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21章

第12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这日留在了林府,小胖子也来了,陪着两个外祖母一起玩,咿咿呀呀跟她们说了一天的话。
     
      桂姨娘这个活宝还跟他对话,她一句,小胖子一句,两个人对上半天也不腻。
     
      这一天林大娘对她也格外纵容,还做了好几样她以前都没吃过的点心给她吃,桂姨娘因此心满意足,这天晚上大娘子被姑爷接走后,她要睡觉前还在被窝里探过头,跟另一边的夫人偷笑着悄悄说:“要是天天都这样就好了。”
     
      她吃多了大娘子也不骂她,还给她顺肚子,牵着她的手去散步,也不凶眉凶脸的,对她格外地好。
     
      “哪能啊。”林夫人笑着回了一句。
     
      等丫鬟把灯灭了,她这才静静地流下泪来。
     
      京城与怅州,隔着数重山数重水,女儿又是一品杀将的夫人,一府再正正宗宗不过的当家主母,她是要管事的,一府有半全系在她的身上,岂是说能回怅州就能回怅州的。
     
      此去一别,此生她若是能再见女儿一眼,都是老天怜悯她。
     
      ——
     
      林大娘这夜忙到半夜,才把要给母亲带回去的物什理了个大半的清单出来,大将军依在她身后的长榻上,抱着她的腰在睡,在一旁守着她。
     
      等她忙完,他就醒了过来。
     
      乌骨这厢抱了小胖子过来吃奶,林大娘喂饱他,又给他爹穿好衣裳,轰了他去练剑,这才去补眠。
     
      这才睡到一半,被前来的二夫人闹了醒来。
     
      二夫人家的大媳妇前段时间有孕了,大子刀藏沂一回京就因军功还成了九门当中的重门大把守,府里喜事接连不断,二夫人乐得天天见谁都带着笑。
     
      而她大媳妇因为她娘家姑姑家做喜事,要嫁女儿,一直非要请她过去做客,连家里父亲都差人来说既然人家这么有诚意,那就去吧。等昨日喜日子快到了,人就被接过去了,二夫人以为人家只是想沾光,儿媳妇要去就去吧,不能让她老父在其中为难,哪想,媳妇刚才差下人回来急报,说是清晨醒来肚子疼,求婆婆赶紧去接接她。
     
      大儿子还在当值,要辰时交接完才回,二夫人一听到消息就急急忙忙地跑来了林大娘的院子,跟林大娘借丫鬟。
     
      “侄媳妇,能不能把你那几个有点医术的医女借给我一下……”二夫人说着,在大秋天凉爽的早上一头的冷汗,好在,她还算沉得住气,话也说得顺,“我怕出事,你那几个医女是老手,带上她们可能慌忙当中能帮上大忙。”
     
      “小丫,你把雪女她们都带上……”林大娘当下吩咐,朝二夫人点头,“我让小丫跟着你去。”
     
      “如此,最好。”二夫人感激地朝她一笑,这时候实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了,她借到人就站了起来,“我这就要去清点去抬人的人,家里今日就麻烦你了。”
     
      “去罢,有我。”林大娘站了起来,朝知春吩咐,“去把旁系的那几个夫人请过来,就说今天天气好,我请她们过来唠唠嗑。”
     
      她又朝二夫人道:“你且去就是,你那边有事,派下人跑回来知会一声,我带人过去。”
     
      “那我去了。”二夫人一听这话,心里就很是有底了,这事但凡出一点差池,有人敢有一点对不起他们刀家,他们刀府就能立马杀过去。
     
      二夫人急匆匆地去了,林大娘坐到了妆凳前,拒绝了寻春过来要为她挽发的手,“你去把姑爷找来。”
     
      “是。”
     
      刀藏锋今日休沐,本想多练一会的剑,就和小娘子去林府陪岳母她们,哪想,不巧这日府中出了事。
     
      他一来,林大娘就把二夫人的事简略地说了,又道:“我今日要坐镇府中,没空陪娘她们出去了,你等会就去接她们来府里,就说今日在府中玩,今夜她们还要留在府里过夜,让怀桂吩咐好下人,把过夜的东西都备好过来,还有,把闵大夫也带过来,速去速回。”
     
      她本来打算的是明日再接她们过来,但时机不巧,干脆提前一天接来,还能在府里住一夜。
     
      “好。”刀藏锋站着看她梳头发。
     
      林大娘见他不动,“换身衣裳就去啊,接回来再和她们一起用早膳,快一点。”
     
      把闵遥带回来,可能还用得上他。
     
      他毕竟是周半仙带在身边教了十几年的徒弟,是半仙送给她用的人。
     
      “哦。”刀藏锋愣愣地看着她,看着她在空中舞动不停的长发,看着她随着说话流转的眼波不动,又看傻了眼。
     
      “去吧。”林大娘见她一梳妆他就要傻傻看半会,也是无奈,放下梳子过去双手按着他的肩垫了垫脚尖,轻轻地在他的鼻尖亲了一下,“好了,去吧,啊?”
     
      刀藏锋默默点头,等她松开他推了他一下,这才出门。
     
      这个痴汉……
     
      林大娘看着他总算出了门,摇了摇头。
     
      不过等他一出去,她嘴边的笑也没了。跟找了姑爷回来,就候在一边等吩咐的寻春说:“你先带人去把秋高院收拾好,把院里的丫鬟调一半过去,把花秋和花月留下,再留几个人让她们谴用就好,院子和老夫人们就都交给你了。”
     
      寻春弯腰,“是,花秋和花月这就过来,奴婢刚刚差人去叫她们了。”
     
      今日早间当值的是她和知春,花秋花月回她们的小家去了,但她刚才叫姑爷的时候已经差人去叫了。
     
      “嗯。”林大娘朝她点了点头。
     
      这几个新的近身的大丫鬟很得力,她那小丫姐姐的眼睛也真是一年比一年毒,挑的人,照顾她这身边的琐事也好,还是被她调用起来做事也好,都有能力处理,跟得上她。
     
      见娘子点了头,知道她是满意的,寻春一笑,飞快就退了出去办事去了。
     
      林大娘虽说是被父母娇宠着,甚至是惯着长大的。但她毕竟是投胎转世又活了一世的人,林府又是一个人丁凋零,在群强当中左右周旋才能一直坚挺的大地主家,她的危机意识一直没断过,没事的时候她可以弹弹琴,赏赏花,附庸风雅这种合群的活动她都会,但有事了,她也能立马拿起刀子,杀入战场。
     
      她这头很快把自己打扮了起来,怕今天还要去别人家砸场子,她穿得华丽了一点,还上了妆涂了脂点了朱唇,宝石金冠也戴上了,以至于林夫人一家子一来,一家人都看呆了眼……
     
      把岳母他们接了回来的大将军更是站在那,看着她连脚步都忘动了。
     
      “早膳摆好了,赶紧入座吧,”见他们一个个傻了眼,林大娘哭笑不得,“饭都要凉了。”
     
      丫鬟们也出声请了,“老夫人,桂夫人,快快去坐。”
     
      桂姨娘被丫鬟带动着才挪动脚步,眼睛跟着大娘子没放,等大娘子伸手过来牵她了,她更是痴痴地说:“大娘子,你好美。”
     
      好美,果然是夫人生的,才能生得这般好看。
     
      “好了……”林大娘掐她的脸,“拍我马屁也没用,今早主膳是清粥,肉你不能多吃,不要跟姑爷抢食。”
     
      “不抢。”桂姨娘一听,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林夫人从一开始看到艳绝至极的女儿,嘴边的微笑就一直没断,这厢听到她们的对话,更是失笑不已。
     
      因此,她的脸因微笑都生动了起来,连眼里都生出了光华。
     
      林大娘也看到了她一直没断,越来越愉悦的笑容,她也是没想到,她这一打扮,还能此等功效,能让母亲们把脸上有关于即将离去的阴霾都驱散开了。
     
      想来,只要她好好的,知道她也过得好好的,日子明亮开心,当娘的也就安心了。
     
      ——
     
      早膳一开始,桂姨娘一坐下就对姑爷说:“姑爷,你家好大,好有钱的样子。夫人说,京城的地寸土寸金,你们府里这么大,以后就是穷了,卖卖地也能有好多金子,大娘子嫁给你,我们放心得很,你放心好了。”
     
      说完,还觉得自己这个来做客的客人对主人奉承得很好,立马朝夫人看过去。
     
      知她心性的林夫人无可奈何,朝女儿摇摇头,又朝桂娘拍了拍手,道:“你说的是,姑爷会对我们大娘子好的。”
     
      “是了。”夫人都说她说的是了,桂姨娘点了头,拿起了筷子,放心地吃起了姑爷家的饭来。
     
      她说话的时候都不太敢看姑爷,说完就去看她的夫人了,这下吃起了饭来,也没看人,也就不知道他们姑爷一脸的面无表情,刚拿到手里的筷子都不知道要怎么动了。
     
      林府这是连这个姨娘都知道他好穷的事了是吧?
     
      林怀桂在一边听了尴尬不已,他娘说话的时候,坐在姐夫身边的他根本来不及拦坐在母亲那边的亲娘,等她一说完,他差点把刚喝进嘴的水喷出来,这厢又见姐夫默默地把筷子放下了,眼见他姐夫心塞得连饭都吃不下的样子,他轻咳了好几声都没缓过来,不由朝他姐姐望去。
     
      林大娘老神在在,拿起筷子夹了块肉沾了点甜香酱,送到了姑爷嘴边。
     
      姑爷含冤地看了她一眼,但还是张嘴吃了。
     
      他现在已经不穷了。
     
      但这个也不好说出来。
     
      “你跟左大人说了没有?”林大娘这时候也开口问他,“京城的官船是长什么样子的?我见过怅州知州的,有两层,船里还挺舒服的。”
     
      “一样,两层,说了,左大人答应我了,会把上面那层腾出一半让给我岳母住。”大将军垂眼看着她还染了蔻丹的修长玉指,眼睛随着她的手动,见她又夹了几块肉放到他的盘子里,没送到他的嘴边,不禁皱了皱鼻子。
     
      “不比咱们家的船差,那咱们要住过去吗?”林大娘跟弟弟说。
     
      “是不差……”林怀桂笑着应了一声,“官船大多也长多了,能走动的地方也多,还是要舒适不少。”
     
      “嗯,那到时候再看,让娘她们试试,哪边舒服就住哪边。”
     
      “我知道了,姐姐放心。”林怀桂点头道。
     
      这厢一家人吃着饭,刚吃到尾声要撤桌子的时候,刀二夫人身边的老人,一个老管事婆子大跑着进了他们夫妻的主院,她一被寻春带进屋子,一把就朝林大娘跪了下来,她全身颤抖,连说话的嘴都是抖的,“夫人,出大事了!”
     
      “说。”林大娘转身向她,本带笑的脸连笑意都不见了,眼睛冷了下来。
     
      “我们房里的大少夫人孩子,他没了,夫人,夫人,孩子没了……”那婆子哭喊着道,“那柴家还污蔑大少夫人给他们家投毒,这才害死了我们家的孩子,不关他们的事,他们还要报官啊……”
     
      林大娘一听,站了起来,跟大将军说:“你在家,照顾娘他们。”
     
      说着又看向弟弟:“你有事尽管忙你的去,晚上记得回来用膳。”
     
      林怀桂站起,朝姐姐颔了下首,半欠了下腰。
     
      这厢,小丫带去的丫鬟雪女也跑了进来,她看了那居然跑得比她还快了几步的婆子一眼,随后匆忙朝她们大娘子一福腰,“大娘子,二夫人说,需得您过去一趟,她说,柴家这是要翻天了。”
     
      林大娘点头,朝寻春说:“叔公家的婶夫人她们要是到了,把她们带过来,路上把情况跟她们说了,我就先过去了。”
     
      说着她朝母亲们一笑,“娘,桂娘,我出去办点事。”
     
      林夫人点头。
     
      桂姨娘一听,抬着亮亮的眼睛看着林大娘,“大娘子,你又要出去收拾人了?”
     
      “是,”林大娘一笑,朝她说:“等我收拾好了回来,就给你买糕点回来吃。”
     
      “是了,你快去。”桂姨娘挥手,比她们大娘子还迫不及待。
     
      林大娘笑着朝她们一福身,又朝大将军看去,朝他浅笑盈盈,“藏锋哥哥,我出去一下。”
     
      刀藏锋点头,随即,他看着她随着话落就过身的背影快步出了家门。
     
      这厢,林大娘很快上了轿子,雪女在旁快快地把二房的大少夫人在柴家所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刚说完,后面就响起了快马声。
     
      “是沂公子。”雪女惊呼了一声,快马很快就过去了。
     
      这时候也不早了,京城到这个点早就人来人往了,林大娘一听,朝雪女说:“叫将士把他拉下马来。”
     
      这横冲乱撞的,撞伤了百姓,刀府就有得瞧了。
     
      与她随行的刀府暗将很快就把刀藏沂拉了下来,林大娘的轿子经过他们时,她掀起窗帘,看向沂大公子,“步行跟随,等会回府后,跟你大哥去领二十仗军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