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22章

第12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次事关女眷的事,只要没涉及到家族大层面,林大娘没想着由大将军出面。
     
      上次让他来林府帮她逞威风,不过是帮林府立威而已,立了一次,让别人都知道林府后面是稳稳地站着将军府的,这不管是在京城,还是传到怅州,就是能得罪得起林府的人也会多惦量惦量。
     
      但这次性质就不一样了,这是刀府自己的事,她这个当家的主母如果没处理好,让家里人吃亏了,那就是她这个当家主母的不是了,以后在府里想得到尊重,那就难了。
     
      柴家是二房大媳妇余氏的姑父家,这余姑父也当着一点芝麻绿豆点的官,在户部里当个差役,官小连官职都称不上,就是个做事的。
     
      林大娘也知道二夫人为何放心她大媳妇去的原因,这官小成这样,而余氏有个当兵部尚书的公公,有个当九门把守的丈夫,这柴家只有奉承巴结的份,这转眼成了害她孩子还反过来指她投毒,谁能想到?
     
      轿子很快就到了,林大娘一下轿,没管柴府小门前那些盯着她不放的下人,而是回去,看着被刀战压着的刀藏沂。
     
      “跟着我,我让你动你再动,听到了没?”她道。
     
      刀藏沂的鼻子因过度愤怒一直在扭动着,他一脸愤慨,听到这话扭过头。
     
      林大娘看向刀战。
     
      刀战的手肘压向了刀藏沂的背。
     
      “听到了。”刀藏沂大叫。
     
      “我是谁?”
     
      “嫂子,大嫂。”
     
      “连着说一遍。”
     
      “听到了,大嫂!”刀藏沂抬着头喊,脖子都红了。
     
      林大娘知道他的孩子没了,他受不住,但事情没清楚之前,还轮不到他出手,便道:“稍微等一等,等事情有个说法,你到时就是烧了这柴门,大嫂也给你递火把。”
     
      说着她就抬脚进了门。
     
      “二夫人呢?”她见门边有她的丫鬟,便问。
     
      “大娘子,这边,二夫人让我来迎您。”
     
      林大娘颔首。
     
      柴府还真是不到,她这快步走了不到五十步,这柴府的客房就到了。
     
      二夫人见到她来,还有她身后的刀藏沂,一下连话都说不出来,还是小丫向前道:“夫人,大少夫人昏过去了。”
     
      “孩子没了?”
     
      “没了。”
     
      刀藏沂这时冲进了门。
     
      林大娘示意小丫跟着,跟面色惨白的二夫人道:“二婶,雪女跟我说是毒是我堂弟妹下的,知道是何毒了吗?”
     
      “问了,他们家的人也一早发现肚疼,这时都躺在床上,大夫来了说暂时不得知……”二夫人惨白着脸摇头,“不可能媳妇干的。”
     
      她一个大门夫人,肚子里还有着孩子,她去害柴门这小门小户不如她的亲戚,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都躺下了?”林大娘眼睛看向了在一旁死死盯住她们的几个妇人,朝她们颔首:“柴家人?报官了没有?”
     
      “你什么意思?”
     
      “回娘子,还没报。”丫鬟接了话。
     
      “去报吧。”
     
      “是。”
     
      “你什么意思?”柴门的媳妇壮着胆开了嗓子,“你别以为你们家官大,以为能官官相护……”
     
      她声音在林大娘犀利的眼神当中止了。
     
      “还请慎言。”林大娘还真是懒得跟她们多说,没必要,她来是要把事情弄清楚的,多的,会有后来的旁系夫人帮她镇住的,她又朝二夫人道:“请顺天府来几个人,把门守着关起来,这事弄清楚了,我们也好着手办。”
     
      她这也是说得好听,没等顺天府的人来,她已经让知春带着人去把柴府的门关了,让刀战去把柴府没躺着的人请去客堂。
     
      至于那些躺着的,她让带来的闵遥过去了。
     
      她一会就把事情吩咐完了,又朝那几个突然不知为何弱下来盯着她们婶媳两个的柴家人温和道:“你们也不必要盯着我们了,我们不会跑,这事你们想要一个交待,我们刀家人也想要,你们去知会你们家人一些,我过来就是来查明真相的,这事吧,我觉得你们最好商量一下,看是你们家谁糊涂了,就把人推出来吧,要不然,你们这又是害我们家孩子的,又栽赃我们家少夫人投毒的,到时候就是把你们一家都送进了狱里,我们刀府怕是心里还有不甘。”
     
      说着她冲人点头,“去吧。”
     
      那三个柴家人,两老一小,还真是去了。
     
      她们一走,林大娘再问六神无主的二夫人,“都躺下了?”
     
      二夫人摇头,听着房里儿子号啕大哭的声音一脸黯然。
     
      林大娘拉着她走远了一点,这一拉这才知道二夫人的手冰凉一片,也是不禁喟叹了一声。
     
      那毕竟是她的长孙,无论男女,都是她和二爷的头一个孙子。
     
      “二婶,你回回神,你还要跟我去客堂……”林大娘捏了捏她的手。
     
      “好。”二夫人头不禁又往客房看去,这时她腥红的眼角都掉出了泪来,她伸手擦了,跟侄媳妇摇头道,“没都躺下,就是说昨晚跟她一起吃点心的几个表妹都躺下了,说是媳妇投的毒。”
     
      “是不是,等会就见分晓了,二婶,你知道客堂在哪吧?带我去。”
     
      也无需大,柴府小,一丁点大,出了客房这边没几步远就是客堂,林大娘听二夫人指完路,也没急着过去,又进门去看了堂弟妹,听丫鬟们说了下她的胎儿确已不保的事,就又问婆子丫鬟有没有把她的衣裳带了过来……
     
      二房的婆子丫鬟面面相觑。
     
      “正好,来人去府里抬个大轿子来,轿里铺上些新的棉被,厚衣裳也都带些来,大少夫人现在怕是有点畏冷。”林大娘吩咐完,又朝这时跟刀藏沂坐在一起暗暗掉泪的二夫人他们道:“二婶,你现在跟我过去,藏沂,你也随我来,让你娘子好好歇一会,等府里的轿子到了,你再带她回去。”
     
      刀藏沂站起身来,朝嫂子一揖,“嫂子,您之前说的,可算数?”
     
      林大娘点点头,去扶了二夫人,带着她往前走了。
     
      客堂是真不远,出了客房,转过条小道,就是柴房待客的客堂了。
     
      这时先前关起门来在商量事情的柴府一门已大半都在客堂,这厢见到了林大娘,林大娘抬起下巴朝他们看了过去,他们有大半的人看着她都低下了头。
     
      “这位娘子……”
     
      这时有一个书生打扮,带着方巾的人看着她挪不开眼,不禁开了口还要往前,但刚出声,就被一只手拉到了后面,被一个小妇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这位想来就是大将军夫人了?”柴姑父柴润向前走了一步,拱起了手。
     
      柴府的人不少,林大娘放眼一看,这小客堂都站了十多人了,她点了下头,“这位是?”
     
      “回夫人,柴润。”
     
      林大娘朝二夫人看去。
     
      二夫人点头,“柴家老爷。”
     
      “二夫人。”柴润朝她勉强一笑。
     
      “有说法了没有?”客堂都挤进了大半柴家的人,也挤不进她身后带着的丫鬟和将士,林大娘这厢朝柴润温和一笑,没打算进去了,站着说话也好。
     
      她高挑,站柴润面前,加上她头戴的金冠,比柴润还高半个头去了……
     
      她是笑了,但柴润却窘迫了起来,回头看了看后面又是兴奋又是愤怒的自家儿郎和媳妇,还有一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亲戚,不禁苦笑了起来。
     
      这名门贵妇一出来,看人家美艳贵气,他们不知羞耻就算了,还有高兴看热闹的,都不知道她这一出面,要是不给她个满意交待,柴门是休想逃过此劫了。
     
      到此,柴门到底是在上气势上就已经输了,柴润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朝二夫人和林大娘道:“两位夫人,此事,我们会给你们刀府一个说法的。”
     
      “现在说罢,说清楚了我们也好走,说清楚了,我们家后面那些赶过来的那些人也就没必要过来了,”林大娘轻描淡写,“柴老爷既然今天正好在家,那就不如跟我说说,为何我们刀府的少夫人,被你们三请四请请过来,你们害了她的孩子不说,为何还要诬陷她……”
     
      “笑话,你们家的少夫人怎么了?她就不得了?她就比别人尊贵了几分不成?”这时候,柴府的一个中年妇人开了口,她声音刺耳,满含讥讽地道:“不就是个扫把星,余家因为她死得只剩个老爷了,也不知道什么人家眼睛瞎的,这样的娘子也敢抬进门去,也不怕被她带得全家倒霉,呵呵,看到了没?这扫把星就是个扫把星,怀个孩子,这才几个月,就没了,哈哈哈哈哈哈,老天还是长着眼睛的,看到了没,你们看到了没有……”
     
      她说着,就幸灾乐祸地大笑了起来,还摇晃着身体,伸着手指,指给身边的人让他们看……
     
      林大娘不由看向了她,看这妇人还真是笑得开怀,她不由朝柴老爷看过去,“这位是……”
     
      柴润这时候已经面无血色了。
     
      柴夫人,余氏的姑姑这时候已经咬着牙,扑打向了那得意洋洋大笑当中的中年妇人,“我捶死你,我捶死你,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为什么要这般害我?”
     
      “什么害你?这不是你们余家的女人罪有应得?你们余家的女人都是扫把星,都是臭玩意儿,谁娶了你们家门都会不幸,都……”
     
      “你闭嘴,李香丽,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柴余氏把她压在了身下,抓着她的头发,说着已经哭了起来。
     
      “柴老爷,投毒的人是谁,已经出来了是吧?”林大娘看了几眼,推开小丫要过来护她往后退的手,朝柴润道。
     
      柴润别过了脸,默认了。
     
      二夫人这时开了口,她说话时,声音都带着哭腔,“为何你们家的家务事,要带累我的媳妇?”
     
      柴润一听,再也无法撑下去了,他双腿跪下,老泪纵横,“还请刀二夫人谅解,家门不幸,出了个见不得人好的妇人……”
     
      “她是谁?”林大娘下巴指向那已经被刀府下人制住了的中年妇人。
     
      “是我弟媳妇。”柴润不敢抬头,“她中年丧夫丧子,女儿嫁的也不好,已经半疯了,我们之前,不知道她已经疯到了如此丧心病狂的地步……”
     
      林大娘听着回头看向二夫人,“二婶?”
     
      二夫人已泣不成声,都不知道该怪谁,闻言朝林大娘看过来,“侄媳妇,我,我……都是我的错,不明不白就让她过来了。”
     
      这厢一直闷不吭声的刀藏沂已经扯着那妇人的头往地上砸了,地上很快就流出了一片血来,吓得柴府的人尖叫着逃开了。
     
      “大娘子……”小丫带着人护着她们大娘子,想让她退几步,省得人挤着她了。
     
      “刀战,拦一下沂公子。”到此,还真不能让藏沂把一个妇人手刃了,林大娘让刀战把人又扯了过来。
     
      “你说过的!”刀藏沂冲着她大吼,“你要说话算话。”
     
      林大娘看着他,未语。
     
      “你是大嫂,你要说话算话。”刀藏沂朝她吼着,只是见她无动地衷,他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那是小娘子的孩子,我们的头一个孩子,她想要了很久的孩子,那是我们的孩子啊,大嫂……”
     
      至此,刀二夫人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抱住了他,“沂儿!”
     
      林大娘别过脸,缓了一会,才又掉头对刀藏沂说:“大嫂也心疼,藏沂,大嫂站在这,就是因为心疼你们才站在这里,但你们的孩子,你们要比大嫂更心疼,你才能护得住他们,刀府已不是之前的刀府了,大嫂从不掉以轻心,你们也别。”
     
      “娘子,婶夫人她们来了。”这厢,又有丫鬟来报。
     
      “请进来吧。”
     
      “是。”
     
      旁系的夫人到了,到的也正好,事情差不多查明了,她们来可以扫个尾。
     
      林大娘这厢也没急着回去,而是捡了个差不多的石凳坐着,等着旁系的夫人把这中间的事都问清楚,没一会,旁系的一个老夫人就朝她这边走过来了。
     
      “老婶娘,你快过来坐。”林大娘站起拉着她一同坐了下来。
     
      “人我们等会就会帮着抬回去的,你只管放心。柴家这边,我们会着人守着,让他们给出一个说法了,那疯妇是肯定不会留了,你也放心。”
     
      这位旁系的老夫人是个经常在刀氏一族当中代替刀家众多夫人娘子们在外出面的一个人,很有几分本事,林大娘也觉得这老人家经验丰富,对付起外边的人来自有她的门道,也与她交好,也没在刀府起来了之后就对她有所掣肘,反对她礼遇有加,这时听老夫人说完,她便点了点头。
     
      “那疯妇姓李,”这老夫人又讲道了起来,“听说以前,还跟余家的那一位是手帕交,两人嫁进了一门,当时还在京中有点小美谈的,这个老身以前也耳闻过几句……”
     
      “是吗?”
     
      “可不就是,唉,”老夫人说到这摇了摇头,“但哪能好一辈子,同一个屋檐下,一个是当家的老爷夫人,一个是二老爷夫人。之前这李氏丧子丧夫,余氏吧,娘家也是大不如之前了,这表面上两个人还过得去,只是现在余家一家因为我们家起来了,听说因此,这余姑姑的儿子找了个好差事,余家那表姑娘嫁的也不错,明天她要出嫁的就是户部一个郎中的儿子,还是嫡长子呢,这不……唉。”
     
      她说着就叹起了气,“这是真嫉妒疯了,可怜了我们刀府那还未出娘肚子的小儿女,就这样没了。”
     
      说着,老夫人眼睛都红了,掉起了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