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01章

第10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可,可是……”等林大娘与她们说明情况后,大鹅茫然且惊慌地开了口,“可是我们不是要跟着娘子吗?”
     
      大素小雅这时已跪到了林大娘面前,她们已不能说话,只能焦急万分地打着手语说她们不走,她们不走,她们是老爷给娘子买的死仆,除了死,不能离开她。
     
      “你们俩啊,等会我还有的是要跟你们说的。”她们俩她还得跟她们另说。
     
      “听娘子说……”见她们急得都哭了起来,林大娘摇摇头,忍住泪,“小丫,去把门关上。”
     
      小丫快步去了。
     
      “不要乱了,都搬张椅子在我面前坐下。”
     
      “过来搬,都这时候了,不要哭,不要给娘子添乱。”见大鹅小鹅都哭上了,小丫沉稳地出了声,搬起了椅子。
     
      林大娘抬起泪眼看了小丫一眼,朝她笑了笑。
     
      等大小两只鹅坐近了,大素小雅不起身,林大娘也就随了她们,她这时候就像被人痛打了一顿似的,连力气都丧失了大半,说话时声音都哑了,“好了,娘子今日要跟你们说的话,你们这辈子兴许都听不到第二次了,仔细听好。”
     
      这是她最后带她们一次了,以后身份不同,很多事就要变了。
     
      “你们以后出去了,就是官夫人,知道吗?”林大娘让小丫给她擦了眼泪,喝了口水,再说话,她已恢复了冷静,“记着官夫人这三个字,你们不再是我的丫鬟,不再是奴婢,是有身份的人了,记不住就学我在外头摆的那些谱,跟了我这么多年,知道我摆谱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吧?”
     
      “可我不是您啊。”小鹅擦着眼泪小声地道:“我也学不会。”
     
      “学不会那就装……”林大娘凌厉地看了她一眼,“你平时的厉害哪去了?”
     
      小鹅缩着肩膀喃喃,“我这不一直仗着您的势么?”
     
      “出去了,你们还是仗的我的势,仗的刀府的势……”林大娘瞪了她一眼,“要不你以为你当了官夫人,头顶上没人压着了?”
     
      见小鹅这点觉悟都没有,她忍不住拍了下她的脑袋,“要不你凭什么以为刀小奉能当武官小头目?你以为你出去了,我就不在了?我告诉你,出去了你要是做错事了,别以为像现在这样挨两句骂就行了。”
     
      “娘子,我这不没想到那块上去么。”小鹅急了,“我没那么傻。”
     
      “不傻就行。”林大娘生怕她们犯蠢,“你们从今往后就不一样了,踏错一步,踏错的是你们家的前程。荣华与富贵,从来不是你们坐在那张着嘴嚎两句就会砸到你们嘴里。我是你们的娘子,但往后更是你们的刀家主母,你们家要是不行,刀府就会让下面的人踩着你们往上走的,到时候可没什么情面可讲,都是靠你们家的能力说话,听到了没有?”
     
      “娘子,我不走行不行?”小鹅干脆哭出来了,“我不愿意走,我也不愿意当什么官夫人。”
     
      “你可以不愿意,”林大娘冷冷地看着她,“可以和离另嫁,只是以后你孩子问你为什么不如别人的时候,你也要给我闭嘴,千万别给我想当年你如何如何,你知道你们娘子最恨嘴巴猖狂,但屁事都没做成的人。”
     
      小鹅吓得顿时不敢出声了。
     
      “你们的路还长得很……”这时候,林大娘已全然冷静了下来,她这面前还有一堆让她操心的,她们可以慌可以乱可以一时想不清楚,她要是想不清楚,她们不知道要多走多少冤枉路,“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带你们了,给我听好了。”
     
      她们出去了,一个身份上的转变要适应过来,二是必须要帮他们的丈夫迅速融入当地,尽可能的帮忙,把她们该做的都说了,后面的林大娘也直接跟她们说了:“我是让你们当贤妻,但不是那种丈夫娶个小妾就点头的贤妻,而是没了你这个贤妻在贤,他就会一落千丈的贤妻。到时候他就是要拿金银珠宝哄小妾开心,让别的人开心,他也得去自个儿欺凌霸辱下面的人才能有那个钱,才能维持家计,这样的人也早晚都会完蛋,你们做的再多,也打动不了他,也不会让金银珠宝都花在你们身上,这种没用的人不必留恋,早做打算,听到了没有?”
     
      这年头,别的娘子是怎么活的,林大娘管不着,但这些大丫鬟是她亲手带了十几年的,动手能力比她这个被她们侍候的人强多了,求生技能顶尖,犯不着在一个家里用忍气吞声求个片瓦遮身。要是到了那个地步,哪怕在这时代,她们也有的是一身本事给自己挣个好屋子住——那条路虽然难点,但痛快得多了。
     
      “听到了……”这一次,喊得最大声的也是小鹅,“娘子,这个你早说过了,我懂,别让家里的那个拿你省的钱去花天酒地,寻欢作乐,他开心得不行,天天还有会撒娇的美娘子抱,我却得天天干活操心家里,累得不行,吃口好的还得想着省点,不行的。这种人一旦发现一次,也别指着他改,因为江山易改,人性本贱难移,把他狠狠揍一顿就赶紧带着家里的钱跑路,再去找个喜欢的有本事的不会欺负我的男人,当然了,这个找到了要开心,找不到算逑,我有钱,走到哪都不怕!”
     
      小鹅说得特别大声,说着一句话的声音高过一句话,末了她还激动地握起了拳头,字字铿铿落地,声音大得整屋子都能听到她声音的回声。
     
      她亲姐姐大鹅目瞪口呆,大素小雅都忘哭了,回头愣愣地看着小鹅。
     
      林大娘是忍了又忍,才忍住了笑,轻咳了一声才道:“行了,别喊这么大声,外边的人都听到了。”
     
      “哦。”小鹅红了脸,但这时她又小声道:“说是这样说,但娘子,我能不走吗?我不是怕我当不好官夫人,管不好家,可是我从小跟在你的身边,我爹都说了,我们就是到了岁数当不成丫鬟了,也可以当帮你看田收租的管事娘子,我能做的事情可多了,以后手下面也会管很多人。”
     
      她现在就管了不少小丫鬟了,等做了管事娘子,帮着看田看地,就更不得了了,像府里的守义叔一样,一到春耕去田地,不知道多少人跟他打招呼,朝他问好,也很风光。
     
      “那你就得跟小奉和离了。”林大娘轻叹了口气,温和地看着她。
     
      小鹅这次不出声了,她低下了又红了眼睛的脑袋。
     
      这就是她们最根本的问题,她们已经嫁了,有了自己的小家,有了现在看起来还不错,前程不错,还能相伴一生的人。
     
      “好了,接着听我说……”
     
      林大娘把她该说的都说了,又留下大素小雅单独说了几句话。
     
      大素小雅是贴身跟着她的,这两个人近她身的时间比小丫还久,说起来,林大娘最辈子最相信她的丫鬟对她不会改初衷的就是这两个人。
     
      她改变了她们的命运,也教给了她们很强的心志。
     
      如此,也就不需要跟她们多说什么了。
     
      “记得娘子以前跟你们说过,只有勇敢的人才不会抱怨命运,天塌下来当被子盖,地陷了就当是睡在云朵里,人生行至哪,哪就是风景……”林大娘看着她这两个随着她的话慢慢平静了下来的丫鬟,她笑了起来,“所以你们是注定要离开我的,你们的心,早就比你们想的还要强大了,你们离开我去外头去看一看,看看没了我,是不是还能把天当被,地当床。”
     
      离开她的保护,她们的勇敢才是她们自己的勇敢。
     
      大素是最先回应她的,她打手势,说:我能。
     
      “用话说。”林大娘微笑。
     
      “我,能。”大素张开了嘴,神情坚定,就像把利刃一样坚定税利。
     
      “我能,娘子。”再开口的小雅,温婉内敛,就像水一样平静温和。
     
      “那就去。”林大娘颔首。
     
      大素小雅站了起来,朝她深福到底,两人相携去了。
     
      最后,只留下了小丫坐在了林大娘的身边。
     
      林大娘拉了她下来坐,把头靠在了她的肩上,终于闭上了她疲惫不堪的双眼。
     
      “小丫姐姐……”
     
      “娘子,我在。”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早知道,可我的心怎么就这么难受呢?”
     
      “因为你是她们的娘子,她们也是你的娘子。”小丫拿出手帕,给她擦着脸上的泪,轻声道:“娘子,不要伤心了,小丫还陪着你。”
     
      她是肯定不走的。
     
      “嗯。”
     
      林大娘泪眼婆娑,轻应了一声。
     
      走与不走,谁知道呢。
     
      命运来了,谁都挡不住的。
     
      她只能选择在来了的时候,好好送她们走,不枉她们相聚一场。
     
      ——
     
      这夜,大将军小心翼翼地给她拿冰块冰眼睛的时候,林大娘闭着眼睛说:“藏锋哥哥啊,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嗯……”大将军趴在她身边,冰块放一下,又抬起来过了一会再放下去。
     
      “没肉吃。”林大娘开始细数。
     
      “哦。”
     
      “床上的肉你也甭想了,知道你听不懂,我干脆跟你说了,别想啃我了,在我心里这口气没过去之前,行房,没门。”
     
      大将军这手顿住了。
     
      “冰。”
     
      他赶紧拿了起来,把冰块放到一边,在小娘子耳边小声道:“那要多久?”
     
      “我爱多久就多久。”林大娘睁开眼,斜眼看着他,“我们家,我说话还算不算话了?”
     
      “算。”
     
      “那你说多久?”
     
      “你说多久……”大将军皱着眉,觉得不对,但还是说了,“就多久。”
     
      “知道就好。”林大娘又闭上了眼,把嘴里的那声轻叹咽进了口里。
     
      “儿子你也别想抱了,你也别跟你什么韦长兄,你那些将友啊吹你儿子多棒多棒了,他们要是问起,就说你惹我生气了,儿子不给你带。”她又开始数了。
     
      大将军皱着眉,不愿意出声了,他跟韦长兄都说好了,回头就把迈峻给他看一眼。
     
      “你今年的秋裳,呵呵,还黑金?不要想太多了,大老爷们的别这么多穷讲究,捡去年的穿,我今年要是给你做,我就是乌龟王八蛋活孙子!”
     
      “明早自己穿朝服,别烦我!”
     
      “什么东西没有了,不要来问我要,你长双腿双脚干嘛用的?自己找去。”
     
      “我桌上的那些吃的,我不吃了那是我想等一会吃,不是我不要了,你别吃我的,听到了没有?”
     
      “你……”
     
      大将军见她说个没完,都不知道她怎么有那么多可以说的,干脆把人的嘴堵了,结果,被早有准备的林大娘抄起了手边的剑就打他,她柳眉倒竖:“你别以为我说着玩玩的!”
     
      末了,伤未好的大将军挨了一顿揍,但也心满意足,因为药是小娘子给他换的。
     
      第二日他去上朝,满朝文武看他,等进了御书房,皇帝也看他。
     
      皇帝看了两眼,没忍住,指着他的脸,问他被抓花了脸的大将军:“这是怎么了?”
     
      “把小娘子惹火了。”
     
      “那爬你头上来了?”
     
      “不算,”刀藏锋淡道,“是末将自个把脸伸了过去。”
     
      “啧……”皇帝听了乍舌,“将军好胆识!”
     
      像他,他就不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