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18章

第11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把大将军哄好,林大娘拉着大将军的手就朝外面吼:“那根老骨头呢?”
     
      说罢,转头又对大将军兵撒娇说:“你得帮我揍他,我打不过他。”
     
      大将军点头不已,点了几下,他说:“他跑了,不过我知道他跑哪去了……”
     
      林大娘崇拜地看着他,“藏锋哥哥,你真厉害!”
     
      大将军很吃她这一套,默默点头,道:“他应该是跑皇宫去了,我帮你抓回来。”
     
      “好,好……”刀大将军夫人朝他嫣然一笑,“谢谢藏锋哥哥,那我就在家磨着刀等他了。”
     
      刀藏锋站了起来。
     
      林大娘送了他到他们院子的门口,他要走时,也不顾他们身边将士丫鬟一堆,她又拉了他的手,给他顺了顺身上的衣服,抬头看着他道:“我等你回家啊,跟每一天一样。”
     
      大将军点头,点了一下,又点了一下这才走。
     
      回头就毫不留情地把乌骨揪了回来,乌骨被他五花大绑绑了回来,一路上骂骂咧咧,骂大将军没良心,骂大将军忘恩负义,骂大将军是个王八蛋龟孙子软耳根子,怕娘子的软脚虾,大将军都没理他。
     
      等他见到林大娘,骂声就止了。
     
      不过林大娘还是听了几句余音,一等到她家大将军把人提了回来,她叉着腰就道:“将军,帮你娘子我把这根老骨头绑树上,他敢骂你?看我今天不拆了他!”
     
      大将军把怀里的孩子给了她,去执行娘子的命令去了。
     
      小娘子说的这些话都让他心里甜得很,他想对她百依百顺。
     
      “你什么意思?”乌骨眼看性命不保,都不屑骂大将军了,而是朝着小娘子嚷嚷:“我就说了两句话而已,你们觉都不让我睡,我刚帮你们救完人回来!你太没良心了,你这没良心的小娘子。”
     
      “省省口水……”林大娘把还大笑着的小胖子举高,点头,“儿子,多笑两声,为你娘亲折磨你义多叫唤几句,这阵子你这臭小子啊,也别想跟他玩了,我把你交给你爹带了,你跟你爹好好处,你爹比那根不爱洗澡的老骨头香多了,他本来可是我一个人的,我让点给你,望珍惜。”
     
      说着,她把儿子交给了绑人回来的大将军,又朝他嫣然一笑,“你听我的话,我心里好欢喜,我就把儿子奖给你了。”
     
      看,听她的话,好处就是这么多!以后再接再厉,勇攀高峰。
     
      她一把把小胖子塞到了他手里,呵呵笑着带着小丫往树下过去了。
     
      大将军看了看在怀中呀呀叫着,往他义祖看去的小胖子,默了一下,也跟在了她的身后。
     
      “小丫啊……”林大娘笑意吟吟抬头,喊了小丫一声。
     
      “奴婢在。”
     
      “等一会,早膳就摆树下吃罢。”
     
      “知道了,娘子。”
     
      “你们啊,得什么好吃的,就往这树下站一站。对了,今天咱们就简单做点吃的,羊腿厨房里有没?”
     
      “娘子,今儿真没备,您昨天说了,今天要给姑爷做红烧鸡和麻辣兔的。”
     
      “是了,做给我的大将军下酒的。”林大娘记起来了。
     
      她的大将军在一旁听着点了点头,抱着儿子又朝她靠近了一点。
     
      小娘子说的很对,跟着她,听话,就有肉吃。
     
      “这两样还是要做,再加两条烤羊腿,一条片成片端上来,一条就端上来让大将军拿刀割着吃,再给他开一坛竹叶青,就是我爹早早给姑爷备的那个年份的竹叶青,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我大将军应该欢喜……”
     
      她回过头,朝大将军又是嫣然一笑,大将军朝她点了好几下头。
     
      对的,没错,他很欢喜。
     
      这厢乌骨的口水,都从嘴边流下来了,绿眼睛看着小娘子眨啊眨,眨个不停……
     
      “甜点吧,也简单点,就做个四五样吧,茶糕,五锦拼盘,炒甜花,软奶糕,黄金糕这些都做上吧。”
     
      这下别说乌骨的口水掉到了胸前的衣裳上了,就是在一旁听着的刀大将军都情不自禁咽了下口水。
     
      他吃过,都很好吃。
     
      就是做起来了麻烦,小娘子说不能天天做,就是他忙累了,她这才会给他多备一点,让他多吃几口。
     
      “你……”乌骨开口说起了话,一说口水哗啦啦地往下掉,他咽了好几下才好一点,“小娘子,你放我下来,我错了,以后不了,你把我放下来,乌骨饿了。”
     
      “饿了?”林大娘一听饿了,好极了,柳眉一挑,俏脸一笑,“小丫诶……”
     
      “娘子。”
     
      “去厨房,看有什么带着香气的,给我端过来,走一轮!”
     
      “是。”
     
      “你们要是吃个什么,都往树下站了一站,吃完就走,跟搭理他。”
     
      “是。”小丫忍着笑道。
     
      “小娘子,小娘子,乌骨饿了……”乌骨没出息地哀求着,再也不横了,“我想吃肉,吃糕,你把小胖子还我,我以后都听你的话,再也不跟那忘恩负义的小郎君说话了,我再也不跟他好了,我再也胡说八道了。”
     
      “呵呵……”林大娘看着他笑,笑声如银铃般娇脆悦耳,“美得你!晚啦!”
     
      她要是不馋死他,让他狠狠记这次教训,下次他还得犯毛病。
     
      她管着这一大家子性格各异,却都脾气大的大小爷们,她容易么她?
     
      规矩必须立起来!严严地立起来!赏罚分明!
     
      她以后这才好管家。
     
      ——
     
      这厢林大娘做了大餐,整个厨房都忙了起来,刀家的儿郎们闻香过来,林大娘就让小丫她们给他们一点,站到树下去吃。
     
      儿郎们不明所以,但有吃的他们就听完,站在树下看着乌骨吃着鸡腿糕点,末了因为份量不够,连手上沾的油和糖都舔得光光的。
     
      乌骨问他们好吃么,个个吃着嘴里的猛点头,答好吃。
     
      但等乌骨让他们也给他塞一口的时候,这些人把吃的一塞口里,嚼着跑了……
     
      把乌骨气得鬼脸上的血印一直现着没褪,脸红得跟被人痛揍了一顿似的,好不容易把这一上午都熬了过去,林大娘又出坏招,让大将军们的将士们在他不远处架起了火,烤起了烤全羊。
     
      她还大方地给将士们提供了烈酒。
     
      这些被大娘子支使来使坏的将士们本来还不好意思,但等吃的都端上来后,喝了两口酒,他们就放开了,还吆喝着划起了拳。
     
      刀府的小将军也是个没良心的,被他爹在将士们当中抱着走了一圈,他就看中了其中一个腼腆的小将士,伸手让他抱,等小将士抱了他,他咯咯大笑了起来,指着火光让小将士抱他过去玩。
     
      这一玩,小胖掌都挥舞起来了,兴奋地呀呀大叫着,把将士们都逗笑了。
     
      被绑在树上的乌骨看着这一切,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
     
      直到晚上,晚膳也吃了,一切都散了也收拾好了,林大娘在要睡前去了树下,问老骨头:“怕了没?”
     
      “怕了。”乌骨本来想生气,但一抬头,见小娘子脸上没笑,根本没有跟他说笑的意思,他还是老实地答了话。
     
      她生起气来,老爷都怕她的。
     
      “以后还刺激他不?”
     
      “不刺激了。”
     
      “还骂他吗?”
     
      “不骂了。”
     
      “你要记住了,因为我记得牢牢的。”林大娘点点头,叫大将军,“放他下来吧。”
     
      等他们一把乌骨放到饭桌边,乌骨就狼吞虎咽了起来——还好小娘子不是真的没良心,好吃的都给他留了一份。
     
      刀藏锋搂着靠着他肩膀的小娘子,撩了撩眼看着饿得两三口就吃掉一根大鸡腿的乌骨,又看了看不远处要睡篮里睡着的儿子……
     
      至亲娇妻儿子,他都有。
     
      没有人能夺走他的一切。
     
      “好了,慢点……”见乌骨吃得太快了,怕他哽住了,林大娘还是难掩关心,坐起身朝他走去,给他顺背。
     
      “我饿了,小娘子。”乌骨吃着东西含糊地说。
     
      “知道了,下次别让我生气了。”
     
      “嗯。”乌骨喝了口她送到嘴边的水,点头应了。
     
      不了,下次再也不多嘴了,说话一定要过脑子。实在不行,干脆跟怕娘子的软脚虾干一架就是了,话一个字都不多说。
     
      ——
     
      过了三天,宜家的人,跟打算杀宜家的人都到了京城,直接被送进了大理寺,只忠于皇帝一人的大理寺卿左义明手下,左义明那边已经接到了皇帝的传话,这个案件,由他出面专审。
     
      这审讯的第二天,宜三娘就来了大将军府,她到时,见小娘子眼红红的,不由诧异,“怎么了?”
     
      林大娘朝她勉强一笑,“大素小雅她们今天早上走了。”
     
      宜三娘默然了一下,“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林大娘点点头,“三姐姐,事情怎么样了?”
     
      “这事,算来牵涉到了宫中,怕是不会善了……”宜三娘接过了她给她端来的茶水喝了一口,“我过来是想跟你说,这事你不用管了,不要经手,涉及林家的,就让你弟弟去应对,他不懂的,你教他怎么处理就是。”
     
      林大娘本是这样打算的,既然大将军介意张当家的,她就没打算去见了,为了个不相干的人去挑战大将军那完全没有的安全感,未免太得不偿失了,但这时听她三姐姐主动说起,她愣了愣。
     
      “这是因……”她看向了她三姐姐。
     
      “起因已确定是罗家,罗,张,宜,林,天下七富有四家都涉及在了里面,这里面还有没有更多的,还不知情,这几个家虽然动摇不了国本,但他们几家都乱了,那怅州几年之间怕是……”宜三娘想了想,道:“安王的原话是,怅州至少在十年里,会不进反退,于国于民都不是什么好事。江南三州上交国家的商税和地税,怅州就占了一大半,罗,张,宜,林占了这一大半当中的绝大一半,全都倒了,每一年皇上就要少收到江南一半的税了。”
     
      “嗯……”林大娘点头,跟她算细帐,“三姐姐,安王所说完全不假,我还跟你还算算,我们这几家要是全倒了,哪怕罗家起来了,占了我们三家,皇上也要少收一半的税,罗家的钱只会分流到各处打点和壮大他们罗家在朝廷和在地方的影响当中,不会流到国库。不用十年,就五年,等他们罗家在怅州一家独大,他们就是怅州的土霸王,怅州不仅会不进反退,它都不能算是朝廷的了,只会是罗家说什么就是说什么……”
     
      “罗家的人,我是知道的,”林大娘说着轻吐了口气,“他们对底下的佃户、下人都极其苛刻,这几年情况也越来越严重了,我们家这边的情况是,有些人宁肯拿钱打点来佃我几家的田,或是什么都不要来我家打短工,也不愿意去给罗家做事。罗家给钱少,佃粮都往三七开了,还要佃户自己交官府的税粮,由他们一并交上去,三姐姐,他们家还动不动打死人,没卖身的也跟卖身了一样,生死都由罗家,罗家有点什么事,都是无偿就叫他们就去干活,他们家的田都没几个人敢佃了,都怕了他们了……”
     
      “你想啊,”她看着宜三姐姐,“要是他们家一家独大,这家子难道还会突然之间变好了不成?”
     
      不会,她觉得罗家只会把怅州变成罗家的,然后朝廷不得不清洗,到时候,富绝天下的怅州没个几十年怕是缓不过来的。
     
      罗家这是要毁怅州。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