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44章

第14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我没事,我家婆也来了,在那头,我等会就过去……”丽怡郡主说罢,朝她家婆那边看了看。
     
      杨相夫人也看了过来,还朝林大娘点了点头。
     
      林大娘也笑了笑。
     
      两人遥遥相望了一眼,算是打过了招呼,但林大娘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此时背后莫名一阵阵发凉发寒,老觉得黑暗中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盯着她一样。
     
      她作势要跟在身边的小妹妹说话,笑着抬眼,打量了四周一下,却什么也没看到,等眼睛落到了梓儿妹妹这里,她笑道:“这位是丽怡郡主。”
     
      “丽怡郡主,这位是我们刀府的小娘子,你比你小一点,就叫她小娘子就好了。”
     
      “你就是那个女将军?”丽怡郡主好奇地看着她,“呀,将军,你跟我想的不一样。”
     
      说着就面向林大娘摇头道;“看不出来她跟大将军是兄妹啊,你家的大将军很英俊!”
     
      这个黑丫头太黑太瘦了,没有一点像林姐姐的大将军的地方。
     
      林大娘听了一阵好笑,这小郡主这性格是真成问题,爱恨都太极致了,也不知道她那个才子丈夫能不能约束着她点,要不再这般横冲直撞的,还是会给杨家招祸的。
     
      “我家小娘子在外面东奔西跑了好多年,”林大娘拉着她家女将军的手笑着说,“看把她晒得,哎呀,可把我心疼得,等养两个月,她就标致了。”
     
      丽怡郡主听着有点着急,她憋了一会,实在是忍不住了,不禁扭扭捏捏地道:“我养病也天天不能动,还天天吃苦药,一天要吃好几碗。”
     
      她也很辛苦的的,也心疼心疼下她呗?
     
      她这猛地这么一说,林大娘还没反应过来,但看丽怡说完,下一刻那脸就胀红一片,她突然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敢情这小孩儿听她心疼她家的小娘子,吃醋了呢,她差点爆笑出声。
     
      这小姑娘,这心理压根就没长大过罢?
     
      “郡主很美。”刀梓儿这时候突然开了口。
     
      丽怡郡主诧异地朝她看了过去。
     
      “郡主很美。”刀梓儿见她看过来,又说了一句,还朝她点了点头。
     
      “呃?”丽怡郡主一时之间有点无所适从,脸更红了,下意识就朝刀梓儿浅福了下腰,“谢谢。”
     
      说罢,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太伤女将军的心了,忙补道:“你也是,呃,我的意思是说,姐姐说得对,你是在外面跑太多了,晒黑了,等养白了,就好瞧了。”
     
      “我知道,但郡主依然很美。”刀梓儿又看着她道。
     
      丽怡郡主的脸刷地一下,更红了,连耳朵尖尖都红得欲要滴血了。
     
      “谢谢。”她细如纹吟地轻道了一句。
     
      她被女将军这么认真地夸着,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郡主客气了,末将说的是再真心不过的话,是末将想说才说的,郡主无需向末将的真心道谢。”刀梓儿淡定地说完,又朝她嫂子道:“嫂嫂,我们过去入座罢,现在已经可以坐了。”
     
      安王妃已经在皇后那边坐下了,刚才安王妃已经跟她暗地里商量过了,她们两姑嫂就不坐在她的身边了,省得太打眼,入座的时候按品级挑个位置入座就是。
     
      “好。”
     
      刀梓儿携她憋笑的嫂子去找座位去了,错过丽怡郡主的时候,她还朝丽怡郡主颔了下首,把丽怡郡主羞得都不敢看她。
     
      林大娘都快要笑死了。
     
      她这小妹妹,也太会撩妹子了,看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丽怡这种脾气大的小姑娘撩得满脸通红脸胀的,又是欣喜又是尴尬得要找地洞钻了。
     
      这厢高高坐在凤座首位的皇后不动声色地把这一切囊括在了目中,皇上说的是真对,这个小娘子,太会持家了。
     
      以前也只是打点好了些小官小吏的内眷,还掀不起什么风浪,可娥太妃过逝这一遭才几天,她就跟不少大员的夫人们打好交道了,现在,连杨家都对她好感有加。
     
      她背后已经有怅州一霸林家了,再加上个安王府,杨府,和枢密使夫人刑家那边的与她交好,和本就是她的人的御史大夫任家,再加上她出手把刀府就整顿成了密不透风的铁桶,光她一个人,就顶了刀府的半边天,这样的一个人,放任她辅助刀藏锋,还真是养虎为患。
     
      必须要尽快处理掉,不能让她把一个本就看皇帝脸色活的武将世家打点得稳如磐石,谁都动不了。
     
      皇后之前还想再见机行事,现在她看着林大娘入座后,跟身边的人谈笑风生了起来,她亲眼目睹这一切,心道改日不如撞日,就今日罢。
     
      她朝身边的大宫女浅颔了下首,大宫女一看,就知道皇后下令了,遂弯腰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这厢,也不动声色看着皇后这边的刀梓儿眼睛一垂,把手中的茶暗暗喝完,随即盖好杯盖,使了个障眼法,把自己的空杯子移到了她嫂子面前,又找了个时机,在她嫂子耳边说:“今日宴中的一切吃食都不要入口,也不要离我的身。”
     
      皇后动了?林大娘笑着点头,脸色没变,跟她身边坐着的好久没见的任夫人接着说之前还没说完的话:“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有多怕冷,一出门,恨不得连眼睛儿都拿棉布遮了……”
     
      任夫人好笑,“也不能这样,你得多出来走动走动,这不习惯,一辈子都习惯不了。”
     
      “是了。”
     
      “回头来府里坐坐,你都到京这么久了,也没来过我府里。”任夫人说起这个也唏嘘,她们也有好多年没见了,她也是没想到,林大娘子嫁进京里都这么久了,她们都没怎么见过,上次进宫给娥太妃奔丧,她因为家里老母亲过逝回娘家去了,也没趁机在宫里跟大娘子见上一次。
     
      “回头得空一定来。”林大娘也是说客气话。
     
      她是肯定不能与御史大夫家走得太近的,任夫人也是看在旧情上说的客气话,因为御史家现在也恨不得离刀府远远的,生怕皇上以为任家跟刀府联成一块了。
     
      两人心里都有数,相互之间对视了一眼,也是同时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两家还真是不能太近了,你来我往的交往更是大忌。
     
      这头正当刀梓儿全神贯注地盯着周遭的环境时,这头皇帝这边已经开宴了的礼善宫热闹非凡,舞女们身着宫装就着飞扬的乐声在半空中飞舞,姿态优美,妙不可言。
     
      刀藏锋正跟枢密使刑通在说着话,一只白如细藕的手伸在了他的面前,给他半满的酒杯里注满了酒。
     
      这手突如其来,打断了他跟刑通的说话,他不由瞥了一眼。
     
      刑通一看,回过头就去看这美手的主人,一看到本人,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肩膀还朝大将军撞了撞,示意他往后看。
     
      刀藏锋不知情,回过头一看,看到了一位国色天色的宫装美人,此时,这位眼波流转间皆是风情的美女笑意吟吟地朝他浅福了一记,“奴婢见过大将军。”
     
      刑通差点大笑出来,一看这宫女的神色就知道,大将军艳福不浅啊!
     
      是男人都懂的,刑通朝刀藏锋挤眉弄眼了一下,示意他好好把握这宫女的示好。
     
      “瘦马?”刀藏锋扫了一眼,就道:“什么时候宫里有瘦马宫女了?”
     
      说完他转过头,朝皇帝看去。
     
      刑通见他好像要开口问皇帝似的,都顾不上看美人,连忙扑过去握他的嘴,“哎呀,我的刀弟弟啊,这大好的日子,你这嘴就别惹皇上不高兴了。”
     
      刀藏锋拉开他的手,冷道:“我就问问,怎么了?”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刑通没好气地道,这下连欣赏美人的心都没有了,“每次跟你呆在军机殿里,你一开口,皇上就要砍我们的头,你知不知道,我每天回家都是摸着脖子睡的,就怕睡着睡着,我这脑袋就没了!”
     
      说罢,还颇为爱怜地摸了摸自个儿的脑袋,心有余悸地道:“哪到现在不用天天跟你一块儿挨骂挨宰了,我恶梦可是没少做,你得赔我!”
     
      “赔你,行,”刀藏锋连头都没转过,只半转,对着身后那宫女道,“你站刑大人那边去。”
     
      也不等那宫女说话,他跟刑通道:“行了吧?”
     
      “还是弟弟你懂为兄之心!”刑通对美人可是来者不拒的,这下得了好,顿时笑眯眯了起来,回过头就对那美人招手,“赶紧过来服侍本大人。”
     
      刀藏锋看他迫不及待的色胚样,也是摇了摇头。
     
      这时皇帝也是看到了他这边了,看他这不开窍的样子也是失笑。
     
      难为皇后为他安排的这绝世美人了,要知道,她不只是样子极美,那方面的功夫也是好的,千百美人当中挑出的唯一一个,大将军这也是不珍惜。
     
      等酒过三巡,刀藏锋下腹有点热了起来,这时候,宫宴也有点不成样子了,大臣们也放浪形骸了起来,这时候的宫舞也放荡了起来,宫女们穿得少,扑上去跟她们一起儿舞弄的大臣们也是趁机摸上摸下的。
     
      皇上半躺在龙座上,一脸半醉的迷离之笑。
     
      看到刀藏锋放下酒杯朝他看来,他朝大将军点了点头,继续笑看着他的大臣们脱去正经后的放浪来。
     
      刀藏锋这厢走到了打哈欠的安王身边,拿起安王的酒杯闻了闻,放下道:“你这酒跟我们那酒不一样?”
     
      “那是我能喝的吗?”安王一听,瞪他:“我家里可是有王妃的!”
     
      他是要为他的王妃守身如玉的!
     
      刀藏锋走到桌后,推了下他,安王就势让出了位置,腾了半个位置给他坐,还跟他抱怨道:“也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年年都这样,这抱美人回家抱去,非是聚一块抱,有什么意思嘛。”
     
      瞎耽误他回王府陪王妃娘娘说话的时间。
     
      “嗯,安王,跟你的人要杯你要喝的水。”刀藏锋在桌上没见到水,只有酒,但哪怕安王的酒没问题,他也不打算碰酒了。
     
      “中招了?”安王斜眼看他,朝他身后他的人点了点头,他的侍卫领而去。
     
      “嗯。”
     
      “你以前没来过宫宴?”
     
      “来过一次,坐了坐,有军情就又去忙了。”上次是几年前回京禀告边防军情,屁股还没坐热,前线来了消息,他就又去忙了。
     
      “难怪。”安王拍他的肩,“你这也是要为你家大娘子守身如玉?”
     
      刀藏锋瞥了他一眼,这时候水来了,他拿过水闻了闻,尝了尝,没尝出什么味来,掏出了之前准备的解毒清心丸扔在了里面化了化,一口喝了下去。
     
      “你连这个都备了?”安王好奇。
     
      “王爷忘了,我是武将,身上什么药都是要备着点的。”刀藏锋推了拉他袖子不放,要看他袖袋中藏了什么的安王一把,下巴往前扬了扬,示意安王往前看。
     
      这殿中央,刚才跟舞女热舞的宋相已经抱上了身上衣裳不整的舞女,抱着舞女在半空中飞,而他身边围着一群人发出了一片叫好声,他们也都是人手一个,有没抱上的,还拉扯来抢别人手中的……
     
      殿里都是他们追逐玩乐的笑声。
     
      这时殿中都能议政或即将要参与政事的皇子们,一半都是脸色绯红地看着这一群在殿中心的逗弄舞女的大臣们。
     
      皇子们有一半没觉得此举有什么尴尬的,只是碍于身份,没上前一块玩了罢了。但他们盯得紧紧的眼睛,满脸通红的脸已经足够说明他们心里此时最想干什么了。
     
      还好十几个皇子,有一半不为所动,垂眼自顾自。
     
      还好有。
     
      安王无奈地朝龙位上的皇兄看去,见他皇兄脸是笑的,眼是冷的,他就更无奈了……
     
      他皇兄也真是不怕这些臣子们的这丑态有碍观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