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09章

第10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笑容没怎么变。
     
      她得承认,丽怡郡主是个看起来很有“说服力”的人。这小郡主这话一出来,于情于理,哪怕是于怕她缠着大将军呢,可能都得帮上一帮。
     
      从气势上,郡主也是很压人呐。
     
      她好像有点明白郡主这样的性情还能活到如今的原因了,人是真的不蠢。
     
      “郡主,我是很想帮你……”郡主是贵女,但她还是贵妇呢,郡主没品级,她男人争气,给她还挣了个数一数二的品级,能让林大娘打落牙齿和血吞的也就宫里的那一两位贵妇了,她就是想怂都不好意思怂,怕大将军回来骂她没用,林大娘一笑,“但太医都没办法的事,我非医者,能有什么办法?”
     
      “刀夫人这意思是,不想帮了?”郡主抬眼,嘴边挂着笑,眼是冷的,气势迫人。
     
      “郡主这意思是,我没办法也得给您个孩子?要不然……”林大娘看着她嘴角微翘,话没再往下说。
     
      要不然呢?要不然她还灭了刀家不成?
     
      “哈哈哈哈哈……”丽怡郡主本盯着她,但突然之间,她扬头笑了起来,声音很是娇脆,“瞧刀夫人说的,要不然,要不然我还能如何?”
     
      她微笑着,“我听说你有个儿子?要不然,我当他的后母,捡个现成的便宜如何?”
     
      “郡主大可试试。”林大娘也笑了起来,这个郡主真的大可试试,她会让她生不如死。
     
      到此,林大娘也见识到了这位郡主求人的态度了。
     
      她微笑着,丽怡郡主看着这眼前的人,就那么一会,她就明白,这不是一个她压得下的人。
     
      这个出身地方豪绅家中的女子,没她以为的那般简单。
     
      就一下,丽怡郡主很快就调过了头,“那我求你,行吗?我刚才所说,不过是要胁你,事实上,我既然嫁给了杨文德,哪怕死,也会死在杨家……”
     
      说着她毫不在乎地耸了下肩,“当然了,按我这性子,我要是死了,肯定会拖几个杨家人跟我一块去死的,到时候你倒是可以看看我的热闹了。”
     
      就这眨眼功夫,这郡主画风又变了。
     
      也不知道她平常是不是这样大起大落的性子,如若是,跟她在一起,还真是活在各种情绪容易崩溃的边缘。
     
      跟她相处,近了,大概都觉得自己是猴子,在被她逗着玩吧。
     
      “郡主,郡夫跟你在一起,是不是时常都在大怒?”林大娘示意她伸手,丽怡郡主见此伸过了手来,她便搭上了她的脉。
     
      “刀夫人如何知晓?”丽怡郡主的眼,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她的手上,“听那些碎嘴子说的?”
     
      “算不上,不过是听过那么几嘴。”林大娘跟曾跟周半仙学了一点医术,听脉这点她学的尤其好,听这小郡主心脉乱得很,便抬眼看她,“太医应该跟你说过,别大喜大怒罢?”
     
      “呵,刀夫人还忘了说了,别大悲。”丽怡郡主冷冷地轻笑了一声,“就差劝我活得像个活死人一样了,我跟他们说了,满宫满府都是这样的人,就别劝我活得跟她们一样,还没死就像个鬼了。”
     
      她抬眼看着眼前这个明亮清艳的女子,轻启薄唇,“刀夫人就不要跟我说一样的话了。”
     
      “我不懂医术,就只会听听脉,”林大娘收回手,“就不说了。”
     
      不过按郡主这易大喜大悲的脾气,也不是个久命之相,她活得太施力了,太容易高兴悲伤,也很容易陷在绝望之中,最终自己玩死自己。
     
      现在看样子,她就已经深陷在其中了,就差彻底沧陷,再也找不到回头路了。
     
      这样的人,不生孩子,其实对孩子而言,是件幸事不是?
     
      “你帮帮我……”见她收回手,丽怡郡主的手迅速地扑上了上去,被刀夫人躲过,她没追了,但她手放在她其前面没动,看着这刀夫人的眼也变得哀求了起来,“刀夫人,请你帮帮我,没有孩子,我会都杀了跟我一起去死的,杨文德会连死都要在地下恨我。”
     
      “你跟他说过没有?”
     
      “说过没有?说这些话?”
     
      “嗯。”
     
      “怎么说?”丽怡郡主坐起,笑了起来,“你要我怎么说?”
     
      她笑着,眼泪都流出来了,她若无其事地擦掉眼边的眼泪,“既然刀夫人不想帮,那就算了。”
     
      她撑着桌子站起来,“不用担心我以后会给你添堵,可能没人跟你说过我什么好话,但我这个人有点好,有什么事都当面做了,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我不做,我活得没那么累。”
     
      林大娘听着这话都怔了一下,随即她也站了起来。
     
      这郡主就算如她所说的没有当面一套,背面一套,但看样子,活得比谁都累多了。
     
      林大娘对她没什么好感,但看她这样子,也没有什么怜悯。丽怡这种人,无论出身活法,都轮不到她说什么。一个人要是像这郡主一样这样活得恣意妄为,还真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可缺少,哪怕在她曾呆过的后世,都这样。
     
      但这小郡主现在这也是明显性情烈得烧了她自己,也把别人烧了,更把她最想要的人烧得远离了她——哪个男人愿意和一个让自己时刻不痛快的女人在一起?
     
      “你在郡夫面前哭过吗?”
     
      “我凭什么在他面前哭?”丽怡郡主一听,如被惹怒的刺猬,全身刺都炸开了一般,“让他可怜我吗?”
     
      “我就问问,你有没有在他面前哭过?”林大娘温和地问。
     
      可能是她面前的这刀夫人神情没有可怜、没有怜悯、更没有不屑、看不起她,丽怡郡主擦了把眼泪,不耐烦地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哭过,没用。”
     
      “就像你这样跟我哭,一边哭着一边威胁他,嘴里狠话不断?”
     
      “你什么意思?”丽怡郡主一听,眼睛瞪圆,恼怒地看向她,“别以为我背地里不捅人刀子,你就能随便侮辱我!”
     
      “我没侮辱你……”林大娘摇摇头,“你怀孕的事我解决不了,你要是真不孕,林家半仙也不是真的仙,解决不了连宫中专于子息之事的太医都没法解决的事,但你何不如回去之后,安安静静地把今日你在此所说的话跟你郡夫再说一遍?”
     
      她看着安静了不少下来,听着她说话的丽怡郡主,朝她点了点头,“我听说杨相幼子从小饱读诗书,是个聪颖心善之人,想来你这么专情于他,他与传言应有相符之处吧?”
     
      “他是心善,但对我不善。”丽怡郡主口气不好地说完,但她又坐了下来,想再和这个人说下去。
     
      她当然不是什么人都嫁,她小时候见过杨文德,杨文德对她很好,见她哭还给她擦过眼泪,给她摘花扮鬼脸逗她开心,但只有她记得这事,杨文德却跟忘了似的,从不记得他曾在御花园里让一个哇哇大哭的小娘子笑过的事。
     
      可她呢?一听说可以嫁给他,连最威风,最能保护她的大将军都不要了。
     
      “哪能对你不善,你嫁给他也有大半年了吧,我听说你还送了侍妾给你公公……”
     
      “我婆婆恶心我,我就恶心她。”丽怡郡主打断了她,说完这话她不无得意,小脸都扬起来了。
     
      林大娘摇摇头,“你看,你都这么做了,他也没拿你怎么样。”
     
      “我是郡主,他能我拿我怎么办?”
     
      林大娘都想叹气了。
     
      “不说杨相是一国之相,郡夫再不济,他也是状元才子,你身份再尊贵,他要是真要休了你,他们家还是有办法的。”
     
      “你以为他不想休了我?他就差休了我了!他已经说过想休了我了,说过很多遍了你知不知道!”丽怡郡主一听刀夫人所言,心口就跟被刀刺中了似的,她这话简直就是用吼的吼出来的,吓得外面林大娘的丫鬟迅速地跑了进来,被她们娘子示意,这才悄然飞快退下。
     
      “但还没休不是?”换个早休了,林大娘这时都有点后悔自己多嘴了,“他不是你的奴婢,也不是仰你鼻息而活的畜牲,你都不把他当人,他怎么把你当娘子看?”
     
      她敲敲桌子,“行了,别冲我嚷嚷,我脾气也不是太好,小心我现在就把你赶出去。”
     
      本来还想朝她大吼的丽怡郡主立马把嘴闭得紧紧的。
     
      林大娘见此真是无奈了,这不,还是能被管住的嘛?
     
      郡夫还真是个软骨头,让她作威作福的,也没找对法子治她。
     
      “他都不把我当娘子看,我怎么把他当人看?”丽怡郡主再开了口,尽管语气还是相当不好,但声音小多了,“我对他够好的了,你以为我没对他伏小做低过吗?”
     
      “但都带着刺吧?”林大娘是真心觉得这小娘子是从小没被人好好教长大的,就算有人教了她为人之道,但也没往正路上教。听听她这说话的口气,再加上她所做的求人的态度,圣人都能被她激怒,“你把人刺得全身都疼,你让别人怎么觉得你好?怎么觉得你不是心藏祸心才刻意伏小做低的?”
     
      “回去,”她是真不愿意跟这郡主说什么了,“口气好点,把你满嘴的刺都拔光了,好好给你郡夫把话都说一遍,如果你还要想在杨家继续呆下去的话,先让你的郡夫能近你的身再说。”
     
      “可是……”
     
      “没有可是,”林大娘是真想赶人了,她也站了起来,拉了小郡主往外走,“你回吧,回去找到你郡夫,马上把话说了,别去跟你婆婆打架了。”
     
      “是她先找打!”丽怡郡主又像只小刺猬一样把全身的刺炸开了。
     
      “你管她呢,你又不是要跟她过一辈子,你是跟你郡夫过一辈子,你先解决了重要的,再管次要的吧。”林大娘拉着她一直往外走,想把她轰出去,她怕再说几句,她这个江南小娘子们最爱的林家知心大姐姐,就要撕破她最为人称道的和善脸了。
     
      “那能行吗?”丽怡郡主被她快步拖得踉踉跄跄的,还不忘问。
     
      “我可不敢保证,你说了再说。”
     
      “那不行,凭什么……”
     
      “我说让你做你就做,哪那么多废话。”林大娘回头,眯眼危险地看着她,“教不听是吧?”
     
      是想挨揍是吧?
     
      丽怡郡主一看,立马讪讪然了起来:“不是,你生什么气,我做就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