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27章

第12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于妃,丽怡郡主说她没错,你说呢?”皇后转向了于妃,那张还看得出俏丽的脸面无表情。
     
      于妃侧头看了一下趴在地上的人,垂眼不语了。
     
      “罚也罚了……”皇后似是累极,疲于说话地道,“太妃也走了,她老人家是也早就不行了,这事啊,就是这么不凑巧,到此就算了,还有谁有要说的没有?没有就前来见礼罢。”
     
      “皇后娘娘……”皇后的话刚落音,有人就开了口。
     
      只见左相宋犹的老母亲宋老夫人往前走了一步,朝皇后施了个礼,道:“老妇有话想说几句,且不知当讲不当讲。”
     
      林大娘在后面听到这句话,情不自禁地皱了下眉。
     
      什么当讲不当讲?这话一听口气就是不应该当讲。
     
      果然,这时听皇后说了句“且说就是”,这宋老夫人就道:“老妇也是半只脚落入了棺材之人,娘娘,皇上是个至仁至孝之人,有他的表率,我儿在家中对我孝顺至极,前日我家中孙儿发烧,可怜老妇我也是着了寒,体有不适,我儿一得知,就让大夫先顾着我,把我看了才让大夫去我那孙儿处,在他眼里,我才是那个……”
     
      这老夫人,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昏话,她的病是病不假,但小孙子的病就不是病了?
     
      林大娘正忍不住要开口,突然,站在最前面的宜三娘恰在这个时候开了口,“宋老夫人,你这也是糊涂了,这话都拿出来了说。”
     
      “哦?”宋老夫人朝安王妃看去。
     
      “本王妃为了家中那几个孩子,性命都可以不要,为此性命好几次都悬于阎王面前。而宋相为了您,连家中幼孙都不顾,您都说了您半只脚都进棺材了,幼儿尚小,那是您宋家的根,宋家的以后,国家的以后,您也是糊涂,您不拦着,反而拿出说道,难道还让皇后娘娘称道您的为老不尊不慈不成?”宜三娘掀了掀眼皮,看向宋老夫人,眼睛冰冷,“您这话一出来,皇后娘娘要是不治您的罪,我看我都要不依了。”
     
      谁都不知道安王妃这么说,这大殿一时静极了。
     
      皇后嘴角也往上翘了一翘,但很快飞纵即逝。
     
      这厢,谁也没开口。
     
      林大娘在心里给她的女神竖了一下大拇指,又竖了一下大拇指,在心里狂喊女神姐姐好棒!不愧是她林大娘子的女神,人生榜样!
     
      正当她准备着谁要是咬她女神姐姐,她也要义不容知辞地上前帮着反咬对手一口的时候,这时,宫外传来了太监的声音,“圣上有旨,传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嫔妃娘娘和各大夫人前往仁善殿听旨!钦此!”
     
      “是!”众人齐喝。
     
      林大娘一听,赶紧往旁边挤了挤。
     
      皇上传召,皇后和众妃嫔和安王妃先走在了前面,众一品夫人也紧随其后,林大娘凑在边人低眉弯腰的,大家忙着出去,也没怎么看她。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林大娘也顾不上殿里还有宫人在看着,她急着跟上大队伍,这见皇上的事也不能迟到,她赶紧跑到了郡主的面前跪下,把她的头搬到自己的腿上,把早备在手里的保命丸往她嘴里塞,边塞边痛斥:“你这倒霉孩子,怎么什么倒霉事你都碰得上?赶紧咽下了。”
     
      她把保命丸塞了进去,又把一瓶参丸往她的脖子处的衣裳里塞,“是参丸,延气的,你等会顺过气来了,就吞两粒。”
     
      说着时间也是来不及了,最后一个夫人已经出了殿,还疑惑地回头看她,林大娘赶紧松开丽怡的头就要起身。
     
      “姐姐……”她要走时,丽怡突然睁开了眼,小声地叫了她一声。
     
      林大娘凭白无故地被她叫了声姐姐,但被这受伤的小刺猬虚弱地突然叫了这么一句,她心里莫名一酸,忍不住多说了一句:“好了,你要想明白了,什么都重不过你的命,有命在才一切都在,知道了吗?”
     
      她实在没空多说了,小心匆忙地放下丽怡的头,赶紧往殿外跑。
     
      她跑得太快了,也就没听见丽怡脸朝着地下,血手掩着嘴,那伤心至极的呜呜哭声。
     
      ——
     
      林大娘跑得快,很快就把自己参进了步行的大队当中,有人看她,她也跟不知道似的,低着头走路。
     
      等到了大殿当中,她透过重重人群,第一眼就看到了她家大将军站在大殿的最前面,心里不禁大松了口气。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这个被她觉得是用钱买来,用糖和肉才把他的心收服了的大将军已经成了她的依靠,她安全感的来源了,有他在,好像再难的事也不那么难了。
     
      她看到人,就极妥善地把自己移去了她三姐姐身后距离最短的斜对角,这刚站定好,一抬头,就见前面有不少人都朝她看来。
     
      她有些茫然,但很快发现她家大将军大步过来了,他越过重重男男女女,走到了她身边,低头略弯了下腰,与她道:“小娘子,皇上要见你,你过去给他请个安。”
     
      “啊?”林大娘都吓呆了。
     
      “来。”刀藏锋双手扶了她的手臂。
     
      林大娘一下就回过神来了,见他这等场合都如此珍贵她,那真心肯定就是真心了,她想也不想地想笑,但一想及这可是宫里的大殿,而且这是奔太妃娘娘的丧来的,做人不能这么嚣张,很快就把快至脸上的笑强忍了下去……
     
      好在,她低头低得很快,也就没人发现她脸上的这种种变化。
     
      刀藏锋扶了她过去,这小心视若珍宝的态度也让诸朝廷大员夫人看了皱眉侧目,有人甚至不屑地别过了脸去,觉得这对夫妻实在有碍观瞻。
     
      “皇上,这是拙内林氏。”刀藏锋扶了他的小娘子,他的夫人到了皇上面前,放下手,作揖道。
     
      “臣妇参见皇上。”林大娘一福到底,近乎于蹲,行了大礼。
     
      “平身。”
     
      “谢皇上。”
     
      等这林氏一站起来,皇帝看着眼前这个脸色惨白的小妇人,只见她形色憔悴,但还是依稀看得见几分清丽出来的,此时她低眉顺眼的,可见性情也柔性,不过与她那机灵聪敏的弟弟有点不一样。
     
      要说她还当过几年家,皇帝也觉得未必,可能是林宝善身后有防手,安排了人手替她造就了这个美名罢了。
     
      要不然,林府就她年长点,不把她立出来出面,林府也撑不起来。
     
      不过,她倒是训夫有术,大将军对她可是一枉情深得很呐。
     
      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何况这林氏僧面佛面都有,皇帝见她并不如他之前以为的气势咄人是个厉害妇人,见小妇人还有点怕他似的,对她也和颜悦和地道了一句,“你是大将军的贤妻,也是于国有功的人,等会也要帮帮朕的皇后,把太妃的丧事办好了。”
     
      “是。”
     
      见这林氏说完,半退在了其夫后面,皇帝朝大将军看去,朝他点头,“朕也见过了,是个贤妻良母,退下罢。”
     
      “是。”
     
      刀藏锋带了她退到了众大学士、三公、和左右相的后面,并没有让她回到众妇之间,而是带着她站到了偏殿一角。
     
      “将军。”等身边没有挤着人的时候,林大娘忍不住叫了他一声。
     
      刀藏锋也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他就没见过她这么素眉低眼的时候。
     
      多看了两眼,看明白了她那张脸是他许多个夜里亲吻过许多遍的脸,眉眼之间皆是他熟悉的痕迹,他也是不禁摇了下头。
     
      他都不知道她还能变成这个样子。
     
      他这也是不知道林大娘参加过众多丧礼,经验丰富得很,这才有了一张特定的参加丧礼的脸,这厢还与她轻声道:“若是累了,晚上我就接你回府回去睡。”
     
      他会找个借口把她带回去的。
     
      “不是,我没事。”林大娘拉住了他袖子的一角,没敢抬脸,也不敢多说,但还是不急不缓地多扯了他下的袖子,示意她没事。
     
      刀藏锋这厢与她离得很近,近得能看清楚她脸上那细不可察的绒毛,也就看穿了她脸上其实是敷了一层死脂,把好好的脸色都遮住了,嘴唇也如是,这一遮,也是把她的面容遮走了大半的光彩了……
     
      这一看明白,他心里不知为何一阵松快,见她示意没事,也朝她点了下头,在她耳边轻言道:“好,我知道了,有事你只管叫我,我已让乌骨进宫了,过不了半个时辰,他就跟在你的身边了。”
     
      “啊?”林大娘愣了,乌骨在宫里跟着她?
     
      “你等会就知道了,没事,这事皇上知情,我已跟他报备过。”刀藏锋说罢,也不再说话,因为皇帝已经在前面要颁旨,说太妃的事了。
     
      娥太妃膝下无子,她的儿女早年间都死了,但皇帝还是有几分敬她的,因为她最后带着她的那拔人投入了他的下面,有不少人成为了他的忠臣能臣,有些还为他付出了血的性命还在所不惜,就凭这个,皇帝都要厚葬她。因此,娥太妃的葬礼规格甚大,光摆灵超度魂灵的时日就要超过半月,还要请燕塔寺的主持高僧进宫为其吟经超度。
     
      这圣旨甚长,方方面面都说了,接旨的众臣和臣妇听了有一柱香有余,这圣旨才念罢,其后,皇帝带着大臣们走了,皇后带着命妇紧随其后,往她的中宫走。
     
      这厢,林大娘被安王妃的身边人带到了她身边。
     
      “三姐姐。”林大娘一近王妃身边就轻声叫了一声。
     
      “跟着我。”中宫刚才跟皇帝说了几句话,也不知道皇帝说了什么,皇后点了点头,神色宽了不少,按她跟皇后几年的来往,宜三娘知道皇后这是要发飙了,这才吩咐身边人把林大娘拉到了身边,跟着她进退。
     
      “是。”
     
      林大娘从没听过她三姐姐跟她说话这么沉肃,一听,当下就退到了她的身后,紧紧看着她三姐姐的纤腰不放。
     
      “大家随我回本宫的中宫罢。”皇上跟大臣们走了,皇后回过身,朝着妃嫔和众命妇冷冷地牵起了唇角,最终,她的眼睛落在了于妃的脸上。
     
      “是。”
     
      “于妃……”皇后这时突然叫了于妃一声,“请。”
     
      请先走一步,本宫送你这一程。
     
      于妃看着皇后那冷冷淡淡的脸,这脚步突然钝得一步都移不开了,她惊慌地往后看去,却不知她的太监和宫女跑到哪去了,一个都找不见了。
     
      她这才知道,她刚才在一堆大臣当中找不到她的祖父于太师,可能不是一件她祖父不想前来的事,而是皇上根本就没打算让他来,或者,他再也不能来,再也不可能出现在朝廷当中了。
     
      于妃当下想也没想,转过头就看去了敏郡王妃,哪想这时敏郡王妃却偏头看着别处,似是根本没察觉到她这边的动静似的。
     
      而这一看一偏头之间,这仁善宫顿时一时又静得掉针可闻了。
     
      众人静悄悄地,连鼻息都放浅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