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50章

第15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这话说出来,其实都有点多管闲事了,这毕竟是二房的事。
     
      说起来,现在刀府的下任嫡长子都已经出来了,二爷他们没分出去,不过是他们刚上任不久,之前他们在朝中一直处于温吞的状态,人脉也仅在中层的军士当中,但他们现在位置不比之前,需要时间培养他们自己的势力,现在他们还需大将军的势撑着,这时候是不能分家的,要不,没了大将军这块刀府招牌,愿意朝他们靠拢过来的人就要大打折扣了。
     
      但他们肯定是要分出去的,这是早晚的事,而二房也会自成一门。
     
      她现在固然跟二夫人亲,是因为二夫人分得清身份,拿得住轻重,这是靠二夫人自身的能力得来的。
     
      但二房中的事,她是能帮就帮,但不能什么都插上一脚,说白了,毕竟隔着一层,大方向帮着就是,管得细了,那就是管二房的家务事了,这都不用猜,管过了绝对讨不了好。
     
      这厢也不容二夫人多想,刀藏沂他们几兄弟打完了雪仗进来,在刀府过年的几个旁系也过来了,奇怪的是,庶房的人也都紧跟着进来了。
     
      去年的时候,他们是到了点才进的,一派死去沉沉的样子。今年还是有点拘谨,但林大娘给几个庶老爷和夫人打招呼的时候,他们脸色好多了,还给迈峻塞了压岁钱,几个少年还给林大娘请了安,叫了嫂子,说话时脸色窘迫,声音也小,但比之前见着林大娘,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要好太多了。
     
      这人还是有变化,就是要给他们时间。
     
      把人请入座了,回头林大娘又对二夫人轻声道:“有口喘口气的时间,有些人缓缓,就缓过来了。”
     
      如果想缓,也当然可以缓,有这条件就行。
     
      她也言尽如此,二房怎么调整家里的事,那就是二房的事了。
     
      现在二爷坐到了兵部尚书的位置,但能不能坐下去,靠的还是二爷的能力。以后藏沂他们能走到哪步,也是要靠他们己身的能力,家族能给他们的,就是只要他们有本事,就能把他想要的位置抢过来给他们,在有事的时候替他们伸拳头,但位置一直坐下去,怎么坐下去,就要靠他们自己了。而他们的内院是怎么样的,是助力还是拖后腿,也是他们自己内部的事了。毕竟,如果只是阿斗,纵有天纵之才帮扶,这人也是扶不起的。
     
      侄媳妇劝说的语气很轻柔,二夫人看着庶房的人笑了笑。
     
      看着庶房,她突然就觉得她太优柔寡断了。
     
      真是好日子过多了,尽是瞎矫情。
     
      庶房有一个跟二儿藏琥年纪相近的,可是,现在他还在书院里念书,连个族里的小子都比不过。他可以缓,还可以缓一辈子,但他这一辈子,终其一生,能坐上与藏沂藏琥一样的高度吗?他要是能谋一个谋生的位置,怕也都是刀府顾着血脉之情给他的。
     
      有些人是可以缓,因为他缓还是不缓,于大局无碍,没有人会逼他,也没有人会在乎,因为少了他一点事也没有,但是,要位的人是不能缓的。
     
      当年她要是缓一口气,她早就死了,她的儿女也不知道成什么样了,也许二爷还为了儿女们,还得为刀府死战沙场。
     
      哪能到如今这步。
     
      ——
     
      刀府的团圆宴因着小子一堆,吃得很是热闹,林大娘给家里的小孩们发完压岁钱,就把迈峻塞给他小姑姑,把大将军和小女将军都留了下来,她则回了后面,吃起了小宴。
     
      她回的时候,堂里的菜也都摆好了,今儿她跟乌骨和小丫她们这些丫鬟的家里大小都吃一顿。
     
      丫鬟们大都有了夫郎,还有几个也是大着肚子,即将有儿女,林大娘也给这些还没出生的小家伙们压了岁钱,更多的,是压给丫鬟们她们自己的。
     
      一年辛苦到头,也该给点赏了。
     
      “都拿着就是,别给我行礼了,我现在就想坐着给你们发发钱,眼皮子都不想多动一下。”林大娘笑着跟她们说。
     
      大娘子今日有多累,丫鬟们是知道的,她们其实也累,这几天为了过年的事她们也是忙得累得腰都疼。
     
      “小丫,把东西都拿过来。”
     
      “是。”
     
      小丫笑着示意林福带人去抬箱子。
     
      “吃着罢,今晚我们主仆就一起坐一个桌吃个饭,也算是团圆饭。”林大娘给打着瞌睡的乌骨夹菜,又推醒了他,“吃点。”
     
      乌骨绿眼睛一翻,尽现眼白,“尽给我找事,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会?”
     
      “吃团圆饭呢,往年我爹爹在世时,也会置办这么几桌,带着我跟你们一起吃,还让我给你们说过年好,骨头叔叔,过年好。”林大娘轻声道。
     
      乌骨听了,眼睛回到了原位,他也想起了当年了。
     
      “好多年了。”他说。
     
      以前老爷在的时候,日子着实好过,老爷信他和三保守义这几个人,他们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他有时候不想天天呆在怅州做事了,老爷大手一挥就说那你出去玩,玩烦了就回家来就是。
     
      他是把老爷当长兄一样看待的,只可惜,他这个如父如兄的兄长还是走在了他的前面,乌骨想尽了办法也没让他多活两年。
     
      还好,老爷给他留了小娘子,还留了小娘子的儿女给他照顾。
     
      “好多年了。”林大娘也笑着道。
     
      这一世,她走到了如今,又是一个年头了。她高兴开心的时候居多,基本没什么难过的事情,生活也还是有压力,但努努力就会变好,她爹爹跟她所说的,都没错。
     
      他老跟她说人活着的时候就要向好的方向走去,多走一步就多往它靠近一步,只要不放弃,不气馁,总有一天再回头,发现所有事都得偿所愿,这天下再也不会有比自己更富有的人。
     
      她没有什么事都得偿所愿,但就是这样走着,现在已经觉得自己很富有了。
     
      “大娘子,来了。”林福这厢也喜气洋洋地带着几个家丁把箱子抬了进来。
     
      “好了,自己打开箱子去。”
     
      寻春是最靠近箱子的,打开一开,见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众多个镶着宝石的大妆箱,一下就惊讶地握住了嘴。
     
      跟大娘子现在用的差不多,还更新一些,好像宝石也镶得多了几颗……
     
      “都一样,一人一个,自己拿。”
     
      “娘子!”坐林大娘右手边的知春忍不住抱了大娘子一下,接着狂喜地站起身来,焦急万分地往大箱走去。
     
      这些丫鬟,很早就想要一个跟主子差不多一样的妆箱了。
     
      妆箱是乌骨帮着林大娘设计的,找的林府的工匠打的,里外三层,上下六层,左右还有两侧二层的边箱,且打开的时候自有一套手法,手法不准的,妆箱就自己锁了,再打开,就没什么容易了。
     
      这箱子打开的手法还不同,还可以换,就是知道手法也不一定对得上,比上锁安全多了。
     
      林大娘身边的丫鬟们多多少少是有些家底的,有这么个箱子,于她们来说无疑就是至宝了。
     
      知情会给这么个年礼的小丫都忍不住快步过去先拿了一个。
     
      “好了,小丫,族兄,林福哥,福嫂子……”见她们都拿了,林大娘招了左右手两夫妻过来,从袖子里拿出了四个福袋来,“一人一个,这一年,辛苦你们全家为我忙一年了。”
     
      给林夫子的时候,她笑着道:“族兄,回去就不要交给夫子娘子了,我给她的不少,你留着当私房钱用,啊?”
     
      林夫子笑着低头看小丫。
     
      小丫白他一眼,跟大娘子说:“他吃住不是在府里,就是在学堂,哪用得着什么银子?就是这样,我还每天给他发五个铜板呢,不少啦!”
     
      “这厉害劲,你都不知道当初听说你要嫁了,我是松了多大的一口气!”林大娘摇着头。
     
      “您就瞎说罢!”小丫也笑着白了她一眼,当初听说她要嫁,大娘子可是都快哭出来了,末了听她说她要嫁给林家的人,左右还能当亲戚,这才是松了一口气。
     
      当初乍听小丫要嫁着实是把她吓得不轻,林大娘憋笑不已,不敢提了,又笑着给林福发福袋,“林福哥,辛苦你了,你是我的大管事,我少做一百年的新衣裳新首饰都不能少了你,你可要在我身边长长久久地呆着啊。”
     
      “是是是。”林福笑。
     
      他是辛苦,但辛苦得有味。
     
      十月送完小主子们回去后,大娘子就给了他一处不算小的宅子了,现在他是把独居的老岳母接过来了带几个孩子管着家里,他娘子也没那么辛苦了,还有时间帮着他做点事,能跟着他进府来帮大娘子跑腿,夫妻俩在一起的时间也久了点。他的大儿子去年就进了学堂,本来孱弱的身体今年就健壮不少了。再则,他帮着大娘子还打点东北的事,东北那边,大娘子给了他一点红利,那一点红利看着不大,但分下银子来,着实不少。
     
      他们家其实也不缺银子,往年老爷给他爹的就不少,但主子厚待,也是令人欣喜。
     
      “福嫂子,”这厢林大娘把最后一个福袋给了林福的娘子,朝她笑道:“知道你是个厚道人,我就不多说了,林福哥能为我这么尽心尽力,也是多亏他身后有你这个贤内助。”
     
      林福的娘子是个内敛的,这一通夸,她的脸都红了,连连说着不敢当。
     
      这厢,闵遥带着他娘子坐在她对面,都急了,“那我娘子呢?大娘子!”
     
      “呀?”林大娘睁大眼,“忘了备了!”
     
      “就你事多。”闵娘子捶他,一点不介意地朝林大娘笑道:“大娘子,别听他的。”
     
      “在这呢,嫂子,”小丫这时笑了起来,指了指早放在他们身后桌子上的一个大篮子,道:“给你的一堆,早备好了。”
     
      闵遥起身就去掀盖看,看完,喜滋滋地跟他娘子说:“娘子,上次你跟我要的丹青里面都有,各有两块呢。”
     
      他回头就看林大娘,喜得眉毛都在飞,“是墨大师手制?”
     
      林大娘笑着点头。
     
      “娘子,分我两块!老值钱了!”闵遥说着,当场就摸出了两块,揣进了怀里,把整屋的人笑得前仰后翻。
     
      闵家那三个跟小儿女们一起坐一桌的儿女,因他们爹爹所举,脸都红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