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20章

第12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藏锋看了他一眼,“现在韦氏只有你一门了。”
     
      便连宫里的韦妃,看着他也只有巴结的份。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骆氏的娘家……”韦达宏摸了摸腰中的刀,“再说吧。”
     
      骆氏之父现在是礼部的侍郎,以前礼部的老人,这次能提起来,皇帝不无是看在韦达宏面子上的关系。
     
      “皇上知情?”
     
      “他哪顾得上臣子家这点小事。”韦达宏摇头,“家里的事,也只能我动手。”
     
      这已经是他的家务事了,刀藏锋默而不语。
     
      “现眼下,这不是最重要的,骆氏无所出,早晚会有她的归宿。”韦达宏说到这,笑了笑。
     
      他之前忙于皇上吩咐的事,又有嫡母压制,还有个拖后腿的,能做的太有限了,但现在韦家已经没了,该死的都死了,唯一还站在皇帝身边的是他,现在都来看他的脸色,他就是没儿子,也有的是想当他儿子的。
     
      但他怎会让这些人如意,只是现在清理的时机没到而已,他也不可能由骆氏那种人生下他的嫡子。
     
      她现在是最好别糊涂,一旦糊涂,他便连她与她娘家一并收拾了。
     
      “你们只管去就是,骆氏有求于我,只对对你们客客气气,我就是来说一声。”韦达宏说完就走了。
     
      刀藏锋看着他的背影,回头回家的路上问了一句负责探子的刀战,“韦老夫人怎么样了?”
     
      “死了,死于大病。”
     
      “清算的?”是真死于大病,还是另有说法?
     
      “清算的。”
     
      刀藏锋这才舒了口气。
     
      这才是他的韦长兄。
     
      他回去跟小娘子说了这事,林大娘一听,半晌都没说话。
     
      能有人这么糊涂?
     
      “你与她客气应对就是,不要与她亲近,隔着点更好……”刀藏锋见她不说话,又道:“她早晚是当不成韦夫人的。”
     
      林大娘点头,“我知道了。”
     
      第二日傍晚一去韦府,她就收着了点。
     
      韦达宏早候着他们来了,他郑重给了刀迈峻和林大娘的见面礼,两兄弟之间还行了拜谢之礼,末了,韦达宏与林大娘道:“你们成亲时我出去办事了,迈峻生下之间,我也在外办事,现在才与弟妹见面,还望弟妹海涵。”
     
      林大娘微微一笑,“他伯父多礼了。”
     
      她施了一礼,退到刀藏锋后面。
     
      骆氏本已准备了晚宴,但宫里突然来了消息,传韦达宏进宫,韦达宏迟疑了一下,对刀藏锋道:“我有事进宫,你们就回去吧,这宴来日我再补给你们。”
     
      “可。”刀藏锋这厢已起身,抱了林大娘怀中的孩子,在韦达宏的相送之下快步离了韦府。
     
      韦夫人错愣不已,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她连回礼都没来得及给大将军夫人送上,刀府带走的仅是他们府里爷给他们的那一份。
     
      他们这一走,她就瘫坐在了椅子上,半晌都没起身,末了,她抓起了桌上的茶杯狠狠砸在了地上,让丫鬟们滚出去,她掩面痛哭了起来。
     
      她不明白,她错在何处,韦达宏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
     
      林大娘一到家也是松了一口气,在韦府呆了不到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急促得她这个当客人的都有点提着心。
     
      那府里的气氛太紧张了,且不说大将军站在他们娘们身边一步没离不说,那韦夫人一靠她近点,韦达宏就会朝人看过去,那韦夫人怯怯朝林大娘看来的样子,看得林大娘心里发寒。
     
      她很怕这种楚楚可怜的小娘子,再说韦夫人也不小了,在年龄上来说,比她还大几岁,一脸可怜兮兮地朝她看过来,林大娘心里只有尴尬。
     
      不过说来,这要是换个不知情的,再则韦达宏身材高大,一脸的粗犷,还真是会被误会她在韦家受欺负了。
     
      她回来把她和大将军的衣裳都换了,这时天都黑了,坐下用膳的时候她又长吐了一口气,这时大将军又跟乌骨抢起了食,小胖子在一边咬着小拳头吃着,看着他义祖跟他父亲拿筷子打架。
     
      “好了,别抢,看着我头疼。”见他们为了根鸡腿大打出手,林大娘把鸡腿判给了乌骨,又给红烧肉的碗放到了大将军的面前,“一人一份,谁也别抢谁的。”
     
      乌骨咬着小娘子给的鸡腿,得意地笑了起来,“谁抢他的?”
     
      “对了,”乌骨又说:“怀桂说,他们要回怅州了,三日后走。”
     
      “这么急?”林大娘放到嘴边的饭吃不下了,放下了筷子。
     
      “嗯,怅州要大动,他得赶回去。”
     
      “也好,”刀藏锋开了口,“让他们的船跟在官船后,有个照应,我去跟左大人说说。”
     
      林大娘此时已心神不宁了起来,转过头就朝后面的知春说:“小丫在吗?”
     
      “小丫姐姐回家去了。”
     
      “哦,那她回来了叫我一声。”林大娘回头,看着桌上两个看着她的人勉强一笑,“要给他们的带回去的东西都没备好呢,小丫也不在,得明早才能备了。”
     
      乌骨看她眼圈都红了,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埋头吃起了饭。
     
      刀藏锋看着她红了的眼睛,顿了顿道:“后日我休沐,一天都有空,你找个地方,我陪你和岳母他们出去走走。”
     
      “诶。”林大娘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我去别院看看,有些东西好像已经备上了,我去查一查。”
     
      说着她就出了门,走到半路,她实在忍不住了,这眼泪就流了下来。
     
      她知道母亲们这一趟来,早晚有要回去的一天,但真来了,就跟她真要送别她的父亲入土一样,都来得太猝不及防了。
     
      她走后,刀藏锋就放下了筷子,看着门外的黑夜不语。
     
      “吃吧,”乌骨把筷子拿起塞到他手里,“难免的,让她自己去缓一缓。”
     
      刀藏锋看了他一眼,忍住了跟上去的冲动。
     
      “呀。”本来躺在一边睡篮里的小胖子这时也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轻叫了一声,等刀藏锋抱了他到怀里,小胖子突然哇哇大哭了起来。
     
      “我抱你去找你娘。”刀藏锋一见他哭,总算是找到了理由,如释重负地抱了起来,去找小娘子去了。
     
      ——
     
      第二日林大娘一早就去了林府。
     
      林夫人也知道就要走了,昨夜姨娘在她怀里哭了一夜,她忍不住也流了泪,这下眼睛也都是肿的,容貌憔悴,见到女儿来,她笑了起来,但她的笑容太勉强了,看得林大娘别过脸,忍了又忍,这才把眼泪忍了回去。
     
      “我来太早了?”见母亲连头发都没梳见了她,又看桂娘还在纱帐内的床上睡着,林大娘笑着说了一句,“那好,正赶上了,我给你梳个头吧。”
     
      “好。”
     
      给她梳头的时候,林大娘这才发现,以前才半白了一头发的娘亲此时已经是一头华发了。
     
      她都不知道,她娘有这么老了。
     
      “娘啊……”林大娘忍着泪,道:“多谢你来看我,对不起,让你到老了还得为我奔忙。”
     
      林夫人闭起了眼,强忍着泪水。
     
      自怀了她的那一天开始,她就知道她不可能拥有她的孩子一辈子,但就是如此,她还是会舍不得啊。
     
      “回头啊,”林大娘颊边都是已忍不住掉下来的泪,“我就带姑爷他们来看你,那时候小胖子都长大了,肯定会叫外祖母了。”
     
      可是,那时候是什么时候啊?是一年,还是十年,还是她到死都不能再见她的女儿一眼?林夫人紧捏着手,指甲都掐进了肉了这才没痛哭失声。
     
      林大娘说完这句话,再也没有力气说什么了,她颤抖着手给她娘亲梳好发,去外头把眼泪擦了干净这才回来。
     
      可一进门没多久,就听刚醒的桂姨娘在说:“夫人,我病了,我觉得我发烧了?”
     
      林大娘快步过去。
     
      桂姨娘一见到她,如见救命稻草一般,手朝她快快地伸了过来,她哭着道:“大娘子,我病了,我发烧了,不信你摸摸?”
     
      “快叫闵大夫。”林大娘急急快步走了过去,坐在了她们面前,去摸她的额头,感觉是有点发热,不由急了:“怎么回事?着凉了?”
     
      林姨娘哭了起来,“是病了,林大娘我没骗你是罢?大娘子,我病了是不是不用回去了啊?我养好病再回罢好不好?”
     
      林大娘一听,这才擦干的眼泪又掉了下来,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厢林怀桂已经来了,看到此景,他勉强笑了笑,扶了林大娘起来,“姐姐,我来看看娘。”
     
      “不要见你,你出去。”桂姨娘一见他,拉着林大娘的手就哭着喊了起来,“大娘子,怀桂说要带我们回怅州,夫人和我都不走,他就非要带我们走,还收拾我们的箱子,要把它们抬到船上去,大娘子,我不走,桂娘要和你在一起,大娘子,我不走行不行,我以后再也不贪嘴了……”
     
      “娘。”林怀桂叫着她,眼泪也是流了出来,“您别说了,母亲和姐姐都要受不了了。”
     
      林夫人已经哭倒,靠在了身后扶着她的婆子身上,林大娘这厢也是哭得眼睛都看不清东西了,她摸着桂姨娘的手,把人拉了起来抱在怀里,抱着热乎乎肉肉的身体,深吸了口长气,这才道:“桂娘啊,回吧,回去了我就回来看你,你帮我看着怀桂,看着他成亲,看着他生孩子,等生了孩子啊,你就给我报信,那时候啊,我就回来看你们,好不好?”
     
      “可,可……”桂姨娘听着算了算,发现怀桂回去赶紧成亲生孩子,要不了一年,大娘子就可以回来了。
     
      她算清楚了,点了头:“那行吧。”
     
      说着她转过了脸,带着脸上的一脸泪滴跟夫人说:“夫人,我算了,怀桂回去把孩子生下来,顶多一年,大娘子就回家了。”
     
      林夫人擦着眼泪,点头不已。
     
      “那回吧……”桂姨娘在床上坐好了,跟林大娘伸手,“大娘子,我们拉个钩吧?”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