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49章

第14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把大将军收拾了一通,又极快给自己也换了一身,一等她出来,就看见大将军本站门口不远的地方无聊地玩着他手中的剑,等抬头看到她,眼睛就直了。
     
      林大娘笑着白了他一眼,走过去牵了他,这痴汉将军才知道动。
     
      大年过的也喜庆,家家户户都爱穿点红的,林大娘也没穿什么大红的衣裳,就是很简单的一件正红色的内袄,外面再套了一件绛红色的外袄,裙子也是同绛红色的,为免同色沉重,裙子上用淡金色的丝绣了朵朵小花,再是华贵不过。
     
      但林大娘这一穿出来,衣裳的华贵压住了她本身的几份艳色,人贵气不论,也变得分外娇美灵动了起来。
     
      这看傻了大将军的眼,他们一出去,连在陪侄儿玩的女将军也都看着她嫂子好一会都没动。
     
      “娘子,”也就与林大娘一同长大,见过他们大娘子各种样子的小丫没觉得有什么了,“耳环选好了,今日戴浅些,戴两粒坠珍珠吧?”
     
      “成。”
     
      林大娘松开手过去,走了两步,发现身后的人亦步亦趋地跟着,不禁回头朝他又白了一眼,“去院门口迎人去,小孩儿们都快要到了。”
     
      大将军没走,直到她在镜中瞪了他两眼,这才转身低着头出了门。
     
      女将军看着她大哥可怜兮兮地走了,不禁抱紧了怀中的小胖子,轻声跟他道:“咱们家你娘说了算,咱们都乖点。”
     
      知春刚才帮着林大娘在换衣裳,这头寻春已经把刀府主院的大客堂都布置好了,左右一共十二张的桌子,还空了一半摆了两排的小桌子小板凳,学堂前十二名,那可是有座位坐的,剩余的十八名,那就只有小桌子小板凳坐了。
     
      桌子上摆的东西也不一样,前十二名,第一名有十个大红果,十个大桔子;第二名有八个大红果,八个大桔子;第三名,有五大大红果,五个大桔子;往后的,都有三个大红果,大桔子。
     
      坐板凳的就可怜了,只有一个红果,一个桔子。
     
      这红果是江南林地特产的一种冬果,个大味甜汁水多,哪怕是在怅州也是有金难求的稀罕味,在北方这种冬天只能吃干菜的地方,就更是求都求不着了。
     
      等大将军领着族亲们进来,林大娘这才知道,为了送家中孩儿们来领奖,族中的这些亲戚们连老人都出动了,还有六七十岁的老爷子们领着小孙子来的,还不在少数。
     
      这下可好,领奖的人有三十个,来送领奖的人也有三十多个人去了,挤在门口乐呵呵地看着,也不怕外头天寒地冻的冻着他们了。
     
      林大娘之前就说过了,让小子们在学堂集合,然后被林夫子带着来领奖就好了,回头他们会着人都送回去的,但没想族人们在家家过年三十忙碌的时候自己送来了。
     
      不过来了也没事,把他们请进来就是,就是得让他们站着了,大堂不是太大,地方都腾给孩子们了。
     
      刀二爷也都过来了,他也是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也笑着陪族亲们站着,看孩子们领奖。
     
      这第一名坐在了他的英雄的左下首第一个位置,下巴那叫一个抬得高高的,小胸脯也挺得足足的,等叫他过来摸大将军,这已十岁了的小孩儿顿时满脸通红,被林大娘鼓励地叫了好几声,才胀红着脸过来摸了一下大英雄身上的盔甲。
     
      刀藏锋看了这个壮小子一眼,想起了小娘子之前叮嘱他一定要鼓励地摸摸头,或者抱抱的话,抱他就不抱了,但还是伸手拍了下小子的肩:“来年学成,为国为君为家!”
     
      小子爆红着脸,挺着嗓子喊:“刀氏儿郎,誓死报效国家!”
     
      “嗯。”冲着这声喊,刀藏锋又拍了下他的肩。
     
      “这是你的。”小丫的夫郎,林氏子弟当中最是温和豁达的一位书生提了一个精致的大提袋,把桌子上摆得高高的十个红果和十个大桔子都放了进去。
     
      “多谢先生!”壮小子一提,手还沉了沉,东西好多,随即欣喜万分地朝今日带他来的祖父看去,他祖父欣慰地不已地看着直点头不已,壮小子此时心里比喝了蜜还甜。
     
      等到林夫子叫了第二名,第二名双手双脚过来,这小孩儿太娇小了,站刀大将军面前,都没大将军膝盖高。
     
      大将军想了一会,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
     
      小个子先是眼睛一亮,接着一暗,渴望地朝旁边“操纵”大将军的大将军夫人看去。
     
      大将军夫人不愧是江南跟不少小娘子们交好的知心姐姐,这小娘子换成了小公子,她依然懂他们的心,赶紧跟大将军说,“摸脸,摸脸!”
     
      大将军有点茫然地看向她。
     
      “摸脸!”别看了,赶紧摸,林大娘暗示他。
     
      大将军不明以所,但还是依言轻轻地碰了小个子的脸,道:“小子厉害。”
     
      小个子脸一下就炸红了,跟大将军作了个揖,转身就跑,他都住座位跑,而是往站在门边的一个老头子跑去,一把抱住了他祖父的腿。
     
      他祖父乐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脑袋,推着他走了过来,扶着他坐到了右首的第一个位置上,跟大将军拱手道:“老朽是刀门十四代传人刀传英,老朽之子乃十五代传人刀忠国……”
     
      不等他多说,刀藏锋已经站了起来,他熟记着刀氏满门每一个战死沙场,为国死去的儿郎,“原来是忠国兄的父亲,藏锋有礼了。”
     
      他低下了首。
     
      “没有,没有,您继续,老朽就不耽误您了。”老爷子笑着退下,他跟现在的刀府关系已不在五服内,也就是现在的刀府起来了,还认他们,肯让他们的子孙入刀门学堂,要不然,这关系也断了。
     
      刀门现在出了个大将军,肯提携他们这些族人,也是武神祖宗有灵,见不得子孙后辈再没落下去了。
     
      “爷爷。”他走时,他娇小的小孙子把比他还高的大布袋一把就提起给了他。
     
      这也是个小大力士。
     
      老爷子提了过来,摸了摸他的头,“小志来年还要好好念书啊。”
     
      “小志知道了。”
     
      林大娘微微笑着看着这祖孙俩,也是明了了这小孩儿为啥要摸脸了。
     
      等到第三名,也是骄傲满满。
     
      第四名也还是高兴。
     
      就是到了第十三名,就见这个第十三名的大个子抽抽搭搭地哭着跟大将军说:“大将军,您等我来年考第一名,坐在您下面。”
     
      现在的第一名朝他扮鬼脸,想得美!来年还是他的!
     
      大个子朝他挥舞起了他的大拳头……
     
      “兄弟之间,不要意气用事,”刀藏锋拍了拍他的肩,“来年如若考校场上胜过他,这才是英雄好汉!”
     
      “嗯!”
     
      大个子重重地摸了把他的盔甲。
     
      他走后,刀藏锋低头看了看他胸前那一块被摸得格外亮的甲片,心想这一块回头不用打油都无需担心生锈了罢?
     
      等学堂这三十名最优的孩子们都领完奖,天也快黑了,林大娘还让丫鬟们给他们一人送了一份零嘴,送了他们出去。
     
      有孩子在路上就咬了口红果,自己吃一口,再给背着他回家的父亲吃一口。
     
      也有把所得的东西紧紧护着,想拿回家给兄弟姐妹们分的。
     
      但他们都心满意足地回了。
     
      人走后,刀二爷还在客堂跟大侄小坐了一会。
     
      “咱们家,怕是真要起来了。”
     
      刚才,他也是看出来了,这几十个孩子,居然不比从小就被他调教长大的两个儿子差,这些人是旁系家的小儿,看得出来,家贫的其实不少,但他们就算有慌张之处,但进退得宜,很服管教但又不失英气,年纪小小都如此,等他们长大了,刀府有他们这人顶着,只要没有灭门之灾,他们就不会差到哪去。
     
      “我们还是要稳着点啊,”想到以后,当了没半年兵部尚书的刀二爷也苦笑了起来,“走岔一步,是这些孩子们陪着咱们走啊。”
     
      “成事在人,谋事在天,”刀藏锋抬眼看他,“二叔走的每一步想清楚了就好,我这边,有我的打算,二叔也是知道的,侄儿并不想刀府成为第二个韦家。”
     
      “自然。”刀二爷点了点头。
     
      这厢,刀府的团圆宴也摆起来了,下人过来喊两位爷过去。
     
      林大娘这时正跟二夫人坐在一起,听二夫人轻声跟她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藏沂媳妇现在都成惊弓之鸟了。”
     
      林大娘这时看着轻摸着肚子,低头看着地上一言不发的藏沂媳妇,没说话。
     
      她知道二夫人嘴里的意思,希望她去劝一劝。
     
      但林大娘自问她对藏沂媳妇是尽了心了,堂弟媳之前掉了孩子天天以泪洗面,是她这个堂嫂出的好药让闵遥给她调理的身子怀的孕,这在别家,是得不了这机遇的。现在这堂弟媳孩子有了,在这府里天天却跟有人也还要害她一样惊惊颤颤,她太明显了,害得二夫人也天天跟着她这个媳妇提着一颗心,二夫人是她婆婆,于情是要担心是要怜惜几分,但她这堂嫂已经为她尽力了。
     
      她这个当家夫人天天不敢让自己有一刻松懈,从睁眼到闭眼已经在为一家生死富贵操心,并没有那么多闲情,去安慰已经得了他们夫妻保护的人的那颗虚弱的心,她还没那么万能。
     
      她回头看着二夫人,跟二夫人道:“二婶,你要告诉她,她这样的,是成不了当家夫人的。她不是小孩子了,你体贴她的心是好的,但这也是纵容她沉溺在失意当中,你问问她,假如刀府又回到了以前,她是嫁藏沂还是不嫁?”
     
      如果还是要嫁,那么,日子只会比现在困难万倍,如此那般都要嫁了,现在却欲欲寡欢,又是为何?她需要她自己清醒,想清楚,再立起来。而她自己想清楚了,那才是真的清楚。
     
      如果不嫁,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