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32章

第13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这晚回去,收到了小丫转过给她的一份礼,是早半个多月前走了的张记当家留给她的小谢礼,昨天才托到去张记买布的小丫手里。
     
      东西不大,就一小箱黑金蚕,和两张一张养蚕的方子,一张怎么制布的方子。
     
      小丫是当着姑爷面给她的,林大娘半晌无语,转头朝大将军看去,也看到了大将军的皱眉不语。
     
      “张当家的说,这是谢礼,一是谢您对张记施以援手,二是谢姑爷在其中的帮忙。”小丫禀道,说完,抬着蚕箱子退了出去。
     
      “你去找他了?”林大娘笑着问还皱眉的大将军。
     
      刀藏锋点了点头。
     
      “他现在怎么样了?”他不是故友,更不是旧交,林大娘都有点记不清楚他的脸了。
     
      “他不错。”刀藏锋拿过她手里的方子,抬眼,“很贵重?”
     
      “比起张家,不贵也不重了。”林大娘想了想,问他,“留下吧?以后我自己给你做布制衣。”
     
      刀藏锋不禁撇了下嘴,但最终他还是点了下头。
     
      这夜到了床上,他抱着在他怀里大汗淋漓的小娘子,问她:“我不来娶你,你就嫁给别人了?”
     
      应该是。
     
      也可能不,也可能在东北隐姓埋名当地主婆去了……
     
      想起东北自己的地,林大娘笑了起来,在他耳边说起了悄悄话,把冷硬着脸的男人说得渐渐地笑了起来。
     
      直到她在他怀里睡去,刀藏锋这才长吁了口气。
     
      ——
     
      第二日安王府传来消息,说安王妃病了,林大娘也没去看她,她知道她三姐姐这次是累伤了,得休息好一阵才能弄过来。
     
      她在家也忙,她要过目最新进的下人,挑挑选选没几天,小胖球的百日就要到了。
     
      而冬天,也来了。
     
      刀二夫人来跟林大娘商量这刀府小嫡长子的百日怎么办,一进林大娘的屋,就看到地龙都烧起来了,家具也换了新的,换成了黑幽发亮的极品黑檀木,样样纤细雅致,地上也铺上了地毯,高处的橱柜上摆满了鲜花,她从没见过这等装扮的屋子,一下左右看个不停,她身后跟着的婆子丫鬟都有点不敢进来。
     
      “二婶,外面风大,你冷着了吧?快过来喝过茶。”林大娘这几天也是百忙当中抽空把自己冬天要做事的地方又重新装扮了下,想换个心情。
     
      这就是有钱的好处了,至少在物质上她还是可以随心所欲的,也能把自己的心情养好。
     
      刀迈峻在地毯上到处爬着走,这厢已经飞快跑到是刀二夫人脚下了。
     
      地毯都是全新的,刀二夫人看了看自己的脚,还是犹豫地看向了大侄媳妇。
     
      林大娘笑道:“是可以走的,二婶你赶紧过来就是。”
     
      手上还在泡着茶的林大娘没跟她客气,随意招呼着她过来坐,又叫迈峻,“小子,招呼一下你婶奶奶。”
     
      “哇哇!”刀迈峻立马哇哇了两声,叫得很是干脆利落。
     
      刀二夫人赶紧弯腰把他抱了起来,“我怎么觉得叫得不太对劲啊?”
     
      她很是迷惑。
     
      “我教他的打招呼的法子。”至于从哪得来的灵感,林大娘就不敢说了。
     
      乌骨冬眠,这几天一天到晚都在睡,她就开始带娃了,这一带也是发现不得了,她儿子太聪明了,学什么教两三遍就会,这不,她开始歪着教了。
     
      “你这里都大变了个样。”前几天来都不是如此,刀二夫人一坐下茶凳,发现凳子软软得,还有弹性,不由还多弹了两下。
     
      “这不,冬天来了,把家里换换,换个心情,你看都腾出不少地方来了,”林大娘指了指东面腾出来的一大堆地方道:“那边就是给他们爷俩玩耍的地方,冬天出去的少,他们爷俩也有地方呆。”
     
      “诶。”刀二夫人左看右看,完了也跟林大娘说:“我也想换一换,就是怕你二叔说。他老说家里有了别乱用,我换套新椅子他都有得说的,念得我烦死了。”
     
      林大娘笑而不语。
     
      这点她情况好,因为她是用的自己的银子换的,刀府没人敢说;二来大大将军也无话可说,她一直不遗余力跟他灌输像他这样的穷小子,是没有资格在这方面对她指指点点的印象,现在他基本是她干什么,他就跟在后面吃着用着,根本没意见。
     
      当然了,有意见也没用,有不服的地方,那也得给她忍着!
     
      她接过了二夫人手中的迈峻,干脆拉过一个软蒲盘腿坐在了地上,把儿子放在脚上拘着。
     
      迈峻回头,跟小狗一样朝母亲露出了笑得只见眼缝的胖脸蛋。
     
      乌骨把他喂太胖了,林大娘正打算让他多爬爬,消耗消耗,他义祖现在是太疼他了,疼到以至于都看不清真相了,认为他越胖越好。
     
      “他义祖呢?”二夫人又问。
     
      “累了,在睡。”
     
      “诶。”
     
      “迈峻也是沉……”这个实在是否认不了,二夫人刚才抱那么一会,这手都疼了。
     
      还不是酸,是被压着了的疼。
     
      “是。”这个是真是,且力道也大,但好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怕是被她打怕了,也不敢随意弄坏什么东西。
     
      见侄媳妇笑着点头承认,二夫人看着那在母亲腿上坐得稳稳的侄孙,“力气好像也是很大来着……”
     
      她倒不奇怪侄孙身上的这些显眼之处,因为刀家祖上也有这样的祖先,自生下就很不同,也力大无穷,曾一刀把一座山劈成了两半,还被民间著书了。现在他还被他们刀府供奉在刀家宗祠中,被他们尊为大力神,刀家子孙家家户户也是供了他的小神像的。
     
      她现在也希望侄孙能像大力神祖先,刀家要是再出这么一个人,就真的稳了。
     
      “是。”被小子撕了十多条裙子的林大娘闻言又是失笑,“一身蛮力。”
     
      所以现在得好好教着了,不能让他越发宠着他的义祖老带着,趁乌骨在睡着,她干脆带着大将军把人先教教,打好底子。
     
      “嗯。”二夫人有很多话想说,但侄孙还小,好话压着点也好,“对了,迈峻百日也没几天了,这百日怎么办?”
     
      本来就要提前一点准备的,但府里太忙了,她是从睁眼忙到闭眼,每一天都抽不出空来,这几天侄媳妇回来了接过了一半的事,她这才稍稍好了点。
     
      “百日还是要办的,自家的人,自家的将士,都是要吃一顿的……”就当是小儿请他们吃的头一顿饭了,林大娘示意小丫把她昨晚写好的清单拿给了二夫人,“二婶,这些米啊肉啊我都着人去备了,我们林府那边也能一时之间备齐了,这个算是他小舅舅给他的一份礼,之前他小舅舅走时就说了,没什么要客气的。”
     
      二夫人接过,点头。
     
      “主菜吧,还得您多找同几个大厨备十二个菜,我们这边再出两个厨子添四个菜,一共十六道菜,我们这边的四个菜我已经写好了,是江南的大肉大鸡大鸭三道主肉,还有一道八宝羹,那十二个菜,还得您费心帮着我定了。”
     
      “使得。”二夫人一看,食材方面林府已经出了一半了,另外的她吩咐下去,两天也就采买好了。
     
      但离时间也只有五日了,还是有点赶,下人大半都是新的,也不知道手脚能不能跟上。
     
      “我把林福跟着您,您看如何?”见二夫人一脸思索,林大娘又道。
     
      “再好不过。”
     
      “那就好。”
     
      这边她们商量着刀迈峻百日的事,那厢皇宫里,这时刚过未时,天就黑了,军机殿里已经点满了灯火,皇帝在看着他这几日带着枢密院的人绘制出来的边防图,刀藏锋就走到了大门边,打开大门看了几眼天色。
     
      他连着看了三次,等他再走回来,皇帝抬眼,询问了一句:“怎么了?”
     
      “天黑了。”刀藏锋说了一句。
     
      枢密院的主掌枢密使刑通在旁接话,“起风了,等会怕是有大雨。”
     
      “想回去了?”皇帝拿着边防那边的密奏对着地图,看着漫不经心道。
     
      “哪儿的事。”刑通笑了,大掌拍了下胸口,“我这不,撑得住。”
     
      “没问你。”皇帝斜眼瞥了他一眼。
     
      刑通顿时僵住了笑。
     
      “想啊,也得回得去。”刀大将军捡了把最远的椅子坐下,透过那半掩的门看着越来越黑的天色。
     
      这冬天的天气是真不好,还是适合在家里喝喝茶,吃吃点心,再和儿子在地上打两个滚的。
     
      他说得是毫不掩饰,根本没想听到这个回答的皇帝被堵得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张顺德在旁瞄着,猫着腰过去给他顺了下背,给他消气。
     
      “滚滚滚。”皇帝推开他,没好气地朝刀藏锋道:“你滚过来。”
     
      刀藏锋走了过来。
     
      “你看看……”皇帝把密折扔到他面前,“这上面的边防将军说你妹妹割了异族领头的头是怎么回事?”
     
      刀藏锋捡起密折看了一下,很快找到了最关键的那句,放在桌上指给皇帝看,“这里不是写,这异族头目杀了我族一个村庄的百姓,连老幼妇孺都没放过?”
     
      事实上,边防将军还写了连幼女老妇都奸杀之事,难道这头目不死,还留着他不成?
     
      “你知道这事?”
     
      刀藏锋摇头,“家妹三个月与我报一次,有时路途遥远,她行踪不定,半年也未必有一次。”
     
      “今年过年也不回来?”皇帝又拿过另一道密折看了起来,看罢,道:“要是回来了,就让她过来见见朕罢,如你所愿,朕会给她封将的。”
     
      这一道密折上总算写清楚了,皇帝看过他的边防密使所写的刀梓儿浴血奋战,替军以一己身杀敌数百后不知生死不知所踪的消息,他不禁摇了摇头。
     
      这刀家男儿女儿,也真是一个比一个不怕死。
     
      大哥如此,连妹妹都这样。
     
      “多谢皇上!”刀藏锋一听,大愣了一下,随即半腿都跪了下去,朝皇帝行了大礼。
     
      见他跪得这么痛快,皇帝朝他飞了个眼刀子。
     
      他这臣子,也就得赏的时候,稍微有个臣子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