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36章

第13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梓儿是一个人回的家的。
     
      她半路放了她身边的那几个军士回了老家去探母,让他们来年再来刀府找她,而她大哥给她的那几个死将,早已死在了征途当中,把命留给了她,她带回来的,仅是一块能证明他们活着过的令牌。
     
      回家的路很长,她的战马与她一样,步履蹒跚,但一进京,看着街上来往的百姓,小吃铺面里冒出的雾气,她不禁笑了起来。
     
      众人奇怪打量这个身着黑衣,连脸都看不见的矮个子,见他腰间挎着一把刀,刀把上刻着一个“刀”字,就给他让了路。
     
      路人有人道:“是刀府的军爷回来了?”
     
      战马身上的伤痕累累,打结的脏毛,还有黑衣军爷那握着缰绳那被冻得紫肿的手,无不一说明这是一位远道回来的刀府军爷。
     
      刀府能打仗的军爷们,在民间还是赫赫有名的。
     
      “是,回来了。”刀梓儿笑着回了一句。
     
      “军爷一路平安?”
     
      “平安。”
     
      说话之人不知道是哪门的兄弟,问罢朝她拱拱手就走了,刀梓儿对着他的背影回了一礼,在头巾之下深吸了一口,深深地笑了起来。
     
      她回家了。
     
      她拍了拍爱马后面挂着的包袱,“小战,仓哥岬哥,咱们回家了。”
     
      她牵了马走进了皇城,皇城守门的守卫看过她的刀府公子令令牌,疑惑地问她:“你是刀府哪位公子?”
     
      刀梓儿拉下面罩,朝他笑,“是梓公子。”
     
      “没听说过啊,”守卫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我去问一下我们把守。”
     
      “去吧。”这是他的职责所在,刀梓儿朝他点头。
     
      但没一会,有人跑着过来了,那人跑得极快,但刀梓儿还是看清楚了他,笑容不由更是大了起来。
     
      “他娘的,他娘的……”刀藏忻跑着过来,嘴里狠狠地喊着粗话,冲过来就抱了她起来,“你回来了也不跟忻哥打招呼,你娘的狠啊!”
     
      “忻哥……”刀梓儿被他抱着转了几个圈,哈哈大笑,“是,我回来了。”
     
      “臭丫头!”刀藏忻放下她,重重地捏了下她的脸。
     
      “忻哥。”刀梓儿笑着叫了他一声。
     
      “得勒,跟哥回府。”
     
      “诶。”
     
      刀藏忻牵过了她的马,在守卫惊讶得眼珠子都要跳出来的眼神当中,拍了下他的肩,“刀梓儿,刀家的梓公子,女将军,记住了没?”
     
      守卫弯腰连连点头,等他们走远了,又摸了下脑袋,跟同门守卫困惑地道:“女将军,也没听说过啊?”
     
      “糊涂蛋。”同门拍了下他的脑袋,又凑过头去,“你看清楚那小女将军的脸蛋了没?”
     
      “啊?”守卫茫然,过了一会又回过神来连连道:“看清楚了,很清秀的一个小公子,呃,小女将军?”
     
      应该是小女将军吧,刀把守都这么说了。
     
      这厢刀藏忻拉着刀梓儿的手快步往府里走,一路上兄妹俩都没怎么说话,就是相互望着对方傻笑。
     
      走到一半,许是又下起了的雪飘进了眼里,把刀藏忻的眼睛都刺湿润了,他眼睛里含着泪,紧紧地握了下她的手,“梓儿,回家了就好。”
     
      她才十岁出头,就一个人跑到了边疆大哥身边,冻得整个人都看不出原样了,说要来帮哥哥们打仗。
     
      这一打,就是六年。
     
      她都成大姑娘了,她人是黑瘦的,手是肿的,这是他们刀府的小娘子啊,拼完命回家了,刀藏忻想想心里都疼。
     
      “诶,忻哥,我回了。”刀梓儿看着他眼里的泪,笑个不停。
     
      她是回了,她再确定不过了,因为她现在看到了她的亲人。
     
      见她笑得真是开怀,刀藏忻咬着嘴,重重地嗯了一声。
     
      刀梓儿刚一进府,下人们就听到忻公子大声说的小娘子回府来的话,这下可是热闹了,一边来迎人,另一边忙跑去通报大将军和大将军夫人。
     
      “哥送你去大哥那,把马交给管家。”
     
      刀梓儿点头,取下了包袱。
     
      “行了……”刀藏忻见她紧紧抓着包袱,也没问,拉着她大步往里走。
     
      这厢林大娘得了消息,已经快步到了院门口去接人去了。
     
      这时上午,大将军去营里了,她又差了将士去报信,这边刚出来,小丫也拿着披风跑出来路上匆忙给她披上了,把帽子也盖了下去,“莫冷着了。”
     
      “大嫂,大嫂……”
     
      她在门口等了一会,就见藏忻张着喉咙大声欣喜地叫着她,她不由往前多走了几步,朝人迎去。
     
      等人近了,看着那张一巴掌都没有的小脸,和她脸上的笑,林大娘一下子就怔住了。
     
      “大嫂。”刀梓儿走近,朝她半腿跪下,放下包袱,朝她拱手,行了一个军礼。
     
      “诶……”林大娘扶了她起来,握了握她冰冷的手,朝她说:“回家了啊?”
     
      “回家了。”刀梓儿看着她大嫂美貌的脸,又垂眼看了她那双暖着她手的纤纤玉指,再扬起头时,她的笑眼里笑意更深了,“嫂子,梓儿回家了。”
     
      “诶。”林大娘掩了这一刻看着这个明显营养不良的小妹妹的心酸,拉着她往里走,“你大哥在营里,着人去报了,马上就回了,藏忻,你先回去,跟你娘说,等会啊等家里人一起过来,到我们这边来一家人吃顿团圆饭,小丫小丫……”
     
      “娘子,热水有,这就备了。”刀藏忻应声快步去了,小丫已经跑到了前面吩咐完事,又跑了过来,还朝刀梓儿福了下腰,请了安,“小娘子。”
     
      刀梓儿也朝她欠了下身。
     
      “大娘子,进屋罢,午饭我会备妥,您进去和小娘子说说话,等热水一备好了就叫您。”
     
      “好。”
     
      外面雪越下越大了,林大娘拉着小妹妹进去后给她弹了头上的雪,一摸发现她头发都是湿的,也没说话,赶紧拉了她到炕上坐着,利落地给她解了身上带着水气的披风,这厢寻春也拿了她的狐披过来了,她马上接过披在了小娘子的身上,这才低头问她:“暖和点了吗?”
     
      “暖和了。”刀梓儿笑着点头,下巴还蹭了蹭披风上那软软暖暖的毛,抬眼笑着问她,“大嫂的披风?”
     
      “大嫂的,你披着。”
     
      “嗯。”
     
      “脸疼吗?”林大娘摸着她的耳朵,发现她耳后也是肿的,实在是等不了让她洗个热水澡了,回头就朝寻春道:“叫闵哥快快过来。”
     
      “是。”
     
      林大娘摸小娘子的额头,没感觉出发烧,就觉得手下冰冷这片,这小妹妹,连脸都是冷的,都不知道她身上有没有热的地方。
     
      “娘子,热汤来了,姜汤水马上就来,还需熬一下,这是参鸡汤,让小娘子趁热喝一碗。”知春端上了汤。
     
      “来……”林大娘拿过汤,放到了炕桌上,坐在了她身边,“先暖暖胃。”
     
      “嗯。”刀梓儿喝起了汤,等一碗汤喝完,发现手边又有了一碗,这喝到了第二碗,她一直藏着的眼泪掉进了碗里。
     
      到此,她也是真的再明白不过,她是真的回家了。
     
      这里有会疼爱她的人。
     
      闵遥这厢也跑过来了,林大娘哄着小娘子伸手,给她看病,“就让闵大夫把一把脉,嫂子怕你冻坏了。”
     
      她哪能这么娇弱,但刀梓儿还是笑着点了头,伸出了手。
     
      “大娘子,热水备好了。”
     
      “是了。”一把好脉,林大娘就把小娘子塞到了小丫手里,“快跟小丫去泡泡热水。”
     
      她走后,林大娘看向闵遥,“她怎么全身都是冷的?”
     
      “冻着了……”闵遥犹豫了一下,道:“大娘子,这小娘子要在家还呆一会罢?”
     
      “要在家过年的,明年如何就不知道了。”
     
      “这身子,还是养一养好。”
     
      “我就是这般想的,你看出什么来没有?”
     
      闵遥开始写起了方子,“娘子,这刀府的小娘子也不同寻常,也不能用常理视之,你不要太担心,学生会帮她调理好。她现下身上有些发炎,学生给她开点消炎药,你等会就煎了,在饭后半时喂下去,晚上再用另一剂服下睡一觉,捂个汗,她身上就不会太难受了。”
     
      林大娘一听,道:“她现在难受?”
     
      “难受,但这小娘子极能忍……”闵遥写完一个方,又开始写着另外一个方子道,“换个人,别说站起来行如常人了,就是躺着都要呻吟不止,这个小娘子,怕是疼习惯忍习惯了。”
     
      “唉。”林大娘听着,轻叹了口气。
     
      等小娘子被洗白白,洗得干干净净送到她的面前,林大娘看着她身上还是大了一点的衣裳,把她按在妆凳上给她擦着头发的时候道:“嫂子还是没料准,把衣裳做大了,现在针线娘子已经在改了,你到晚上就有合身的穿了,不急啊。”
     
      刀梓儿的脸这时总算有了点血色,捧着手中暖手的热姜糖碗喝了一口,甜丝丝的……
     
      她摇头说不急,又问:“嫂子,甜的,放糖了?”
     
      “放了。”
     
      “好喝。”
     
      “好喝就再喝一会,你大哥等会就回了,你二婶他们也要过来了,等会一家人吃饭啊。”
     
      “诶……”刀梓儿抬起头,看着镜子里小小的自己和高高的大嫂,看着她低头抿着嘴,认真细心给她擦着湿发,那张紧绷着的脸上其实全然都是对她的心疼。
     
      她眼光向来很准,感觉也很准,她看得出来。
     
      “嫂子。”她又叫了她一声。
     
      “在着呢,小娘子,怎么了?”
     
      “嫂子,你喜欢梓儿罢?”
     
      林大娘一听,擦发的手顿了,她抬起头,在镜中看到了小娘子那张笑脸。
     
      她人是笑的,但握碗的手都不知道为何抖了起来。
     
      林大娘接过了她手中的碗放在了桌上,低下头看着瘦小的小姑娘,“喜欢的,你是我们家的女将军,你大哥说了,你是他的小妹妹,那于嫂子而言,你也是嫂子的小妹妹,你放心好了,嫂子会护着你的。”
     
      “嗯。”刀梓儿冲她一笑,伸出手把碗又拿了回来,一口饮尽了碗中汤,还舔了舔甜丝丝的嘴,又不由笑了起来。
     
      这是大哥的家,但大哥历来对她慷慨,想来,她也可以当成是自己的家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