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24章

第12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日,林大娘大闭府门,点册清丁。
     
      桂姨娘偷偷去看了,回来跟夫人偷笑着道:“大娘子好威风,跟在家里一样。”
     
      林夫人失笑,问她:“那放心了?”
     
      桂姨娘点头,“放心了。”
     
      大娘子是过得好,她知道了,她会跟夫人和怀桂回去的。
     
      而林大娘这厢一通清,发现这一年进刀府的奴婢和长工短工这些人,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有,她都没开始审,仅林福小丫带着人过了一轮,就查出了两个杀人犯来,还跟刀府介绍他们来的奴婢有亲戚、姘头等关系。
     
      二夫人听了面无血色,这些下人进来也不容易,她都让人过问过的,但底下人心里打什么小九九,她就不知道了。
     
      林大娘想了一下,道:“也有我的错,府里太大了,都交给了您一人。”
     
      她怀迈峻的时候是在冬天,不想动,也想为了稳妥生下孩子,就把冬春两个时节都猫过去了,这一猫,也就府里要出大钱的事过问一下,其它都交给二夫人了。
     
      还是太过于轻率了。
     
      “二婶,”见二夫人脸色不好,林大娘把手里清出来的丁册给了寻春抄,又跟二夫人道:“现在咱们警觉得及时,这些都算不了什么,有事咱们就解决事,回头就好了,您说是不是?”
     
      把时间浪费在后悔这些没用的事情上就是罪过了。
     
      有那心肠,不如现在多做点。
     
      她说得若无其事,也半无怪罪之意,只是神情当中的肃穆还是相当清楚明了的,二夫人点了头,“是我对不起你。”
     
      侄媳妇这么相信她,她却……
     
      “二婶,”林大娘笑了一下,把她还没清理的丁册交给了她,“没事,忙吧。”
     
      这一查,查到了傍晚,府里奴婢丁册跟卯册两本册子上的可查人数是二百一十八人,但府里却有着三百五十人,多出来的一小半,都是府里的人带着人进来的,不仅有族亲带进来的说不出来历的下人,还有下人带进来根本没入过册的下人。
     
      这还是把人都从下人住的西房都赶出来做了个统一的清点人数清出来的人,更细致的,像谁是探子奸细等都还没开始查,里头是不是有作奸犯科的躲进来逃难的,也不可查。
     
      这些下人这般胆大包天,也不知道出去了,有没有仗刀府的势胡作非为。
     
      想来难免。
     
      晚上母亲们要回林府,准备明天上船回怅州的事,林大娘查到了傍晚就歇下了,回去一坐,这才长长地吐了口气。
     
      今日下午就来了姐夫家,准备一家人用晚膳,再接母亲们走的怀桂已经听到刀府今日前面所发生的事了,见姐姐回来坐着就是不动,玉面小郎君走过去站在她身后给她捏肩。
     
      桂姨娘已经端了茶水过来,把茶盖掀开把杯子放到她嘴边,“大娘子,你累了,你快喝口水。”
     
      “谢谢娘。”林大娘喝了几口,看着前面眼前的亲人们,这才苦笑出声,“这刀府啊,在外面立是立起来,可这里面啊,这才开始,好在事情还能控制。”
     
      这时候她都要感谢暗地里的对手施的压,让她正身面对自己的责任了。要是她不接手,再过一两年,等她再发现问题,那时候肯定是出了大事了。
     
      林夫人点头道:“你向来是个福星,刀府有你,很快就好了。”
     
      林大娘笑了笑。
     
      这天傍晚太阳刚刚落山,刀藏锋就回来了。
     
      刀家二爷那边比他回来得快了小半个时辰。
     
      林大娘在后院的大堂前脚一走,刀二爷后脚就被二夫人的下人找回来了,随即就送信叫刀府所有住在府中的儿郎们都回来,寄住的族亲也如是。
     
      刀藏锋也是被二爷的人半路通报,快马回来的,他一回来就去了二爷那,听了详情,就转身回了后院。
     
      林大娘正在压着声音跟小丫说等会要装车带回怅州的东西,她清了一天的人,也是疲了,连说话都没力气了,大将军大步进来,她也只撩了撩眼皮,跟小丫说完,才看向站在她身边的人。
     
      她握着他的手站了起来,看着他问:“不怪我?”
     
      刀藏锋摇了摇头。
     
      “那就好,没事,我会清理好的。”林大娘带着他往不安看着他们的母亲和弟弟那边走,“咱们家这规矩,得立起来了。”
     
      太乱了,不好。
     
      “因调动之事,家里也住了不少族亲,这些人我等会过去会跟二叔把人清点好,该留的留,该走的走,你把林福借给我一用。”
     
      “好。”这事有他们出面,最好不过了。
     
      林大娘看他还自己揽事做,笑看了他一眼,回头朝母亲们说:“看吧,你们姑爷是个勤快人,还知道帮我做事。”
     
      桂姨娘一听,立马一脱手上的青玉镯,递给姑爷:“姑爷,给你。”
     
      是个好姑爷,赏!
     
      林怀桂一见,见没拦住,他娘还是把初初一见面要脱给姑爷的镯子赏出去了,不由伸出手,低下头,掩住了面。
     
      他实在是无脸见姐夫啊。
     
      ——
     
      第二日,林大娘赶去送了船,再回来,发现府里多了些顺天府的人,刀二爷还在家里,见到她进堂,本来阴着一张脸正在跟二夫人说话的他瞥了她一眼,随即,他站了起来,叫了她一声,“侄媳妇。”
     
      “二爷。”
     
      “那边坐吧。”见她要往他们下首坐,他指了指客堂首位的右座。
     
      林大娘顿了一下,只顿了一下,还是往首座坐了。
     
      现在这刀府,她确实要当家了。
     
      二爷服她这个侄媳妇的当家,那是再好不过。
     
      这也是刀府唯一的一点好处了,家里的这几个为首的人,还是拎得清的。
     
      “刚才查出了几个逃犯,还查出了几个韦家潜伏在我们家的人……”刀安川说完都不禁擦了把脸,“这段时间咱们家里没出事,算老天保佑了。”
     
      二夫人这厢连手都是抖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进来的,查出来了吗?”刀府也不是什么人都进,这点她是知道的。她是不太过问府中细致的事,但这些大概的她还是会过问,知道每一个人进来还是要盘查的,至于来路这点,进来的人可以撒谎,但谁带他进来的,是一定要有保人的。
     
      “有几个,是我外家的舅子开了口,管事的放进来的……”刀二爷说着脸阴得可以飘出乌云了,“就是韦家的那几个,他们还相当有点本事,还当了我们家的管事,昨晚藏锋过了一遍家丁,说这几个人有问题我还不信,可这一查……”
     
      可这一查,一审,就出问题来了。
     
      这时候,他也只能庆幸林大娘只用她自己的人,她和大侄子的主院和别院是寻常人等不能入内的,只有自家的儿郎们才能被她的下人们带进去,要不然,下人能随意走动的话,她和刀家的那个小嫡长子,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他之前还当她出门必前呼后拥十几个人,带着自家的那一大堆丫鬟不说,还非要带着他侄子的死士三五几个,不是贵家女,派头却摆得比贵家女还足,他还是有点看不起她这摆势,觉得她有点太爱耍威风了,现在想来,也只能庆幸她身边人多了。
     
      要不她死在了自家的府里,刀府怕是又要在大风大雨中摇曳了。
     
      “这一年咱们家进来了不少人吧?”见他直接就提起是他舅子放进来的人,直接好,这省时间,也就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究竟是谁出了错这点上了,直接解决问题,“把那些新进来的都审一遍,但凡有一点信不过的,都送出去如何?也不怕送走这么多人会出问题,将军说了,现在朝廷招兵,把这些人一整,送进军队,他那边自会有人去带这些人,查出他们的来历……”
     
      而且,把家奴送出去当兵,为国效力,也是美名,林大娘昨晚听她那大将军一说,还觉得他这主意还真是不错,能把府里的事解决大半。
     
      “行。”如此一刀切,没有后患,刀二爷也觉得是个好主意。
     
      “至于婆子丫鬟这些的话,”林大娘喝了口水,看了身体还在发抖的二夫人一眼,“哪来的,就送哪去,咱们府里,这次不死人,二爷您看?”
     
      该死也得死在外头,不能脏在府里让人当把柄。
     
      “如你所言。”
     
      “好。”林大娘展颜一笑,“那侄媳妇就这么办了。”
     
      ——
     
      刀府府里大动,但关起门来,动静也不大。
     
      他们几天就清走了一批人。
     
      这一查也不得了,家在外地,或者无家借住在刀府的族亲那边,他们自己都带进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人进来,连路上“捡”的侍妾都带进来了,一查,果然有事,是被人吩咐在那等着刀氏武爷们“捡”的。
     
      刀府的这些爷们也是大多都捡了不少便宜,林福听了不少回来跟他们大娘子报,“军爷们还真当自己武功盖世,肝胆侠义,被人景仰,非要对他们以身相许,哪怕查出来了,不信的都还有,娘子,这还只是处了一两个月都如此了,她们要是给他们生了孩子,您说,这不……”
     
      这不得为了娘子孩子跟大将军翻脸?
     
      “所以啊,怎么用人,还得看大将军自己了,这点我是帮不上了。”林大娘说完,看着林福,“林福哥,咱们那刀氏学堂内应该不会出事吧?”
     
      “那不能,”林福摇头,“先生是您过目过的,学堂是我带着人建的,里头的煮饭婆子这些,都是小丫过了眼的。”
     
      “再查一遍。”林大娘坐直身道,“我可是被吓惨了,林福哥,这些大人任他们自个儿折腾去,但小的咱们可不能耽误了,那可都是刀府的以后。”
     
      “好,再查一遍。”林福知道她的小心为何。
     
      这厢他们说完话,乌骨就带着另一个刀府的以后刀迈峻来了,他来跟大娘子道:“小胖子能爬了,来,胖,给你娘爬一个……”
     
      他一把人放下,小胖子就一个翻身,骨碌碌圆润地滚到了他娘的脚底下。
     
      接着,他大笑了起来。
     
      林大娘目瞪口呆,弯腰把他抱了起来,看着小胖子那胖呼呼的两个嘟嘟脸,不禁悲从中来,“儿诶,我这才几天没带你,你咋胖成球了?”
     
      球还沉,林大娘把他放腿中间坐着,朝乌骨柳眉倒竖,凶相尽露:“你又给他吃啥了?”
     
      她这正斥着乌骨没完没了给小胖子煮奶吃的事,小丫就跑进来跟她急急道:“娘子,丽怡郡主来人,说想求求您,快帮帮她。”
     
      “嗯?”怎么又来了。
     
      “娘子,是出事了,听报的人说是有人行刺郡主,郡夫杨公子替她挡了一刀,正中了胸口,正危在旦夕,宫里的太医刚才去了都说没辄,说是没气了,她这就想起您来了……”小丫说到这,一脸无奈,“来报的人正在外面磕头呢,血都流出来了。”
     
      林大娘一听,心想她这都什么命啊。合着什么事都能找上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