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43章

第14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宜三娘带着那穿得臃肿的刀大将军夫人进来,皇后不由多看了她一眼,这小娘子看到她看她,还冲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皇后有点明白她为何这般讨人喜欢了。
     
      但是,这天下性情好,心地善良,讨人喜欢的人多了去了。而男人嘛,都是贪鲜的,有了新欢,旧爱要是碍着了他的路,可能就恨不得她赶紧死了。
     
      刀家不是有那传统?想来从根子里就是坏的。那大将军现在看着还正经,不过是好日子才刚过两年,手脚都是拘着的,还没尝到鲜味而已。
     
      再说林家是帮了他不少,看要林家的份上,这原配也得新鲜两年才行。
     
      所以,现在还没到那时候。就是要动手,也得让她死在身边人手里才好,如此死的人也好,活的人也好,都心甘情愿。
     
      就是这她的身边人呐,这越老也是越着急了,助力不成反倒会成拖累,看来是不能留在身边了。
     
      “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吉祥。”
     
      “给皇后娘娘请安……”
     
      安王妃带着人给她请完安,皇后淡笑了笑,“坐罢,都是自家人。”
     
      说罢,朝那喊完请安,就半隐在了其嫂后的刀家小娘子看去,“安定将军?”
     
      “是。”
     
      “来,坐本宫这边,让本宫看看看看。”
     
      “是。”
     
      林大娘这厢挨着靠着皇后右下首的宜三娘坐了,而刀梓儿去坐在了皇后的身边,宫人搬了张椅子放在皇后身边让她坐。
     
      “坐。”她一靠近,皇后又招呼了她一声。
     
      “谢娘娘。”
     
      皇后笑了笑,看着容貌黑瘦的所谓军功累累的女将军,看她这瘦得连风都能吹倒样子,也不知道这军功是不是真靠她自己博来的。
     
      但是不是,这女将军也封了,这女将军封了于刀府其实有害无益,刀府自己找死,那也怪不得别人了。
     
      “是叫梓儿是罢?”
     
      “是。”刀梓儿低头道。
     
      “那本宫就叫你梓儿了?”皇后说着,还看了眼林大娘。
     
      林大娘被她瞥一眼,很机灵地察觉得这是皇后在说她矫情呢,或者说,她们江南娘子们矫情得很,连闺名都不让叫。
     
      但他们习俗就是如此,她三姐姐不也是?安王要是叫她闺名,而不叫三娘或者王妃,看她三姐姐收不收拾他!
     
      林大娘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心虚的,皇后一看着她,她心清如明镜,清楚得很,但还是冲皇后又笑了一下。
     
      皇后别过了脸,尾指轻翘,优雅地拉起了刀梓儿的手,微笑着与她道:“年方十六了罢?”
     
      “回娘娘,是。”
     
      “抬起头跟我说话罢,”见刀梓儿低着头恭敬不已,皇后失笑,等刀梓儿一抬头,她温和道:“你看,我不是那么可怕罢?”
     
      皇后本来是温柔长相,这口气一温柔,也是让人如沐春风得很,连林大娘在下面看着都觉得皇后对她家小娘子可是真好,像个好人。
     
      不像对她,那股子疏冷,是打骨子里发出来的,那股冷淡,就是林大娘想挨近她拍几个马屁都不好意思。
     
      “说好人家了没有?”皇后又状似温柔关心地道。
     
      “回娘娘的话,尚末。”
     
      “诶?还没?”皇后疑惑地看向林大娘,道:“咱们的女将军年纪也不少了,你还没给她说人家?长嫂如母,你这也是太不关心她了。”
     
      林大娘听着,琢磨着这话怎么那么像在挑拔离间呢?
     
      梓儿小妹妹才回来几天,这要是这几天之间不知道她嫂嫂是极喜爱她的,听了这话很容易觉得当大嫂的是不喜欢她罢?连关心都不关心。
     
      还好,林大娘不用问都知道她家的小娘子志不在为人妇身上,这么个有大心胸的小娘子,要是脑子里存在着嫁人生子这两事,那才有鬼了。
     
      她可不是一般女子。
     
      林大娘眨眨眼,笑道:“回娘娘的话,臣妇是这么想的,梓儿从小小年纪就出生入死,为国尽力,都没在家里好好呆过两年,臣妇私心想多留她两年。”
     
      嗯,要是能留,她还真想留小娘子在家多呆两年,把身体养得好好的才去打仗。听闵哥说小娘子因为饥一顿饱一顿的,现在连葵水都没来过,可把她心疼坏了,这几天还想着把药膳炖起来让她按时吃。
     
      “你这私心……”皇后摇摇头,“可不好,现在不说人家,年纪大了,就挑不到好的了。”
     
      娘子年纪大了,就不值什么了。
     
      林大娘听皇后这口气,就听出了浓浓的女子年纪大了就不值钱的贬低感来了,虽然说别说是在壬朝这种朝代上上下下无论男女老少都是这样想的,就是在她以前呆过的后世,也多的是这般认为的,但她还是听出了非常强烈的不舒服感来。
     
      但她面上还是笑道:“哪会,娘娘放心,梓儿这么好的小娘子,定会有好的如意郎君在等着她的。”
     
      “你虽也是晚嫁,”皇后不断摇头,淡道:“但也是早早就定了亲,大将军打仗忙,这才误了娶你的时间,梓儿这是亲都还没定,你要拿己度她,就不太好了。你这是还没开始为她相人,连这个心都没存罢?”
     
      皇后这话就说得有点重了,也太诛心了,林大娘一下觉得全身都被皇后娘娘戳满了刀子了……
     
      正当她想打哈哈笑着说哪有的时候,刀梓儿这时开了口,她看着皇后道:“娘娘,是梓儿还不想嫁,想为国多几年忠。”
     
      皇后失笑,拍了拍她的手,怜爱地道:“你有心了,本宫代皇上替你谢谢你对我们国家的这份心了。”
     
      林大娘在下面听得暗自乍舌不已,这皇后对她与对小娘子,简直就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还好她家小娘子聪明,才不会受皇后这挑拔离间的当。
     
      这时宜三娘在旁边听着神色不动,但心里已经连着讥俏笑了几声。
     
      这皇后,也是打的好一手如意算盘,想让刀府自乱,在刀府里找人仇视小娘子。
     
      她早知道皇后极不喜,甚至是极其厌恶她跟刀府交好,认为她都不心疼安王了,忘了当年婆婆因为刀府陷害自尽,安王跟皇上过的凄惨日子了。但当年之事,皇上已经跟刀大将军清算好了,刀府那父子也都死了,这帐已经算过一遭了,而她跟小娘子是旧相识,难道为了已经做了个了断的旧恩怨,还老死不相往来不成?
     
      宜三娘很清楚皇后是想让她站在她这边,但宜三娘不想。
     
      她可以为了安王府和安王跟皇后联手做些事情,但皇后想压在她头上,让她成为她手中的刀子,那皇后就是想多了。
     
      她一直都是为安王和她自己而战。且不说,小娘子比她的亲妹妹还亲,她的亲妹妹在家里哭着怕有个寡妇姐姐连累她说亲的时候,是小娘子捧着银子来告诉她,她会为三姐姐的以后出钱出力的,宜三娘死都不可能辜负她的小娘子妹妹,怎么可能帮着皇后对刀府下手?
     
      不过,宜三娘也知道,她跟刀府走得近,让安王跟刀大将军也走得近了,两人看着相交淡淡,但私底下的交情其实很不错,安王几次私下跟她感慨大将军确实是相当有本事,文韬武略,胸襟气度,都非等闲人之有。而安王跟大将军交好,岂能瞒得过皇上?这天底下,最最不想让安王跟刀大将军交好的人就是他了。
     
      这是近来才变成这样的,宜三娘初初跟小娘子来往的时候,也没想过有今朝,安王还跟刀大将军看对眼了,成了莫逆之交。
     
      她也是听说了,前几天丽怡郡主进宫还跟皇后吵了一架,所说之话把皇后气得还病了一场,宜三娘是知道丽怡郡主说了什么的,安王告诉她说丽怡在皇后面前大吼她的命是林家的大娘子姐姐救的,才不是皇后给的。
     
      这也是她今日为何要带小娘子进宫之因,想着有她护着,皇后就是生气小娘子,但不看佛面也要看僧面,看在她的面上也不会太为难小娘子。
     
      但现在看皇后这咄咄逼人的样子,宜三娘也是真后悔她的多此一举了。
     
      她再知道皇后这人不过了,她不会轻易动手了,但很喜欢临时起意做点什么,要是小娘子有孕之事被她知道了,她肯定会就此做不少文章出来。
     
      现在看她拿着刀梓儿给小娘子下猛料的手段就知道了,她太聪明了,信用拈来的都是要人命的手段,一言一行都会往人的心口捅刀子。
     
      皇后要是看出小娘子有孕来,宜三娘怕哪怕小娘子有她,在这遍地都是后宫之主的人的后宫里,她和小娘子也是防不胜防。
     
      这厢刀梓儿早早就听出皇后的不怀好意来了,也觉得如她大哥对她所言,皇后手段不逊皇上,且比皇上更危险,皇上好歹是明君,他要收服臣下,只能用明刀子杀人,而皇后呢?她用的是阴刀子,她暗地里杀了人,动刀子的人可能都不是她,她不过只是给人递递刀子而已,让人握不到她的把柄,就是能查到她头上来也拿她无可奈何。
     
      皇后就那么几句话,刀梓儿已经听出了其中的血雨腥风来了,按理说,她这种从小就离家打仗的娘子来说,九死一生回了家,嫂子还不关心她,她又有不逊她嫂子的身份地位,是很容易跟嫂子对立起来。
     
      如若不是一回家就得了嫂子的疼爱,刀梓儿是不会就此跟嫂子对着干,但听了确实也觉得刀府还是以前的那个刀府,是一个冰冷的家,可能还真不会那么容易跟嫂子亲近……
     
      但皇后从一开始就料错她了,她就是真不喜她大嫂,她也不会在外面驳她大嫂的脸面。
     
      毕竟,她大嫂后面代表的是他们刀府,她怎么可能就着皇后娘娘的话往下走,这位娘娘还真是不太看得起他们刀府人骨子里的血性,或者,也是觉得她这位女将军不过尔尔罢。
     
      刀梓儿这厢笑了起来,然后笑颜一收,肃道:“为国尽忠,守护国家百姓,是末将应该做的,也是刀府的职责,娘娘的话让末将羞愧不已,愧不敢当。”
     
      她这一肃容,气氛就凝重起来了,皇后娘娘那些更温柔体贴盛赞的话一时之间也是被堵在了嘴里,说不出来了。
     
      但她毕竟是后宫之主,一顿之后,她点点头道:“你有这份心,就是好的。算了,你嫂嫂不上心,本宫就替你上心点,回头我就跟各位夫人问问,看看哪家还有没说亲的好公子郎,到时候本宫就替你说了这门亲。”
     
      林大娘一听,差点瞪眼睛。
     
      这皇后,怎么又给他们家找事了!
     
      正在她要冲口拒绝的时候,这时候,宜三娘似是不经心地别过了头,朝她看来。
     
      林大娘一下就冷静了下来。
     
      这厢刀梓儿笑了笑,朝不断给他们刀府挖陷阱让他们掉的皇后婉言拒绝道:“娘娘,末将心不在此,还是想为国多尽几年忠。”
     
      “尽就尽罢,”皇后听着心里也是有几分不耐烦了,这刀府,尽出妖孽,连生个娘子都没个娘子样,他们家也是没人了,居然让个小娘子就去战场,这家人不臊得找地钻就罢了,还好意思接二连三跟皇上请封女将军,也就刀府这种没教养的家族能做得出来了。不过,她虽然很不耐烦这所谓的女将军,但面上丝毫不显,还是带着笑意柔声与她道:“与你订亲成亲之事也没什么防碍,你是受了封的女将军,地位在这呢,国家要你尽忠了,皇上肯定是要用你的,只望到时候用你的时候,你可不要拒绝皇上才好。”
     
      成了亲,生了孩子,到时候皇帝要是用她,怕是会哭着喊着要求皇上别让她上战场罢?
     
      这小娘子,也真是有父母生,没好父母教养,一看就是什么事都不懂,也真真不愧是刀府那般人家出来的人。
     
      刀梓儿看着皇后,也是彻底明白她大哥为何这么不放心大嫂来后宫了。
     
      也不知道之前她嫂子在皇后面前是怎么过的。
     
      “皇后娘娘的好意,末将心领了,”刀梓儿低头看着皇后握着她的那只美手,漂亮的尾指和无名指还微微翘着,都不敢实握着她那只丑陋粗糙的大手,也不知道皇后娘娘知不知道,她心里对她的恶意和厌恶已经在这一只手上尽露无遗了,“末将前几日在朝上跟朝臣还说了,梓儿将终其一生为皇上鞠躬尽猝,不思婚嫁之事,不想男女之情,这话才刚落音不久,还请娘娘成全了末将这一腔忠君爱国之心。”
     
      刀梓儿这话一出,皇后脸上的笑差点掉了下来……
     
      “也好。”也就那么一下,皇后展颜一笑,点头道:“难为将军如此忠君爱国了,本宫听了都觉得感慨不已,肖嬷嬷……”
     
      “老奴在!”肖嬷嬷激动地冲了出来,以为皇后要吩咐她收拾人。
     
      “去把本宫的那对皇上多年前赏给我的那对鸳鸯剑拿来。”
     
      “是。”肖嬷嬷刚才就差点要冲出来刺这女将军的不识好歹,但这厢被皇后冷冰冰地看了一眼,她如置雪地被泼了一桶冰水一样,全身一下就冷就彻骨。
     
      是了,皇后从来不是那般莽撞之人,她做事都先谋后动,从不让人觉出她的一分不是来,是她这个当奴婢的仗着凤宫的底气太放肆了。
     
      一想,肖嬷嬷就冷静了来来,羞愧地低头退下,去拿剑去了。
     
      皇后冷眼送走了她,又转头对刀梓儿展颜一笑,“没什么好给你的,那对剑本宫也留着没用,不如送给你,女将军能亲手握着它们上阵杀敌,那才是那对名剑的好归宿,将军,不要推辞,这是本宫对你的一点小小心意……”
     
      刀梓儿低头,朝她半跪而下,“多谢娘娘赏赐!”
     
      “多礼了!”皇后笑着扶了她起来,“来,坐。”
     
      她对刀梓儿那个好,好得林大娘在下看着眼睛都不敢动,生怕错过一点点,她可怜的小妹妹就要被皇后蒙了。
     
      “三娘,”皇后这厢跟一直冷眼看着她的安王妃淡笑着说起了话,“今日小世子们被奶娘照看着?”
     
      “是……”
     
      “世子们最近可好?”
     
      “回娘娘,很是不错。”
     
      皇后跟安王妃说起了话来,直到剑来了,赐给了安定将军后,除了之前指责林大娘对刀梓儿不尽心,皇后一路都没跟林大娘说话。
     
      如此冷落,刀梓儿在旁边冷眼看着,见她嫂子没事人一般笑意吟吟地听着皇后跟安王妃拉家常,一点受冷遇的不忿也没有,也是为她这嫂子心疼了起来。
     
      这种对当朝一品夫人赤裸裸的打脸,也就她嫂子忍得下,还不变脸色了。
     
      想来,皇后也恨她这点罢,想发作她都找不到名目。
     
      皇后说了好长的一会话,命妇们才进宫。
     
      皇后今日是在后宫的乐善宫当中接见,接待命妇,这离她的凤宫不远,皇后一出凤宫,就抬头看着天上下的雪感触道:“本宫也是好久没在雪中漫步过了,夫人们也是走着路进宫的,难为这等天气让她们受这个罪了,本宫也是于心不忍,戌桂……”
     
      “娘娘,奴婢在。”凤宫的大太监在旁马上应道。
     
      “弃驾,本宫也随夫人们走上一走,步往乐善宫罢。”
     
      “是!”太监领命,“奴婢这就前去乐善宫,跟夫人们告知皇后娘娘对她们的慈爱。”
     
      皇后失笑,“不算是什么慈爱,就道是本宫与民同乐,一道与她们赏赏咱们大壬的这场瑞雪吧,瑞雪兆丰年呐。”
     
      “是,奴婢这就去。”太监让后面的太监顶上他,小跑着去了。
     
      这厢皇后跟安王妃微笑道:“就几步,王妃娘娘跟本宫走走罢。”
     
      “听娘娘的旨。”安王妃朝她福了下腰。
     
      她们后面,林大娘的脸马上被寒风打得都有些冷了。
     
      一踏进雪中,皇后跟安王妃是有宫人帮她们打伞的,她和她家小娘子这两个没带下人进宫的,就没这个福气了……
     
      雪落在她的脖子里,把林大娘刺得直缩脑袋不已。
     
      刀梓儿一看就这么一会,她嫂子的脸就被冻红了。
     
      她殊不知她嫂子这时候心里喜滋滋得很。
     
      林大娘看皇后娘娘这举,心思左右不过是想冻冻她,没看出别的来。
     
      她怕冷的事是刀府上下都知道的,想来皇后也有所耳闻,拿这个治治她……
     
      但治就治呗,反正她今儿穿得多,皇后只要不知道她现在是有孕的就好。
     
      这厢林大娘心里是喜,但还是怕出万一,走路走得极其小心,她们走的虽说是被铲了雪的地,但这种冷极的天气,地上很容易打滑,她怕一不小心就摔了。
     
      这摔了,失了面子没事,伤着了孩子就惨了。
     
      “大嫂……”这时候,刀梓儿突然伸出了手,把她嫂子斗披风上的帽子给她戴上,把住了她嫂子的肩,带着她往前走,“梓儿走路有点不稳,搭把你的肩。”
     
      就这一搭,林大娘身上就沉了很多,一步子下去又沉又稳,都不怕滑脚了,她不禁笑了起来,抬起笑眼看向他们刀家这贴心的小妹妹。
     
      小妹妹还真的是在保护着她呢。
     
      ——
     
      丽怡郡主在见过皇后请过安后,有些迫不及待地朝林大娘走来,一见林大娘就道:“姐姐,我一直在家里养病,这几天身体才好了点,没上府去感谢你,你不要怪我。”
     
      “呀?”这小郡主把她身边的几个夫人挤开来了,一开口就是这一串话,听得林大娘都愣了。
     
      她什么时候要怪她来了?
     
      “诶呀,姐姐,你脸怎么这么红?冻的?”丽怡郡主说着就动起了手,摸了上林大娘的脸,一碰就是冷的,不由跺脚道:“这宫里的人怎么回事,见您冻着了也不为您挡挡风。”
     
      林大娘眨眨眼,这小郡主怎么回事?上次的死里逃生是还没把她治服罢?怎么还是这么不老实!
     
      “我没事……”她赶紧出口,她怕再说晚一点,这小姑娘就要替她拉一大把的仇人来了,“就是不禁冻。”
     
      “是了,”丽怡郡主一想也是,“听说你最最怕冷了,一到冬天谁请都不愿意出门。”
     
      说到这,她也知道刚才她情急之下的那话极为不妥了,遂马上道:“全天下,也就我们的皇后娘娘的宫宴,您就是不请都想着要来罢?”
     
      “那是。”这话一说,林大娘极其欣慰地看着这熊孩子,这孩子还是不笨的:“今儿是我头一次来,还好娘娘请我了,要是不请,我怕我耍赖皮都要来。”
     
      她就着这小郡主的话嘴里奉承着皇后娘娘,可不想跟皇后对着干。
     
      “我陪您过去坐。”丽怡这时候扶了她。
     
      她太自来熟,也太殷勤了,林大娘极其不适应她这种态度,但想了一下,轻声跟小郡主说:“知道你有恩必报,但既然叫了姐姐,就不要叫您了,你有事你就忙去,我知道你的心意了。”
     
      丽怡郡主一听,当下心里五味杂陈。
     
      皇后说她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可她不是狼,她不过是个想被人用点真心对待的人。
     
      皇后说这是在保她,在为她谋一条生路来,可谁的生路是她这样的?她差点就被活活打死了啊!那是真打,每一下都疼在她的身上,皇后怎么说得出口,说那是在保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