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39章

第13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兄妹俩上朝去了,林大娘送了他们到院门口,站了好一会才转身回去。女将军?!
     
      也就这兄妹俩不当回事,施施然去了。
     
      想起来都有些好笑。
     
      林大娘确也是觉得好笑,她毕竟不是这个地方土生土长的灵魂,且她还是林宝善的女儿,宇堂南容的女弟子,于别人来说叛经离道的事,对她来说,其实不过是有趣的人在做有趣的事而已。
     
      而刀府这个小妹妹,说最伤心的事都能带笑的小娘子,嫁人做妇一世拘在后院,想来她的志向也不在于此。
     
      但女将军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她这个当嫂子的,兴许能帮着小妹妹做点什么。
     
      林大娘一回屋,也没睡了,小丫给她梳之前因为起得太急只拢作了一束的头发,她则看着年礼的单子。
     
      东北那边,临近年关,大丫夫妻俩给她准备的东西也送到了,怅州那边的年礼也正好在昨天送到了府里,今日还有一些要送进来。
     
      她手头上是有不少好东西的,今年她想着打点些,怕是要送出去不少。
     
      她看过礼单,又拿名册寻思着要打点的人。
     
      远的就不必要了,近的就是打点,也是要打点那些拿到手里知好的人。至于那些拿了人东西还要翻白眼的,就没必要了。
     
      之前任大人因为皇上清算的事,一直龟缩在府里,生怕皇帝也算到他的头上,老老实实到现在,把皇帝交待给他的事每样都做得妥当了,这不,又风光起来了。
     
      还好,毕竟一家几代都是当官的,沉得住气,风光是风光了,但反而比以前更闭门不出,不与人来往了。
     
      他这份礼得送,但也不能送重了……
     
      武将那边,得大将军提携的不少,她只要别人上门送礼了,回礼回得恰当一点就好。
     
      最头疼的,就是给宫里的礼了。
     
      林大娘想着,皇帝要是不为难她家的将军们,她就给送好点,要是折腾她家将军们,那就凑点华而不实的东西送进去。
     
      “娘子,好了。”
     
      “嗯。”林大娘摸摸头,再看了看外面,这时天色还是黑着,白雪铺地,大地泛着银光……
     
      这北方的天啊,可是真冷。
     
      “摆早膳罢,小胖子又睡着了?”
     
      “睡着了。”
     
      “唉,让他睡罢,醒来又要折磨我了。”林大娘扶着腰起了身,她酸有点酸,下意识有点反胃。
     
      她握住了嘴掩了这下反胃,又顿了顿,算了算自己的小日子,是晚了几天了,这一次,她实实在在地叹了口气,朝小丫说:“等会叫闵哥过来一趟。”
     
      小丫迟疑地看着她。
     
      林大娘挥挥手,“看了再说。”
     
      小丫有点着急这事,林大娘这刚吃完饭,她就把闵遥叫来了,这一把脉,林大娘确实是有了。
     
      月份不大,刚一个来月而已,还不太诊得出来,闵遥换了两个诊孕事的法子才敢下论是有了。
     
      诊完,主仆几人面面相觑,都没人想起要欣喜来。大娘子有多忙,小丫跟闵遥再清楚不过。
     
      这过年,更是当家主母一年到头最大的一件事,上上下下有多少要打点清点上心的?这时候有孕,那岂不是累死人了?
     
      大娘子也不可能不管,这刀府刚刚才稳了点,她要是不经手,眼睛一收回来,小丫都怕府里出事。
     
      见小丫跟闵遥诊完就沉默着,林大娘一拍桌子,“哎呀”了一声,“好了,有就有了,还能不要不成?”
     
      “这事先不急告诉大将军,看看情况再说。”她又下令了。
     
      她等到中午,也没等来他们回来,也没人往府里报,林大娘这下有点着急了,坐都坐不住了,午膳也没摆,就让小丫拿了点粥和小菜,简单地吃了一顿。
     
      好在上午她拿鞭子抽着小胖子在地毯上滚了一上午,拿玩具逗他玩了小半天,这会他吃饱又回他义祖身边睡觉去了。
     
      这天直到下午,天都黑了,也不见他们回,二夫人那,二爷也是没回来,林大娘得了前去问消息的丫鬟的报,更是心急如焚。
     
      “要不要让骨爷去一趟?”小丫见她站在门口不断往外探望,风带着雪都吹到她头上来了,也是怕她冷着了。
     
      “不用了。”乌骨最近睡得太沉了,叫他起来吃饭都不容易,林大娘不想在这种大冷天里让他去受罪。
     
      总不能一有点事,就叫乌骨。
     
      冬天的夜黑得早,这天风大雪大,申时就开始黑了,到申时末尾时,总算是来了消息,一头是府里的将士回来说一切已无忧,梓公子已得封;另一头是宫里前来报喜的人,说刀府的娘子刀梓儿被封为了三品的安定将军,赏赐就要进府了,让刀府的人准备准备。
     
      林大娘这才大松了口气。
     
      等赏赐进了府,这兄妹俩也回来了,身后跟着一大堆刀府的爷们,旁系家的也来了一大堆。
     
      这些刀府的人在中午得了消息说要他们家要出女将军了,这一听是大将军的亲妹妹刀梓儿,就扎堆到紫禁城与皇城连接的皇极门去等了。
     
      他们一来,刀府就要办小宴接待他们,一时之间要弄出个小宴来,大厨房的人手不够,林大娘院里的人前去了大半去大厨房帮忙。
     
      大将军他们在前面接待闻信前来贺喜的客人,林大娘在后院把人手安排好了前去帮忙,前来的女眷夫人那边也有二夫人接待了,这才得已坐下喘口气。
     
      她身边的人都小丫带着前去前面帮忙去了,就留了寻春陪她,遂等刀梓儿悄无声息地踩着雪地回到她大哥的院子,无声无息打开房门时,就见灯光下,她嫂子靠在椅子上,支着脑袋在打盹。
     
      “小娘子?”在房里收拾着东西的寻春是第一个发现她的。
     
      林大娘闻声睁开了眼,往门边看去,看到了静静望着她的小女将军。
     
      女将军起初没有笑,只是安静地地看着她,但过了一会,她慢慢地笑了起来……
     
      “嫂子。”
     
      “回来了?”
     
      “回来了。”
     
      “来,来嫂子身边坐。”林大娘有点累,也就没站起来了,招呼小娘子往她身边坐。
     
      “是。”
     
      小娘子走过来,等寻春把她身边的披风解了,林大娘拉了她到身边坐下,没让她去另一张椅子。
     
      她是个瘦的,但小娘子比她更瘦,两人坐一张椅子,都不挤。
     
      “嗬……”等寻春拿了毯子盖在了她们的膝盖上,又让她去厨房拿点热食过来,又等寻春出了门,林大娘打了个哈欠,道:“嫂子有点累了,打个盹,你不忙就陪嫂子坐会。”
     
      “嫂子等大哥很久了吧?”刀梓儿笑着问。
     
      “也等你。”
     
      刀梓儿低着头笑了起来,还点了下头。
     
      是了,也等她。
     
      她也是她的小妹妹来着。
     
      “今日上朝如何?”林大娘摸了摸她的手,见是冰冷的,这一握都冻得她手疼,不由握了握她的手,倾身把她的两只手都放进了毛毯了,把她身边放着的暖手袋塞到了两只冻得发紫的手当中。
     
      “呃……”刀梓儿抬头想了想,回忆了一下今天上朝的情况,不禁失笑,“不如何。”
     
      皇上说要封她为女将军,都有文官当场死谏,要撞柱子了。
     
      “吵了一天的架……”刀梓儿说到一半,又顿了。
     
      林大娘弯腰从旁边的柱子里拿出了她平时用的手霜,拉出小娘子的一只手,替她揉着。
     
      “你接着说。”
     
      “诶。”刀梓儿缓了缓,才又接道:“我跟他们吵了一天的架,后来,我吵烦了,我把几个,嗯……”
     
      她比了比,“跟大哥差不多高,比大哥要大两圈的大人翻身砸在了地上,他们就不太愿意跟我吵了。”
     
      不过,这时候撞柱了的更多了,就是撞得太虚情假意了,皇帝在上面笑吟吟地看着,还说多撞死几个也好,帮他省事了,他也不用天天头疼着要想名目摆他们的官,给下面的青年才俊腾位置了。
     
      皇帝不愧是皇帝,大哥数她立过的功没用,她跟这些大人们历数边防不安定且危险的情况也没用,皇帝这话一出,这些大人就不准备死了,头都缩回来了。
     
      她这个女将军这才得已成封。
     
      刀梓儿想着,如大哥所说,这个朝廷是皇帝的。他们立过多少功,其实于文官们没有多大的用,他们没上过战场,也永远不会上战场,也永远都不会觉得他们在战场上流过的血泪,丢过的性命有多重要,将士们死一千人,一万人,都不如皇帝在他们面前的一句威胁他们的话。
     
      她这个女将军,是皇帝愿意给,这才有的。跟她于国立了多少功,一点干系都没有,她只能靠他。
     
      皇帝想表明的事,只不过一天,刀梓儿就再明白不过了。
     
      不过刀府无二心,皇帝愿意做给他们刀府看,大哥冷眼看着,她也跟着看着就是。
     
      “是吗?”这厢林大娘听着小娘子所说的话笑了起来,“他们这么差劲,连个小娘子都打不过?”
     
      “打不过,这还只是闹着玩而已……”刀梓儿低下头,看着她嫂子那手小心翼翼,温柔地轻揉着她的手,轻轻地道:“要是在战场上,我只要轻轻一刀,就能了结了他们的性命。”
     
      就是她这双比男人的手都粗壮的手,了结了数位仇恨、反叛、甚至要攻打大壬的人的脑袋,而就因为她是个小娘子,她做的事都不是功,而只是她的不守规矩,作为女子,没有女子样。
     
      听着,她都有些想杀人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