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46章

第14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在皇后娘娘那受窝囊气,那是没办法,君权皇权至上,她手撕皇后爽一时就得死一辈子,但宋相夫人身份可不比她,撕一撕还是没事的。
     
      前面宋相的母亲宋老夫人她已经见识过了,这一个宋相夫人,也不知道战斗力几何。
     
      “相夫人,”林大娘笑着问她,“您是有眼疾还是有耳疾?”
     
      宋相夫人看着她。
     
      “我看您也没毛病呀,好好的怎么就有毛病呢,是不是您太老了,这眼睛耳朵就不中用了?”
     
      左右之间,已经有夫人忍不住窃笑了起来。
     
      宋相夫人一时也回过意来了,盛怒之下面红耳赤地看着这耍嘴皮子的贱人,正要发怒之时,她被身后的宫女提醒地小推了一下。
     
      宋相夫人强忍了下来。
     
      林大娘也不是个善茬,她这心里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火,她知道女人们容易相互践踏,心眼小的,哪怕长得比她稍微美点,过得稍微好点,打头一眼见无怨无仇的也能编排对方的不是,但女将军可是为国为民杀敌的,却被当着她这刀府主母的面被人恶意说道不是,别提她现在心里有多憋屈了。
     
      这宋相夫人,还拿她男人说事,她今天不虐得这宋相夫人哭爹喊娘,那她干脆别活了——往后一辈子就等着皇后看她不爽,是个大臣夫人就能踩她一脚,天天受罪受气罢。
     
      “七出中的妒可是罪……”宋相夫人冷冷地道,“大将军夫人可要小心莫要因此被休了。”
     
      “呀?”林大娘惊讶至极,“原来您没瞎、也没聋呀!敢情是知道我们家没侍妾的呀!之前我还以为您傻了呢!”
     
      这左右有看热闹的,有一时没忍住的,被刀大将军夫人那惊讶至极的口气逗得“噗”地一声喷笑出口。
     
      这下可好,她们本来坐在殿中间的位置,这前面离皇后很远,后面离品级低的小官夫人们也很远,现眼下,都被她们这边的动静带得往这边瞧了。
     
      宋相夫人被那声笑激得更是面红耳赤了起来。
     
      林大娘没放过她,冷冷地道:“口多言,为其离亲也,想来宋相夫人连我这外人都不放过,在府中族中肯定是没少说你们家女眷的坏话吧?您嘴巴这么碎,小心把宋相的相爷府都给说没了。”
     
      “娼……”宋相夫人强忍了下来,生生把气到嘴里的气强忍了下来去,“你这是威胁我?”
     
      “威胁你?”林大娘一拍掌,左右看向别的夫人们,“夫人们,你们可听好了,宋相夫人管起了别人家的家事,我不过是指出来,她就说我是在威胁她,这栽赃得,你们说她还讲不讲道理了?像不像个咱们大壬朝堂堂一国的丞相夫人?”
     
      “不像。”出声的是丽怡郡主,她已经走了过来。
     
      她一过来就在林大娘和任夫人之间坐下了,这下往这边看的人更多了,皇后也一直看着这边没动。
     
      杨相与宋相水火不容,是全朝廷都知道的事。
     
      现下杨相家的媳妇来了,还是个性格泼辣的郡主,夫人们觉得这宫宴总算热闹起来了,有点像宫宴的样子了。
     
      “嗯,我听说她还不是命妇呢,”林大娘今儿是打定了主意要弄残宋相夫人了,不弄残,以后是个人都可以都她面前来指手划脚说她为什么不给丈夫纳妾了,“就宋老夫人是,看来……”
     
      “嘴碎惹的呗,这样的都能当命妇,让我们大壬的脸面往哪搁?”丽怡郡主冷冷地看着宋相夫人,“一看就一脸的小家子气,小肚鸡肠的,这种要是当了命妇,我是头一个不依的,你们不觉得掉价,我觉得。”
     
      “宋夫人,宋夫人……”这时,宋相夫人身后的宫女叫了起来。
     
      这宋相夫人昏过去了。
     
      这下,林大娘是真惊讶了?这就昏过去了,是真昏还是假昏?
     
      果然,不止她这么想,已有夫人已经开口了,“掐人中,掐醒她。”
     
      这夫人这口气,很明显不信宋相夫人是昏过去了。
     
      但还是真昏过去了,宫女没掐醒,这喊话的夫人自己亲自前往去掐了几把,这才失望地道:“是真昏了。”
     
      这真昏了,好戏也没得看了。
     
      林大娘也是伸长脖子在看,见没弄醒过来,也挺失望的。
     
      就这耐受力,也要出来掐架?
     
      这宋家的门是没把好吧,是个人就放出来吠。
     
      她向丽怡看去,丽怡迎上,朝她嫣然一笑。
     
      这小郡主这嘴呀,也真是毒。
     
      林大娘失笑,朝她点了点头。
     
      “郡主,回去坐罢。”这厢,有宫女在丽怡身边说了一句。
     
      丽怡郡主抬头朝首位看去,见皇后淡淡地看着她们这边,她哑笑了一声,站起身来,依言回了原位。
     
      娘娘啊,看似什么都不管,与世无争,也不争皇上的宠,可惜那都是骗人的,她什么都要管,她是不急皇上的宠,可得皇上宠的,有几个能多活两年?
     
      都死了。
     
      谁能不害怕她?
     
      反正她怕,她是真怕。
     
      这厢有宫人在前面喊:“肃静,肃静,皇门重地,不许喧哗。”
     
      连喊了几声,热闹的大殿这才安静了下来。
     
      皇后这时朝林大娘看了过来,温和道:“大将军夫人,本宫听说你还没给大将军添侍候的人?”
     
      来了?来了。
     
      看着皇后温和的脸温和的眼,林大娘知道皇后这是做足了准备要拿下她了。
     
      宋相夫人不过是个打头的,出来抛话题的。
     
      “回娘娘,臣妇嫁进刀府一年有余,这一年有余当中,大将军有一半时日是在前线作战,为大壬打下大艾这片富饶的国土,而臣妇十月怀胎,在府中操持家务,等着大将军归来,后来,大将军得胜归来道我情深意重,道终身只有林氏一妻,”林大娘在皇后面前认怂归认怂,但只要是能说的,她一个字都不会落,“臣妇这时已生下刀府嫡长子了,大将军有这心,臣妇甚是感动,再则身后也有所出了,大将军有这片心,还在天地和刀府祖先武神面前发了誓,臣妇便答应了下来。”
     
      这是林大娘现场现编的,但里头的意思没假,她早跟大将军讲明白了,他们两个人实行一夫一妻制,但是就是这没事,她相信回去了大将军也会替她圆这话的,现在她就怕不把话说死了,皇后会用“替刀家开枝散叶”之事,赏侍妾进刀府。
     
      这进了刀府,也不可能随意打杀发卖,还怕她们做内应,得派好几个人日夜盯着她们,太耗财耗人力了,不值得。
     
      “大将军也是重情重义之人,”皇后点头,又温和道:“但你是刀府主母,又是为人妻,要多为夫郎着想点,不能任着他的性子来,侍候好了他,这才是你为人妻之责,知道了罢?”
     
      说着,她俯视了殿中一周,温声道:“这也是本宫今日想跟诸位想说的话,皇上是重子嗣之人,宫中皇子皇女有四十余人,他总跟我说,多子才多福,你们看,宫中的四妃空了不到一年,两天前,本宫就给皇上添满了,盼着她们多为皇上多添些儿女,为国家之福,本宫这里也望各位当家的夫人们要为家族的以后多着想点,多为夫郎添点子孙,也为国家以后多添点栋梁。”
     
      “皇后娘娘仁心宅厚,贤淑宽慈,母仪天下之风范,令妾等真心拜服不已!”这厢,已有宫妃拜倒在了皇后的脚下。
     
      有了她开口,众人纷纷开口赞美皇后的贤淑。
     
      林大娘没,她前后面的很多夫人也没,都没出声。
     
      她不是朝中大臣们家中只有一妻的独例,有好几个重臣家中只有一妻,像最前面的张阁老夫人,膝下无子无女,张阁老也只有她一个妻子,也放言他此生如有所出,必出自嫡妻周氏之肚,而现在这位张周氏,她现在就挺胸傲然地看着皇后,一动不动。
     
      她家阁老就只要她一个妻子,只要她所出的孩子,如何?有本事杀了他们夫妻俩!
     
      皇后略过了如被激怒了的张阁老夫人,看向了林大娘。
     
      这厢见她低头在跟她后面的一个夫人说话,那个夫人认真听话的样子,看得出来,她不讨厌林大娘。
     
      再往后看,有不少夫人看到她看过来,头就别了过去。
     
      皇后知道,这里头,真正的妒妇不少,甚至有因此为添妾之事闹得鸡飞狗跳的。
     
      但谁家不因为纳妾之事鸡飞狗跳,家宅不宁?有几个当家夫人是因此高兴的?
     
      她抛了此话出来,不过是想给刀府赐几个人进去,但这林氏没给她话柄,而这些夫人,当着她的面,就已经与她不和了。
     
      她这话,也是不能再往下说了。
     
      多言必有所失,她今日此举,有些失策了。
     
      还是太急了,反倒得罪了别的人,还不少。
     
      接下来这宫宴,就颇死气沉沉了,说话的人少了,乐声奏起,大家也木然得很,有几个夫人更是连筷子都搁下了,无心用菜。
     
      皇后这是让她们回家了就给自家老爷添妾,这大过年的皇后娘娘当着她们的面给她们添堵,她们携礼进宫拜见她,就此下场,能笑得出来才怪。
     
      这宫宴直到散,都没人怎么说话。
     
      宫人一说可以散了,大家走得都很急,有几个脾气大的还没出宫门,就满脸的怒气冲冲。
     
      有人甚至还没出宫门,不怕家丑外扬就嘲笑地道:“我家那个老不死,下半身那东西都没用了,呵,早年做多了孽,现在都不行了,给他添妾,呵呵,我倒是想添,也得他消受得起啊。”
     
      她恨得不行,早年他是在小妾们的床上过了,现在老了不行了,美妾们如狼似虎,逼得他逃到了她身边避难,死人一般天天睡在她的身边,把她恶心得不行。
     
      呵,皇后娘娘可是真贤淑!还给皇上添了四妃呢!真是了不起!她受得了那她受去!只望这四妃不要今年活着,明年就死了,后年又得添新的!
     
      当她们都是傻的不成?
     
      “既然皇后都开口说要添妾为他添儿女了,哈哈,那我回去就给他添两个去。”那夫人手一甩,讥嘲地冷笑着走了。
     
      被家中小女将军护着也往外撤的林大娘看了乍舌不已,她还以为这妇德至上的年头没几个官夫人会就此事这么大反应,但她料错了,皇后惹众怒了!
     
      而且看样子,群众们反应还挺大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