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06章

第10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皇帝动不动就笑言要弄死谁,谁也不知道其中的真真假假,身后的六皇子和九皇子脸上带着笑,心里琢磨着这话的意思,面上倒是不显。
     
      “大将军,”皇帝又转过头,对刀藏锋道:“你这是嫌朕过于劳役你啊?行……”
     
      皇帝本来想大方地给他几天假,但看看桌上摆的一长桌子案牍,轻咳了一声,“等忙过了这一阵,朕就准你告假。”
     
      这下,六皇子和九皇子他们都笑了起来。
     
      “忙的怎么样了?”皇帝也是失笑,走到桌后看了看。
     
      “驻地已经选了,但得实地勘察,末将一个人走不了这么多地方,只能把大的这几个地方走了,这也是明年的事了,这些小的,山高路远,得您派人去看看。”刀藏锋说完,跟皇帝又道:“皇上,地方上……”
     
      “地方上朕会着人去办,”这个皇帝早就想好了,“这个大将军只管放心。说起来,今年的百官进京述职,各地都统也都要回来,大将军帮朕考核考核?”
     
      “有需要用到末将的地方,您说。”
     
      “嗯。”皇帝坐下仔细看起了长图来,他这大将军确实是有几份本事的,他的江山各重地,他这位大将军比他清楚得多了。
     
      问他,他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话虽不错,但如他刚才所言,他才二十有一,打了十来年仗,根本就是刚学了点东西就进战场,这些年刀家也不景气,他哪来的时间底气知己知彼?
     
      也只能说,脑子太聪明了,人啊,也太会打算,太有先见之明了。
     
      他是真舍不得杀,这样的能臣助将,活着比杀了有用多了。
     
      “你那个妹妹,快回了吧?”皇帝又随口问了句。
     
      “还要点时间。”
     
      “几岁了?”
     
      “十五。”
     
      “不得了,”皇帝感叹,“这边关一带,都是她摸清的?”
     
      他指着与几国相临的几个要塞。
     
      “是。”
     
      六皇子跟九皇子已经快步到了他的面前,躬身而看。
     
      “朕记得,这些地方都没什么人吧,危险且不说,连爬上去都难。”
     
      “她有自己的办法。”
     
      “孤身一人啊?”
     
      “末将给了她几个人。”
     
      “也不得了。”
     
      “是,她的能力,不在末将之下。”
     
      也是舍得夸,皇帝抬眼看他,这次是真笑了。
     
      他最喜欢他这个大将军这点,容得下人,就是太容得下了,谁都容得下,他也真怕他跟韦宏达连在一块,不敢两个人一起用。
     
      韦宏达毕竟是韦家的人,是庶子,为人再豁达,他终究也是受冷遇长大的,他要是沾了大权,就绝不可能像他这个大将军一样,无论如何,也会把国家摆在最前,忠义放在两头。
     
      他才是刀府真正的嫡长子,真正的传人,也是他们大壬真正的护国将军。
     
      皇帝是打心眼里觉得他这个大将军是不会反他的,顶多是怕他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罢了。
     
      “等她回来了,朕给她择门好亲事。”
     
      “能不能随她?末将答应过她。”
     
      “唉,行吧。”皇帝说到这,又抬头看他,“怀桂进宫来了,你知道吧?”
     
      刀藏锋点头,“末将知道。”
     
      “说娶不起公主,怕被家中先生打死。”皇帝说着都笑了,“你见过宇堂南容没有?”
     
      刀藏锋摇头,“末将只听说过。”
     
      “朕见过一眼,那时候朕还是皇子,父皇问他要当什么官,他说不当了,他说进京来赶考为两桩事,一是为了成全他母亲夙愿,亲自到我父皇面前来说一句,说他的指婚,害死了一个女人,一个母亲;二是想看一看,他能不能帮自己的母亲报仇,但他说见过我父皇后他就觉得没必要报了,国上民进,他无法因一己之私,拖万民下水。”皇帝说到这,脸上的笑意没了,“到后来,朕才知道他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宇堂南容少年有奇遇,武艺超群,进宫杀个人于他不是件难事,他说的是实话,我父皇当时也不知情,只当他猖狂,但他母亲早亡是因他指婚而亡,他便放了人出京。”
     
      “先皇,是个英君。”
     
      “英君也会有做糊涂事的地方,朕也有,难免,哪能桩桩都是英明决断,多数事情,当皇帝的跟你们一样,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有时候因为这肩上的担子重了,走得比你们还要难一点。”皇帝叹了口气,“罢了,他不愿意朕就不勉强了,宇堂家现在是纵有盖世之才,也不想被朕所用了,难得南容先生还愿意为朕尽几分力,他觉得有用的东西都给朕送来了,唯二的两个弟子,一个是我朝大将军的贤妻,一个是为朕的粮库把小脑袋里的那点东西都掏出来了,他于国尽力了。”
     
      他说着,看着他的两个皇儿,也与他们道:“你们啊,以后也要善待为国之人,是他们帮咱们撑起了这个国家,能善待就尽量善待吧,他们要是死光了,不过这朝廷有多少人说你们喜欢听的话,国家离亡也不远了。”
     
      六皇子,九皇子顿时肃容,一揖到底,“儿臣谨遵父皇教诲。”
     
      刀藏锋站一边看着皇帝未语,等皇帝笑着朝他看来,目光温和,他也朝皇帝点了点头,虚扶着今日未系在腰边的刀家传世之剑,朝皇帝弯了半腰。
     
      为国尽忠。
     
      ——
     
      怀桂的婚事不用被指,林大娘一听,长舒了口气。
     
      这真是一场大大的虚惊。
     
      她指着前来报信的弟弟:“你回去了,赶紧给我找门你喜欢的亲事成亲去,找个喜欢的,能你让笑的,管她是什么出身,喜欢了就讨回来。”
     
      林怀桂一看又嚣张了起来的家姐,哭笑不得,“你以前不是说,至少要等到十六岁么?”
     
      “等不及了。”林大娘说到这,也是抱怨了起来,“师娘也不生个闺女,要不能糟蹋先生家的女儿了。”
     
      “师娘身子不好,你也知道。”
     
      “唉,抱个养养也好嘛。”
     
      “姐姐。”
     
      “好了,好了,不说先生了……”林大娘也不想说那个仇女兼仇美症,她跟先生肯定是前世有仇,后世有怨,所以两个人从来没对盘过,“可以好好用心找了,把人定下,到了时间就娶回来。”
     
      “知道了。”
     
      “有喜欢的了?”林大娘立马斜眼。
     
      “没有。”林怀桂又是哭笑不得。
     
      “在怅州找就好了,我们怅州那些小娘子,好的不少……”林大娘这说的真的是大实话,她们怅州的那些小娘子,当然有不好的,但天性善良又聪敏,家底还好的,真不在少数,好人家的,好苗率还是要高一点的,“唉,我以前也是傻,怎么就不带你多出去往花会这些走走?”
     
      老想着让他成才,这下好了,人是成才了,娘子没着落。
     
      “姐姐……”见她没完没了了,林怀桂求饶,“您能不能不说了,我会上心的,母亲也上心了,之前就跟各家夫人走动了起来,仔仔细细帮我在挑了。”
     
      “是了,这个好……”林大娘一想,又道:“不行,你让母亲带着咱们那个娘,两个人一起去挑,得两个喜欢才行,你亲娘别的不说,谁好谁坏,她一眼就能看明白。”
     
      再则,对了桂娘的眼,那就是不嫌弃桂娘,以后嫁进来也会对她好,这一家子才能和睦。
     
      “知道了。”林怀桂也是笑了起来,“母亲也是这个打算,只是要先过一遍眼,等找过一轮,稍稍有点数了再带娘两个一起相看。”
     
      “那就好。”看他们这都是有商有量,把这当正事来对待的,林大娘也放心了,知道就算她不在他们身边了,母亲他们这个小家还是有了自己的样子,一切往好里发展,想来以后只会更好,便又多道了一句:“一定要找个性情开朗让你高兴的,高兴人跟高兴人在一起,日子才好过。”
     
      “知道知道。”
     
      林大娘听弟弟那口气,也是摸了摸自己的脸,“这生了孩子也真是不一样了,比以前婆妈多了,哎呀,以后千万不要变成唠唠叨叨的黄脸婆才好,要不然,家夫嫌弃,连弟弟都觉得我噜嗦。”
     
      “哪有。”被她挤兑的林怀桂一脸无奈,这姐姐也真是的,口气不好点都要计较。
     
      “行了,没事早点回……”林大娘这厢也是无事一身轻了,催他回去,“回去好好补个觉,小脸蛋都没以前水灵了。”
     
      “姐,我是小郎君。”
     
      “赶紧回。”林大娘没理他,赶人不已。
     
      等报信的弟弟一走,林大娘站在廊下再也看不到人了,她回头跟小丫说:“小丫姐姐,我怎么老觉得,这风雨才刚起呢?”
     
      “刚起就刚起吧,”小丫笑着回:“这些年咱们都是风风雨雨过来的,哪天老天要是不起风雨了,你啊,怕是都觉得这日子要乏了。”
     
      林大娘一听,失笑不已。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