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29章

第12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一夜过去,命妇们都有了些疲态,皇后那边也传了旨来,每人每日可回去休息五个时辰归整。
     
      这一旨下来,命妇们走了大半,林大娘首当其冲,被宜三娘拎到了宫轿中去西门坐轿回家。
     
      她们走得快,饶是如此,林大娘都看到了背后几个王妃面色铁青地看着她宜三姐姐。
     
      王妃们守灵的地方自成一块,还有宫人守着,林大娘靠近不得,一直在她那小块地方经营着她的那一亩三分地,认认各位夫人的脸。等到了轿中,她三姐姐靠着她的肩就闭起了眼,她这心里也有数了,昨晚估计他们大壬朝这几个王妃呆一块没少掐架。
     
      按她三姐姐现在的厉害法,以一敌几是不成问题的,但这战斗一夜还是很辛苦的。
     
      宫轿停时她都把人搂得紧紧的,生怕跌着她三姐姐了,哪想安王正在西门候人,一掀轿帘,看自家王妃被别的人搂得紧紧的,当场脸就拉下来了。
     
      这本来没什么事,当被安王那么一瞪,没想占三姐姐便宜的林大娘都觉得自个儿占安王家的美王妃便宜了……
     
      她无辜地眨了眨眼。
     
      “还不松手!”安王没好气地道了一句。
     
      “哦。”林大娘赶紧松手。
     
      此时,宜三娘也醒过来了。
     
      “王妃……”安王赶紧去扶她,低着头哈着腰,“您赶紧下来,我扶您。”
     
      可千万莫要让别的人占了便宜去了。
     
      宜三娘看了他一眼,等两人下了轿,她回过头朝林大娘道,“回吧,下午我在这里等你,一道进宫。”
     
      “是。”林大娘这时也突然看到她家大将军也牵马在等她,她立马扬头朝人笑了起来,却看到她家大将军抱着双臂,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她心想这不对啊,都来接她了,怎么还不高兴?
     
      等走近了,看他皱着眉,她灵光一现也是明白了——得,这个也醋上了。
     
      “咱们家的轿呢?将军,我好困。”
     
      见她说着也是一脸疲态,刀藏锋手一挥就叫自家的轿子抬了过来,饶是如此,还是皱眉跟她说了一句,“不要随随便便就与人亲近。”
     
      林大娘一听,忍着笑上了轿,这才翻了个白眼。
     
      她一回去就是沐浴睡觉,等睡饱醒来,这时辰也不早了,小丫抱了迈峻过来放她身边玩,给她梳头的时候道:“今天也不能带我们进去吗?”
     
      有她带着人在身边伺候着,大娘子也不会那般累。
     
      “哪能啊,就那几个王妃有这规格能带人。我们这些命妇一大堆,个个都带伺候的前吆后使唤的,你们之间要是出点乱子还掐起来了,皇宫不得乱套了,你们进不得。”林大娘吃着小丫姐姐给她的一叠甜枣,把枣儿吃得无声无息的,生怕咬得嘎嘣响,招了脚边那只正拿着她的睡袍一角,撕得正欢的胖球的馋。
     
      “这半个月,非得天天都去?”
     
      “是啊。”林大娘点头,还跟小丫说:“这娥太妃娘娘也真是有点本事,你看啊,无儿无女,死后还能受皇上重视,我昨晚听诸位夫人一说,皇上给她办的这丧事都已算是国丧的规格了。”
     
      “都死了,身后事再好又如何。”小丫拿了朵白玉花给她别在了发边,看了看镜子里的大娘子,觉得白花把人衬得太俏丽了又放下了。
     
      “说是这么说,”林大娘点头,“但还是聪明,生前在宫里过得不错,拿得起放得下,我看也是个巾幗之类的人物。”
     
      “您眼里,就没有您不喜欢的女子。”无论老的少的。
     
      “哈哈……”林大娘笑了起来,踢了踢脚边的胖球,吐出枣核又塞了颗进去,“哪有这么好。”
     
      “你不是把丽怡郡主救了?保命丸呢?我看了,不在了。”小丫冷着脸道。
     
      “呃……”林大娘这次不太敢说话了。
     
      保命丸是真只有一粒了,还是怀桂不放心她,从他的两粒里挪出一粒给她的。
     
      她不说话,小丫也没说,直到给她脸上涂白脂的时候也没说话,等嘴唇也涂好了,她就直起身,洗好水端起盆就要走。
     
      “小丫姐姐。”见她要走,林大娘赶紧抱起小胖球起身,追着小丫叫,“你看我身体多好,用不上那个东西,是不是,小胖球,跟你姨说说你娘身体多棒,连你都抱得起!哎哟,真是,胖成球我都能抱得动,我看我是太厉害了!”
     
      被嫌弃的小胖球一把抓向她的脸,林大娘赶紧躲开,“看我的无敌闪头功!”
     
      她这才喊完话逗完小胖球,小丫就端着水盆出门了。
     
      林大娘探头往门外看了一眼,见小丫快快消失在了水房那边,不由“嘁”了一声,责怪小胖球,“看你,把你丫丫姨都得罪了。”
     
      拿着衣裳让她换的寻春哭笑不得,过来抱过小主子道,“小丫姐姐是担心您,府里主人也是担心您,才挪了您一粒,您也知道那仙丸可遇不可求,再没有多的了。”
     
      “我用不上,放着也是浪费。”说是这样说,但林大娘也知道自己是轻率了。丽怡郡主是完全不可能跟她三姐姐比的,但她当时就是鬼迷心窍了,对那小女娃不知为何于心不忍得很。
     
      现在想来,也真是太大方了,也只能当这是丽怡得她的眼,她们有这缘份罢。
     
      “哇,哇。”刀迈峻这时在寻春怀里探出小胖头来,伸出手来让他娘抱。
     
      他现在认人了,跟林大娘亲得很,哪怕他娘只把他当球,时不时放在脚边让他自己滚着玩。
     
      “小讨债鬼诶……”她带儿子的时间也真是短,见他伸手,林大娘也赶紧把他抱了过来,等换衣裳的时候才放到旁边的小床里拘着他。
     
      等她匆匆吃过饭,又跟二夫人说了会话,交待了点事,走的时候才把迈峻交行乌骨手里,跟他道:“你今晚就莫去宫里了,老去那把皇宫当成自己家里逛,皇上会有意见的,哪怕现在没有意见,以后也会有。”
     
      圣人的肚量现在是宽,但哪日他要是想窄起来,也是分寸必纠的,隔着点反而更能长久些。
     
      “是了。”乌骨想想也是。
     
      “回头你也好好说说小郎君,他太横了!”林大娘昨晚也是见过他在皇帝面前那不卑不亢的样子,那样子是够鹤立鸡群了,但从另外一方面也是说明他太出格了,玉秀于林,风必催之,她还想跟他长长久久过一辈子,可不想他嚣张半世,痛快是痛快了,末了她还得去东北当寡妇。
     
      她已经好久没想当寡妇了。
     
      “他现在横点好,都觉得他横去了,别的地方就会少看着点,等各方的官兵都下去了,各路人马都各就各位了,他到时候再收回来就是,而且他不招恨,皇上也不太用他的人。”乌骨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便道:“师爷他们对此有商议,有法子应对,你不要担心,就当让皇上看个乐呵了。”
     
      这声东击西的法子只能用,只能就重舍轻,要不他手握大权还人见人喜,这么糟心的人用两天皇帝就想杀了。
     
      “你们的事……”林大娘也是摇头不已,“太乱了。”
     
      “哼。”乌骨抱着玩着他嘴的小胖球哼笑了一声,这算什么乱,人上人不都如此?等她再过几年,就会见怪不怪了。
     
      ——
     
      这一趟再进宫,就没人提起于妃的事了。倒是丽怡郡主有了消息,说是抬了回去,现在还昏迷不醒着,好在性命无忧。
     
      过了两日,杨相夫人也来了。
     
      林大娘当时正被两个拦着她说话的王妃掐得风生水起,其中的福王妃还说她相貌还不如她身边的丫鬟,林大娘被说得怒从心起,正要反击的时候,杨相夫人就出现了,上来就道:“哪有拿丫鬟的姿色拿来跟夫人比的,福王妃若是这么说来的话,那你王府的丫鬟岂不是个个都要比你出色?”
     
      林大娘一听,还觉得这个夫人怪会说话的,正要跟人家笑的时候,就听福王妃冷冷地道:“杨相夫人,这是您小儿子儿媳这都没事了,有空来说本王妃的闲话来了?”
     
      杨相夫人?
     
      林大娘看着面前这面容温婉的中年妇人也是傻了眼——这是那个传说当中给小儿媳妇送侍妾,还让侍妾假装有孕诓小郡主,还想休了小郡主的婆婆?
     
      “我儿没事,有劳福王妃挂心了。”杨相夫人轻福了一礼,又转头向了另一个王妃福了一记,“兴王妃。”
     
      “彪骑大将军、夫人……”
     
      “杨相夫人。”林大娘回了半礼。
     
      壬朝有左右两相,权重位轻,只有从二品的品级,这杨相夫人品级比她还低一点,回个半礼就够了。
     
      林大娘虽然诧异这杨相夫人与她的印象不符,但这时也忙着回两王妃的嘴,暂时也顾不上她,忙与福王妃道:“这么说来,王府的丫鬟个个国色天香了,难怪我听说福王最最不愿出王府,敢情家里就是温柔乡,这个,换谁都不愿意出来,这下我可懂了,多谢福王妃赐教,不甚感激。”
     
      福王妃一脸,顿时脸绿得都要出油了。
     
      福王是不愿意出来,因为每次进宫,皇帝跟他说不了两句话就打发他走。而王府中也确实侍妾成群,儿女无女,更荒唐的是她才不到三十岁,长子才十岁出头,已有庶子庶女的子女叫她祖母和外祖母了。
     
      “福王就是好福气!”林大娘说着一脸的艳羡,问杨相夫人,“杨相夫人,您说是不是?”
     
      “可不是。”杨相夫人点了点头。
     
      这下,福王妃气得眼都红了,一伸手就向林大娘推来,林大娘赶紧走,还拉了杨相夫人一把,高声喊,“福王妃打人喽!”
     
      说着她就跑。
     
      走了好几步,回过头看站在归宁宫殿门已经被人围观的福王妃,林大娘差点朝人呲牙。
     
      就这点本事,还跟她三姐姐作对呢。
     
      她都没那本事。
     
      这厢,杨相夫人五味杂陈地看着这眼前活灵活现的小妇人,见她回过头来看着她,眼睛炯炯有神地打量她,她勉强地牵了牵嘴角,“丽怡让我来谢谢你,大将军夫人,多谢你了。”
     
      说着她朝林大娘点了下头,“这次算杨家欠你一次。”
     
      说罢她就走了,留下林大娘像个傻子一样地站着。
     
      说好的婆媳已反目成仇了呢?怎么听着这话,这婆媳感情还不错啊,不像那小郡主之前嘴里所说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啊。
     
      她也是不懂了。
     
      回头她与她三姐姐一说,宜三娘这才给她解惑,“丽怡这一次,虽说是有她名声不好给杨家招祸之因,但也因着她的身份,杨家这才逃过一劫,杨家只要是心里有数,不是糊涂到底的,是万不可能抹杀了她在中间起的作用。”
     
      “那就是说,那小郡主能在杨府呆下去了?”
     
      见她担心的是那小郡主能不能在杨府呆下去,宜三娘不禁微微一笑,“她若是想,总是能的。”
     
      林大娘被她三姐这一笑,笑得还挺不好意思,不禁解释道:“我是怕杨家不要她,她又来我这边捣乱,怪烦人的。”
     
      “嗯。”宜三娘点头,看着她这个总是对人有着几分善意的小妹妹,没说她。
     
      其实这也好,小娘子其实也没看明白,因着她对人的这几分善意友好,已经无形当中把她自己的路都走宽了。
     
      这世上的人,不是谁都恩将仇报的,哪怕在这反目是常事的皇宫朝廷,也是有它的规矩规则的。
     
      好人是容易不长命,但是坏人的,也活不了长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