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34章

第13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厢林大娘是正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说来,刀家族人的女眷们见她的次数少,但与民间说她的那些闲话不待见她不同,这些女眷们无论老的少的都极其喜欢她,乐意跟她亲近不说,还乐意对她释放好意。
     
      她本来当这是这些擅长于趋利避害的刀家主母们对她这个刀氏一族当家主母的讨好,但其实也不尽然,这里面,至少是有一半的真意的,于是谁都存着几分好心,这相处起来,人情味就真是浓得不能再浓了。
     
      林大娘是再珍惜当下不过的人,对她来说,任何好时光都是有花折时尽管折,别留到以后再后悔自己的不及时,不尽心才是最好,那些后悔都是些没用的东西,眼前的才是最最重要的。
     
      遂别人对她一分好,她就给两分笑容。也因此,只要有她在场,这场面就很容易热闹起来。
     
      安王妃抱了她的三位小公子过来,也是被刀家夫人们盛赞有加,纷纷塞了不少福礼,两个贵气有加的小世子更是得了她们不少青睐。
     
      小世子们见这些夫人们也是真喜爱他们,脸都是红的,乖乖巧巧地跟大人们请安道谢,也真是无愧天家风范。
     
      宜三娘在旁边看着,见小世子得人欢喜,小儿子们得了那般多的祝福,嘴角笑意也一直不断,眉目之间也是难得的放松。
     
      刀家的这些族亲们也是真心喜欢林大娘的不少。
     
      她嫁进来,怀着孩子的时候还给他们建了学堂,这且不说,孩子要生了,刀府的主心骨也回来了,下一任的刀府嫡长子也安稳地生下来了,刀家的人只要是有用的,都走上了重位,如若她不是福兆,那谁是?
     
      因她的嫁进,刀府族亲们的日子都好过了起来,族亲们对她有点迷信,哪可能让她不痛快,被她叫来,她们都愿意多笑两声。
     
      这一晌午到了,宴开了,这平时两个警觉得就跟狐狸一样的女人这才知道皇帝也都来了……
     
      林大娘一得信,刹那就跟她三姐姐咬耳朵:“你看,我们小娘子就容易被欢歌笑语迷惑,主宰咱们生死的大头目来了都不自觉。”
     
      宜三娘本来还在想着皇帝来作甚,听她一说,差点笑出声来。
     
      “好了……”她是真心对她这小妹妹无奈,但有多少无奈,就有再多几分的喜爱,遂也是笑着与她道:“咱们啊,忠心就好。”
     
      不说别的,至少忠心这个,能管他们的一生。
     
      “是了。”林大娘让下人带着她三姐姐和王府的小公子们回了她跟小将军的主院,想了想,又叫来小丫,让小丫亲手去给主院那边多做几道菜。
     
      “把你最省时,最好的那几道菜都做出来……”林大娘没瞒她小丫姐姐皇帝来了的事,说完嘱咐道:“这也是个露脸的机会,回头你跟我去见他们,丫鬟们带谁不带谁,你心里有数啊。”
     
      小丫的儿女今日也是跟着小主人出去走了一圈了,这厢正在跟刀家的孩子们玩着,前途已不可限量了。
     
      她知道她家大娘子对她的心没比大鹅她们少几分,甚至还是要多几分的,但她知道是知道,她毕竟是比大娘子年长几岁,见过的丑恶也多了几眼,便与她的大娘子道:“便跟平常一样吧,无需特定关照她们是谁来了,谁得空,谁趁手就带谁。”
     
      林大娘闻言一想,也是……
     
      她是想见圣颜不容易,见一眼都是以后跟人谈笑的资本,但丫鬟们也未必能把持得住,在知道身份后能不失平常心的人也少。
     
      “那小丫姐姐你看着办。”林大娘便点头就道。
     
      小丫看她毫不犹豫就任她如何,差点叹笑出声。
     
      也就她这大娘子,把她们这些下人当人,也不在意她们有的那点小心思,任她们自由地活。
     
      她家夫子跟她说过,人生得一知己,可死无畏,士为知己者死,大概就是这样了。
     
      不管旁人是怎么对她家大娘子的,但凡她有命,她总是要帮着她的大娘子护着她的大娘子的……
     
      “是了。”小丫什么也没说,笑笑就退下了,去厨房给主院的桌上多添几样菜。
     
      名不需要留,但大娘子给的脸面,她是肯定会尽全力给的。
     
      ——
     
      大将军陪他们吃了顿午宴,就抱着睡醒的小将军去了前院,说是要与将士同乐,看将士们打闹去了。
     
      大内总管张顺德,大德子在前面打了一番过来,跟皇帝和安王夫妇还有皇子们报:“刀家儿郎们跟刀家将士们说是要打擂台,不分大小,前十还有奖,有大将军的兵法书可赠、有好酒,有好剑可拿,奴婢去看的时候,将士们那赤膊打得哟,连肉都鼓起来了!”
     
      张顺德说的时候,神情振奋得哟,连那张老白脸都红了。
     
      皇帝一听就有点坐不住了,“朕要去看看。”
     
      安王也道:“本王也想去看看。”
     
      安王妃在旁淡淡道:“那本妃带着孩儿们睡一会。”
     
      毕竟还要吃晚宴才能走,晚才宴是今天日百日宴的重宴。
     
      “那我去?”安王看着王妃还有点心虚。
     
      “去吧。”宜三娘看着他,脸色没动,但眼神明显温柔了下来,“我带着孩儿们等你。”
     
      安王应了一声,又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皇帝这时已经站起来了,哪两个儿子说:“等会好好看一看,看看咱们的江山大将们的风采。”
     
      这本来看看武将们斗一斗不是什么大事,但皇帝这一声“看看咱们的江山大将们……”这一句话,听得六皇子和九皇子当下脸色都正容了起来。
     
      也因此,就这么一刻,他们的野心也全写在了他们的脸上。
     
      皇帝回头看了看他们,面色不改,再回头那低下头的脸上,也尽是思索。
     
      六皇儿学识胸怀都不错,更别论,他有一个了不得的母后帮着他操持着身后的一切,忠心于他的人不少……
     
      而九皇儿更沉默谦逊了一点,但他的沉默只是在他这个父皇面前的沉默,他人手不多,但约下有束,身边人要比皇后的儿子更能忍,也更知道什么叫做牺牲。
     
      如大将军跟他所说的,九皇子有一点好,那就是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身份,哪天你让他去死,他也就心甘情愿地去牺牲了,不会觉得自己的命重过这世间的一切,不会特别拿自己当回事。
     
      而在他的六皇儿心里,他这父皇的命,很显然,是重不过他自己的命的,很可能,比他那疼他的那母后都不如。
     
      皇帝想着都笑了起来,再回过头,发现两个儿子神色也恢复了正常,他不由更是笑了起来。
     
      皇家无父子,这话真没错。
     
      他没,他们的儿子们也没。
     
      这厢刀府前院因为将士们的决斗吹呼声跃天,女眷们也前去看热闹去了,林大娘在旁围观了一会就没看了,回头吩咐好寻春她们,还有林福,和他手下的林家掌柜们这些人一些话,就赶紧躲到后院来了。
     
      她午宴也没过来一起吃,宜三娘一看到她就拉着她的手,“累了?睡会罢。”
     
      “不累。”哪累啊,林大娘这一天忙的事太多了,脑子里过的事也多,这精神还振奋着呢,“三姐姐,你累你就睡,我陪你,我不去前面是有大将军就行了,那前院,我就不跟你多说了,那简直就是他的天下。”
     
      他就是他的将士们的王。
     
      她过去也是看着一堆臭男人,自讨没趣——这是她刚刚过去偷偷看了两眼的自觉,她真心觉得刀家军那些军士们对他们的将军那个热爱度太狂热了。
     
      她也看到皇帝他们也过去了,不知道伪装身份的他们看到了此情此景,会有何感触。
     
      她老觉得,坏的肯定比好的多。
     
      将军太得将心,于战场有益,于帝王,感觉可不一样吧?
     
      她就看了几眼,就被将士们一口一个大将军叫得心口就狂跳不已,回来这时心跳都没平下来。
     
      她这乱七八糟地想着,又看了看角落里睡着的乌骨,再回头跟宜三娘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小了:“我乌骨叔,和我那儿子午宴也没起来吃啊?”
     
      “没,你家骨爷一直睡着,迈峻被他父亲抱走没吃奶,但也不哭不闹的……”宜三娘说到这,也顿了一下才说:“这对劲吗?”
     
      “对。”林大娘点点头,“小胖子跟一般孩子不一样,睡觉尽量得他义祖看着,但多吃一顿,少吃一顿,于他也不是太重要的事……”
     
      说着她也叹了口气,“唉,三姐姐,不瞒你说,这孩子不是个一般孩子。我现在呀,是真怕我们刀家和我出事,我说实话,我每一天都让自己活得舒心如意,外面的人看着难的,对我都不是一回事,我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的,对己对亲人都尽心了,我几个月前还想哪怕现在就死了,我这痛快的活法哪怕我当天死了也没什么不甘心的。但现在啊,就真不一样了,我好怕自己出事,生怕不能再护迈峻一程,他跟我义父乌骨叔,没人护着,都是不容于世的怪人。”
     
      乌骨叔也好,小胖子也好,他们都太不一般了,没人保护,世人只会当他们是妖,是魔,是怪,人人诛而得之。她这种很能安慰自己的了都害怕自己死了不能保护他们,她那看着一往无前,但实则心重的大将军就更别说了,大抵每天想的都是怎么上刀府长长久久地活下去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