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25章

第12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种生死关头的事,她也不好作多想,找了闵遥就让他去,还跟他道:“闵哥,不管人怎么样,见势不妙,有人为难你你就赶紧回来。”
     
      回来了,她总有法子护着他。
     
      闵遥跟着半仙长大学徒十几载,性子不太像半仙,他人沉稳得多了,闻言也是朝大娘子拱拱手,“您放心,学生知道。”
     
      他这一去,林大娘也是坐不下了,抱着她的球跟乌骨说:“乌骨叔,我怎么老觉得麻烦这才开始?”
     
      乌骨捏了把她怀里胖球的小脸蛋,逗了他两下,才回:“小胖子才多大?不为你跟你那小郎君,就是为他,你也得把这家当稳了。”
     
      “唉,赔钱货。”林大娘看了看小胖球,叹气道:“一个两个都是赔钱货,我就是劳碌命啊。”
     
      她也真是劳碌命,刚逗一会孩子,二夫人那边又有人请她过去了。
     
      被清出去的奴婢有二夫人面前跟了她很久的人,一说要送她走,这厢仗着往昔情份在她面前以死相逼,,林大娘一过去,招来将士就把人拖了出去,跟二夫人道:“二婶,以后遇到这种的,她不把自个儿的命当命,拖出去就是了。”
     
      实则二夫人也不可能受奴婢的威胁,就是碍于名声跟情面罢了。
     
      但就林大娘来看,都这时候了,该狠就得狠。
     
      二夫人这几天就像老了好几岁似的,闻言摇摇头道:“侄媳妇,肖婆婆是我身边的老人,以前我难的时候,她曾为我跑断过腿。那时候,你婆婆拿钱收买过她,她也没出卖我,怎么日子好了,就把腰折了呢?”
     
      这个肖婆婆被查出来是内奸,是因为她把林大娘给二夫人挣钱的糖果方子给透出去了。这本来之前京城里就有了一样的东西,二夫人还当是别人家琢磨出来了。
     
      结果昨天侄媳妇的人带着人审人,把做贼心虚她也给审出来了,说是为了给儿子还赌债,把方子卖了五百两……
     
      见二夫人这么伤心,林大娘也不好说出什么。
     
      只好安慰道:“光景不一样了。”
     
      刀二夫人苦笑,“变了,一切都变了。”
     
      见她还是有些颓丧,情绪还比昨天更低落,林大娘看着在旁道:“是变了,以前藏沂他们要什么没什么,现在他们要什么,哪怕够不着高不可攀的,努努力也能得到了。”
     
      得到了那么多,还抱怨?
     
      以前在刀府的日子,每一天都像在博命,现在不过是这点小事,就说一切都变了。这是日子太好过了,才有这份心情罢?
     
      她这知说得有点冷,一改她往日总让人心里熨帖舒适的风格,刀二夫人听了就愣了。
     
      “二婶,振作起来,”林大娘撑着桌子靠近她,“你别忘了,你还有两个儿子刚成亲,你还有晨儿妹妹未出嫁,儿郎们还年轻,晨儿更是乖巧内向,他们还得有你把持着才能走上正道。现在还不到咱们说什么变了,一切都变了的话,那是一脚已踩进棺材、自觉自己已无用的老人才说的话。”
     
      她说罢,握了握苦笑不已的二夫人的手,站了起来。
     
      她已经为二夫人打了好几天气了,希望二夫人这种状态赶紧恢复过来。
     
      她们不是小孩,有人为她们遮风挡雨,要知道,她们才是为人遮风挡雨的那拨人。
     
      ——
     
      闵遥到第二天清晨才报来消息,这时林大娘正靠着她大将军的肩在假寐。
     
      大将军看看书,看看她,拿美人就书,难得没去宫里,也没起来练剑。
     
      他昨日在他的营里带兵练了一日,这才得了半日的休息,等一会中午还要去宫里,这才陪她躺了一会,人还没看够,书更没看几行,小丫就匆匆过来跟他的小娘子说事了。
     
      刀藏锋看了他小娘子的这个大丫鬟一眼。
     
      以前他还当时时刻刻跟着她的大素小雅才是对她最忠心耿耿的人,时日一久,他是看明白了,比起她那几个大丫鬟,这个才是那个最愚忠的。
     
      姑爷看过来的眼有点冷,但小丫看久了,也能当没看到一般,靠近床边半蹲了下来,轻声叫了大娘子一声,“娘子。”
     
      林大娘睁开眼,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问,“几时了?”
     
      “快辰时了。”
     
      “还早,姑爷今日中午才上朝,你吩咐完厨房,也回小屋去打个盹,别时刻盯着。”
     
      “是,娘子,是闵大夫来消息了,说是郡夫杨公子顺过气来了,人救活了……”
     
      “救活了?”林大娘这下彻底清醒了过来,头也抬起了点。
     
      刀藏锋伸手把她的头压了下去,开了口,“闵大夫还有这本事?”
     
      能让人起死还生?
     
      “不是,”小丫忙道,“闵大夫说,他只是施了几针,人还是在太医手里醒过来的,他让大娘子放心,这不是咱们的功劳。”
     
      她家大娘子听着都笑了起来,“这都什么话。”
     
      但说着她也觉得这话太好笑了,不禁笑了起来。
     
      他们林家的人,十个有七个都是人精,半仙那老骗他们钱的贼老头就不说了,谁能知道他这一脸正直仁心的徒弟也是个人精当中的人精。
     
      不管是不是他救活的,这没功劳就是好事,要不她这以后的日子可别想消停了,闵遥过来是为她做事的,可不是来出风头的,过个十来二十年,他也是要回怅州同他师傅一同养老修行去的。
     
      “没功劳没事,让他回来罢,就说我不怪他,让他替我对郡主郡夫尽了那份心就好。”
     
      “是。”小丫也压着笑退了下去。
     
      刀藏锋冷眼看着她们主仆对完话,等丫鬟一退,他看着笑靥如花的小娘子,不禁皱起了眉。
     
      “怎么又皱眉了?”林大娘给他顺眉心,“成天跟老头儿似的。”
     
      见她笑意吟吟的,刀藏锋忍不住低头亲了她的小嘴儿一口,但亲了一口又撒不开嘴了,这一亲到底,把人压到了身下,也是忘了他想问她的话了。
     
      他就不知道,她们主仆之间,为何一个两个都能好成这样?
     
      这闵遥才刚来,怎么跟她好像也有特别的默契似的。
     
      ——
     
      闵遥一回来就领了赏,大娘子说多谢他替她尽了对郡主的心,就赏了他点东西,提回去给他娘子一看,他娘子见里头有给她的两套新衣裳新首饰,还有给他们孩子们的礼物,样样都精心,一看是自行查看过了知道他们用得上才给他们的,她也是摇了头,埋怨夫郎:“你也是怪好意思的,大娘子给什么,每次都提回来。”
     
      “赏的。”不要白不要,而且还值钱得很呢。
     
      闵娘子知道他们师徒就是长得不一样,内里其实一个样,埋怨了两句也知道说不听,就跟闵遥说:“那你做事要尽心,咱们既然领了这个差事来了京城,就要做的好好的,要不都没脸回老家见人。”
     
      “是了。”闵遥跟她说:“大娘子说了,这两天忙,没空见你,等过两天闲了,就让你过去跟她说说话,商量下咱们孩子入学堂的事。还说了,让你把书包这些给孩儿们都备上吧,她今天就会叫小丫妹妹那先生把他们的课本都送过来……”
     
      “这么快?”
     
      “算不上快,这是她这几天事多,你也知道刀府这两天那个乱,她忙着收拾人呢,暂时没空管咱们。”娘子给他打了盆热水过来烫脚,站了一夜的闵遥把脚伸进去,舒服地长吁了口气,接道:“这院子大,挨着小丫妹子一家,你回头得空了,就去他们家走走,她忙,她的孩子你也帮着带着点,他们家那个先生我看也不像带孩子的。”
     
      “人家带得好好的……”闵娘子瞪了他一眼,“你不会带,就不要说人家林先生的坏话。”
     
      “你们这些娘子,一说起人家林先生,怎么就变了个样了?”
     
      “你有本事,你跟他一样,帮我带两天孩儿?”
     
      闵遥马上闭嘴了。
     
      闵娘子又说:“那天我随小主子去见大娘子,大娘子比以前更好瞧了,诶,我看那个大将军站在她身边,看着她老痴痴的,想来是个很听大娘子话的吧?”
     
      “也不尽然,我看他是个主意大的……”闵遥单独见过刀藏锋,对这个姑爷,他感觉压力还是挺大的,有点怕。
     
      “是罢?不过看神情,是个硬脾气。”气势太盛了,她都有点不太敢看人。
     
      “这个你别操心,大娘子心里有数。”
     
      “当然了。”闵娘子的父亲是外地来怅州的外地人,受了林老爷的扶持才在怅州立下足,大娘子跟她年纪差不多,但她从小受了大娘子的关照,对大娘子是点有崇敬的,也就不觉得有什么是她解决不了的。
     
      这厢两夫妻说着闲话,那边林大娘刚把她家的大将军肚子弄饱,送了他出院门去宫里,没一会就收到了宜三娘给她报的信。
     
      宜三娘的信前脚一到,后脚宫里就来懿旨了。
     
      宫中唯一活着的太妃娘娘死了,京城当中的所有二品以上的命妇,需进宫叩拜送其归天,并帮着皇后娘娘治丧。
     
      这就京中命妇来说,是个大事。
     
      懿旨一到,林大娘就赶紧换了丧服,把身上的珠宝都摘了,素面朝天上了轿,让轿子朝西门那边跑去。
     
      她三姐姐就在西门那边等她。
     
      这厢宜三娘在马车上闭着眼,听着车轱辘转动的声音,过了一会,她就听到了另一辆马车的车轱辘声。
     
      能在皇城近紫禁城这段路能用马车的,也就京城里那还留着命的几家王府了。
     
      “娘娘们……”宜三娘说着睁开了眼,“都来了?”
     
      安王听着她这口气莫名背寒,拉着王妃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道:“王妃你别这样说话,本王害怕。”
     
      作者有话要说:  安王别怕,你比你王妃吓人多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