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19章

第11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宜三娘回去把话跟安王说了一遍,安王颔首:“罗家是打的一手如意算盘,也是狗急跳墙。”
     
      这一年的朝廷整顿,罗家下去了一半的人,家族中人专思歪门邪道,祖业不进反退,已不如之前了。
     
      不过,当官来钱快,有权力就能手到擒来,比一年辛苦劳作到头要挣的那点容易多了,罗家这一博,博好了,还真是能捞个土霸王当当。
     
      安王进宫跟皇帝把这些话说了,说罢,剥着手上的秋桔吃着跟皇帝说:“皇兄,你底下这些臣臣民民啊,活得比你还滋润,比你更像个君王多了,我听说罗家的小妾都是用过就能打死的,你打死宫里个宫妃瞧瞧?不用改天,当天就有一半的臣子要撞死在紫禁城门上,跟老天告你不圣不仁,到时你就是不写罪己诏都不行。”
     
      正在看奏折的皇帝哼笑了一声,“你这才知道?”
     
      “对了,那罗妃是个什么样的人?”安王还真没见过罗妃。
     
      “罗妃啊……”皇帝想了想,“无非就是你见过的那些妃子样。”
     
      “嗯?”
     
      “当朕没临幸她们的时候,天天就想着被朕临幸,临幸了就想着生个儿子,等儿子一生下来,就当朕的天下,是她们的天下了一样,比朕敢想,敢为得多了……”皇帝说着说着也是笑了起来,“想的跟真的一样,不过,不要看不起她们……”
     
      皇帝抬眼,笑着看着弟弟,“她们这些人,还挺能迷惑人心,你要是栽进了她们的温柔乡,她们能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
     
      “我王妃就不。”
     
      “呵。”皇帝笑了一声,又看起了奏折,“你是把安王府都交到了她手里,等哪天她要是觉得你对不起她了,那你就等着瞧吧。”
     
      安王缩缩脑袋,也是点了头,小声道:“也是,我王妃娘娘都不用耍什么阴谋诡计,一根手指头就能把我戳死了。”
     
      说着还害怕地摸了摸他的心口,皇帝抬眼看他,不由摇了下头。
     
      他这皇弟,还真真是满腔心思都放在了他王妃身上,不过这样也好,一生一世一双人,男也好,女也罢,难得他们有那个心。
     
      ——
     
      没两天,皇帝已派钦差大臣前去怅州办案。
     
      这日刀藏锋回来,脸上有道很明显的淤伤,不等林大娘问,他便道:“皇上拿杯子砸的,他算准了我没处躲才砸的。”
     
      他这才受了伤。
     
      林大娘挥手叫丫鬟拿药,拉了他去坐。
     
      “怎么没上药?”她检查着伤口问,伤口不重,但砸的力道很大,肯定是砸着颊骨了。
     
      这种伤得疼上好几天,吃饭都成问题。
     
      “他让我滚,我就回来了。”
     
      “怎么了?”小丫把药箱拿来了,林大娘给他上好药,又叫小丫去拿煮鸡蛋来,这才问。
     
      “皇上派钦差大臣去怅州,要带人过去,我插了句嘴,让韦长兄去,当时有很多人在场,韦长兄与他们都交好,且他确也是最好的人选,便都应了好,皇上只能认了,不过他一回军机殿就找我算帐了。”
     
      “我听你说的,韦卫长是个有能力的人,又是他的左右手,有他去办事,不挺好的?”
     
      “皇上不喜欢他势力壮大,他一个杀人的,在朝廷的人缘还挺不错,皇上已很防着韦长兄了,也怕他的朝廷再多一个像我一样不好掌控的大臣。”
     
      “唉……”林大娘摇摇头,“你们这些人,又要用人,又要防人,就不能好好地好上两天。”
     
      “嗯,好不了。”刀藏锋说罢,看向她,“韦长兄很久就说要见迈峻了,让他见罢?”
     
      林大娘点点头,迟疑了一下,问:“你很信任他?”
     
      “不是信任,他是韦家之后,如若不是庶子,那就是这一辈能与我并驾齐驱,守卫大壬的将军……”刀藏锋看着她,“小娘子,刀韦两家百年前其实是世代相交的世交,那时候我们两家惺惺相惜,我们两家皆能人辈出,朝廷当中所有的武将大半皆是出自我们刀韦两家的人,我们两家在朝廷战将无数,大壬那时一半的国土,都是我们两家的将军们带兵打下的。但在百多年前我们两家为敌之后,这朝廷当中才有了众多外姓之人的武将,我们两家的人越来越少,直到今天,韦府算是彻底没了。我知道皇上现在很防着我俩,但不说独木难支,我带着刀家一众小将要是想走得再远一点,就不能老出现在他的眼睛里,刺他的眼。要不没有二心,都会成了有二心。”
     
      “所以,你需要韦长兄转移皇上的视线?”
     
      刀藏锋颔首,“不止是如此,韦长兄他也想带兵带仗,而不是当一个刽子手。另外,我也想看看,我能带刀府死里逃生,他能不能也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再重振一个韦家。”
     
      他看着他的小娘子,道:“表相是皇上在防着我们,但玉儿,皇上也好朝廷也好国家也好,要的是一个能守护这个国家的将军,当一个人有能力承担起这个责任的时候,我们身为武将,终归会找到我们的归宿。”
     
      “意思就是说,当这个国家需要你们,摆脱不了你们的时候,那就只能让你们活着呗……”玉儿给他总结了一下。
     
      刀藏锋笑着点了点头。
     
      林大娘摸了摸他的嘴角,也是笑了,“你就该多笑笑。”
     
      等鸡蛋拿来,见他若无其事,趁屋里丫鬟都不在的时候,林大娘亲了亲他的嘴角,安慰他:“不疼啊。”
     
      刀大将军点头,眼睛一直看着她没放。
     
      韦达宏很快就要前去江南,林大娘一把要上门做客的帖子递上门去,韦府那边很快就派人来传了话,韦家的管家带着小礼就过说,如果将军府方便,还请他们明日就来,韦府必扫径以待。
     
      林大娘又写了封信,因大将军要傍晚才出宫,她在信中写道了原因,并说明日傍晚前来韦府拜访,造成不便之处还请韦夫人谅解。
     
      这信一到韦夫人手里,知道他们明天傍晚会来,韦夫人也是松了口气,不等家里的爷回府,就收拾起府里来。
     
      半夜韦达宏回来,她起身给他更衣,说起了这事。
     
      “刀大将军夫人说了,明日傍晚一家人就会来做客,我已经着下人都备好了迎客之事,您明日傍晚可是能……”
     
      “能。”韦达宏打断了她。
     
      “可有妾身还要注意的?”
     
      “无需了。”韦达宏抬眼看她。
     
      他并不信任他这个夫人,他这原配是他嫡母为他所娶的,替嫡母一起坑害过他无数次,甚至她放任了嫡母害死了他的嫡长子,他们的儿子被流下血肉模糊一片,多可怜啊,那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他这种杀人无数的人看了都想哭,她却哭着说这也是为了他们好,不要去跟嫡子争这才是正道,他们才能活得好好的。
     
      因此他成婚四年了,他一个儿女都没有。
     
      因是要见一下刀小弟的小娘子,必须要她出面招待,若不然,韦达宏都不想经她的手去见刀氏夫妇。
     
      “是么?”见他冷淡得很,骆氏有点讪讪,但他难得半夜回来,还进她的房,她忍住了心中的羞辱,轻声道:“那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您若是想起,记得跟妾身说。”
     
      韦达宏无可无不可地点了下头。
     
      等到了床上,她依了过来,他顿了顿,还是把她推开了。
     
      第二日他进宫,去军机殿找了刀藏锋,把他跟他原配夫人的事简单地说了几句:“我跟骆氏不和,你应该有所耳闻,我让她出面只为接待你夫人,你回去跟你夫人说一声,不必要介意她的招待,有失礼之处,我会来跟你向她道歉的。”
     
      刀藏锋是第一次听他提及屋中之事,他朝韦达宏看了一眼,“去外边说。”
     
      他们去了军机殿侧面能看见金銮殿宫顶的石廊。
     
      “怎么回事?”刀藏锋一上去就开了口,“家里都没弄干净?”
     
      “嫡母所令娶的,她的人,听她的话。”韦达宏看着前方,粗犷的脸上一片漠然。
     
      “让你娶你就娶了?”
     
      “父母之命,我父亲在世时,也说过了,我婚事由嫡母决定。”
     
      刀藏锋忍不住皱了眉,“都他们说了算?”
     
      他看着韦达宏,“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你家里的事都理不清震不住,你让皇上怎么信你?”
     
      “他不信我的,可多了。”韦达宏笑了一笑,看了看自己的手,“他大概唯一信的,就是我这双杀人无数的手。”
     
      说着他看向刀藏锋颊上乌黑的那一块,“也就你还信我了。”
     
      “我现在也不信你了,”刀藏锋冷冷道,“大兄,我都有点不敢相信我眼前的人是以前告诉我对猎物必要一刀毙命,不容错手迟疑的韦长兄了。”
     
      韦达宏听着都笑了起来,笑容悲怆,“那是我少年猖狂。”
     
      他少年猖狂,以为够狠够绝就能出人头地,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就是出身不如人,也能凭着才能和本事把不如他的人踩到脚底下……
     
      可是,以为只是以为,从他爹把他送到皇上身边当刽子手的那一天,他的每一步都被人死死压制,每一步都动弹不得,而为了韦家的荣光,他一身才学用在了暗杀上面,每一个夜里,他面对的光都是灯光,所有人看到他的时候,都只会跪地求饶,透过他看着他背后的皇帝。
     
      他的轻狂和锐气,已在那无数个数不清的黑夜当中被时间磨光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