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02章

第10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说完事,皇帝把他的大将军留下来谈心:“你说,你是不是太惯着你夫人了点?”
     
      这脸都抓花了,也亏大将军是见过千军万马的人,没把朝廷上的那点眼光放在眼里,这要是换个心胸窄一点,这都要恼羞成怒了。
     
      “您看一下……”刀藏锋掀了下宽袖,给皇帝看了一下他前臂上那条已经结疤了的刀伤,“一刀见骨,回来的时候肉坏了一半,现在都长出来了。”
     
      伤口狰狞,鲜红的肉长是长出来了,但那裸红的颜色和伤口的模样让人一看就心里瘆得慌,皇帝看了一眼就抬了眼,看向了他这大将军。
     
      刀藏锋收回了手,“身上伤更多,她天天给我涂药,睡我身边,没嫌弃过,也没做过恶梦,她怕我们儿子也骇我这一身杀气,从出生就放在我身边睡。”
     
      皇帝笑了笑,点点头,“是该惯着。”
     
      刀藏锋也点了点头,也笑了笑。
     
      等他一走,皇帝去了皇后宫里,夜间就寝时跟她说起这事,道:“娘娘,这大将军还真是有什么就跟朕说什么,他不想说的话他就闭嘴,能说的,还真是跟朕不作伪。”
     
      “嗯。”闭着眼睛睡觉的娘娘笑应了一声。
     
      “娘娘,你睡朕身边,睡得香吗?”不会做恶梦吧?
     
      “嗯。”皇后只应了一声,只是应声当中,她伸出手,碰上了皇帝温热的手。
     
      皇帝反手紧紧握住了她的,紧紧的……
     
      帝后没再说话,凤宫的灯灭了,这夜静了。
     
      ——
     
      这日早早大将军自己穿了朝服委委屈屈去上朝了,林大娘也没多看他一眼。
     
      她也没想怎么作,但给该大将军点厉害瞧瞧的时候,她也不想手软。
     
      只是到了林府那边跟怀桂商议事情,她娘听了她冷着大将军的事,摇了摇头,“聚散终有时,她们离开你,也是早晚的事。你不要过头了,他疼爱你,才忍让你,过了头,就不是夫妻应有情份之间的事了。”
     
      林大娘知道她娘亲的意思,笑道:“我知道,娘,你放心,我知道分寸。”
     
      她知道女人要是太作,会轻易就能把夫妻之间的恩爱作没了。再说了,这事其实是好事,通过这些关系,林府与刀府之间的关系更紧了,林府无形当中是被拉高了地位的,奴婢成为家将夫人,也就他这个大将军做出来,皇帝还能不说话了。
     
      他是把这事过了明路的。
     
      他做了还要挨骂,还愿意挨,是把她放在心上才如此。
     
      她那些小情小绪的可以有,但得了便宜还卖乖,过线了就不妥了。林大娘跟她担心的母亲解释:“我其实也不是就这事生气,哪能这么小气。我就是想让他知道,要是让我不高兴了,我会做出什么反应来,省得太贤淑了,等他习以为常了,他就觉得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他要是看不到我的生气难过,他日后就根本不会在乎我的感受,次数要是多了,到时候我跟他就真的只能当普通夫妻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在乎我,我在乎他。”
     
      这其实也是他们小夫妻之间的磨和,算起来,她太成熟,而他也太过于对她宽容,这是他们成亲一年多来第一次无法第一时间达成共识的事,吵吵也好,就当是自己看自己的热闹了。
     
      “那大娘子,你什么时候高兴啊?你今天高兴吗?”桂姨娘有点茫然,“那咱们明天还去吃不吃八宝鸭了啊?”
     
      林大娘头疼,“过两天。”
     
      “过两天?”桂姨娘算上了,“那我过两天叫你。”
     
      见她眼瞅着她算上了,犹犹豫豫地还生怕她生气的样子,看了可让人心酸了,林大娘都被她逗笑了,“行了,我知道了,这就安排,过两天咱们一家人去,我明儿就着人定好酒楼。”
     
      “诶。”桂姨娘一听,脸上满是笑容,“大娘子,你今天高兴就好。”
     
      高兴了,就带夫人和她出去吃八宝鸭,听大娘子的准没错。
     
      ——
     
      林大娘这头就大鹅她们要走的事飞快做准备。这次要走一半人,好在有小丫在,只用了一天,就把丫鬟们重新排了班,这日晚上她就跟林大娘道:“娘子,大鹅她们明日开始就不用跟在你的身边了,院子里的事情我都重新分了,明日一切照常。”
     
      她也把贴身丫鬟的人都替了上来,“寻春,知春,花秋,花月这四个是我带出来的,你以往用她们用的最多,且婚配的夫郎都是不会走的,姑爷那边也回我话了,再确定不过。等再过段时间,新丫鬟入府,就由她们带几个小丫鬟,我这边再选几个,院子里就差不多了。”
     
      林大娘点头。
     
      “就是选的话,娘子,我打算还是往我们那边选,让守义叔和三保叔先过道目送过来,我们家还是要孤女的好。”北方的这些,拖家带口的,无论哪方面,小丫都不放心。
     
      “好。”林大娘也知道她这大丫鬟和管事娘子的考量,在北方这边选是方便省事些,但这些人真不好查清来路,这方便还是别选的好,省得省了一时,日后要是有了麻烦,那就不会是小麻烦了。
     
      她身边钱财太多,又是从一品大将的夫人,身边人一不牢靠,后患无穷。
     
      这不仅是守义叔那边要过道目,小丫过完,她还会让大将军过一遍,末了,她自己还得过一遍。
     
      “这事不急,一道道来。”
     
      “是。”
     
      这日刀藏锋没去皇宫,他告假休沐,早间按他小娘子的吩咐,拿着练剑的粗长大手举着绣花针,眯着眼睛给她穿了五十根绣花针线。随即头晕眼花跟了她,带着岳母家一家人去了酒楼用了午膳,其间碰到了朝中同僚,便聊了两句,知道他是来与陪入京的岳母一家用膳的,这位大人很是赞扬了他两句他这个半子的孝顺。
     
      回头他上朝就告到皇帝那了,说大将军休沐告假,就是为了出去在酒楼享乐以满口腹之欲,把小家放在了国家大事之前,枉为人臣,他洋洋洒洒写了近千字,在金銮殿上激昂地说道了半天,喷得他面前的地上全是他的口水……
     
      皇上笑眯眯听他说完,直等到他停了,才笑容满面地说:“可昨日他来跟朕告假,说要陪夫人娘家的母亲大人用顿京城的饭,朕答应了,还把那顿饭钱给他了,你的意思是朕这钱给的也不应该了?没把国家放在朕的前面了?”
     
      那位杨相的弟子脸刹那憋成了猪肝。
     
      杨相当朝不忍地闭上了眼,他这蠢学生,告状之前都不打听打听清楚,这都叫什么事呐!可在场的大臣都是知道这人是他的学生,他也不能见死不救,只好硬着头皮出列,禀道:“皇上,蔡大人并无恶意,他心怀皇上,心怀国家大事,这才因在酒楼当中见到了大将军,就……”
     
      “他在酒楼见到了大将军,哦,那意思是他去酒楼吃饭,是心怀朕,心怀国家大事,大将军陪远道而来的老岳母用次饭,就是没心怀朕,没心怀国家大事了……”皇帝笑似非笑地看着他的左相,笑道。
     
      杨超仲当下就憋红了脸。
     
      皇帝也没接着说他什么了,杨文德娶了丽怡郡主后,听说那爆脾气小郡主把婆婆亲赐的几个小妾给放卖给勾栏院了,还把身边最妩媚的一个侍女送给了公公,一点面子也没给杨相夫人留,现下这家人正在家里闹得不可开交呢,他就不欺负他这可怜的老丞相了。
     
      杨相也不容易,在这朝廷当中帮他和了多年的稀泥了,老挨他的气受,今天就不让他挨了。
     
      他放过了他可怜的杨相,扬着笑脸,又笑看了他的臣子们一圈,温和得就像一个最最乐善好施的大好人、大善人不过,“你们呀,不是朕说你们呀,最近你们是越来越不行了啊,新进殿的还好,怕朕,怂,知道还要点脸,朕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就你们这几个没被朕摘了脑袋的老家伙,可能觉得朕杀不到你们头上来,一个个糊弄朕的时候连草稿都不打了,你们这是当朕傻啊,还是眼瞎啊?啊?”
     
      他笑意吟吟地笑着,一个个臣子看过去,见前面几排的那些人都不敢看他,头都要低到地砖上去了,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等他看到左上角最前面的那个腰杆挺得比他的椅背还直的,皇帝嘴角笑意更深了,“大将军啊,也不是朕想说你啊,你这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啊?你这要死要活打个胜仗回来伤还没好呢,这一个个就恨不得刮你皮啃你肉了,你这人缘是到底有多差啊?”
     
      本来没怎么差,就是您把这满朝的臣子最重要的那几个都弄成了我的死对头,再加上您今日这偏宠的口气,现在这满朝的臣子,都是本将的死对头了——刀大将军闻言,深深地看了笑得跟偷了腥的猫一样的皇帝,别过脸,半个字都不想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