?”
     
      “那去几天啊?”林大娘不问清楚了,肯放他走才是有鬼了。
     
      乌骨这种情况,她是生怕他去了,就一去不回了。
     
      “就几天,找到了就回。”乌骨不耐烦了,“你怎么老问,以前你爹爹不问我的。”
     
      “那行,我不问了,我也不拦你,我也拦不住,我肚子里还有一个,这孩子我带不住,你带着他去找。”
     
      林大娘马上把小胖子往他手里扔,把乌骨吓得立马去抱,抱住后就朝她吼:“你干什么?摔坏了他怎么办?”
     
      “那你怎么我,你去哪?”林大娘说着眼泪都下来了,“是不是东西找不到,你就不回来了?”
     
      “不是。”乌骨下意识就道,但他说完,他怀里从不爱哭的小胖子哇哇大哭了起来,他的小孙子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裳不放,一下子,小迈峻那滚烫的眼泪都浸进了他的衣裳,烫热了他冰冷不动的心。
     
      “小娘子,你信我,我会回来的。”他看着小孙子低哑着声音道:“为了迈峻,为了你,为了你怀里的小娘子,不管有多难,骨头都会回来的,你要相信我。”
     
      一定要相信他,他舍不下他现在有的这一切,谁都无法夺走他的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