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47章

第14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这边也得了宜三娘身边人的暗示,让她一出西门就往“老地方”走。
     
      她心想,老地方?西门那边如果有称得上老地方的话,那就是大将军之前天天送她来西门,经常目送她进宫站的地方。
     
      之前为了不挡路不挡住宫门,大将军都是牵着他的马站在偏一角。
     
      一出去,果不其然,她家大将军就等在那,漫天的雪花落在他的头上,林大娘有些着急地走过去,“怎么不披披风?”
     
      “嫂子,慢点。”刀梓儿在这一路已经护着嫂子轻巧地躲过了几次宫人不经意的相撞了,总不能出了宫门,让嫂子在外面出事。
     
      但不等她话音,她大哥已经过来了,拉了嫂子进了墙角的暗处。
     
      这时刀藏锋抱了她起来,往府里的轿子走。
     
      “看把你冷得。”黑暗中,林大娘伸出手给他扑雪花,这天可别说,是真冷!她手一伸出来就是刺骨地疼,“你傻啊你,不打伞就罢了,那把披风帽子戴上也成啊,光会耍帅充硬汉有什么用?回家了还得给你擦头发,你真是会给我找事做,都晚上了你知不知道,冬天的头发很难擦干的!”
     
      刀梓儿跟过来,没想到听到了嫂子这些埋怨的话,不禁笑了起来。
     
      这夜回了府,林大娘让她家大将军去洗头,等给他擦头时,这才得知他披风差点遗失之事,林大娘也没奇怪,道:“皇后现在对我也很明显了。”
     
      而且,皇后确实也对她太狠了,先不说压了她二婶的诰命夫人不说,连这次宫宴都没请她二婶……
     
      每次都是她代表刀府进宫,没二爷夫人的事。二婶好歹也是兵部尚书夫人,二爷都去了的宫宴她没有份,来送宫帖的人也明说了,每府一位,刀府请了大将军夫人,就不请尚书夫人了。
     
      这要是换个小心眼的,她二婶不得恨上她啊?皇后可会给她埋乱家的祸根了。
     
      想到这,她也摇了摇头,“要是当初你娶了丽怡,乖乖地站在她这边,又被握在皇上的手里,也许刀府也能活下去。”
     
      就是有点不好,日子都控制在帝后的手里,想让他笑他就得笑,想让他哭就得哭。
     
      “嗯,如若如此,当走狗,是有几年好日子过,不过,最终也跟韦家一个下场,想捏死我的时候,随便捏捏我也就死了。”哪像现在,他从娶亲到现在也不到两年而已,他就让大壬版图上的各处防守都用上了他的人,他一死,他的人就会被皇帝的人踩下去替下去,皇帝想让他死,这些人哪怕不为旧情只为前程,他依,他们都不依。
     
      遂皇帝也只能从他的内宅开始着手,想让他的后院起火,先把他的小娘子提供给他的助力斩断。
     
      “我们家这一年,走得太快了,”刀藏锋看着缩在他们的软榻上睡觉的妹妹,“现眼下又多了个女将军,妹妹有几分本事,我知道,你以为皇上不清楚?他清楚得很,他知道妹妹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于国于我们刀家太有益,皇上不可能只干看着,任我们家把这势扎下去,到时候根深了,他想拔的时候都拔不动。”
     
      “小妹妹知道得很多于国有益的事?”
     
      “很多。”
     
      “那我知道了。”林大娘也就明白了为何皇后挑拔小娘子跟她对着干,挑拔得那么起劲了。
     
      “我觉得小妹妹比你值钱。”林大娘没正经两句,又玩笑上了,“你以后吃肉要让着她点,我等着把她养肥了生金鸡蛋呢。”
     
      刀藏锋笑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睛微亮。
     
      “藏锋哥哥,没啥,”他在半夜当中的眼睛都如此动人,林大娘觉得为他多跟人斗斗也没事,再说,富贵从来都不是凭空砸到人头上的,过什么样的日子就担什么样的责呗,值得就好,“现在时机正好,你刚打胜仗,不把功劳捞到手里,难道还眼睁睁看着它溜走啊,这关头早晚是要来的,皇上是想未雨绸缪,但在我们这里,何尝不是一种解决这个问题的契机?”
     
      危机处理得好,也是转机。
     
      “公事上,皇上不能拿我怎么办,他们要对付的是你。”说到这,刀藏锋脸上的那点笑没了,他闭起了眼睛,“他们对付的也对,没有你帮我,我走不了太远。”
     
      “对付我哪那么容易呢,我这人贼滑溜的……”林大娘说着也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不过老让人压着脑袋揍,也不好。”
     
      得给人找点事做做。
     
      “好了,你别担心,我想想办法让皇后别那么看中我。”林大娘倒觉得没什么心惊胆颤的,可能对上皇后几次了,她也有经验了,再则办法都是想出来的,她肯定会想个好法子让皇后别老盯着她不放。
     
      “嗯。”
     
      刀藏锋没说什么,但等早上,他早起了去抱儿子回来喝奶时,顺便推配了乌骨。
     
      “乌骨,”他跟对他怒目而视的乌骨道:“帝后要断我的羽翼,想害死小娘子。”
     
      乌骨怔了一下,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擦了把脸才道:“你们家有她,这府才稳,皇帝给你竖了这么多敌人,你看着在朝廷上还不算太讨人厌,连杨家都不讨厌你了,也都是有她背后在帮你之因,帝后不急,才怪。”
     
      他抬头吐了口气,“我跟皇帝虽然聊得来,但这些事,我是不能跟他谈的,我与皇帝只有说说闲话的交情,皇后嘛,我也不能杀了,要不我真得带着小娘子和迈峻逃了。”
     
      不带他逃?嗯,没他的份。
     
      刀藏锋抱着还在怀中呼呼大睡的小胖子,看着一脸思索的乌骨。
     
      “府里的暗桩是你我亲手布的,小娘子用人极其小心,这手她是跟我们老爷学的,这个我们可以放心,且有小丫那个对她死心塌地的丫鬟在身边,她在府里是安全的……”乌骨想了想道:“就怕皇后权力太大,在外面拿她做文章,这样吧,皇帝不是没太子?”
     
      “嗯。”
     
      “知道怎么做了吧?”乌骨看他。
     
      “立六皇子为太子。”
     
      “对。”不愧是他传了他族所有衣钵的弟子,乌骨点头,“那小儿子野心太大,我见过几次,有点意思,他只比他那个前太子哥哥更喜欢大权在握的感觉。”
     
      “我上旨立他,皇后那没问题了?”
     
      “有怕是还有一点,”乌骨面无表情地道,“但又如何?这太子还是你带头给她儿子立的,她还能拿刀府开刀不成?她也不怕他儿子在朝中无人支持,就是她心在皇帝那块,她这样对你的刀府,你说六皇子愿意不愿意?”
     
      到时候母子反目成仇,她也是有得忙。
     
      这其实也是给皇帝找事做,等过几年,六皇子在朝廷站稳了,羽翼丰了,那时候,有个野心太大的太子,皇帝满不满意,还不一定。
     
      “皇上会知道我的用意。”
     
      “知道了怎么样?他还能老没太子不成?你不说,总有人会开这个口。”
     
      “皇上有意让我扶别的皇子上位,看看六皇子和九皇子的资质。”
     
      “你看,”乌骨嘲笑道,“他又要用你,又要杀你的妻子断你的臂膀,挖你的心,你让他如意了,他让不让你如意?”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刀藏锋抱起了已经睁开眼,眼睛骨碌碌看着他和乌骨的儿子。
     
      他摸了摸小胖子的脸,“你娘等你过去吃奶。”
     
      “哇。”小胖子听到奶,挥了一下手。
     
      “小将军……”
     
      走到了门口的刀藏锋回头。
     
      “这虽然不是杀场,但不要断了你的杀气,”乌骨告诫他,“你不要把你的锋芒藏起来,还没到你藏的时候,你要杀过去,让皇帝都怕了你,让他明白,想让你老实,就得拿出相应的能让你老实的信任,代价。问题只要存在,躲,是躲不了的。”
     
      “了。”刀藏锋朝他一颔首,抱着儿子去了,看着他的长子吃完奶,就拿了他兵库里最重最长的剑去后院最大的那块树林的雪地上练了起来。
     
      没一会,林福就屁滚尿流地回来跟大娘子报:“大娘子,姑爷把我们去年栽的树都砍光了!”
     
      林大娘一听,一摸抽疼的胸口,哀嚎:“我的银子!”
     
      随即柳眉倒竖,站了起来撸起了袖子,“这败家子,在哪!看我怎么收拾他!”
     
      但刚走到门口,看外面大雪纷飞的,她探头瞄了瞄,“算了,改天。哦,不是,等他回来!”
     
      她的银子!
     
      刀梓儿在旁看得,啃着她的大肥鸡腿忍笑不已,差点被肉哽住喉咙。
     
      ——
     
      这厢皇帝昨夜跟他特招进宫的几个青年才俊秉烛夜谈到了清晨,这才从太监那得知了昨晚皇后与臣妇们的不欢而散。
     
      他忍住困意,还是去看了皇后。
     
      皇后也是一夜未睡,躺在床上,见到他来,容貌憔悴起身就要迎他,皇帝没让她起来请安,而是坐到了床边按了她下去,让她继续躺着。
     
      “着急上火了?”皇帝笑着问她。
     
      皇后点点头。
     
      “大意了?”
     
      皇后苦笑了一声,“心急,都忘了她也是个有几分本事的。”
     
      现下,那些被她惹火了的夫人们可能没少在家里说道她的不是。
     
      她很多年没犯过这种错了,应该说是她自来小心谨慎也忍得住,以前年轻的时候都没犯过这种错。但这后宫这一年太顺她的心了,四妃都是听她话的乖乖木偶,皇上在朝廷上也如意,也不介意她偶尔过去看看他,听听他跟臣子们说话。她的日子过得太舒心了,以为凡事都在她的掌握当中,手到擒来。
     
      但她还是太高估了自己,小看了别人。
     
      那林大娘子不过是二十出头的丫头片子,吃过的饭都没她吃过的盐多,再加上前两次她把这丫头片子刺得有口难言有苦说不出,打骨子里就轻看了人家几分。
     
      但她还是太轻敌了。
     
      皇后自省了一晚上,这心中一直堵着口气,见到皇帝来看她,这口气才舒了出来,眉目之间这才有了点光彩。
     
      “你不是在跟你招来的几个才子能人秉烛夜谈,怎么就过来了?”她问。
     
      “刚谈完,这才知道你心里不舒服,过来看看你。”皇帝摸摸她的脸,“好了,别上心,不是什么大事,有这次也好,以后你就不轻敌了,摔个小跟头比栽个大跟斗强。”
     
      “嗯,那……”皇后看他。
     
      皇帝顿了一下,失笑,“好了,朕就占占皇后帮朕暖的被窝的便宜,朕可真是个有福气的人。”
     
      皇后笑了起来,掀开被子,温柔地看着皇帝脱鞋上床。
     
      这头,刚出宫的罗九抬头看了看还在下雪的天,再次谢绝了宫门前太监的搀扶,拄着拐仗不断抬头看雪。
     
      这北方的天,真冷,比他们的怅州冷多了。
     
      也不知道林家那小妹妹,现在还怕不怕冷。
     
      他还记得他们小时候一到冬天,她差人偷偷摸摸给他送棉衣来,捎的信上都是说她太怕冷了,想来他是一样的,就顺便也给他做了件冬衣,送过来与她一同熬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