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17章

第11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出去出去。”见小丫还不走,林大娘起身推了把她,吆喝着丫鬟们都出去。
     
      知春她们看着小丫……
     
      “哎哟,出去。”见小丫还不动,林大娘又催着她往外走,哄她:“你看姑爷什么时候真打过我?”
     
      要真打,他们早干了无数架,这日子早就过不下去喽。
     
      她把丫鬟们轰了出去,也没怕那站在那不动也不吭声,脸差得直接可以去吓死一片人的大将军,而是凑头出去看了看那长桌,见刚才被摔得震天响的长桌没事,她大松了一口气,拍着胸道:“还好,还好,没坏,那可是我花了大钱买的。”
     
      刀藏锋一听,大钱?
     
      他看了下身上今早下床时她给他穿的黑金,二话不说,把手中提着的剑扔到了地上,把衣裳扒了下来,打到了地上就放脚踩。
     
      林大娘看着都傻眼,忙跑过去蹲下身扯衣裳,急了:“你踩衣裳干什么?可贵了,不是早告诉过你吗?”
     
      “不要了。”刀藏锋本想把它揉碎,但见她手在扯,不耐烦地道:“你走开……”
     
      “美得你,赶紧给我松开。”林大娘狠狠地抽了他的腿一下,硬是用蛮力把衣裳扯了出来,一扯出来看衣裳没坏,又松了口气。
     
      眼见他又要发飙,她赶紧先发制人,叉着腰大吼:“姓刀的,我跟你说,你今儿要是不跟我说明白你凭什么无缘无故发火,我就马上回我娘家去,你别以为我娘家没人,我家船就在码头,这日子不想过了,我眨眼功夫就跟我娘他们回怅州,你信不信?”
     
      吼完,见他还阴着脸瞪她,她翻了个白眼,扯着他往床边走,把他按了又按,按在了床边的软榻上坐下了,又叉着腰站他面前,板脸瞪着眼睛问:“到底怎么了?你现在马上给我说明白了,死也我让做个明白鬼再去死行不行?”
     
      刀藏锋没吭声。
     
      “为什么踩衣裳?”林大娘见他刚才横得都摔桌子了,这下还不出声,心头恼火得很,拿手点着他额头,没好气地道:“不知道那是我费心为你做的啊?一针一线都是我自己亲手动的,从没让丫鬟帮过忙过,你这是拿我的心在地上踩啊,你知不知道?”
     
      她这是还治不住他了是不是?
     
      刀大将军别过脸,皱起了眉。
     
      “说话啊!再不说我真生气了啊!”林大娘一看,还不吭声,嗬,好本事啊!随即她什么都懒得说了,扭过屁股就走。
     
      “那张尚之是什么人?”见她真要走了,刀藏锋拉了她一把,拉了她回来。
     
      这一拉,他用的力气太大,一把人拉回来赶紧松手,又皱眉看向她的手腕。
     
      “张尚之?”林大娘一看他的神情,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揉了揉手腕,这下见他终于开口,她也没拿乔,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赶紧解决他们当前的问题,“张大当家的?你怎么问起他来了?”
     
      “乌骨说,他喜欢你。”
     
      “乌,骨。”林大娘一脸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她朝门口看去,俏脸一拉,凶相毕露:“小丫,听到了没有?把那老骨头给我绑过来!立刻马上五花大绑过来!我要生吃了他!”
     
      “是,娘子,这就去。”小丫在外面紧紧守着呢,一听,觉得这屋里也不会出现什么大打出手的事了,也松了口气,赶紧跑去找骨爷了。
     
      “他跟你说什么了?”林大娘回头,眯眼看他,见他说完嘴巴又闭得紧紧的,忍不住掐着他的手背肉狠狠地拧了一圈,“说话!”
     
      “我要是不娶你……”刀藏锋说着这话心里都堵得慌,他打这么多年的仗,哪怕是打几仗都没觉得这么堵心过,“你是不是得嫁给那什么翻墙绝食割脉的?”
     
      林大娘一听,这下不用他多说,也能猜出乌骨跟他说了什么了,一时之间,她也是哭笑不得。
     
      “生气了?”她无奈地问了一句。
     
      “没生气。”
     
      “行了。”林大娘跟他解释,“你娘子我长得不差吧?”
     
      大将军又不吭声,他抿着嘴垂着头的样子还是很生气,见他放在腿上握着不动的拳头手背上青筋直跳,林大娘也知道他现在明显在克制着自己。
     
      他手背上还有她刚拧出来的红圈。
     
      林大娘是个擅长观察细节的人,谁对她是打心眼里好的,她一眼就能看明白。
     
      小将军为人父变成了大将军,这一年多发生了这么多事,他也变得成熟了很多,但有一点没变,反而是加深了的——他是真的把她放在心上,他对她的喜爱,是从一言一行当中都能看得出的。在感情上,他甚至是深深依赖她的,这个她无需怎么感觉都能知道他把他的心放在了她的手里,任她揉搓。
     
      对他,她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遂她也就对他多了几分耐心,“怅州富饶,民风也算开放,有点钱的人家也多,这也养出了不少浪荡公子来,我们怅州的娘子长得好看的众多,怅州城里给我们排了号,你娘子我给他们排上了数一数二的名号,我有这个美名,这些糊涂浪荡公子哥不做点糊涂事,那都不是他们了。乌骨叔说的事不假,有人翻墙绝食割脉,这还是轻的,你知道罗家吧?就罗家那几个小娘子,有次出去游船,被她们逗了两句,有几个脑子没长好的公子哥为了跟她们表忠心,跳下了河去够罗家的船,结果你猜怎么了?跳下去五个,三个不擅水,把另外两个擅水的拖着,一起死了,这一道就是死了五个有钱人家的小公子,这事你要是去怅州随便找个人打听,他们都知情。且这还不算最荒唐的,最荒唐还多的是……”
     
      林大娘说着叹了口气,低头去看他的脸,“这你就生气了?我等到快满二十岁才等到你来娶我,你说,是你该生气,还是我该生气?我是我们怅州娘子当中出门出得最少的,爹爹过逝了,怀桂那时还小,我要掌家,就是如此,我都不太出门,一年出去的次数屈指可数,也被他们说道了无数道风言风语。你说我都这么不容易了,别人胡来给我添麻烦,给我增添别人口中的笑柄就算了,难道你也不心疼心疼我?”
     
      刀藏锋终于抬起了头,看着她,“那张尚之是个什么人?比我强?乌骨说要不是你早订了我,他都要把你嫁给他。”
     
      林大娘心想,等会小丫把人抓过来了,她一定要狠狠地把那根老骨头折磨散了不可……
     
      “张大当家的,以前还不当家的时候,他给我们家送过几次布,就这么认识了,他做生意是很不错……”林大娘见他皱起了眉,伸手把他眉头给顺开了,朝他摇头,“将军,你以前沙场血战,我在怅州,怅州尽管不是沙场,但于我也是战场无异,你在沙场会遇到最大的敌人,跟你同样很强的同袍战友,而我也如是,我有很大的敌人,也有惺惺相惜的合作伙伴,我对张当家的没有丝毫男女私情,但我敬佩张家人的能力,更敬佩张家人做生意的手腕,林家需要他们家学的地方有很多,这一点,我都是这么告诉怀桂的。但我在知道他对我有意后我就不再与他见面了,我与他已有好几年没见过了,也不觉得以后有什么要见的必要。但撇去生意场上的这些,将军,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清楚,我也不关心,他比你强不强,我不知道,我也不需要知道,因为那对我毫无意义,在我心里,没有人值得让我拿你去跟他比。”
     
      “听懂了吗?”见他的拳头因她的话握得更紧了,林大娘的手搭上了去。
     
      刀藏锋反手,紧紧握住了她的手,“你喜欢的只是我。”
     
      林大娘笑了起来,“听明白了就好。”
     
      她也紧紧反握着他满是厚茧的大手,“将军,我已经跟你说过一次了,现在我想再跟你再次一说,我对你,不仅仅是想与你搭帮过日子,更多的,是想让你把我放在心上,我也把你放在心上过日子。如此,你暖着我,我暖着你,以后的路再长再黑再冷,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我都不怕,你知不知道?”
     
      刀藏锋看着她,眼角微红,他把她抱入怀里,喊了她一声,“小娘子。”
     
      “诶。”
     
      “小娘子。”
     
      林大娘笑了起来,又应了一声,“在着呢,将军。”
     
      “你别离开我。”你是我的,刀藏锋垂下眼,掩去了眼里所有的红光。
     
      他十岁就已在沙场欲血奋战,活到至今的每一步都是淌着血过来的,而她,是他活到如今老天给他的最好的礼遇,他不可能让别的抢走她,哪怕只是觑觎,这也让他怒不可遏。
     
      “怎么离开?不离开。”林大娘摇头,抬起头来朝他笑了起来,“不过,你要是打我,我肯定得走,我们林家码头可是有船能走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