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16章

第11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还在怎么寻思着见张大当家的事,乌骨这夜半夜回来了,他回来一身臭味,第一件事就是来抱胖小子。
     
      胖小子在他怀里挪了挪小胖躯,睁开一只眼看了看他,随即又安睡了过去,小鼻子还抽了抽,很是可爱。
     
      乌骨那心啊,一下就安定了下来,这厢抬头看向他那小娘子,见她还皱着鼻子看他,他瞪她:“我是臭,怎么了?”
     
      他日夜兼程赶回来抱小胖子,哪得闲洗澡去?
     
      “也就胖小子不嫌弃你了。”林大娘一脸的嫌弃,“把话说完赶紧抱走。”
     
      刀藏锋这厢拿了他的披风过来,盖在了仅着薄外袍的她身上,嘴里问着乌骨:“船没事?”
     
      “没事,赶过去正好,把人劫住了。”乌骨是老为林家办私下的事的,他干这个干了几十年,行事老辣,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人呢?”刀藏锋示意小娘子在廊栏上坐下,他则站在她的身边,挡住了朝她这边夜袭而的风。
     
      “全都抓回来了,在路上,死不了,带回来你要是想审,你就去审。”乌骨是办好事一个人赶回来的,别人没他脚快,还得三四天才能到,说到这,他朝林大娘看去,“对了,路上遇到故人了。”
     
      “故人?”林大娘正在揽着大将军的长披风腿上放,披风太长了,落到地上沾了灰就不干净,再穿就得先洗了才能穿。
     
      这披风也是黑金做的,贵着呢。
     
      “罗九。”
     
      “罗九哥哥?”林大娘冲口而出,披风也不放了,抬起头就道,眼睛还亮了起来:“真的?”
     
      她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了,这些年间她只接了两封他报平安的信,这几年他更是音信全无。
     
      “嗯。”
     
      “九哥哥现在怎么样了?”林大娘都有点激动了起来,她五年前接到的一封报平安信中,九哥哥说他现在很好,已经在他所呆的地方开始做点小生意了,还颇有点成绩,让她放心,但这信一来,她就有好几年没有收到下一封了,说不担心他那是假的。
     
      “还行吧,”小胖子依偎在他怀里睡得香香的,脸上还有甜笑,见他睡的好,乌骨也没急着走,道:“耍得一手好棍法。”
     
      “你怎么遇见的他?棍法是武艺好的意思?他儿女多大了,你见到他没有?他回中原来是来探亲的?”林大娘站了起来,突闻故人的消息,她很是兴奋了起来。
     
      “探亲?”乌骨翻白眼,“探鬼的亲,他回来找罗家算帐的,我正好遇上了,便与他一起把罗家干翻了。”
     
      “啊?”林大娘愣了,随即,她一笑,“是了,他与罗家是有帐要算。”
     
      罗夫人害死了他的亲娘,害他致残,都是一笔一笔需要好好清算的帐。
     
      “他说我告诉你,他现在要回怅州办事,等罗家的事处理完了,他会上京来找你。”
     
      “啊?”林大娘一下子就高兴起来了,“他还要上京来看我?”
     
      乌骨本想答是,但眼睛正好扫了她身边的人一眼,他小胖子的爹这时脸色冷肃,身上杀气尽露,跟他在战场上欲要大开杀戒的样子没什么两样,他便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含糊道:“反正宜家没事,宜家的一半人被罗九带回怅州,一半人并提回京等着审问,这些人大概两三天就回了,你们看着办吧,我要去睡觉了。”
     
      “那你去吧。”林大娘琢磨着他说的也差不多了,回头等他睡饱了再详问也不急,于是说罢,又抬头兴奋地朝大将军看去,“大将军,我……我……”
     
      看着大将军那比平时还要冷上七分的脸色,林大娘那句“我想告诉你我罗九哥哥要来看我”的话不由自主地说不出口了。
     
      她干笑不已,“大将军,夜深了,咱们进屋吧。”
     
      有话床上好好说。
     
      “九哥哥?”刀大将军并不想进屋,看着她的脸就道,“什么九哥哥?”
     
      “是我以前在怅州的好朋友……”林大娘莫名觉得后背发凉,她这个人,危机感很强,人也最会识时务,不等大将军审她,立马劈里啪啦把过往都说给了他听。
     
      她把罗九帮过她,和他在罗家的处境,还有她怎么帮的罗九逃离的罗家等事快快地说了,说完她还感慨了一句:“当年我也是人小胆大,就想着他太可怜了,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就帮他逃了出去。”
     
      “就这么想帮他?”大将军看着她,冷冷地问。
     
      “也不是啊,”林大娘听着都觉得心里发寒,拉着他的手,撒娇都用上了,“就是小时候认识的小哥哥,我都说了,当年我跌倒,就他好心过来扶了我,从此之后就认识了,他是个好人,所以我这才帮他的。”
     
      “是吗?”
     
      “藏锋哥哥……”
     
      “风大了,进屋吧。”刀藏锋这时已经完全不想再问下去了,抱起她往屋里走。
     
      “很多年都不见了,藏锋哥哥,他儿女肯定都很大了……”
     
      “嗯。”她想说就说吧,刀藏锋虚应着,想着回头等人进京,他一定得先见见这个让他妻子一说起,就滔滔不绝的所谓九哥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
     
      不过他没等到人进京,第二日一清早,休沐日他本要练一个时辰的剑法,但剑法练到一半,他就收了那把快把她种的树都劈没了的剑,去了乌骨的房,把乌骨怀里的他儿子夺了过来,拿剑鞘指着乌骨,“那罗九是什么人?你为何从未与我说过!”
     
      “不相干的人,有什么好说的!”乌骨被打搅补觉,气得一拍床铺就飞了起来,要去抢人。
     
      刀藏锋退后,退到墙边,冷冷看着他,“你应该知道你现在已经打不过我了,而这手里的……”
     
      他看了手中还睡得香香的儿子一眼,抬目看向乌骨,“是我的亲儿子。”
     
      “你这人……”乌骨气极,“我告诉大娘子去!”
     
      他要告状去!
     
      “你去,不过你去了,从此孩子归我。”刀藏锋干脆收了剑,把剑烦躁到地扔一边,抱着儿子在桌边坐了下来,提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倒口冷水喝,但一倒再一喝,见水是温的,不由更是火冒三丈,把杯子都砸到了桌子上,不耐烦地朝乌骨去看,“说!”
     
      “你问她去,跟我凶什么凶。”被吵醒的乌骨更不耐烦,激动得鬼脸上的血纹都若隐若现了,“快把小胖子还我。”
     
      不说?
     
      刀藏锋不想再与他鬼扯,抱起儿子就往外走。
     
      乌骨飞快拦住了他,“不就是一没用的小子,得了她的眼缘,她救了他一把,送了他远走高飞,这有什么了不得的?这不过是个普通人,你吃的哪门子的醋?吃这种醋,你还不如吃吃当年怅州有公子为了看她一眼,墙都翻了无数遍,害林府不得不把院墙加高的醋;还不如吃吃为了娶她,绝食割脉跟家里闹的那姓什么刘的小子的醋;这些太远,你要是觉得嫌醋太远吃不着,还不如吃吃近在眼前的那张记当家的……”
     
      乌骨越说,刀藏锋的脸越冷,等乌骨说到最后,刀大将军的脸已经冷如死水了,一点波澜都让人看不见。
     
      在这种他遇魔会杀魔,遇神会杀神的脸色下,乌骨闭嘴了,心想,他这没经脑子,就破口而出的话回头让小心眼的小娘子知道了,他就死定了!
     
      必死无疑!
     
      “反正,就这样。”乌骨头大,去抢他的小胖子。
     
      这一次,他没有障碍地把小胖子抢到了手里,但等正要溜的时候,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剑拿到手,还把剑拔了出来的大将军拿剑抵住了喉。
     
      “臭小子,我是你师父!”乌骨被冷剑抵着喉咙,都快气晕了,大吼着就道。
     
      “呵。”刀藏锋没有笑意地笑了一声,“你是我师父,不过不管是不是师父,你把话说清楚了再走,张记当家的?好,张记当家的,他做了什么?翻墙,绝食,割脉?”
     
      “人家没你想的这么差好吧?”被倾囊相教的徒弟拿剑抵着喉咙口,一辈子都没受过这等侮辱的乌骨也冷笑了起来,“张尚之仪表堂堂一等男儿,有骨气有担当,会挣钱,更对她尊重有加,隔着远远的对她其拳拳爱护之心都深之切之,如若不是小娘子当年已经许了你,我都要跟老爷说干脆让她嫁了他算了。”
     
      “哦?”刀大将军这一下笑了,他这一下突然笑了起来,从不有此等欢颜的男人此时就像雨天突然在天上炸开的阳光一样猛烈刺眼,“干脆让她嫁了他算了?”
     
      “这不没嫁嘛?谁叫小娘子好的不要,非要你这个倒贴钱的……”乌骨把绿眼睛都不知道翻到哪块去了,眼睛里只剩一片白,“你管他们是怎么想她的,她最后嫁给了你不就得了?你这吃哪门子的醋?你想不开找她闹去,找我闹什么闹?又没这么多人喜欢我,真是的。”
     
      这时,不等他多说什么,刀藏锋已收回了剑,提着剑大步匆匆往外走去。
     
      他前脚一走,乌骨后脚就抱着小胖子跳上屋檐,左看右看,干脆往皇宫那边飞去了。
     
      他觉得这个时候,只有皇宫能藏得住他,保得住他了。
     
      而这厢,昨夜被折腾得狠了的林大娘正在补觉,刚被小丫推醒,听她说完大将军正在跟乌骨吵架的事,就见大将军已经大步进门来了。
     
      他一进来,就把他们卧室外那张靠在窗边平时用来谈天说地,吃饭处理家务的长桌掀了,其后,只见他指着门,对小丫她们这几个正要侍候她起床的丫鬟道:“滚出去。”
     
      林大娘一听,一骨碌就从床上翻了起来,看着明显压着一身快要崩发的怒火的他,美目一时之间瞪到了最大。
     
      怎么了?
     
      这么大脾气!出什么事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