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10章

第11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丽怡郡主气势昂昂地来,灰溜溜地走了。
     
      林大娘也是被她气糊涂了,都忘了把她带来的礼品还给她了,小丫来问怎么处理,她只好道:“先放那吧,不要动,下次再说。”
     
      她老觉得这事没完,这小郡主可能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她。
     
      也果不其然,第二日这小郡主就又来了,她眼睛肿得只能找到条眼缝儿了,就是这样,她还是端着这么张脸过来了,又给林大娘送了礼过来,还朝林大娘浅福了下腰,撇嘴道:“他说让我老实点,以后别那么横了,家里的事他帮我先想个法子对付过去。还说侍妾怀孕的事是假的,是我那恶婆婆玩我的,他说他不可能那么薄情寡义,娘子刚娶进家来没一年就让侍妾怀孕。”
     
      她就知道她喜欢的人不可能那么坏,是她从来不跟他好好说话,快把他气死了。
     
      林大娘让小丫把她昨日带来的礼品拿来,“你都拿回去,我没法子让你怀孕。”
     
      “关你什么事?你能让我怀吗?”丽怡郡主见她不收礼,急了,拍着桌子道:“让你收就收,你才老多的废话呢。”
     
      “你这嘴里的刺,是没被拔干净吧?”林大娘撩了撩眼皮,看向她。
     
      “反正我送都送了,你不要也得要。”丽怡郡主一看,生怕礼被退回来了,不等林大娘说什么,她就急急道:“我走了,懒得跟你说话。”
     
      这一次,她又灰溜溜地走了,回去的轿上,她自言自语:“怎么就说不上两句呢?哎呀,我这嘴。”
     
      她忍不住抽了自己的脸一记。
     
      ——
     
      丽怡郡主一连两天都来了,这晚小将军回来,问起她这是来干什么的,怎么连着两天都来,林大娘都不想叹气,摇摇头就道:“就一小孩儿,没长大的小娘子。”
     
      就这样都还嫁人了,往后的日子还有得磨。
     
      刀藏锋看她,见她没什么不喜,就是有点无奈,便道:“以后别让她进门了,她要是胡来,你着人通报我一声,我去跟杨相说。”
     
      “你可算了。”林大娘把小娘子的情况跟大将军说了,说罢,道:“这要是只是一时之间不能有孩子就算了,要是真不能生,以后两个人还是成问题的,说来,杨文德这人如何?你见过没有?”
     
      “见过一两次,挺好的一个小公子,也颇有些才华,书念得不少,兵法也懂一点,前几年我打仗回来探亲,皇上摆了宫宴待我,他也在场,小小年纪就跟我也说得上话来,为人算是谦逊,杨家不算是白疼他。”
     
      “果真?”
     
      “嗯。”
     
      林大娘听了又摇了摇头,“你说都好了,还跟你都接得上话,就真是好了。太好,就是太好了。”
     
      “嗯?”
     
      “就是太好了,”林大娘解释,“人品有,才华有,得家里人喜欢,这一家老的小的都喜欢他,配上小郡主那么个性子,如若不是指婚,杨家人哪愿意?你看,就因这个指婚,杨家都因此恨你入骨了,他们家里的能对小郡主好到哪去?那小郡主,我看是个别人对她凶一句,她必凶两句回去的性子,就一来一往的,这关系哪能好到哪去?”
     
      简直就是恶性循环。
     
      “你别管她,她是好是坏,都是他们几家的事。”刀藏锋对此漠不关心,那小郡主他只见过两次,每次她都是在骂人,很是凶狠,他对她的印象极坏,“她再找上门来,赶她出去就是。”
     
      林大娘一听,也没说什么,她知道就小郡主那外露的性子,不讨厌她的真的没几个。
     
      她也不喜欢那小娘子,但怎么说,这小娘子本性真不恶,这小娘子不是什么都不懂,从她说的那些话里就能知道她是懂得什么叫坏的,但她没去选择真坏,反倒把自己全部外露出来,赤裸裸地伤害别人,也任由别人伤害她。不懂她的人,甚至哪怕有懂她的,有几个人受得了她这种性子?只会一个个把她赶出他们的世界,她也只能穷凶极恶,气极败坏地逞狠话、大吵大闹了。
     
      说来,她也只剩这点余地了,要不她还能如何?
     
      要是有个真能管管她的,让她别出来闹,她也不至到这地步。
     
      “听到了?”她没出声,时时刻刻都在看着她的小将军看了她一眼。
     
      “再说吧,我心里有分寸……”林大娘见大将军皱起眉来了,也是失笑,道:“我不是可怜她,这世上那么多可怜人,我要是菩萨心肠,哪可能管得过来?就是她凶凶的太像个小孩儿了,我要是郑重其事的,也是胜之不武了。”
     
      她也是真懂她家的大将军,大将军一听胜之不武,身为刀家武将本能的血性就起了,他自来不喜欢欺凌弱小之辈,便点头道:“那你看着办,不过,小心为上,她毕竟也是皇家的儿女。”
     
      皇家的儿女,哪怕不是亲生的,在里面呆过的人,又有几个是真能单纯的?
     
      “知道了。”林大娘朝他靠了过去,也是不由感慨,“我也是运气好,前半生有爹,后半生有你。”
     
      不是谁都有她这个运气。说到这,她想起了胖爹,心中这时也是各种滋味都有。
     
      也许在当年,她胖爹在看到他的那一眼当中,就是觉得这个人才是他女儿的良配,这才不择手段,不顾一切把她许给了他……
     
      她嫁给他的种种原因里,或许这才是最打动她胖爹的,也是他义无反顾的最终原因罢。
     
      刀藏锋知道她话里行间的意思,他沉默了一下,轻应了一声,“嗯。”
     
      她是有他。
     
      他也会为了她,更会谨慎行事。
     
      ——
     
      第三天小郡主没找上门来,林大娘也是松了口气,想了想便对小丫说:“把丽怡郡主带来的礼物入册吧。”
     
      她有自己的帐,谁给她送了什么,都是要入册才归置的。
     
      “这……”小丫没想到如此,迟疑了一下。
     
      “既然都送来了,退也没要,那就当是她的心意了,归纳好吧,回头把册子给我看看。”看了也好寻思着下次还给她点什么。
     
      “是。”小丫退了下去,过了半会,捧了一个盒子一脸无奈过来与她家娘子道:“您看。”
     
      林大娘看过去,见是一箱小金锭子,看模样是五两一个的小金锭子,满满的一层有二十个。
     
      “有两层?”她看箱子高得很。
     
      “两层。”小丫把下面那层也打开让娘子看了看,又拿出一锭金子,把下面的印记给了她们娘子看,“是宫印。”
     
      林大娘接过一看,见官印下面有几几年某某宫宫制几字,也是不由摇了摇头。
     
      宫里只有一个人能有某某宫的专印,那就是现在住在那个宫里的一国之后的皇后。
     
      这应该是皇后打赏给她的。
     
      “上面那层还算都是新的,下面那层新新旧旧都有,有些看起来其成色是有些年头了的。底下的印字我都看了,年份各年的都有,还有十来年前的……”小丫说着都没办法了,“娘子,我这小郡主昨日这一趟送的,怕是把一直攒的金子送了大半给您了。”
     
      “这脑子,”林大娘放下金子头疼不已,“是怎么活到如今的?”
     
      这前日才跟她瞪眼睛地放狠话威胁她,这没过一天,就送了这么多金子过来了,这小娘子这也不是一般的缺心眼了。
     
      “我也是打头一次见到这种人。”小丫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个入了册,放在一边别入库,你从库里拿几尺布出来装小箱子里,把这个放在里头,回头我给她还回去。”一个小郡主,能得赏又能得什么大赏去?一看她这一箱子各年份都有的金子就知道了。林大娘喜欢钱,但也不至贪一个心智都没长全的小娘子的钱。
     
      “诶。”小丫去了。
     
      这厢林大娘安排好了还回去的事,也没把这小郡主的事怎么放在心上,于她这小郡主到底只是个找上门来的陌生人。
     
      这头她这刚跟二夫人把家里一些琐事商量安排好,心想着明天去两个娘那里看一看,陪她们说说话,再看看怀桂那边把京里的事办得怎么样了,问问他何时回怅州的事,这样她这边也好做安排,把要给他带回去的东西打点好。哪想,没等她第二日过去,林如这日傍晚又来了。
     
      林福带了弟弟进来,跟大娘子说话的时候也是忍不住皱了眉,“大娘子,那戚家的人又来了。”
     
      他示意二弟说话。
     
      林如这时上前,禀道:“大娘子,戚家来人,说想把家中的一个娘子许配给我们主子,还跟老夫人哭上了,非要把这婚事定下来不可,她们家这次来的人太多了,光大小夫人都来了七八个,她们团团围着老夫人撕拉着老夫人诉苦不放,把老夫人围得气都喘不上来,脸都白了,桂姨娘在当中没看明白,以为她们欺负了夫人,拿了手中的茶杯砸了其中一个拉着老夫人手不放的戚家人的头,把人的头砸破了一点点,也没什么大碍,这一位戚家夫人伤得不重,根本没有什么性命之忧,就是这家人现眼下坐在家中死活不走,说是非要我们家给出一个公道来不可,要不她们死都不可能走。”
     
      林大娘一听,当下玉脸就一冷,站了起来看着林如,“我娘跟桂娘怎么样了?”
     
      “就那么一会,管事跟丫鬟婆子也在旁,很快就把老夫人和桂夫人送进后院了,老夫人们其实也没怎么吓着,闵大夫也在,很快就把两个老夫人的神安住了,老夫人们都好,这个您放心。主子在外面办事得信也很快赶回来了,现在就着小的过来一问,看您有没有空过去看一看。”
     
      “现在就走。”林大娘一听,朝林福道,“去叫小丫,把身手好的都带上。”
     
      这厢林府里,戚家的几个各房的夫人都忍住了窃喜,围着被砸伤了的那个妯娌,心想这次不把林家扒下一层皮,就休想她们会轻易离开放过他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