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03章

第10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没两天,林大娘也就知道了她家大将军陪她们娘仨几个吃顿饭,都被人告了御状。她尽管忙,这心思也是活泛了起来。
     
      她这个人,很坏的。
     
      听说这事还关系到丽怡郡主和郡夫杨文德的事,她忙差了林福去打听这水深的京城最近又出了什么新花样,他们这些富贵人家又给老百姓们添了多少嚼头。
     
      大鹅她们也是忙,忙着打包行李,林大娘还拜托了二夫人,教她们些女眷之间来往的事情,还有各种规矩。
     
      她忙到天天见儿子的时间都很少有,丫鬟们都忙,这把乌骨乐得连换尿布这事他都包办了。
     
      这日喂饱胖小子,林大娘困惑地问他:“你不嫌他臭了?”
     
      “哪臭?香!”乌骨抱过她怀里的臭小子,笑着跟臭小子用舌头打了个响,哄得那臭小子手舞足蹈啊啊啊起来,欢快得就差用他那胖四肢舞一段绝响了。
     
      “这正常吗?”林大娘看她儿子那活泼得根本不像就只有两个月的小儿,而且那力气,他轻抓她一下,她都觉得疼。
     
      “怎么不正常了?你才不正常。”
     
      “我说,老骨头,你不能有了小子,我都不要了吧?”林大娘见他满嘴嫌弃,这俏脸都板起来了,“说,你是不是对他拔苗助长了?”
     
      乌骨“嘁”了一声,抱着臭小子走了,实在不想跟她说话。
     
      这夜晚上大将军回来,跟她说,皇后可能要见她娘。
     
      “见我娘?”林大娘没听懂,“为什么?”
     
      “似是皇后娘娘要给她封个诰命。”
     
      “诰命?”林大娘都糊涂了,“我家没当官的。”
     
      “民间有大德大才大善者也可封位。”
     
      “这……”林大娘凑近他,“他们又咋了?”
     
      帝后那对老妖精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
     
      “我问了,皇上说我心思不正,把他想得太坏,他就是想褒赞一下林家这些年对朝廷的贡献。”
     
      “唬谁呢。”林大娘坐了起来,差点翻白眼,皇上要是这么好的人,她能把他菩萨供起来,但他是吗?她爹在世时说起这位圣上,每次告诫她别惹他,那声情并茂得只差掉眼泪了。
     
      “唬我们……”大将军看着她这几日间消瘦了不少下来的脸,顿了顿,问她:“我是不是一直都让你太累了?”
     
      “呃?”林大娘听他这么一说,愣了一下,随即她看着他摇头,“不要以为我这样就放过你,不累,但咱们有事说事,今晚还是没肉。”
     
      大将军动了动嘴,抬手揉了下鼻子,看着桌上的空杯子不说话。
     
      “自己倒。”大将军夫人看着没好气地说,没帮着倒水。
     
      大将军默默地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
     
      “接着说,唬我们什么?”
     
      大将军喝着水,假装嘴很忙,不想说话。
     
      “问你呢。”看他还耍小脾气,林大娘敲桌子,“别装听不见。”
     
      “可能是我最近还给林家的那几个举人推去了大艾,皇上想看一看你娘,趁你弟弟也在,摸一摸林府的底细吧,我猜是这般。”大将军说着转着手中的杯子,低着头又轻言了一句,“那我今晚能抱抱大儿么?”
     
      “没抱上?”他回来不是洗完澡就要去找乌骨的吗?
     
      “乌骨躲了,没找见。”
     
      “还真是没抱上?”
     
      大将军摇摇头,抬起眼看她。
     
      看着倒映着她脸的黑眼,林大娘摇摇头,伸手拦他的眼,“别这么看我,我不会可怜你。”
     
      说着她起了身,出门找丫鬟。
     
      “寻春?”
     
      “诶,娘子。”在廊下正绣着花候值的寻春立马跑了过来。
     
      “你知道骨爷在哪吗?”
     
      “娘子,我知道!”寻春赶紧说。
     
      “太好了,赶紧带我去逮他!”
     
      “诶,您悄悄地,骨爷太灵活了,一下就溜没影了。”
     
      “嗯嗯,别怕,娘子脚轻着呢。”
     
      林大娘说着,就带着寻春和跟上来的知春逮人去了,这主仆三人逮人经验相当丰富,很快把抱着小胖子在厨房梁上睡觉的乌骨逮住了,林大娘把小胖子夺了回来,让寻春和知春拦住乌骨,气喘吁吁跑了回来,把儿子塞给了大将军。
     
      “给。”她一塞好就坐了下来给自己顺气,“好了,快给我说说这事咱们家该怎么对付过去。”
     
      她这话刚问完,刀藏锋手中的刀迈峻哇哇哇地大笑起来了,他娘抱着他这一顿猛跑逗乐了他,他兴奋得很,手直往他爹脸上挥去,打得刀藏锋都闭了下眼,捉住了他的小胖手,这才让他老实了点。
     
      “哇哇。”刀迈峻被捉住了小手,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他爹,不明白为什么。
     
      “别乱动,爹抱会。”刀藏锋说着,低头拿额头碰了碰儿子,随即,刀迈峻又咯咯大笑了起来,笑出了声音来。
     
      “怎么这么爱笑爱说话?”林大娘在旁捅大将军,头凑到爷俩跟前也看着小胖子,“你说咱们儿子是不是太好动了?这一天比一天还爱动。”
     
      她也知道乌骨叔老在厨房给他煮羊奶给他加餐,乌骨叔也说了只加奶什么也不做,要做什么之前肯定会先跟她说,但她还是怀疑她骨头叔叔是不是在预谋着对胖小子做什么改造在准备,“我看骨头叔叔是恨不得把胖小子养成天下无敌了,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
     
      “乌骨有分寸,我问过,他说了,现在就给迈峻加点奶,带他玩,教他武艺这些,要等到他三岁后了……”
     
      “三岁啊?三岁就要学啊?”林大娘本来还想他们儿子不用这么辛苦吧,但一看他父亲一抬头说话,胖小子小手一挥,就抓住了凑过头来的她的颊边的鬓发,狠狠地揪了一把,揪得她疼得顿时倒喝了口冷气。
     
      “呵呵,”等她的头发一被他爹拯救了过来,当娘的就冷笑了上了,“三岁好啊,我看都用不了什么三岁,两岁就练上吧,到时候要是不愿意啊,呵,揍!”
     
      打也要打得他愿意。
     
      见他还咯咯笑着还要来抓她的头发,当娘的没个娘样就扬起了手,“臭小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开揍?”
     
      这话,胖小子像是听明白了似的,他委屈地扁起了嘴,那灵动的大眼睛这时候也是变得水汪汪了起来,一脸要哭不哭,委屈至极的样子看着她。
     
      “你别说他。”刀大将军一看,把儿子搂紧了点,轻声说了声小娘子。
     
      林大娘一听,气得差点仰倒,“算了,你们跟他过得了。”
     
      大将军看着她,皱着眉,拿着一双跟儿子相似了七八分的眼睛瞅着她的脸不放。
     
      他是愿意跟她过的,可是,这要也看她愿不愿意啊,现在摸一下,都要打他两下。
     
      “行,行行行了。”林大娘一看他还学上儿子了,也哭笑不得,“赶紧抱一会,他骨头爷爷一会就要来抢人了。”
     
      还真真是一会,她话音刚落,乌骨就来了,这时就听知春在外面喊:“娘子,拦不住了,骨爷来了。”
     
      听得林大娘摇头不已,光为了抱胖小子,这每天至少要闹一出,这家里想安静都安静不了一天。
     
      等胖小子要是长大了,能爬能跑能舞剑,会调皮捣蛋了,也不知道这家会变成什么样。
     
      ——
     
      林夫人进宫的事到底还是定下来了,林怀桂往刀府里走了一趟,想让姐姐安心,“这事皇上也找我去说了,母亲那我也说了,母亲说进宫无碍,林府没什么好瞒皇上的,到时皇后想问什么,她就答什么。”
     
      林大娘听了点了下头,“也不知道为何,皇后没召我。”
     
      说来她娘进宫,而她也是从一品夫人,理应会下旨让她陪同的,但她家大将军都开口问皇上了,皇上也明言跟他说这次不召她了。
     
      她老觉得皇后不是很喜欢她,对她意见很深的样子。
     
      而且,上次她见皇后,看起来表面无事,但她确实对皇后心存疙瘩的——那样的上位者,说不给你脸就不给你脸,你还得受着,拿她没办法。
     
      她受那个难看没事,但她真怕皇后也对她娘这么干。
     
      她娘这么大年纪,不应该受那个罪——她是不清楚她娘对她爹是种什么样的感情,但她爹一走,本淡泊不已无忧无愁的人一夜白了半头黑丝,这不管是什么样的感情,都已经深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且她娘满身的软肋,她爹是她的软肋,她和怀桂也是她的软肋,这些都是她容不了人碰的点,皇后随便哪拿个刺她一句,她娘也只得生生受着。
     
      “怀桂,”林大娘握着他的手,她想了又想,道:“你能不能那一天陪在娘身边?找理由找借口,只要能陪着她就行。”
     
      “姐姐还是担心?”林怀桂在想怎么解决这事。
     
      那日她进宫的事,为了不让怀桂担心,她回来跟弟弟说一切都好,但谁知道皇后还要见她娘,也不知道皇后这次是个什么态度,林大娘想了又想,还是在弟弟耳边把那日皇后说他们爹爹胖的话轻言了出来。
     
      这句话,在别人耳里,可能只是一句戏言,轻得不能再轻,过耳即忘了,但在他们姐弟和母亲的心里就未必了,因为这比侮辱他们本人还让他们难以承受。
     
      果然,她一说完,就见和气温文的小弟弟那总带着笑的脸,这下一丁点笑意也见不着了。
     
      “姐姐早该跟我说的……”林怀桂站了起来,那俊秀的小脸上似覆了一层寒冰,“林府虽可鱼肉,但还不至于……”
     
      “好了,”林大娘打断他,“姐姐只是让你跟着。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感觉皇后娘娘不喜欢我似的,这几天我心神不宁的,就怕她又捅我几刀子。”
     
      “皇后娘娘不喜欢你?”这时,门边突然响起了声音。
     
      林大娘一看门边,惊讶地张了嘴,“你怎么回来了?”
     
      刀藏锋大步进了门,“她要捅你刀子?为何?因何?”
     
      他站到了他们姐弟面前,看了这对在说悄悄话的姐弟一眼,末了,他看向妻子,面无表情道:“有什么事,是我没听过,不知道的?”
     
      林大娘哑口无言。
     
      因为那件事,她也没跟他说过。
     
      这次,是她死定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