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05章

第10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家只有他一子,他亲娘自怀他到把他生下来受了不少罪,所以父亲与母亲家姐商量,哪怕他的亲娘只是一个出身贫寒之家的姨娘,也把他名为怀桂,让他记着他生母的那份不易。
     
      生母都如此不易,更何况只有他一子的林府。
     
      他是林家唯一的儿子,小时姐姐见他不成器,打得狠了,她自己眼睛都红了,跟他说那你现在什么都学不到手,以后等我们都不在了,是个人都能把你生吞活剥了,你让我们怎么安心?
     
      林怀桂不敢不让他们安心,他爹爹把林府交到了他手里,牵着他手一步步长大的家姐也把林府交到了他的手里,林府要是在他手里亡了,他可能真是做鬼都饶不了自己。
     
      他这厢还嘴里笑着说:“姐姐,你别急,容我去宫里问问皇上,你看,他都让姐夫来问你了,我看绝没有强求之意。”
     
      “你去吧,好好合计合计,我这边去问问娘,看昨儿皇后娘娘跟她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跟她说什么了。”
     
      “是了。”林怀桂等她一去,脸上的那点温笑就没了。
     
      他朝外一点首,“林如哥?”
     
      “在着。”林如在外面守着,这时已经跑进来了,话他也听到了,“主子,要去哪?要我备什么吗?”
     
      “你替我去给宫里的公公送个信,就说我有方子想递给皇上,想亲自跟皇上说一说…”
     
      “我知道了。”林如一听就又跟鬼魂一样悄无声息地走了。
     
      他一走,林怀桂的嘴角往上勾了勾,嘴里轻轻地念了句皇后娘娘。
     
      此时,他那冷冷地似笑非笑的表情,跟他父亲林老爷在世时面对敌手的样子一模一样。
     
      这厢林大娘一进母亲们的房里就笑着道,“听说有人昨日见了凤颜,诶呀呀,我一听那人是我亲娘,我心里就美上了,今儿就过来沾光了。”
     
      桂姨娘一听就哈哈大笑上了,“大娘子你来晚了,今早夫人还帮我梳头了,光都让我沾光喽,你没得了。”
     
      “没给留点?”林大娘惊讶。
     
      “没留没留。”桂姨娘连连摇头。
     
      “真没留?”林大娘去揪她的头发,打算她一说不中听的,就把她头上定发的宝石钗子给拔下来。
     
      受了威胁桂姨娘哈哈大笑不已,赶紧点头,“还是留了点,大娘子手下留情。”
     
      “知道就好。”林大娘点了点她的头,眯着眼故意凶恶道:“还想跟大娘子作对?美得你。”
     
      “不作对。”桂姨娘眼睛跟着她走,又看到大娘子了,她欢喜得不行,“大娘子,你中午吃完饭才走是吧?”
     
      “是了,过来了,想吃完饭再走,你留不留我的饭?”
     
      “留。”桂姨娘乐得眼睛都找不着了。
     
      林夫人在一旁也是微笑不已,她也是知道她这个妹妹为何这般想她们的女儿,怀桂也敬爱她们,愿意让她们开心,但林府就他一个当事的主子太忙,没什么时间陪她们。桂姨娘天天陪着她这个只会种花看书的人身边,日子久了,就想总会逗她们笑的女儿了。
     
      “娘,昨儿皇后娘娘跟你说什么了?”林大娘已坐到了母亲身边,拿起桌上的坚果就吃了起来,嘴里随意地问。
     
      “没说太多要紧的,都是些问怅州天气风景,还有平常习性的一样事情。”林夫人说到这顿了一下,跟女儿道:“要紧的是,她问了怀桂的婚事,我说了没订,但已经开始在找人家了,还问起我娘家了,我如实说了早就没来往,我回来想了一夜,除去这两桩,别的都是一些见面的平常寒暄。”
     
      “那皇后娘娘没夸我们家大善啊?我们家可是做了不少好事的。”林大娘故意搞笑道。
     
      “说了,你啊……”林夫人摇摇头,“哪有自个儿老夸自个儿的,皇后说了,也只是说说而已,不要当真。”
     
      “我知道,我这不只在你面前说嘛。”
     
      “是啊,夫人,大娘子在逗我们玩呢。”桂姨娘又插嘴上了,为大娘子说话。
     
      “好了,”林大娘问完,估计母亲这她也问不出多的了,也不想打草惊蛇让母亲知道宫里的意思,省得她晚上睡不着,于是转过头又去跟姨娘说上了,她狡黠地眨着眼睛,问桂姨娘,“那桂娘,你留我吃饭,是不是好吃的都留给我,自己不吃呀?”
     
      桂姨娘为难,“那让厨房多做点行不行?”
     
      “那不行,我要吃你那份……”
     
      “可是,我也没吃多少啊,你都吃了,我一会会就饿了……”
     
      “你没吃多少?呀,就是说你这几顿都没吃撑了?桂娘桂娘我的娘啊,你这可是给我太争气了,真的假的啊?莫不是骗我?”
     
      是骗了,桂姨娘红脸,无助地朝夫人看去,希望她的夫人赶紧救救她。
     
      ——
     
      刀藏锋一出宫刚出紫禁城进皇城,就收到了小舅子的人的信,他回头朝随将刀席道:“去跟夫人说一声,说我跟小舅子吃酒去了。”
     
      “是。”
     
      “不用过来了,你留在府里,跟夫人说,她要是让我早点回就让你跑腿来找我就是。什么地方来着?”刀藏锋朝传信的林如说。
     
      “莫家酒楼。”
     
      “去吧。”刀藏锋朝刀席说了一声。
     
      刀席是夫人现在身边丫鬟知春的夫郎,之前跟着大将军的事本没他的份,现在有了,跑的比前辈还勤快,将军一说就拔腿去了。
     
      刀藏锋出来的晚,天有点黑了,林怀桂见到姐夫就跟他说:“您天天都这么忙啊?”
     
      刀藏锋颔首坐下。
     
      菜刚刚上好,林怀桂示意林如清场守在外面,给姐夫奉上了筷子,“那我就长话短说了,省的姐姐等你。”
     
      “嗯,说吧,我回去还要抱你外甥。”
     
      林怀桂这下笑了起来,“峻儿皮实吧?”
     
      “皮实。”
     
      “姐姐跟我说,力气可大了,随了您。”
     
      刀藏锋脸上有了点笑,“是有点,刀家男儿嘛。”
     
      “是。”林怀桂想了想又道:“样子也是极好。”
     
      可说是很出色了,不知道是不是乌骨叔带的,他都觉得外甥身上带着股不一样的气息,让人一看就挪不开眼。
     
      “你姐姐把他收拾得太好了,不过不要紧,过两年会走路了,摔摔打打两年,就像个爷们了。”
     
      他根本不是这个意思,林怀桂一听哭笑不得,“姐夫,我的意思不是说养得过于娇贵了,而是外甥太讨人喜欢了。”
     
      “嗯。”刀藏锋微微一笑,这个他是知道的,小娘子说有七八分随了他,二三分随了她,把他们俩的优点都继承了,现在看样子没长残,但以后就不好说了,“你姐姐说,小时太好,大时了了,让我们少说点这些,不能让迈峻小小年纪就骄傲了。”
     
      这还真是姐姐说的话,林怀桂失笑,“是,不能多说。”
     
      刀藏锋看了桌上的菜一眼,挑了眼前的吃了起来,又叫身边跟着的两个死将,“过来拿个碗夹点到外面吃去。”
     
      “是。”
     
      刀藏锋把自己的人也支走了,跟小舅子道:“说吧,你姐姐早上跟我说了晚上要给我做烤乳猪吃,我还要赶回去吃两口。”
     
      “烤乳猪?姐姐做的……”
     
      “好了,说。”见他说起姐姐来没完,刀藏锋敲了敲桌子。
     
      “是。”林怀桂也是发现了自己这找人来的老不说正事,轻咳了一声,小玉面一整就道:“姐姐今儿来找我了,说了皇后娘娘的意思,我打算明天就递折子进宫,请求面圣,拒了此事,姐夫您看?”
     
      “你姐姐也是这个意思吧?”
     
      林怀桂点头,“姐姐是这个意思,她也是为了我着想,我们家实在是娶不起这个公主……”
     
      “你去拒了就是,这应该是皇后的意思,”刀藏锋吃着菜,“皇上跟我先说,也是不想你我都上了皇后娘娘的船……”
     
      林怀桂一听,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敢情皇后图谋的不仅仅是林家,还有刀府。
     
      “那我知道了。”林怀桂点头。
     
      “你知道什么?”刀藏锋摇摇头,把筷子放下,他惦记着家里的烤乳猪,眼前的这些菜吃着也不怎么样,他干脆搁了筷子说话,“这朝廷的沟沟道道你没身在其中,是看不明白的,变的也太快了,你跟不上。你只要记住了,你是站在皇上那边的就可,皇后,我,还是以后的皇子你都不要站,你明儿去见了皇上,就跟他说了,你就只想当他一个人的小粮库,林家也仅仅只是皇上的粮库,别的事都与你不相干,你只管你林家的那一点事。至于皇上要是多问你,有朝一日他要是让你跟我翻脸你翻不翻,告诉他,翻。”
     
      刀藏锋手压着桌子站了起来,看着妻弟,淡道:“记住了,到时怎么翻都不要紧,你保住了你自己和林府,就是帮你姐夫我大忙了,你姐姐想让你和林府长命百岁,你们长命百岁就行。”
     
      “姐夫。”见他要走,林怀桂站了起来。
     
      “怀桂,”刀藏锋走到门边略回了一下头,“你姐姐现在是我的人了,她是我的妻子,是我儿女的母亲,百年后她就是死了,也是我的鬼。她想为林府做的,我会为她做了,我也心甘情愿。但你要快点立起来,像你爹爹一样,尽快在皇上面前找到你的求生之道,我能送你上去,但不能一直托着你让你不倒,懂吗?”
     
      “懂。”
     
      “懂就好。”刀藏锋也不想多说,小娘子老说小舅子还小,她难免有点担心,心思也就放得多了点。
     
      但他再小,也是林府一府之主了,他要是不为林府的以后图谋,那林府也就没以后了。他这个当姐夫的顶多只能保林府在他活着的时候不倒,但保不了林府的一代又一代。
     
      ——
     
      这日刀藏锋在军机殿里用动膳,在殿外大坪里舞了段剑,收剑时皇帝带着两个皇子拍了两下掌,刀藏锋把剑给了死将,拿过他手里的帕子擦了把汗,朝皇帝揖手,“皇上。”
     
      “走,大殿凉快。伤好得差不多了?”
     
      “也没。”
     
      “那你还舞剑?”
     
      “一日不练,倒退一月,这手不能生。”
     
      “也不怕伤好不了,你那位贤妻说你?再抓花你的脸?”皇帝斜眼看他。
     
      他说着,皇子和身后的公公都忍不住笑起来了。
     
      大将军的花脸可真是好看,近十日那痕迹才没。
     
      “末将跟她求了情,现在抓手上了。”刀藏锋又伸宽袖里的手臂与他看。
     
      皇帝一看,还真是,他哭笑不得,“你们这也是天天都闹啊?”
     
      “小打小闹,无伤大雅。”
     
      “朕看你这是在逗着她玩呢。”皇帝笑着道。
     
      刀藏锋淡笑了一下。
     
      见他还笑了,皇帝又是摇头不已,“看你们这么恩爱,朕都想看看你那位娘子了,说起来,还真是没见过,听说她跟安王妃还是手帕之交,闺中密友?”
     
      “是。”
     
      “安王说她是个大方讨喜的性子。”
     
      “安王过赞,不过拙内性子是大方,深明大义,重情重义。”要不也不会连救命的方子都没一点保留给皇家了。
     
      皇帝看大将军还多添了个重情重义,也是看了他这一点亏都不愿意吃的大将军一眼,“大将军啊,真不是朕想说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他们这正好进了殿,刀大将军看着案上那一长排的案书,和其上他手绘的长图,淡道:“末将在宫里从早呆到晚,快连儿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了。”
     
      他回头跟皇帝又淡道:“末将二十有一了,每一年的生辰都是在沙场上过的,好不容易有了头一个儿子,末将明明在京中,也都没时间看清他样子,也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朕想弄死他。”皇帝一听,回头就对他的老内侍道,还重复了一次,“真的,别不信,朕真的很想弄死他。”
     
      您也就想想,也只能想想了……
     
      大总管弯着腰,低头看着地,一句话也不敢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