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42章

第14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日是宫宴,因着宫宴是近傍晚,去的人也多,去晚了也显得太不上心,林大娘心想那就早点去西门等着,这一等肯定要一点时间,外边天寒地冻的,于是她穿得甚是厚实。
     
      不过她把自己从头到脚包得严严实实的了,大将军还不满意,还想把他的熊毛大氅给她披上……
     
      那大氅足有近二十斤,一压到林大娘身上,林大娘当场腿就一软,朝他横眉竖眼,叉着厚厚的棉衣撑起来的宽腰,朝他凶狠地道:“你是要压死我吗?我像是穿得起这么重的大氅的人吗?”
     
      说着看已经穿好了衣裳的小女将军好笑地朝他们看来,有点原形毕露的林大娘轻咳了一下,装模作样地试图挽回形象,“人家这种江南出来的娘子,身娇体弱,穿不了这么重的大氅,你自己穿吧。”
     
      刀藏锋没理会看着他们感觉好笑的小妹,他掂了掂手中的大氅,是有点重,比小娘子都轻不了几许,压在她身上她是背不动。
     
      “那穿那个毛多的。”
     
      毛多的就是件火狐狸做的狐衣,太耀眼,也太贵重了,她一穿出去,所有人都得看她,林大娘白了他一眼,“我身上穿的够了,再披件斗披风就行了。”
     
      没看见她的纤纤细腰都被包成水桶腰了么?
     
      “那件……”
     
      她这时又叉起了腰,俏脸都怒成了一片绯红,刀藏锋识趣地闭了嘴,当作什么也没看到,又坐到不远处看着丫鬟们帮她穿衣打扮了。
     
      “头发扎松点,唉,小丫姐姐,捡最轻的戴。”
     
      小丫给她换了空心的金簪金发束住了发,再往上戴了一根也是同空心的步摇,这一打扮出来,显得有着胖身躯的林大娘脸更小了,有点像十三四岁就出嫁为了人妇的小娘子,脸嫩得很。
     
      样子看着小,人也看着太好欺负了点。
     
      小丫看着镜中的大娘子有点迟疑:“大娘子,这……”
     
      林大娘看了也觉得显小了点,但来不及了,回头就对小娘子哀道:“妹妹,嫂嫂今晚真的得靠你保护了。”
     
      小娘子此时嘴角的笑意深得不能再深了,“嫂嫂放心。”
     
      看小娘子不慌不乱的样子,林大娘也笑了起来。
     
      不过,林大娘还没出门,安王妃那边又来消息了,说安王妃等会就要进宫了,让林大娘现在就过去西门,与她一同进宫。
     
      林大娘听着心花怒放,她这个人,就是命好!
     
      皇后不喜欢她真没什么,她的女神姐姐喜欢她,女将军妹妹也不讨厌她就行了。
     
      刀府的轿子到了西门时,安王妃就已经在西门最前面了,安王府的人守在轿尾后,一见到她,就领着她们姑嫂两人过去了。
     
      她们一来,宜三娘就下了马车,不等她说什么,守门的太监很快就打开了门,“王妃娘娘,请进。”
     
      在皇宫里,安王妃是有特权的,更何况,安王刚才已跟他们打过了招呼。
     
      “三姐姐,这是我们家的小妹妹,大将军的嫡亲妹妹刀梓儿。”林大娘拉着自家的女将军赶紧道:“妹妹,这是安王妃。”
     
      “刀梓儿见过王妃娘娘。”刀梓儿略低头,朝安王妃拱了手。
     
      宜三娘没说话,而是上前托了她的手让她起来,仔细看了刀梓儿两眼,才道:“将军打仗辛苦了。”
     
      刀梓儿看向她,见眼前女子高贵端庄,温柔如水,心道原来这就是大嫂的好姐姐,一同从怅州出来的女子……
     
      江南自古出美人,看来是名不虚传。
     
      “王妃娘娘。”
     
      宜三娘松开了她,展颜一笑,“有点瘦,要多吃点。”
     
      “三姐姐……”林大娘上前挽住了她的手,又拉了小娘子到身边,往宫门内走去,悄悄跟宜三娘说:“你知道我们家现在每天用膳,得换几轮菜吗?”
     
      知道饭桶是什么意思吗?他们家吃饭,就是要抬饭桶上来才够家里大大小小的饭桶们吃!
     
      林大娘跟宜三娘咬着耳朵,听得宜三娘都笑了起来,等上了宫轿,抬轿子的人顿了下才走,她这才问,“冷吗?”
     
      就刚才走了一会,就被风吹得脸疼的林大娘点头:“冷!”
     
      宜三娘摸了摸她的手,见是热的,比她的手还暖和,这才放心了。
     
      “等再习惯几年,就好了。”她安慰林大娘。
     
      “是了,我就是这么想的。”
     
      这厢林大娘犹豫了一下,还是靠近宜三娘的耳,说了她有孕之事。
     
      宜三娘一听,眼皮一垂,看向了她的肚子。
     
      “等会一进去,你一路紧跟着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进了宫,就不要入口宫里的吃食了,假装吃一点就是了。”宜三娘轻声道。
     
      她自从知道是皇后幕后对刀府出的手,就大概知道皇后为何那般针对她这个小妹妹了。
     
      如若说安王就是她的命,那么于皇后而言,皇帝也是皇后心上最重要的那块肉,皇帝不高兴的事,皇后只会比他更不高兴。
     
      她总归是皇后,要是对小娘子做点什么,哪能查到她身上了,事情最大的可能也是与她无关的。
     
      皇后只要不犯掩不下的滔天大罪,皇帝也不会让她出事,皇后不仅仅只是他的妻,是他儿女的母亲,更是帮他维持这个天下最重要的帮手,别说是一个小娘子,就是搭上整个刀府,在皇帝面前都不如一个皇后娘娘重要。
     
      所以这件事,现眼下,只能守,不可能攻,她也只能为此多留个心眼帮着小娘子看着点。
     
      “这事还有谁知道吗?”
     
      “就自家信得过的那些人。”
     
      宜三娘眼波一转,转身了静静坐在轿角,自一入轿就一言不发的刀小娘子。
     
      “啊,梓儿也是不放心,所以才跟着我的。”林大娘一看,连忙也小声道。
     
      “谁都不要透露出去,进去了就当没有这件事,也不要看肚子……”宜三娘看着她身上厚厚的衣裳,和看不出一点原样的腰,也是不禁摇了摇头。
     
      希望皇后看不出来,要不穿这么多,也有点欲盖弥彰了。
     
      “跟着我,听到了没?”这时候不是说这么多的时候了,宜三娘不放心,又低低地说了一句,声音小得近乎耳语。
     
      林大娘连连点头,她虽然觉得皇后那么聪明的人,不至于在她的宫宴上丧心病狂针对一个臣妇,毕竟这种赏赐臣子臣妇的宫宴可是一年到头就一次。
     
      但还是小心为上罢,皇后可是国母,天下娘子第一人,哪怕失手了把她弄死了,皇帝也中会找各种名目掩下去,而她死了就是白死了,可能还要拖累刀府。
     
      说来林大娘本来还不是太担心,但被她三姐姐多叮嘱了两句,都觉得这心又提起来了。
     
      而刀梓儿在听到宜三娘的话后,本来不易被人察觉的她更掩了身上的气息,连总挂在嘴边的那点笑也掩了下来。
     
      她得紧跟着嫂子一点。
     
      ——
     
      宜三娘是第一个进宫的,这时候还没到命妇们进宫的时辰,她这时候也是有点后悔这么早把林大娘带进来了。
     
      但这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在她们刚进宫里,皇后听到宫人报安王妃又带了刀府的大将军夫人进宫了,她当时就笑了笑,温柔慈祥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波澜来,也只有她身边最亲近的老嬷嬷看得出她平静面容下的冷意来。
     
      安王妃跟娘娘一直似亲似友,但安王妃对娘娘也从来不亲近,这本来也没什么,皇家真能和几个亲人?亲骨肉能算亲就已不错了,何况是隔得远远的妯娌。
     
      但刀大将军夫人未按入京城前,皇后对安王妃是多了几许长辈的疼爱与宽容的,无奈安王妃认仇人妇做妹,两人就渐行渐远,到如今,不是什么重大事情重大场合,安王妃不进宫,皇后娘娘也不传她进宫陪她聊天了。
     
      皇后娘娘对安王妃冷了下来,本以为安王妃会识趣自行与刀府划清界限,没想,她自己还刀大将军夫人交好不算,还带着安王与刀府来往,这事,莫说皇后觉得愤怒,连嬷嬷都觉得这安王妃太不识好歹,太枉为皇家妻了。
     
      现下,听宫人传安王妃带刀大将军夫人,和安定将军刀梓儿求见,老嬷嬷就从皇后身后往前走了一步,弯腰在皇后耳边轻语道:“让老奴去罢。”
     
      不是说求见,皇后娘娘就会见她们的。
     
      “让她们都进来罢,”皇后面容依然静如止水,“传。”
     
      “是。”宫中央的太监得了话,回过身传话去了。
     
      “娘娘……”连丽怡郡主都说那妇人的好话来了,认为是那妇人救了她的命,却把娘娘的用心良苦当是狼心狗肺,老嬷嬷都替她的娘娘委屈,更是恨那大将军夫人不已,恨不得马上拿宫绫三丈,把她吊在梁上弄死。
     
      “还不到时候。”见老嬷嬷激动不已,皇后瞥了她一眼,“肖嬷嬷,注意一下你的言行。”
     
      别让外面人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肖嬷嬷见她的娘娘还是在忍,忍不住轻跺了下脚,“我的娘娘,我的主子,您还要忍到什么时候?”
     
      说便是这么说,她还是飞快退到了皇后身后,低下了头,打算听从娘娘的吩咐,等她说什么能动手的时候再动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