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15章

第11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呀呀。”小将军回了他两个字。
     
      刀藏锋又伸手抱回了他。
     
      皇帝有点不舍,但小将军已把小胖手伸向他爹了,他只能松了手,又道:“挺实沉的啊,力气也大。”
     
      “刀家儿郎。”
     
      皇帝笑着点头,“可不是,你们家啊,还真是时不时要出几个将神。”
     
      “他以后再说,小时上佳,大时了了……”刀藏锋在皇帝的示意下,拖了把椅子过来,但站着没动。
     
      等两个皇子先入座了,他这才坐下,跟对面的皇帝道:“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还请皇上往后也别老夸他,您要真想大壬再有一个为您为国守卫疆土的将军,多斥他两句,比纵他成为纨绔子弟要强。”
     
      小娘子说了,麻烦你们这些爷们多管管他,多打打他,多斥斥他,让他知道天高地厚,犯了错事必有重揍,至于让他体会人生温暖,知道人间还有真爱这种事情,就让她来,她必会用母爱无疆包容他。
     
      大将军觉得这话挺有道理的,尽管这是坏人他当,好人是她来当。
     
      这时候,他也不忘拖皇帝下水。
     
      皇帝笑个不停,“也就你这跟朕这般说了。”
     
      说着忍不住看在大将军怀里一脸笑颜好奇打量着他们的小将军,“这小家伙精力够旺盛的啊,挺爱笑的。”
     
      “嗯。”见小家伙要够旁边坐着的九皇子,刀藏锋把小家伙递了过去。
     
      九皇子一见,朝刀大将军笑了起来,点点头小声道:“将军放心,我会小心抱的。”
     
      “呀呀……”哪想小将军一凑近他,小脸蛋就往他脸上依了过去,湿漉漉的小嘴唇不小心在九皇子的脸上碰了碰,九皇子都惊呆了。
     
      “咯咯。”
     
      小将军还大笑了起来。
     
      九皇子也是笑了,抱着大笑的小将军跟皇帝笑:“父皇,小将军脾气真好。”
     
      见平时雅静如止风的九皇子都喜不自胜了起来,倒有点孩子气了,皇帝失笑,看着儿子也目光慈和了些,“这性子,比他爹讨喜多了。”
     
      九皇子听着笑个不停,瞥了面无表情,直视他方的大将军一眼,还偷偷地朝他父皇点了点头。
     
      可不是,讨喜多了。
     
      大将军那嘴,别说他父皇听了时常被哽得一口气上不来,就是他在一旁听了有时那心口都要跳一跳。
     
      大将军太敢说了,话也着实太不好听了。
     
      一看九皇子还顽皮了起来,皇帝不禁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微笑了起来。
     
      看他父皇亲近他,神情里带着对他的疼爱,九皇子这时心头不禁一阵发热,连鼻头都有点酸楚了起来。
     
      他父皇对他一向是好的,但像这样像个慈父一样疼爱他的时候,太少了。
     
      “父皇……”九皇子掩饰了一下心头的颤动,又笑着道:“小将军是挺沉的,我抱过宫里的小皇弟,都够得上一两岁的小皇弟的重了。”
     
      他怀里小将军一听,朝他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小嘴带着笑还嘟了嘟,逗得九皇子又笑了起来。
     
      六皇子坐在皇帝的左侧,他的对面,此时见皇帝还凑过头,就着他九皇弟的手逗起了小将军,他那嘴边的笑僵了僵,随即,他又若无其事了起来,看向了大将军。
     
      大将军此时已经站起了身,朝长桌走去,接着办他之前的公务去了。
     
      皇帝这厢逗着小将军:“你这么沉,是不是可能吃了?”
     
      小将军扁嘴,好像是在说是。
     
      “你这么爱笑,你不像你爹,是不是像了你娘?”
     
      小将军一天,两嘴一咧,小舌头都探出来了,狡黠得很。
     
      “你还能真听懂朕在说什么?”皇帝奇了。
     
      小将军笑着哇哇大叫,朝他伸手。
     
      这人太有意思了,嘴巴老动个不停,跟他玩。
     
      皇帝哎呀呀叫着,把他抱了过来,“小将军诶,你可真是天纵奇才,国之栋梁啊……”
     
      “皇上。”不远处传来了刀大将军的声音。
     
      “行了,朕就说两句。”皇帝又抱起了小将军,捏捏他的小胖腿,“这都快十月了,怎么给他穿这么少?”
     
      “他阳气足,火气大,不用穿多的。”
     
      皇帝掂了掂小胖腿,点点头:“是够热乎的,大将军,你这儿子还真是不一般。”
     
      “是。”他的儿子嘛。
     
      “牟桑啊……”
     
      “诶,父皇,儿臣在。”
     
      “你去礼部吩咐一声,让礼部的人备好供品,今日去皇庙那外面给祖宗们通报一声,就说刀将军府又给我们大壬出了一个福将了。”皇帝想了想,“你也跟着去,代朕跟祖宗们说一声。”
     
      “儿臣领旨。”牟桑一听,脸色一正,半弯下了腰长揖到底,又朝小将军笑了一下,这才去了。
     
      “沉盈啊。”
     
      “儿臣在。”带着淡笑看着这一切的六皇子一听,立马精神一振。
     
      “你去帮朕去御书房拿道空旨过来,朕给小将军写赐旨。”
     
      “儿臣尊旨。”六皇子笑了笑,也飞快去了。
     
      临走之前,他忍不住看了大将军一眼。
     
      而此时刀藏锋正在看着桌上江山的一角皱眉不语,正在沉思,根本没看到六皇子那意有所思的一瞥。
     
      他们一走,皇帝专心逗起了小将军,小将军也真是没玩伴,嘴里咿咿呀呀着跟皇帝玩了起来,等到大内总管来了,皇帝已经爆笑出好几趟笑声了。
     
      “大德子,你总算过来了,你看这小将军……”皇帝笑看了一眼捉着他手指不放的小将军,朝张顺德道:“这小家伙对着朕的手指说了好一会话了。”
     
      刀迈峻平时睡在乌骨的怀里,跟木梁说话习惯了,这厢正把皇帝的手指当木梁说话呢,却把皇帝逗得乐不可支。
     
      “这小将军,一脸福相。”张顺德把煮过的奶端过来,“刚才奴婢问了大将军的人了,说小将军一次能喝两大碗羊奶,白日每隔一个多时辰一点就要喂一次,这时间也到点了,奴婢来喂喂他。”
     
      “诶,朕来。”
     
      “皇上。”
     
      “别那么多废话,朕来。”
     
      皇帝手生,但小心,没一会就把两碗全喂下去了,小将军一口不落全喝下去了,末了还打了个饱嗝。
     
      皇帝没带过孩子,但他抱过,看过,知道孩子没这么好带,也是奇了,“这也太好带了吧?”
     
      “吃的是多,”张顺德看小将军吃得满满足足的,小脸上的笑意不断,还笑眼弯弯的极讨人喜欢,也不由道:“不愧为我们大壬以后的虎将。”
     
      “嗯。”皇帝点头,他也是奇了,一见小将军就觉得他颇得他眼缘,这孩子也是真不一般,“是得悉心教着才行。”
     
      要不,浪费了。
     
      回头等大将军办完公务,领着旨带着娃走了,皇帝跟前来进宫跟他讨赏的小世子说:“你之前说的那个胖弟弟,是不是那个很爱笑,力气大的小将军弟弟?”
     
      “是呀,皇伯父,”小世子给他递小木剑,让他皇伯父陪着他一起耍,“就是胖弟弟峻弟弟,母妃说,回头还要带我们去看胖弟弟,喽……”
     
      他把刚朝他皇伯父讨来的,放在旁边,生怕别人拿了,特意守着的一个特别大的大梨用双手抱起给他看,“这个就是我朝您讨来,要给峻弟弟吃的,玉姨说峻弟弟太能吃了,快要把将军府吃垮了,我给他带点吃的去。”
     
      这样就不会把将军会吃垮啦。
     
      “吃垮了?”皇帝听了哭笑不得,跟心肝宝贝小侄子说:“朕给他们家赐了很多金银珠宝啊,吃不垮的。”
     
      “哎呀,”小世子一脸“我这脾气都不想跟你说话了”的样子,“那些东西,啃都啃不动,怎么吃呀?皇伯父,您怎么这个都不懂呢?”
     
      皇帝失笑,捏他的小鼻子,“是了是了,皇伯父不懂,谢谢小世子教朕。”
     
      “不客气,皇伯父,来,我不怪您,我还陪您耍剑。”小世子抓着小木剑,跟他皇伯父对打了起来。
     
      皇帝跟他玩了小半个时辰,这才抱起昏昏欲睡的小世子,差了专人送了他回去。
     
      ——
     
      这这日林大娘中午就被安王坐安王府赶出来了,还真真是赶出来的,就因她们姐妹俩说累了话,两个相依着静静在想事的时候,她靠着她三姐姐的香肩打了个盹,被进来的安王看见了,就一直坐在她们的身边阴阳怪气地挤兑她,末了,她三姐姐要留她的饭,安王就跟赌气似地说:“厨房里没备菜,府里今天不留客。”
     
      林大娘还能说什么啊,安王醋桶里的醋都流出来了,快把安王府薰得醋气冲天了,她只能在对安王一脸怒容的三姐姐面前告辞,赶紧逃了出来,让他们夫妻俩尽情地吵去。
     
      还好,她们的事商量得差不多了。
     
      她这一出来,林如也来报,说张家当家的给主子送话了,说大娘子要是要见他,他随时都能来,让大娘子仅管吩咐就是。
     
      林大娘一听这话,也是笑了笑点头,没说话。
     
      张家的这任大当家的还很年轻,还不到三旬,格外的年轻有为。
     
      他是老当家的幼子,张家老当家的和张家大公子都是劳累过度猝死的,二公子在一次布坊的起火当中死了,也是不幸遇难,张记这才放到了他这个幼子手里。
     
      他也是个拼命三郎,经常四处跑,林大娘见他的次数不多,但这当家的没当家之前,只是张记的一个掌柜时就对她很好,对她也很客气。
     
      非常好,非常客气,好到、客气到一度不收林大娘买他东西的钱,说是张记感谢她的赠礼,林大娘把钱送了过去,没一会赠礼又用另一种不收钱的方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这事没多久,林大娘在要见他的一次场合对其拒不见面,她一字未说,而张记当家的从此也不再过问她买张记织布的事,也不再亲自送布到林府,也不再有什么不收钱的赠礼的发生。
     
      但林大娘也因此有很多年没见过这个大当家的了,她那次避不见面之后,他们从此就没见过面了。
     
      他们两个人都是很敏锐的人,林大娘一拒绝,那边就很快褪去了他对她的那点心思,两家也相安无事了下来。
     
      说实话,没听到传话之前,林大娘对见这个当家的无可无不可。
     
      但当年张记这位当家的对她若有若无透露好感的事,经这当家的传话这熟悉的口气,熟悉的对待她的方式,让她勾起了对当年的回忆,现眼下,她有点想谨慎一点了。
     
      她现在毕竟已经嫁人了,不是待嫁之身,而她那大将军吧,他不跟她生气,是因为他不想跟她生气,但从他对待下属的方式,和下属对他的恭敬和对其的敬畏来看,他绝对不是一个心慈手软、脾气好的武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