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28章

第12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起驾!”皇后突地喝了一句。
     
      紧接着,她身边的太监吆喝了起来,“摆驾回宫……”
     
      这一回宫,人还没站定,就见有带刀侍卫拖了两个人进来。
     
      “皇后娘娘饶命,饶命啊,是于妃娘娘指使我们做的,我们只是跑个腿传个信啊,冤枉啊冤枉!皇后娘娘!”
     
      此说话的太监说完,就被侍卫拦住了嘴。
     
      “于妃,那太医院安排人的院使已在皇上那了,说是你指使的,你是不是也要喊个冤?”皇后开了口,她连坐都没坐,走向了于妃。
     
      于妃不禁往后退了两步。
     
      “是不是也要说,是这两个奴婢冤枉了你?”于妃后面是一堆命妇,她退无可退,皇后在她的面前站定了,“不过,不管是不是冤枉,本宫也不可能对你如对丽怡郡主一样,先打个半死,再审!于妃只管放心。”
     
      皇后说着,嘴角尖刻地翘了起来,此时她眼神当中的冷酷尽露无遗。
     
      于妃直咽了几口口水,才道:“这事怎么成我安排的了,我是有冤,我要见皇上!”
     
      皇后嘴角又翘了翘,“本宫劝你慎见,韦家被抄这才几天的事。”
     
      于妃这下腿一软,眼睛也红了,朝皇后就道:“你这是威胁我!”
     
      “威胁你?”皇后指了指门,“诸位夫人,给于妃娘娘让个路……”
     
      此时命妇们听着这话,跟听到圣旨般,一会就分作了两边,把路让出来了。
     
      “于妃,上路吧!”
     
      于妃咬着牙,突然倒地,趴在了皇后的面前,“娘娘,臣妾有话要说。”
     
      皇后低眼,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还请借一步说话。”于妃说着,往后看了眼宋老夫人,还有敏郡王妃。
     
      但她的威胁不管用,这两个人此时眼观鼻,鼻观嘴,像是没听到似的,于妃心中的绝望顿时劈头盖脸地朝她袭来,把她打得眩晕不已。
     
      她中招了。
     
      ——
     
      皇后带走于妃后,宫人请她们去太妃停灵的归宁宫,归宁宫偏最西,离中宫甚远,皇后让人给几个王妃抬了轿子来,命妇们就没那么好命了,得用腿走。
     
      宜三娘把林大娘带进了她的那顶宫轿。
     
      林大娘也没多想,就进了宜三娘的轿子,反正她也是众人眼中钉了,那她就发挥一下钉子的作用,多让人看不顺眼一次,反正看不惯她的人的不痛快,就是她的痛快。
     
      再则,现在命妇们也是三三两两走在一块,估计是哪几家交好就哪几家走一块交流起来了。
     
      这么大的事,林大娘不信她们弄不出点东西来,宋老夫人,敏郡王妃一看就是有鬼。
     
      一进轿,林大娘就长吁了几口气,宜三娘见她一脸终于得救了,不由拍了下她的手。
     
      “太吓人了。”林大娘轻声道了一句,“三姐姐,于妃会怎么样?这一次是?”
     
      到底是什么事情,她还没弄清楚。
     
      她对朝中事的了解,都来源大将军告诉她的。也就是说,他多讲两句,她就多知道两句,他要是回来只会记得吃喝和床上那点子事,那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也不常出去走动,连想问都无从问起。
     
      这下,后果就出来了。
     
      她是知道眼前出了什么事,但判断不出前因后果,信息不对称,太要人命了。
     
      她毕竟是当家作主的当家夫人,这里的每一个夫人能站在这里,都是因为她们于家里不可或缺,甚至是能决定家族前途的关键人物,而她作为刀府主母,闻到了其中的阴谋血腥味,但猜不出其来龙去脉,明显有点不称职了。
     
      这也是大将军的不称职,他显然挺自大地觉得他一个人能搞定这所有事情,他还让乌骨进宫来陪她,也不知道脑袋被什么敲了,一拍板作了这种决定来。
     
      这可是皇帝的后宫,又不是他们家的后院。
     
      “怕是宋家和郡王家联手,把于家拖下水了……”宜三娘给鼻尖又在冒汗的小娘子擦汗,“于妃太年轻了。”
     
      “是年轻,但她急什么啊?出头也轮不到她出啊。”林大娘纳闷。
     
      “有原因,现在四个贵妃的位置都空着,年底就要赏封了,她太年轻,进宫不久,膝下无子无女,于宫里众多妃嫔而言,也就家世好点,不博一博,四妃之位也没她的份。”宜三娘轻言跟她说着局势,“要是宋家跟敏郡王家都站她这一边,还是很有希望的,再则,太师也老了,她父兄都是些不争气的,她要是不趁着太师在位时博一博,等人走茶凉,那黄花菜也凉了。”
     
      也是时也势也。
     
      不过看样子,宋家跟敏郡王家看来是有把握把自己摘出去的。
     
      “那害那小女娃是作甚?对付杨家?”
     
      “宋相与杨相历来不合,前面因盐改之事,皇上用了杨相没用宋相,这两人已经是水火不容了。”宜三娘说到这,不禁摇了摇头,“大将军就什么都不跟你说?”
     
      林大娘差点没翻白眼,“一回来就吃,吃饱了就睡……”
     
      睡的还是她。
     
      “根本没共同语言!”光这样,她都觉得这小日子还不错,她都没发觉到这里面的不对劲,太可怕了。
     
      “你最近也是事多……”见小娘子愤慨不已,宜三娘安慰了她一句。
     
      “唉。”这倒是,太忙,也太累了。想起来,怀孕的那段日子觉得不好过,其实是她嫁进京以来过得最好最太平的一段时日,除了担心他在前线打仗之外,也没什么太大的需要担心的。
     
      “三姐姐,你多给我说一点。”林大娘挨着她,跟她窃窃私语,“回头我一定要抽空出来走动了,之前就想着要走动,哪想一直拖到现在,结果两眼往前一看,一抹黑!跟瞎子似的。”
     
      “这次,应是对付杨相,八九不离十了……”宜三娘嗯了一声,也小声跟她说道了起来,“丽怡郡主那性子,日后要是不收敛,怕是要给婆家招祸了,那杨文德本来这次就要跟着盐使当个小师爷去江南长见识的,结果这一倒,也是把杨家的安排给打乱了罢。”
     
      “三姐姐,”林大娘回过味来,眼睛都睁大了,“这行刺丽怡郡主是假的,行刺郡夫才是真的吧?”
     
      “若不,还有刺客真去行刺一个张牙舞爪的,嗯,像你所说的小女娃不成?”宜三娘神情温和地看着她,“她性情乖张,得罪的也是内院中人,内闱之事内闱决,还不到要用上刺客那个份。”
     
      “杨家这次亏大了!”林大娘一听,哎哟,这杨家这次可是折了啊!儿子被刺,差点翘掉,现在媳妇被这一通打,也是半条命都没了,还好这小郡主咬死了没错,要不杨家还有的是要被人算计后手的。
     
      “是啊,亏大了。”宜三娘趁机也道:“你也要多上心点,不要老什么事都不闻不听的,哪天要是被人算计到头上来还不知情,到时候就晚了。”
     
      林大娘闻言苦笑。
     
      都不用哪天了,已经被人算计到头上来了。
     
      “嗯?”见她神情,宜三娘不禁皱了下眉。
     
      林大娘赶紧凑过头去,在她耳边把她最近的事快快地都说了,说罢,她头就倒在了宜三娘的肩上,叹气道:“也不知道是谁。”
     
      她这也是琢磨出来了,她那大将军有点对她保护过度了,只希望她管着府里就好,朝廷的事不太希望她插手。
     
      不过说起来,这朝廷也太血雨腥风了,有个爱杀人头的皇帝就不说了,这臣子也个个不是善茬,心狠手辣起来都是超一流高手。
     
      她光听听都觉得这些人可怕,这可不是她以前在怅州的小打小闹,怅州除了罗家不把人命当命外,他们这几家可是奉公守法得很,勾心斗角也顶多就是让自己多挣点别人少挣点的事,而燕地不愧为京都皇帝住的地方,这里谁的人命,无论贵贱都活得有点悬。
     
      “你问过你们家大将军了没?”宜三娘这厢也是不禁皱起了眉,眉心都拢了起来。
     
      “问过了,他也不敢确定,你也知道的,我们家现在也是风光得很,谁知道有谁在盯着他。我们刀家是起来了,武将倒是奇怪地与他交好,这点是最好的,不过,你也知道他天天呆在军机殿给皇上处理那什么事,让他插手的事情不知繁几,不知道多少人都眼红。大艾文官的任命皇上也让吏部过问他,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林大娘说完,觉得她家大将军现在这个横着在朝廷走的,没被捅成筛子都是幸运了。
     
      她倒是私底下给他打点了些,但看今天的一品大员夫人对她的脸色就可以看出来了,大半没接她的好,反倒是二品那拔,对她善放了些好感,像她给小郡主喂药时最后才走的那个二品夫人,她跟上去的时候这夫人还退了一步,不着痕迹让她走在了前面,让她显得没那么慌乱与打眼。
     
      “能有此手段的,也不是一般人物。”宜三娘听完,摇了摇头,“我会帮你看着点。”
     
      林大娘其实本来也没打算说给她听的,哪想就势就说出来了,想来也只能麻烦她三姐姐了。毕竟按她三姐姐对她的好,帮她也会心甘情意,就如她对她三姐姐的心意是一样一样的,遂她腆着脸上前撒娇:“三姐姐,你对我真好。”
     
      宜三娘见此,又是失笑摇头。
     
      这小娘子,都生孩子的人了,还跟过去一样喜欢与她腻歪。
     
      ——
     
      这一夜,命妇们都守在归宁宫给太妃娘娘守灵,谁也不能走。
     
      这毕竟是第一夜。
     
      乌骨半夜还出现过一次,他穿着太监的衣裳,戴着顶把他眼睛都遮住了的帽子,没一处像是太监的地方,也不怕被人抓住了剥皮,林大娘见到他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还不能说他,因为身边都是人。
     
      “给你。”乌骨给她塞吃的,本来要给她拿肉,但想想算了,给她拿了果子和点心装了一篮子,“吃罢。”
     
      说完他就溜走了。
     
      林大娘拿着那篮子哭笑不得,末了,分给了她身边跟她一块儿守灵的夫人们。
     
      她们已经跪过一轮了,现在跪在后面靠角落一点休息。
     
      她呆在了一群二品夫人扎堆,不太排斥她的圈子里,那些夫人们本来还犹豫,见她已经吃了起来,心道这可能是她那大将军托人送进来的,便也拿起吃了起来。
     
      其实宫里有给她们用晚膳,但送过来都是凉饭凉菜了。这天都冷了,林大娘这身边有几个夫人肠胃娇贵的,这要是吃进去,就得跑恭房了,也就不敢用,现在见到点心还热,也想填填肚子,毕竟这还有一夜要守。
     
      几个夫人围作一堆把点心和果子吃完了,林大娘吃着还跟她们交流心得,“这个软心糕做的不错,不过上面要是再撒层桂花就更香了。”
     
      “是么?”有个爱吃的夫人小声地问,“干桂花啊?”
     
      “是,其实干桂花湿桂花都行,就是湿的有些新鲜的有点苦味,还是刨制过的干桂花香。”
     
      “你有方子?”
     
      “有,易夫人是吧?易大人是翰林院掌院学士吧?”
     
      易夫人矜持一笑。
     
      “回头我就差人给你送去!我听说易大人学富五车,才绝天下啊!”
     
      易夫人又矜持一笑,略颔了下首。
     
      此话不假,她家大人是先皇在世时钦点的状元郎。
     
      “还有要的没有?”林大娘又问,见一个夫人看了篮子里的桔子一眼,赶紧给这夫人塞了过去,“刑夫人是吧?您长得真年轻,我听说您都有好几个孙儿了,真是看不出,是吧是吧?”
     
      她还问身边的人。
     
      这刑夫人是面相显年轻,加上刑大人是枢密院的枢密使,皇上身边重臣当中的重臣,没比大将军逊色几分,讨好她的人也多,开口的又是大将军夫人,便纷纷点头。
     
      刑夫人接过桔子,朝林大娘微微一笑。
     
      她家大人让她过来跟大将军夫人多接洽接洽,看起来,这大将军夫人倒是个有手腕的,这才小几个时辰,她就跟一群人熟敛起来了,连她这个年纪比她大出一截,都免不了对她有几分好感。
     
      想来,如她家大人所言,刀家前途不可限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