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38章

第13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呀,呀。”
     
      刀梓儿是被几声叫声叫醒的。
     
      她睁开眼,看着她怀里有个小儿扯着她嫂嫂给她穿的睡袍,看着她。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
     
      刀梓儿慢慢地清醒了过来。
     
      她从来没这么没警觉过,怀里何时有了个人都不知道。这要是在战场,她要是这警觉性,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你是谁?”她问。
     
      “呀。”
     
      “我小侄吗?”小火炉小侄?
     
      “呀?”
     
      “呀!”这一次,是刀梓儿呀了一声出口,因她怀中的人咬了她的下巴,他无牙的嘴嫩嫩软软,吓了她一大跳。
     
      “小娘子跟小公子都醒来了?”守着她们的知春笑了,回头跟小丫鬟说:“去告诉大娘子,就说小娘子跟小公子都醒了。”
     
      “是。”
     
      “我来抱。”看丫鬟要来抱小火炉,刀梓儿忙下了床,把他抱了起来。
     
      “奴婢给小公子穿衣裳……”知春笑着道,“小公子下午睡得沉,跟您睡了一下午了,中午都没吃奶,得喂两碗。”
     
      “哇哇……”刀迈峻朝知春挥舞着小手,不愿意穿衣裳。
     
      “骨爷正在睡呢,没空陪您,等您吃饱了,就抱您过去看他。”知春跟小公子笑着说。
     
      刀迈峻这才收回了手。
     
      跟真听得懂似的,刀梓儿低头看着她的小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
     
      知春看小娘子抱着小公子,小公子在动的时候小娘子一动不动,手稳稳的……
     
      要知道小公子力大无穷,他要是弹手弹脚,大娘子都抱不住,她不由道:“小娘子,要是抱不住,您就放下,奴婢在炕上给他穿衣裳,您的衣裳也放着呢,让花秋服侍您。”
     
      “我,我给他穿……”刀梓儿抱着小火炉小侄,心想嫂子说得真是没错,小火炉真暖和。
     
      “好。”知春见她开口,把衣裳拿了给了她。
     
      但刀梓儿拿惯了刀箭长矛,给小侄穿衣裳就有点慌乱了起来,塞了几次都没把他的小腿塞进裤子里,两姑侄反倒把一条裤子给折腾得破了……
     
      小胖子腿一踢,她两手往旁边一拉,好好的一条薄棉裤就断成了两块,一块一只腿……
     
      刀梓儿当场脸“唰”地一下就红了,窘迫得都不敢看丫鬟,往后退了两步,讷讷地道:“那你们给他穿罢。”
     
      她力气好像也是有点大,手还笨。
     
      她说完,都觉得没脸见人,这才回家没一天,就把小侄的裤子扯坏了,她迅速揽了要给她穿的那堆衣裳,抱着就往屏风后那边跑。
     
      “小娘子,奴婢来服伺您穿。”守在一边的秋花赶紧过去,这她还没走进屏风,就听到了“咝”地一声……
     
      屏风后,刀梓儿眨了下眼睛,看着那一块小肚兜,不太清楚这肚兜是纸做的还是别的什么做的。
     
      她就刚刚扯了下上头的带子,它就坏了。
     
      秋月一进,看小娘子把真丝的肚兜扯成了两边,心道这肯定是小公子的亲姑姑不假了,她强忍住了笑,一福身就道:“小娘子,奴婢这就给您去拿另一件。”
     
      她得跟大娘子说一下,小娘子身上穿的衣裳还是挑结实的布来做才好。
     
      她一走,刀梓儿脸红得看地上,认真想着从这里打个洞从家里逃走的可能性有多大。
     
      如果没人理她,她挖两三天,还是可以从这里躲出去的。
     
      就是时间有点长,嫂子可能不会任让她静静地挖几天地洞逃走。
     
      ——
     
      林大娘此时正在小妹妹的院子里。
     
      她从身边拔了花月过来照顾小娘子,但临时又加了个小厨房给小娘子煮宵夜吃,又怕小娘子冷,临时又加了几个无烟炉旁边屋旁给卧室升温,丫鬟们的轮值她也都看了,又带着她们走了一圈,吩咐了点细节的事。
     
      她是看出来了,这小娘子一个人在外头久了,不习惯身边有人侍候,可能也与她做的事有关,她不太习惯私密的时候有人在身边。
     
      就像刚才她给小娘子换衣裳的时候,小娘子从头到尾都窘迫,什么事都想自己亲手来。所以想来该侍候的时候照常侍候她,但别的时间还是给她个人空间的好。
     
      没一会,她就得了丫鬟们的报,说小娘子不让人侍候,非要自个儿穿衣裳……
     
      林大娘这边的事也忙得差不多了,就往她自己的主院走,路上听说小娘子撕坏的裤子和肚兜的事,也是不禁失笑。
     
      等她一回,刀梓儿已经自行把衣裳穿好了,正抱着小胖子,看小丫给他喂奶。
     
      看到她进来,刀梓儿的脸稍稍有点发红。
     
      “嫂嫂。”
     
      “诶,醒了?”林大娘笑着应了一声,走到她身边坐下,摸了摸吃得香喷喷的小胖子脸蛋一下,问她,“你饿了没?”
     
      刀梓儿摇头。
     
      “也给你煮奶了,你也喝一碗。”
     
      “小娘子。”
     
      知春给她倒了一小碗,心想大娘子吩咐的,小娘子总该吃了罢?不会像之前拿给她一样推了。
     
      刀梓儿抽了抽鼻子,还是笑着摇头道:“不了,给小侄吃罢。”
     
      “有的是奶,煮了一大锅,他吃三碗就了不得了。”林大娘劝她。
     
      “那等他吃完。”
     
      刀梓儿等到小侄吃完,再三确定他是不吃了,这才在嫂子的笑眼下,不好意思地接过嫂子拿给她的碗,把剩下的都喝了。
     
      一共剩了六碗,每碗都加了好多糖,刀梓儿喝到最后两嘴白花花的,见那暖瓶里的奶确实是没了,还舔了舔碗,有点意犹未尽。
     
      等把碗还给她嫂子的时候,这才察觉到她把外面舔碗这等粗俗的习性也都带回来了,这脸一下是真的红了起来。
     
      她早不是当年的大户人家的小娘子了,旧日教养的那些规矩在她身上早已荡然无踪。
     
      “等会要吃晚饭了,嫂子要去备晚饭的事,你能不能帮嫂子个忙,抱你小侄去看看他睡觉的义祖?”林大娘当什么也没察觉地说道。
     
      刀梓儿点头,“是乌骨爷是罢?”
     
      “是。”
     
      “我认得他,嫂嫂尽管放心。”
     
      “诶。”
     
      林大娘话刚落,就刚小娘子单手抄起了床上坐着的小胖子,然后另一只手灵巧地朝背伸了过来,把小胖子往背后一抛,转到了另一只手上,然后又单手牢牢地抱住了他。
     
      小胖子一惊,随即手抓着他姑姑的垂在胸前的发咯咯大笑了起来。
     
      刀梓儿也笑看着他,姑侄俩眼对眼对了一下,两双笑眼,此时同样地黑、同样地亮……
     
      她又笑着朝嫂子一点头,把小胖子抱得紧紧的,就抱着小胖侄子去找乌骨爷去了。
     
      林大娘看得目瞪口呆,这小女将军,看着瘦瘦小小,单手就把沉得像个铁球的小胖子运着玩,可还真是有几分力拔山兮的气概。
     
      这小女将军,可真了不得。
     
      这下别说她惊了,在场的知春花秋她们也是呆了。
     
      她们现在就是两手抱着小公子,这多抱一会都觉得沉,别说单手抱着抛了。
     
      ——
     
      这天一大清早,林大娘刚给大将军拾掇好,就见小娘子院里的花月急忙忙地来报,说小娘子不在卧室里。
     
      “不在?那去哪了?”
     
      她话刚落,刀藏锋就拉了下急要往外走的她,朝丫鬟吩咐,“去卧室梁上找找,还有,去骨爷房里找下。”
     
      人最终在骨爷房里找着了,小女将军背靠着爷孙俩的床,坐在地上,身上搭了床被子睡得很是香甜。
     
      乌骨的房就在他们夫妻的院里,离半个院远,林大娘急步过去,就见小娘子已经醒来了,怀里抱着也饿醒了的小侄。
     
      见到大嫂来,她着急道:“嫂嫂,小侄肚子饿了。”
     
      “诶,我知道了。”林大娘把胖小子接过来,粗鲁地塞到了小丫的手里,点了点他的额头,“吃你的奶去,小讨债鬼!”
     
      说着回头看着身上还挂着被子的小娘子,冷静地问她:“还记得等会要跟你大哥上朝的事吗?”
     
      要受封,要受异眼,可能还要受刁难,这事昨晚她大哥已经跟她说了……
     
      “知道,我这就去换衣裳。”刀梓儿知道要去上朝,赶紧往外跑。
     
      林大娘拉住了她,“嫂嫂让人把你的衣裳拿过来了,我帮你穿。”
     
      “诶。”
     
      “知道上朝是怎么回事吗?”一出门就是冷风袭来,披了个披风就匆匆出来抓人的林大娘忍不住缩了下肩膀。
     
      但下一刻,她身上就又暖和起来了。
     
      小妹妹把她身上的被子盖到了她身上来。
     
      林大娘哭笑不得,一时哑了口,等快步进了主卧这才点了点小妹妹的头,“我觉得你们兄妹啊,还有你小侄啊,都是我的讨债鬼,天天让我不省心。”
     
      刀梓儿没从她的口气里听说斥责来,只听出了亲昵,她愣了愣,又笑了起来,也不知道该回答嫂子。
     
      但嫂子亲手给她换衣裳的时候,嫂子让她抬手她就抬手,让她抬脚就抬脚,但等她嫂子毫不在意地蹲下身,给她穿靴子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蹲了下去,拦住了她。
     
      “嫂子,这个我来就行了。”
     
      “嗯?”
     
      “嫂子,我自己穿。”
     
      “诶。”林大娘摸了摸她的脸,朝小娘子笑道:“你也是大姑娘了,要是我早两年进门,倒是可能把你当小孩儿带带。”
     
      刀梓儿笑着点头,略有些粗鲁地套好靴子,一套好抬眼,见嫂子坐在矮凳笑看着她,她也笑了一下。
     
      她没有站起,而是蹲在了嫂子面前,有些小心地把双手放到了她嫂子腿上,见她嫂子没说话,只笑看着她,她这心也安了下来,手也放心地放上了去。
     
      她道:“嫂子,我知道等会上朝是怎么回事,我当女将军,于朝廷,于刀府,于民间是怎么回事。但嫂子,我想当女将军,我喜欢打仗,我……”
     
      她其实最想的是坐在战马上,她希望她人生最后的结果是她带着她那些死去的,没死去的将士兄弟们驰骋在沙场上,掉尽她最后的一滴血,咽下最后一口气。
     
      那才是她刀梓儿的归宿。
     
      她会为国尽忠,也会为了抱负倾尽所有的努力,包括她的性命。
     
      但这不是能与嫂子说的,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又笑了起来,“嫂子,不要担心,大哥会保护刀府,我也会的。”
     
      她抬眼,微笑看着她那初初见面,就给了她许多一生中从未尝过的滋味的嫂子,“没事的,嫂子,梓儿早已不是任人随意宰割的人,你不要担心我,我早已不天真了。”
     
      她早不是当年对一切无能为力的小女孩了,她长大了,也学会了怎么去活。而且,她的命不是她自己一个人的,她身边有好多的将士为了让她活下来,已死在了她的前面,她不会任由被他们拱起来的命没死在他们曾发誓用血征伐的战场上,而是死在了朝廷自己人的手上。
     
      林大娘听着,都怔住了。
     
      这才是十六岁的小姑娘啊……
     
      她的笑容,她的语气,怎么就沧桑得跟像活了一辈子似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