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08章

第10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安王夫妇呆到将近傍晚才走,两个小世子醒来,在府里用完膳,又跟醒过来的小弟弟玩了一会,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马车上,两个小世子玩着他们玉姨给他们的礼物,小木狗小木剑还有小童书诸如此类的一堆东西,刀府给他们装在了两个很精致的木箱子里,一人一个。
     
      安王这时则跟靠着他的肩膀在休息的安王妃说,“那以后,咱们小世子他们几兄弟也有玩伴了。”
     
      “嗯。”宜三娘点点头,“小娘子性情好,教出来的孩子也差不到哪去,儿他们一块玩在一起,多动动,对他们身子也好。”
     
      “嗯……”安王翻了翻手上的食谱,“这个是她写的?”
     
      “是。”
     
      “字还算不错。”
     
      “她先生教的好,为了这笔字,小时候她那小手没少挨她先生板子。”
     
      “宇堂?”
     
      “是那个。”
     
      “皇兄说那是个旷世奇才。”
     
      宜三娘微微一笑。
     
      “王妃今日开心吗?”
     
      “开心。”
     
      “那就好,你开心,为夫也就开心了。”安王低目看着她带着浅笑的脸,整张脸都柔和下来。
     
      这时的他褪去了张扬与桀骜,温柔平和得就像一个看着心上人的普通男人。
     
      这厢安王他们一走,林大娘也是松了一口气,马上把喂饱了奶的小胖子还给了乌骨,见乌骨叔一脸幽怨地看着她,她讪讪地道:“就借用了半天嘛,一天都不到,我这还是给你减轻负担了,让你好好睡个觉。”
     
      “不用你减。”乌骨抱过小胖子,扔下这句怨气冲天的话,走了。
     
      林大娘在他背后呲牙咧嘴,扬着拳头小声地道:“我生的,我用一天怎么了?”
     
      小丫在旁忍着笑,“算了,骨爷天天带着他,不带手上都轻了,肯定心里别扭。”
     
      林大娘摇摇头,“这脾气是越来越大了。”
     
      不是一直都这样?老爷在世时都不敢惹火骨爷的不是?
     
      但小丫知道这话可不能说,便只笑道:“你要是想带,再生个就是了。”
     
      林大娘又摇头,“可别,我可不想刚生完接着又生。”
     
      “那可由不得你。”
     
      林大娘听着摸了下肚子,哀叹道:“可别。”
     
      可真别中招,她这还没轻松下来呢,家里外面都一堆的事。
     
      这厢她刚送走安王夫妇,正等着大将军回家来,就听跟在弟弟身边的林如来报,说老夫人的娘家,在京的戚家人找上门来了。
     
      林大娘听了错愣不已。
     
      “是戚家的当家夫人来了,说家里老太爷知道侄女回京了,高兴得连病都好了一些,还能坐起来了,希望老夫人能过去看看他。”林如又道。
     
      林大娘听了哑然。
     
      “那我娘的意思是?”林大娘问。
     
      “老夫人的意思是要我过来问问您,主子也是这个意思,说这件事,得您心里先有个谱。还说,可能是老夫人进宫提及了以前的事,这才让戚家人找上来门来了,要不,咱们家也没跟别的人说过半句,他们如何得知?所以不知道传口风的人是什么意思,暂时也不知道戚家人的意思,想问问姑爷和您,这戚家人要怎么个来往法。”要是来攀亲戚仅为走动的,这不可能说不认不认,但是要是图谋别的,也是早早做了打算好。
     
      林大娘听了点头,“上门了就好好招呼着,这去戚家人的事,再议,等我消息。”
     
      “是。”
     
      林大娘随即召了林福来,林福这段时间也真是跑断腿了,人都黑瘦了不少,林大娘一看他冒着汗进来,就道:“林福哥,你就别客气了,坐下喝着茶歇着听我说。”
     
      她把戚家人找上门的事说了,又道:“你得去帮我查一查,这戚家人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之前我都没理会过,根本没做什么准备。”
     
      林福知道她的做事手法,跟老爷一样,喜欢发动之前先把人的底细摸清楚了,这戚家人说来也怪,老爷之前也打听过,但这家人也没什么出格的地方,所以娘子一进京,他都没跟她提及过戚家人。
     
      “大娘子,这事老爷之前是查过了的,”林福赶紧道,“您不说我都想不起来,现在戚家人家风还挺清明的,就是家族没落了,不及以前风光,但很少有事传出来,家里的几个老爷在朝为官,也都是享有清名。”
     
      “那穷不?”
     
      林福一想,“还挺穷。”
     
      “官大不?”
     
      “不大,翰林院编书的有几个,还有几个在六部里当着郎中,还有几个老爷荣退了下来,但好像是被挤下来的,不过这是之前打听的了,现在就不知道了,您也知道,这几年变更也大。”
     
      “那还是要去查查。”
     
      “是,我这就去。”林福知道这事是当前最要紧的,放下杯子就去了。
     
      第二日中午他匆忙回来,跟林大娘禀,“大娘子,戚家是真没落了,之前几部换人的时候,家里的几个郎中都下来了,一个都没保住,还有一个被查出贪墨之事,官位还被罢了,现闲赋在家,听说光今年就卖了两处宅子维持家计了,买了他们家宅子其中一户的还是张记的当家的,我们的北掌柜去打听的时候,经手这事的张记掌柜跟北掌柜说了,戚家人还托他们转手了些首饰给银楼,这日子是紧了不假。他们也没想到,戚家还跟咱们家有点关系。”
     
      林大娘一听,心里差不多有数了。
     
      没落了,过日子要钱,打点要钱,这要是没个生源进项,就只能变卖祖产过日子了。
     
      多少富贵人家的落魄,皆来自此。
     
      “怀桂那边也派人说了?”
     
      “说了。”
     
      林大娘点头道:“你等也过去一趟,就说我这边的意思是,钱财上大可周济,只要戚家人开了口。去看人的话,就再等等,等我娘她们要走的时候再去看,现在就托词说她身体也不好,不便过去。”
     
      “是。”
     
      回头大将军一回来,林大娘就跟他说了这事,“也不怕戚家要认亲,这亲戚关系在着也否不了,看他们以后怎么行事,我们再怎么对吧。”
     
      就是他们的外家李家,一旦风头过了,不管李家人是骂还是咒,她回头也是给了李家那几个被分了家一无所有,但看着还能成器的人家一些资助。李家那边的一些能用的人也在大将军手下讨了活计过去,还有已经去了外地任武职的,比起以前光靠朝刀府伸手强多了。这两家的关系,看着是破碎得不成样子了,但也没差到极点。
     
      现在李家人都没几个说她坏话的了,像小胖子出生,李家的几个媳妇也都送了点东西过来,明面上两家的关系现在看来还算过得去,没有越来越坏。
     
      林大娘对亲戚关系向来都是喜欢以疏通为主,当然,她喜欢疏通的都是聪明人,那些不如人还要摆脸色摆架子还不忘伸手要的,她都当是连乞丐都不如的,反正这些人到哪都被人看不起,人轻言微,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
     
      戚家要是识相,捏得清轻重,那能来往就慢慢来往,要是不能,这找上门来的也仅是找上门来的,自有办法应对。
     
      小娘子做事有成算,刀藏锋这点极为信服她,听了点头道,“你看着办。”
     
      她做事有点跟人不一样,说圆滑也不圆滑,说通情达理,也真不是,她要是狠起来,下手不逊于他。但她出手处理的事,他能用的人就会多起来,像以为死都不相往来的关系,反而还能走动起来。
     
      所以这满朝文武当中,皇上给他竖了一殿的敌人,但极为看他不顺眼的还是那几个大臣,别的还算好——小娘子虽然不太常出门,但这些人家办什么事,都是送了极为得心的小礼过去了,人没到,但礼到了,体面话也着管家的说给人听了,给别人长了脸,这些人回头也就把礼还给他了,至少表面上大家还都过得去。
     
      这厢林大娘刚把戚家的事查了个底朝天,那头她以为八杆子都不会轻易打着的人,上拜帖来求见她了。
     
      ——
     
      丽怡郡主一见刀府门口迎她的人,看了好几眼本人,又左右看了看她身边,见除了她一个主母,也没别的老人,便道:“你也不怕我吃了你?”
     
      林大娘一听,本来带着几分笑的脸都不知道怎么接着笑下去了。
     
      这位郡主,还真是万年不变……
     
      “往里走吧,吃不了你,我今儿是来求你办事的,求人是个什么样的,我还是知道一点的……”丽怡郡主说着就往里走,“也不用太吃惊我这性子了,我这个还算好的,我宫里有一个姐姐,那性情可比我差多了,这天底下就没有她不恨的人,阴怂无比,最喜暗地里给人捅刀子,找人不痛快了。你说,我除了抢了你两次丈夫,我暗地里给你使过绊子没有?我可没说过你什么难听话,京里那些说你的难听话可没我的份。不过,刀夫人,我真想问一问……”
     
      丽怡郡主说到这,顿住脚步,回过头,看着那跟在她身后从从容容,没被她吓住,从哪看都不像是个找不着丈夫的娘子的女子,“我看你不像个愁嫁的,怎么连个死人都要嫁?”
     
      说着,她见这刀夫人扬起了眉,她又笑了起来,“害我都没抢过来,你要是不嫁,我心一横,就真把将军抢着了。”
     
      “唉,现在想想……”丽怡郡主说着还感叹,“还真是便宜你了,但也是我不争气,没抢着,还看上了杨文德那种软骨头,唉,我算是为我这双眼吃够了苦头了。”
     
      林大娘都笑上了,这郡主,真是闻声不如见面,人比声音更让人震惊。
     
      丽怡郡主是个娇小,长相也还清秀的小娘子,她那性格真跟她外表不符,这厢林大娘刚请她坐下,她就开口说:“不用跟我讲那套虚礼了,我还赶着回去跟我婆婆打架,今儿来是来请你办事的……”
     
      她示意身后的丫鬟们把手上的礼盒放下,等她们出去,见林大娘颔首也示意自己的丫鬟们都出去了,她就跟林大娘直言道:“我听说你们林家有个半仙,安王妃是吃了你给的药,才安然生下了两个郡主,你这有保胎的方子,那有没有怀胎的方子?”
     
      她坦然地看着林大娘,目光清澈。
     
      “怀胎?”
     
      “嗯,我不孕,太医说是我的问题,杨文德啊……”丽怡郡主说到这,抬起了眼,眼中有泪光,“他心不在我身上,现在他两个侍妾的肚子里都有了,我也不可能把他身边的人都杀光了,我现在就只想生个孩子,在那个家呆下去,刀夫人啊,你就帮帮我吧,你也不想我回头转过身来,又缠上了你家大将军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