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14章

第11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安王听着笑了,“难怪我皇兄时不时想宰了你。”
     
      这个大将军,说话可真不好听。
     
      看他张口,还不如闭嘴。
     
      刀藏锋当没听见一般,韦达宏这时道:“我等会进宫轮夜,我去跟皇上说。我这头也把京中跟罗家有关的官员也查一查,这事不算小,牵扯的人太多了,王爷跟藏锋通了气也好,有你们两个在定主意,很多事就好办了。”
     
      “好办是好办。”安王不置可否,又朝刀藏锋扬了扬下巴,“你家那个小娘子知情了?现下如何?”
     
      “她……”刀藏锋听着睁开了眼,顺了顺腰间她挂的平安福扣,又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下,垂眼道:“怕是怒了。”
     
      “怒了?”
     
      “你王妃生气是什么样的?”刀大将军抬眼,不答反问。
     
      安王听了失笑。
     
      什么样的?不动声色地让人一无所有呗。她从不杀人,但按安王所见来说,那些被她放过的人活着也是受罪,但王妃说,蝼蚁尚且偷生,多的是人苟且至死也不甘心死的,既然不想死,那就让他们绝望地活着就是。
     
      “我王妃啊,”安王想了想道,“不爱对别人生气,只爱对我生气,别人对她来说,都不重要,没什么值得生气的。”
     
      “我重要,”安王指着自己的鼻子笑着道:“那就对我生气喽。”
     
      “哼。”刀大将军哼笑了一声,把腿从桌上放下站了起来,端起茶杯看了看,尝了尝又放下,跟安王说:“我家那个,我还没摸透她生气是什么样的,再看看。”
     
      不过想来也不用怎么看,他也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但他又何必跟安王说实话。
     
      他说完就带着人走了,等他走后,安王也站了起来,拍了拍韦达宏的肩:“你有个好兄弟。”
     
      说完他也走了。
     
      等他们都走了,韦达宏出了门,抬头看了会天上的月亮,疲惫地闭上了眼,复又睁开眼,看着月亮往前走去。
     
      他的死士跟着他,不忍地道:“爷,您能耐不少下大将军,大将军也是这般说的。”
     
      “嗯……”韦达宏点点头,低头侧脸垂眼看向他,“韦成啊,这路不好啊,走远了,皇上不许,走慢了……”
     
      他不许啊。
     
      他一生被错待长大,要是被错待到死,叫他怎么甘心?
     
      这日子,还得慢慢熬,也不能拖刀家弟弟下水,如安王所说,他是个好兄弟,如今他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这日林大娘抱了儿子,带着姑爷去接母亲们出去逛京城,一家人在京里走了不少地方,回来的时候,桂姨娘坐在轿子里就睡着了,还打呼噜,到了家还是找了个有力气的丫鬟背了进去,这一路上都没醒过来。
     
      两夫妻送了母亲们进了后院要走的时候,林夫人突然拉了下林大娘的手。
     
      “娘?”
     
      林夫人看着回过头的女儿,朝她微微笑了笑,“儿。”
     
      “娘?”
     
      “娘老了,”林夫人跟女儿笑着道:“对我来说,我这辈子活得够安逸了,我很知足。”
     
      林大娘眼睛慢慢地眯了下来。
     
      林夫人又道:“你知道的,只要你和怀桂都好,就是我去……”
     
      “娘。”林大娘打断了她,“不要说了。”
     
      她看着她的母亲,她再了解她的母亲不过了,“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兴许也知道我们家现在不平静,但这与你,与戚家无关,不过是些林府立着就必须要面对的事情,爹以前是怎么解决的,怀桂与我就会怎么解决,你只管等着看着怀桂成家,带着桂娘跟他好好过后半辈子就是。”
     
      “娘,”林大娘双手牵了母亲的手,抬眼看着她没放,她轻声道:“你听我说,你为我们做的已经很多了,你跟桂娘长命百岁开开心心地活着,就是对我和怀桂最大的帮忙。娘,我还有大将军,还有迈峻,还有乌骨叔这个义父在陪着我,可是,怀桂需要你,桂娘需要你,您活着就是林府的魂,您千万不要在怀桂还没彻底独当一面之前把他的魂丢了,要不,爹爹在地下得多着急啊?”
     
      她说着,把林夫人的泪都说下来了,她别过头擦掉脸边的泪,回头跟女儿点了点头,笑着说:“娘知道了。”
     
      “娘……”林大娘抱了她,“不是你说错了话,不是戚家招来的祸事,你要是想知道多的,我跟怀桂都会仔细告诉你。现眼下不说给你听,是因为我们俩都希望你跟桂娘无忧无虑没有负担地过日子,不是故意瞒我。”
     
      林夫人垂眼笑着说:“我现在知道了,娘不胡思乱想了。”
     
      “你啊……”林大娘松开她,拿出帕给她擦眼泪,取笑她:“就是一腔慈母心肠,还好是爹爹把我带大的,要是我像了你,都治不住大将军那顽劣性子。”
     
      有着顽劣性子的大将军任劳任怨地抱着他们的儿子,在不远处的门外走廊等着她回家,听到这话,眉眼动都没动一下。
     
      就是不远处也听到了夫人话的暗将眉头不停耸动……
     
      顽劣?他们将军顽劣性子?夫人瞎说的吧,他们将军那是恶霸性子,一枪杆打下来,他们得掉半条命。
     
      回去的路上,林大娘本抱着小胖子,还没抱到一半,就喊停,把小胖子扔到了他爹手里,并对大将军说:“你看看我的头发!”
     
      平时美得就像幅精致的美人画的刀大将军夫人此时的发型垮了一半下来,长发披在了身后,她的耳朵也被扯红了,再加上此时她一脸的气急败坏……
     
      被她喊到轿门前接儿子的大将军弯腰看着她眼睛都没移开她的脸,搂着儿子拘着他的手脚不让小胖子调皮,道:“还是好看。”
     
      林大娘冷笑,指着胖小子:“收拾吗?”
     
      “收拾。”
     
      “那就好。”林大娘没好气地把轿帘放了下来。
     
      刀大将军抱了他儿子回了马上,刀小公子一坐到马上走了两步,顿时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看起了马上的风景来,他太好奇周遭的一切了,小脑袋左转右转,时不时还要自我欢快地咧嘴笑开怀,把他爹勾得时不时要看他两眼。
     
      回去他请示小娘子:“要不,明日我带他进宫,皇上早说要亲自给他赐令牌了,我带他去把牌子领回来。”
     
      刀家的嫡长子本是在礼部入了就可得一块皇上赐的令牌的,一般都是宫里赐到下面来,但皇上说要亲赐,就一直没赐下来。
     
      “饿了怎么办?”
     
      “你到时煮点奶,让有望送过来,他腿快,我把他留下,他有我的进宫令牌,报了就能入宫。”
     
      “唉,是吧?”林大娘刹那愁眉苦脸了起来,乌骨叔办事去了,他在时还好,她还老觉得他太霸占着小胖子了,可他一不在吧,她多带小胖子一会,不是头发被抓乱,脸快被他毁容,就是衣裳被扯坏。
     
      “他怎么不扯坏你的衣裳啊?”林大娘看着他怀里的儿子问。
     
      穿着黑金的大将军一脸面无表情,“他扯不坏。”
     
      林大娘拍了拍他的衣裳,“唉,值钱货就是好。”
     
      也不知道张记这次能不能逃过去,希望能逃过此劫吧,要不这么会织布会做生意的张记倒了,满族的人才就这么消失了,这岂止是国家的不幸,也是她这种每年必变着无数花样换新衣裳穿的小娘子的不幸!
     
      “你明天去趟安王府,峻儿我带。”他们一进家就收到了安王妃送了拜帖来的事,现在帖子就放在桌上,大将军看了帖子一眼,“她上次来做过客,你也去做一次。”
     
      林大娘笑了起来,白了他一眼,“你倒知道有来有往了。”
     
      “去吧,有什么事,你们也先商量一下。”
     
      林大娘默默点头,她确实挺想跟三姐姐先通通气,把事情摊开了说一下的。
     
      这次他们要是运气好,宜家没事,那么,他们即将也誓必清算罗家,这怎么个清算法,各家怎么出力,事后怎么分赃,是需要宜、林、张三家一起商量着办法出来的,要不单凭单打独斗,杀伤力太小了。
     
      她现在已满腹满腔的杀气,已经非常迫切地想动手收拾人了。
     
      “去吧。”看她低着头不语,刀藏锋摸了摸她被儿子扯疼了还没褪去红的耳朵,又道。
     
      “嗯。”这次,林大娘应了。
     
      ——
     
      刀大将军这日没上朝,直接抱了儿子来军机殿,皇帝一听,马上把御书房里那几个刺眼的挥退了,带着帮他理朝政的六皇子跟九皇子就过来了。
     
      皇帝过来时,刀小将军正躺在长桌靠窗的一边,翘着小胖腿在空中呀呀挥舞着,嘴里咬着他爹尚方宝剑上挂的红穗,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打在他白里透红的小脸蛋上,他那黑溜溜的眼睛追着那抹似动非动的阳光滴溜溜地转个不停,那活灵活现,灵气十足的光景,看得进殿的皇帝都呆了呆。
     
      “末将见过皇上。”刀藏锋这厢跟进来了的皇帝请安。
     
      “啊,这就是你家那小将军?”皇帝一反应过来,就快步进来了,走向了那小将军。
     
      “回皇上,是,末将长子。”
     
      这时刀大将军的长子感觉到有陌生人带着风而来,眼睛一瞪,往前一翻,等见到他的上空真出现了一个人,他兴奋地扔掉手中的红穗,双手双脚朝人挥舞了起来。
     
      他那小脑袋这时不停地往上翘,手也朝人伸去了……
     
      皇帝一把抱起了他,终于得到了自由,有人抱他的刀小将军一下子就咯咯欢快地笑了起来,随即,一巴掌打到了皇帝的头上。
     
      “峻儿?休得无理。”刀藏锋一看,皱着眉头快步走了过来要把儿子抱走。
     
      “没事没事……”皇帝没把人还给他,他抱着小将军往他的龙椅急步走去,“诶哟,这小将军,可够沉的啊。”
     
      张顺德跟在一边,看着皇帝走这么急,急了:“您走慢点。”
     
      “大德子啊,”皇帝这时也是抱着人不放,抽空跟总管说了一句:“去御膳房问问,有没有是两个月的小郎君吃的吃食,多拿点来。”
     
      “皇上,他现在只吃奶。”刀藏锋紧跟着他,见皇帝抱着他儿子就要坐在龙椅上,忍不住伸手拦了过去。
     
      “朕知道,知道,朕没你那么糊涂,御膳房知道怎么弄的,你放心,你儿子要是在朕宫里吃坏了什么,朕抄他们祖宗八代。”皇帝本不打算理他,见大将军皱着眉凶恶地看着他,这才抱着小将军改了道,坐在了旁边小将军父亲常坐的椅子上,把也好奇看着他打量不停的小将军放在腿上看了好几眼,这才看向大将军,“我们大壬这小将军是怎么长的?这眼睛也是灵了。”
     
      刀小将军一听到这话,又挥舞着双手呀呀了两声,眼睛都笑弯了。
     
      皇帝看着他,也是笑了,“这孩子,看着他笑,朕都想多笑两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