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48章

第14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天就是大年三十,大将军一回来,林大娘就捶他,“大过年的你一早就败咱们家的银子!”
     
      大将军站在原地,默默让她捶。
     
      林大娘没那么多功夫理他,没一会,就带着小丫去后院的大堂跟二夫人汇合去了。
     
      二夫人昨晚已经听了二爷所说的宫宴了,这一见林大娘,关心地问:“你那如何?”
     
      林大娘苦笑,凑近耳朵跟她说:“恨不得我死,恨不得咱家乱了。”
     
      二夫人点点头,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三房那边的年礼昨天到了,我入了库,你等会看看,送回了不少东西。”
     
      “你跟三婶通着信?”
     
      “通着。”
     
      “让她也稳点。”
     
      “是了。”二夫人笑了一下,自嘲道:“盯着咱,咱们还能如何?缩起尾巴做人呗。”
     
      “不谈这个了,二婶,咱们清一清这年礼。”明天大年初一,刀府要收礼,也要送回礼,刀府旁系多,也需她们两个人亲自过问这些事情。
     
      “好。”
     
      “大年初七那天,是二爷的生辰吧?”
     
      “是,难为你有心记得。”
     
      “哪,大将军记得,他说了,让我转告您,明天亲戚们来了,让他们初七过来吃顿便饭。”
     
      “诶,其实是平常生日,用不着……”
     
      “也不摆宴,就是自家人吃一顿。”
     
      “好。”堂侄给面子,二夫人也就领了。
     
      “对了,迈峻怎么没来?”二夫人突然想起她那侄孙。
     
      “他小姑姑带着,两人一块玩呢。”林大娘笑着道,就着一些琐碎事,又安排了起来。
     
      就一个上午,她把府里近半个月的事都安排好了,速度很快,二夫人都有点明白为何到今天她才来跟她确定这些事情,这侄媳妇做事的能力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比的。
     
      小到下人们的扫院,大到爷们进出的各项注意事宜,她张口就来,且对这些事情的了解,没比她这个天天都盯着这些的内府掌家生疏到哪去。
     
      “你半日就说完了,换我来,样样定下来,没两天不行。”二夫人与她一同出门的时候道。
     
      “也没什么,二婶忘了,我从小管家的,熟了就好。”其实也不光是这样,她有个好爹,教会她怎么做事管理人,效率当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但是,这种能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她每日再累,也要听林福和小丫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跟她说一遍,林福跟小丫呢,再累,也要把全府上下的事情都括入耳目,从上到下,谁都容不得一丝偷懒。
     
      她的效率就是这样打造出来的,但是,外人只会看到表面的光彩,谁会管里头的一丝不苟的努力勤快。
     
      就跟大将军再累,也必要勤练武勤练军一样,没什么区别。
     
      “是啊,好了,我也要回去了,你路上小心点。”
     
      “那婶,我走了。”
     
      “好。”二夫人目送着她走了。
     
      道上的雪刚扫完又落了一层,她走得极小心,但也还是没让丫鬟搀扶。
     
      二爷之前说她太爱逞威风,摆名堂,却不知道她凡事都亲历亲为,心里都有数。
     
      就是怕冷,每次也会亲自出来到大堂来与她商议事情,哪有什么娇气。
     
      她倒是想带大媳妇二媳妇一同管家,大媳妇肚子里有着孩子不敢出来就算了,但二媳妇没两天嫌天气太冷,许又是觉得吩咐她办的又是琐碎事,拿不到银子也握不到值钱的东西,见她不搭她的茬,现在就推说身体不好,不来了。
     
      人跟人,就是隔着这点区别,就很不一样了。
     
      这厢林大娘带着寻春知春回去,刚到门口,不知道里头小娘子跟小胖子不知道在玩什么,把小胖子逗得咯咯大笑,满屋子都是他魔性的大笑声。
     
      还没进屋,寻春知春就笑了起来。
     
      林大娘推开点门往里瞄了瞄,“在干啥?”
     
      门从里头打开了,花秋赶紧扶了她进来,“怎么回屋了还不进来?大娘子,您冷着了罢?”
     
      “没。”林大娘摇头,把手探了出来,把暖手包给了她,朝那在地毯上打滚的姑侄俩皱了个鬼脸,“你们就闹吧,把屋顶掀翻了漏风漏雪的,我看你们去哪过年去!”
     
      刀梓儿抱着刚从半空中掉到怀中大笑的侄子笑看向她,“嫂嫂,回来了。”
     
      “回了,你药膳吃了没?”
     
      “吃了,一整只鸡都连汤带骨头,都吃了。”
     
      丫鬟们听着都笑了起来,正在给大娘子写礼单的小丫无奈地道:“小娘子把骨头都嚼碎了咽下去了。”
     
      “好吃,今日的骨头都炖化了,嚼一嚼就吃了。”刀梓儿笑着道。
     
      有了几日,她知道嫂嫂和嫂嫂屋里的人不介意这些,也不会笑话她,便放开了些。
     
      “敢情昨日没嚼骨头,还知道在嫂嫂面前留着点啊?”
     
      “昨日的不怎么咬得动。”
     
      “你啊……”林大娘总算把她身上的厚披风和大棉衣都脱了,全身松快了起来,轻快地走向这姑侄俩,抱过了小胖子。
     
      小胖子睁着黑亮的眼睛看着她,脸上的笑意还没断。
     
      他身上就穿了一件黑金做的小长袍,里面就是一件小棉衣,他穿得少,饶是如此,也跟个小火炉似的。
     
      “姑姑陪你玩,你道谢了没有?”
     
      “哇哇。”没有,小胖子跟他娘讲。
     
      林大娘抱着他坐下来,跟坐在她身边的小女将军说:“你初一有拜访的人没有?”
     
      刀梓儿点头。
     
      “要去拜访什么人,找小丫要点东西,提份年礼再进人家门,知道不?”
     
      “知道的。”
     
      “缺什么就跟嫂子说,不过出门了,也要跟嫂子打个招呼,知道你去哪了,我也好安心。”
     
      “诶。”
     
      “能回来吃饭就回来吃饭,嫂子给你定了个食谱,你要尽量按时吃,多长点肉……”林大娘说着,小胖子已经躺在她的腿上,好奇地看着他的母亲说话了,林大娘这时轻抚了下小娘子的头,“药也按时吃,不要嫌苦。”
     
      “不嫌。”
     
      “好,乖了。”
     
      “娘子?”小丫这时叫她了,林大娘又把小胖子扔回给了他姑姑,还警告儿子:“再笑那么大声,影响你丫丫姨做事,我揍胖你的胖屁股,割肉做包子馅吃,你信不信?”
     
      “哇哇。”不信!小胖子离开了母亲的怀抱,激动地挥舞着小拳头,哇哇大叫,眼泪汪汪。
     
      但没一会,他姑姑抛了个高高,他就又在半空当中哈哈大笑了起来,完全不记得他母亲是谁了。
     
      大将军因临时得了消息,去拜访前来京中探亲的几位军中旧友,午膳没在家吃,等到了下午回来了,一回家,就把他小娘子给他的钱袋子默默地给了她。
     
      林大娘打开一看,银票没了,金子银子都没了,她也是哭笑不得,问他:“跟你交好的,都穷啊?”
     
      大将军想了想,道:“略有些囊中羞涩。”
     
      “知道了。”林大娘这次没说他,往日能说的都是能说着玩的,这种的就辱人了,就不能调侃了。
     
      大将军是个对友人,对部下极为维护的人,这些人与他曾生死与共过,林大娘也尊敬他们。
     
      不过,也因为如此,大将军措词囊中羞涩,那就是真穷了,不穷他会摇头的,这一点,跟他做了一年多夫妻的林大娘再明白不过了。
     
      有就是有,没有就要客气地说出来,这就是她这个大将军为人做事的态度,这一点,他最像一个武夫,但也最不像武夫了。
     
      她去拿了专门给大将军用的钱匣子,给他塞了二十张一百两的银票进去,又问他:“带小孩儿来了没?”
     
      “带了。”
     
      “有几个?”
     
      不记得,没数,也没问,遂大将军想了一下,朝她摇了摇头。
     
      “寻春,问问今日同去的。”
     
      “诶,娘子,这就去。”在门口的寻春赶紧跑了出去问。
     
      “他们上门吗?”
     
      “不上了,我给了他们荐信,他们年后就会去可靠之人的门下做事,来我们家太打眼了,招恨。”
     
      “那给小孩儿送点吃的。”
     
      “好。”他们家的吃的都很好,想来蔡兄他们家的小孩也定会喜欢。
     
      “家里最近事多,你旧友故友也多,”林大娘听他说过,他很多的战友不是因为年纪大了就回故里了,就是因为伤病残离开了战营,这样的人很多,他打仗十年,光他只属他一人的五百人黑豹旗,进进出出的也有几千人了,更别论,他经常也带别的营,一打仗,他手下有几万上十万的人,上了战场,将军、军士都是战士,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跟敌人战斗的同袍,且不说如此,他刚去的时候因为年纪太小了,军中人怜惜他,有不少人是护过他的,这些人有的人死了,有的人还活着,离开了军营。能被他称为旧友故友的人,想来不是救过他,就是对他好过的好人,林大娘不是太大方的人,但对救过她丈夫的人,她也愿意慷慨:“你现在日子好过了,有能力对他们好,那就好点,我忙总有顾不上你的地方,你钱没了,就往匣子里拿,这里头的都是我给你备着用的。”
     
      刀藏锋看看匣子,看看她,点了点头。
     
      “东北那边给我送了十来匹好马,看着黑不溜秋不好瞧,但都是好马,被我养在了府里后院,马少,不够你营里的人分的,你拿着去送给别人也好,这种马叫铁掌马,脚力体力不错,还耐寒,草料也无需精细着来。”
     
      “知道了。”
     
      “好了,咱们赶紧换个衣裳,等会旁系的那些个俊小孩儿们要过来跟你请安了,你把你那身盔甲穿上,吓唬吓唬他们。”实则是,他穿上盔甲就像个天神天将,族里的小孩儿把他放在嘴里一年到头都念叨,个个都想成为他,总算趁着大年三十这一个能见到他的日子能亲眼见到他,还可以跟他们玩,小孩们别提有多兴奋了,他也得装扮装扮,别让他们失望了才好。
     
      刀氏学堂现在的奖励措施就是文学武学凡能得优者,只要大将军在京,都能在大年三十这天来府里摸他一把。
     
      这奖励是林大娘提出来的,还真别说,偶像的力量是无穷大的,尤其是那些跟刀府隔着远了点,根本没见过大将军真容的小孩为了能见到他,小个子都能把大个子掀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