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40章

第14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嗯……”林大娘听着,点了点头。说来,别说古代,在她曾经呆过的时代,女子想要有跟男子同样对等的身份权力地位,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是在这男尊女卑的朝代。但说来,她多活了一辈子,见识也不比从前了,女子是不易,但总有那么优秀些的女子,只要能坚持,不管是在哪个朝代,她都总能占领一席之地,她觉得小妹妹也是能的,冲小妹妹说话的口气,这个小娘子的内心,足以支撑她自己想要的东西了了,遂她也是笑着道:“不要跟他们较真,他们这些大人啊,讲究他们为官的那一套,小娘子啊,入乡随俗,嫂嫂曾经听人说过一句话,你知道话是怎么说的吗?”
     
      “嫂嫂请讲。”
     
      “叫师夷长技以制夷,这句话的意思呢,”林大娘跟她瞎编,“就是用对方的长处,对方最在乎的东西对付对方,懂吗?”
     
      “略懂。”刀梓儿一时之间没有全听明白,还在想。
     
      林大娘没故弄玄虚,道:“你看,像有人最喜欢升官,那他升官得透过你,那他就会躲着你;那他想发财,也得看你脸色,那时候,他管你叫爷,叫梓公子,他也会愿意。更别说,只是让你当个于他升官发财没什么阻碍的女将军了。”
     
      林大娘说完,稍稍有那么一点汗颜,但说完也不悔,这于小娘子说来,她如果不想短命,昙花一现的话,那她就得与虎谋皮。
     
      “懂了。”见嫂嫂说完还不好意思冲她笑,刀梓儿也是笑了起来,真真也是觉得,她的长兄千方百计、一门心思娶的这个大嫂,真真不愧他念念不忘,夜里都要枕着她寄来的书信入睡。
     
      见她说懂,林大娘也放心了。
     
      寻春没一会,就抬了不少吃食来,刀梓儿下筷很快,没一会,一碗酱香面就吃下了肚,又手拿起了一块猪肘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看她胃口大开的样子,林大娘看着都有点肚饿,本来没什么胃口的她都吃了一小碗清淡面。
     
      等她搁了筷,刀梓儿把尾扫了,连酱汁都用剩的那盘青菜沾着吃了,吃着还猛冲林大娘笑。
     
      她嫂子是真不嫌弃她,刀梓儿看了个明白,也就不拘手拘脚了。
     
      她这一顿吃得也着实是饱,吃完就朝嫂子行了再飒爽不过的拱手礼,一抹嘴,回前院跟人喝酒去了。
     
      她这一再回来,神采飞扬,刀藏锋看来,叫过来小妹,把她领到了前来贺喜的不是刀家谷武将的将军们前,带着她说话。
     
      刀梓儿走过了壬朝各大边防为长兄搜集地型图和情报,哪个地方她都熟,武将们一跟她开口说起自个儿打仗的地方,她对地情地貌地俗如数家珍,这些离了战地回了京城的将军还真是惊讶不已,没几句,就跟她聊起来了。
     
      没一会,她身边的人就聚得多了,没一会,刚封为安定将军的刀府梓公子就地拿筷子就跟他们做了一个从东北到西北,再到西南的边防线,这下,连喝酒的人都没喝了,里三层围三层听着女将军和各位在边防作战过的将军位对大壬边防的各种见解。
     
      刀藏锋在旁看着,也不着痕迹地轻吐了口气。
     
      如此便好。
     
      妹妹有这战气,这才不愧是他刀府近百来头一个出来的女将军。
     
      ——
     
      这天早上大将军要上朝前,林大娘给他穿衣裳的时候轻描淡写了一句:“藏锋哥哥,你可能要有小公子,或者小娘子了。”
     
      本来伸着手让她为他穿衣裳,抬着头在想事情的刀藏锋疑惑地低下头看下来,看她神情悠悠,没事人一般,脑子一时为这句话打了结。
     
      但很快,他反应了过来,猛地看向了她的肚子。
     
      “拜你肉吃得太多所赐。”林大娘也就势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很淡定地道。
     
      见他顿时手忙脚乱了起来,衣裳也不穿了,人往下滑,一腿跪着就去摸她的肚子,她还是挺淡定的:“急啥,有了就是有了,跑不了。”
     
      她倒是想让这还没成形的小东西跑了,但有都有了,没办法。
     
      “是小娘子?”刀藏锋亲着她的肚子,连连亲了好几下。
     
      大痴汉又来这套了,林大娘不为所动,没被他难得外露的感情打动,还嘲笑他:“少来了,跟乌骨叔一样,说是要小娘子,但下来个小公子,比谁都爱为小公子做牛做马。”
     
      “小娘子……”刀藏锋摇摇头,“小娘子好。”
     
      他是能为迈峻做牛做马,那是因那是她为他生的第一个儿女,是他们的嫡长子,如果是小娘子,他只会更娇宠。
     
      “小娘子也好,小公子也罢,”都是差不到八九个月以后的事了,林大娘懒得想那么多,她现在只能顾眼前的,“不管是什么,都行。就是你最近啊,在朝廷稳着点,除了小妹妹的事你可以争,这个争多大都没事,哪怕为此家破人亡,我也支持你护着她,但除这件事之外,你要与人为善,不要让我操更多的心了,年尾,府里府外各项打点的,现下已经让我焦头烂额了,知道了吗?”
     
      “知道了。”刀大将军连连点头。
     
      等林大娘把他牵起来,给他穿好衣裳让他吃好早膳让他去上朝,他一改往前一出院门就头也不改的风格,走一步就要回头看她一眼。
     
      等他走了,林大娘也是叹了口气,回头眼小丫说:“小丫姐姐,大将军现在是身上多了许多人气了,等儿女多起来,他顾忌的也就更多了。”
     
      到时候,少了一往无前的勇气,多了为妻儿的顾虑,怕是日子不会比现在容易一分。
     
      “他有您。”小丫扶了她往屋里走,道:“去年刚冷的时候,您刚有了迈峻,最最怕冷了,还是每日送他出院门。他去打仗了,您为了生下他的头一个孩子,连门都不出一步,现下,您又要为他生孩子了,娘子,您陪着他长长久久的,想来于姑爷而言,外面再大风大雨,也不是什么事。”
     
      “呵。”林大娘闻言轻笑了起来。
     
      她因此眉眼都舒展了起来,笑靥如花,小丫朝她看去,也不禁笑了起来。
     
      这才是她的大娘子,风雨再大又如何?她依旧能笑着淌过去。
     
      ——
     
      这天上朝,就着昨天皇帝赐封刀府女将军之事,朝廷不少大小官员都把炮火指向了刀大将军。
     
      哪料,刀大将军不像昨天那般对他们冷眼视之,反在他们含棍带刀刺向他后,他一言不发不说,还朝他们拱了拱手,吓得发完言的官员们退下后心里忐忑不安,心里寻思着这莫不是这大将军在等着跟他们秋后算帐?
     
      这一寻思,就不得了了,本来商量好要把刀大将军参得体无完肚的一拔人这下心里都打起了小九九,头一波参完后,后面的都作聋作哑不附和了。
     
      这一朝下来,等皇帝谈起了税改的事,这事更是重要,众朝廷命官有的是话说,参大将军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皇帝还是在朝后叫住了很久没留在宫里的刀大将军,让他跟他一路去御书房。
     
      路上,皇帝忍不住道:“你今天是吃了蜜上的朝的?”
     
      脾气好得简直可以去当圣人了,不像往前,谁说他的不是,他头抬得高高的,等人说完,再漫不经心地给个冷眼,跟人是畜牲在跟他说话一样,把他那些可怜的命官们激得跟被惹火了的猫一样喵喵尖叫个不停,就差扑上来挠他几爪子了。
     
      “嗯。”刀藏锋本来不想应皇帝的话,但他小娘子说了,只要不是小妹妹的事,别的事别人说什么点头就是。
     
      皇帝说他吃了蜜,那就是吃了蜜罢。
     
      算来,也是吃了蜜不假。
     
      皇帝见平时都懒得答他这种话的大将军还应了个声,忍不住扭头就看人,还挥退了大德子,停下脚步就跟大将军说:“爱卿,你今儿个没吃错药罢?”
     
      “没,”刀藏锋还摇了一记首,“早膳是吃了,但好像都是是往常的那些?!”
     
      他还认真想了想,好像有肉跟面条来着,好像不太对,是馒头稀饭就肉?
     
      他有些想不起来了,当时只顾得着看小娘子去了。
     
      虽然因此小娘子朝他翻了不少白眼,但小娘子就是翻白眼都很美。
     
      皇帝没听清他的疑问,这时候他都被大将军的有问必答吓着了,连路都忘走了,连声问,“大将军,你没事罢?傻了啊?”
     
      莫不是昨日他太让那些臣子们欺着他了,这下都要装懦臣了?
     
      可别啊……
     
      他天天要见一群胆小如鼠,他笑两声就要瑟瑟发抖的臣子就算了,别连唯一能跟他顶嘴的大将军也成了这模样啊,要不,他当皇帝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没傻,”大将军这时候不忘朝说他傻的皇帝锋利地看了一眼,道:“您赶紧走罢,有事说事,末将等会还要去营里办事儿。”
     
      皇帝一听,嘿,还是大将军口气,没傻,遂也就恢复了淡定了,道:“走着罢,不过,大将军啊,你今儿可是连朕都吓着了,说说罢,你这是对朕有意见了?”
     
      “没意见,一点也没。”刀藏锋落后他一步跟着他走,嘴里不经心地道:“封刀梓儿之事,于末将而言,那些大人说的话都是屁话,人都封将了,他们再嚷嚷又如何?不过是冲着虎吠的狗而已,末将不至于为几条狗对您有意见,就是望您不要多想,没事不要老拿末将说事,您知道的,末将很忙。”
     
      以前天天朝廷,宫中,军营,府中四地奔波,现下,小娘子有孕了,而边防今年冬天难得无事,他必是要陪怕冷的她好好过完这个冬的,他希望,大家都相安无事,最好是皇帝也别找他的麻烦。
     
      “哈哈……”一听大将军这熟悉的口气,皇帝一下就大笑出声。
     
      行了,没傻,还是那样欠宰头抄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