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00章

第10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以前的那些衣裳也没怎么穿,新的就少做一点吧?要不都放不下了。”这厢林大娘换好衣裳往长桌那边走,边走边跟丫鬟们说。
     
      “也没有放不下,不太爱穿的那些就放在箱子里,哪时想起要穿就拿出来,去年打的那几个壁柜都还没挂满呢。”小鹅摇头,“以往一个季是要做十来身的,去年你都少做了好几身了,不能再省了,咱们人手这般多,不至于没时间连身衣裳都做不出。”
     
      府里也没多大事,太闲了也不好。
     
      “也是。”林大娘想着也是,再说了,新衣裳新心情,她爹生前就跟她说了,这方面万万不能省,一省就是家里落魄了,赶紧挣钱要紧。
     
      她还没落魄那地步呢。
     
      “好了,你们忙去,也回去趟你们自个儿家里看看,收拾收拾再过来,留个在外面应话就行了。”林大娘走到了桌边,就跟丫鬟们道。
     
      “是。”小鹅她们见没她们什么事了,见桌上茶水点心果子这些都够,便都退了出去,还半掩了门。
     
      “今日宫里的事顺不顺?”林大娘一坐下就问,还往他身前的杯子看了看,看水只有一半了,给他添满才给自己倒了一杯喝。
     
      刀藏锋看着她握杯的纤纤玉指,点头,“顺,怀桂那边,皇上也应了他的推选。”
     
      “是,我没问怀桂,但看他回来的脸色就知道了。”林大娘也猜出来了。
     
      “给你。”
     
      “嗯?”林大娘接过他推过来的锦盒,打开一看,见是两副栓了黄带的卷纸,眼睛刷地一下亮了,“讨到了?”
     
      “讨到了。”
     
      林大娘嘴都笑开了,拿起墨宝打开,抬起头就夸他:“大将军,你太厉害了,我就知道你不止是我大壬的英雄,也是我的大英雄!”
     
      会给她挣钱的大英雄!
     
      她打开一看,见皇上的字迹还挺不错的,其实比她想象的更要内敛一点,她心想果然是活了点年头的万年老狐狸,人不好猜,字也不好品。不像她家大将军,无论人和字,都锋利得就跟一把出鞘的剑,一眼就知道不好惹,极其与他的名字不搭。
     
      也不知道还要过几年,他才能把他的那一身锋芒藏下。
     
      “皇上的字太好了,诗也写得好。”林大娘看了看诗,见诗也确是不错,至少从里头不难看出皇帝最近的心情不错,夸了江南的雨还夸了最北的雪,一首四言绝句至少赞美了他江山的八处地方,不容易。
     
      她说着话,见往常会应她声的大将军没出声,不由看向他,见他沉默地看着她的手不语,不禁疑惑,“怎么了?”
     
      “咳……”也知道不能再拖的刀藏锋轻咳了一声,“那个……”
     
      他又咳了一声。
     
      “怎么了?喉咙不舒服?”林大娘关心地挨近他,生怕他着凉了,这养病的身体,着凉了简直就是受大罪。
     
      她摸了摸他的额头,“是我给你穿多了,汗捂着你了?”
     
      “不是……”刀大将军这时拉过她在他额头上的手,放在手里紧紧握着,看着她,“小娘子,有事要跟你说。”
     
      “你说。”
     
      “刀容他们回来了你知道吧?”
     
      “知道啊。”怎么可能不知道?丫鬟们都乐傻了,还以为她们家的粗夫要过好久才回。
     
      “你知道他们回来干什么的?”
     
      “不是那边事完了,回来跟皇上和你述职的?”
     
      这么说也没错,大将军沉默了一下,又清了下嗓子,“还有点别的事,你知道他们是跟着打仗的,我做了十分的事,他们至少也是做了五六分的。”
     
      “这个我知道,他们是你家将嘛,为你去死都是不带眨眼的。”小娘子开玩笑,笑嘻嘻道。
     
      “咳……”
     
      “你怎么老咳个不停啊?”林大娘终于觉得不对劲得很了,“大将军,咱俩谁跟谁啊,你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你做什么事了?在外头干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林大娘一听,腰杆都挺直了,到处找能打人的东西,打算准备家暴开始收拾人了。
     
      她四处张望了几眼,看中了桌上的茶杯,这时大将军伸出长臂,把放在窗边的长剑拿过来,默默放到了她身边。
     
      林大娘一看,笑了,摸了摸他的宝剑。这是刀府传了几百年的宝剑呢,哪能拿祖宗传的宝物打他,她笑着推了他一下,“赶快说。”
     
      她倒真不相信大将军会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这一身伤的还时不时缠着她交公粮,他要是还有力气干对不起她的事她都要服他,她也就开玩笑而已。
     
      “你也知道的,之前藏沂他们就开始要做事了,刀容他们也是有所安排的,这次他们立了很大的功,大艾那边……”
     
      刀藏锋说到这,就见小娘子刚才满脸的笑慢慢地不见了。
     
      他看着她消失的笑脸,一时之间竟哑口无言。
     
      “大艾要人?”她淡道。
     
      “要。”
     
      “什么官位?”
     
      “提辖,统辖当地兵马。”
     
      “大官了。”
     
      她说得淡淡,不知为何,看着她掩着情绪的脸,刀藏锋突然觉得他的整个心口都疼了起来。
     
      他连话都不敢说了。
     
      “大官了,这于他们这些无父无母,连姓都要靠你给的人来说,已是大好的前程了,是不是?”林大娘看着一个字都没敢说的大将军,眼泪已流了出来,“可你这是在生生挖我的心啊,他们要是把我的大鹅她们带走了,你让我怎么办啊?她们跟了我十几年快二十年啊,是十几年,不是十几天啊!”
     
      “你让我说什么才好……”林大娘哭了起来,抽出手捶向了他,“你这是在挖我的心啊你知不知道,你怎么让我这么难受,啊,小将军,你怎么这样对我?我喜欢你你就要让我疼吗?”
     
      刀藏锋站在那没动,由着她打。
     
      “唔……”悲痛至极的林大娘哭得一个倒头栽,就栽进了他来抱她的怀里,“小将军,你让我怎么办才好。”
     
      刀藏锋死死地抱着她,“对不起,小娘子。”
     
      “呵……”林大娘哭着笑了一声,“苍天啊。”
     
      苍天啊,为什么在她刚刚接到亲人的时候,她就又得送走一批?
     
      “小娘子……”
     
      “不,不,不……”林大娘撑着他的腿重新坐了起来,她擦着脸上怎么擦都擦不干净的眼泪,她喘着气哭着道,“不,你别说话,这事咱们没完。”
     
      绝对不会轻易完,但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
     
      “什么时候走?”
     
      “半月至二十日左右。”
     
      “好。”那还有时间,她还有时间教她们,也能把各种事情安排好,说着她就站了起来,把她小将军的剑提了起来,拿到手里,流着泪指着他说:“小将军,我再欢喜你,这事咱们还是要好好算算才能完。”
     
      刀藏锋就知道如此,就知道她不会任由他欺负她的。
     
      “你给我等着!”林大娘说着就拿剑往门边走,这时已经有听到屋里动静的大素站在了门边,见她擦着眼泪提着剑出来,兔唇女急得话都不会说了,急急给她打手语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姑爷欺负她了。
     
      林大娘看着她的丫鬟,这眼泪更是差点喷出来。
     
      她的大鹅小鹅,她的大素小雅,这都是她一手带出来的啊……
     
      可就是因为是一手她带出来的,她知道她们的能力,如果她们能过上不一样的生活,这让她如何因为私心把她们留在身边?
     
      她们愿意,她也不能啊。
     
      她是她们的大娘子,说好了会对她们好一辈子的娘子。
     
      “唉,大素,去叫林福过来,我有话要跟他说。”林大娘看着大素着急的脸,万千思绪也只能化为一抹勉强的笑,“去吧,你叫完林福,也把你小丫姐姐和大鹅小鹅还有小雅都叫过来,在堂屋门外候着,我叫你们进再进。”
     
      大素一听,都愣了,她不知道出什么大事了。
     
      “去,快去。”
     
      她一催,大素也不敢拖,福了一礼就快快去了。
     
      ——
     
      堂屋内,林大娘垂着眼,轻叹了口气,又抬眼与已经听她说了情况的林福淡道:“说吧,说说你的想法。”
     
      “这于妹妹们,其实是好事,这是她们的造化。”林福也知道两个妹妹跟着大娘子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但不知道她们的造化到了这一步,不过是嫁了两个刀家军,回头她们就成提辖夫人了,提辖大人已经是六品的官员了。
     
      他这前连想都不敢想这种事。
     
      但他也知道,他认为这是天降祥瑞,妹妹们就未必了,“就是她们舍不得你,不像我,只顾着私念了,大娘子,您也知道的,于她们,您是她们的主子,她们对你……”
     
      林福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苦笑了一声。
     
      “我知道你的意思,”林大娘说着又苦笑叹了一口气,“这事没什么担心的,回头我会让她们都听话的。现在吧,最主要的是把你们家和大素小雅她们的奴藉都消了,大素小雅她们这些的好办,她们都是孤女,我这边一消就完,我会想办法就这几天帮她们重新安藉,但你们家的这边要快办。刀容是家将之首,我看以后未必仅仅是提辖,大将军这边是肯定要他再往上走一走的,你们家不能还是奴身,等一会你就自己去找怀桂,尽快派人回怅州,把这事办妥了,一定要赶在刀容接过官印之前,唉……”
     
      说到这她又叹了口气,三保叔为尽忠心,死都不脱藉,一家老少都是林府的奴身,这下可好了,得尽快在刀容上任之前,就把奴身给脱了,省得日后造成麻烦。
     
      “刀容这边我让大将军再拖几日,你现在就去吧,”林大娘想了想还是不安心,“去跟怀桂商量个章程出来,最好明早开始就着手去办,这事越快越好,绝不能拖。”
     
      刀容那人她知道,哪怕是一州督统也是坐得下的人,而其他的人,也未必就那点前程,她必须把她的丫鬟们的路先给扫清了。
     
      “是。”事关妹妹们的前程,林福根本不敢有丝毫迟疑,他这也是一听到话就在提着心,大娘子一发话,他就快步出去了。
     
      但等打开门,他就看到了一串在偷听的丫鬟,其中他的两个妹妹都在,他不禁摇了摇头。
     
      大娘子在为她们殚精竭虑,她们却还在偷听,跟小孩一样,林福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两个妹妹一眼,快步而去。
     
      这厢没听到多少的丫鬟们一脸茫然,小鹅还探头往里看,“娘子,你叫我们啊?”
     
      “嗯,进来吧。”
     
      林大娘坐在椅子上,看着这几个从她出生没几年就一一陆续来到了她身边的丫鬟们鱼贯走到了她的面前,一个个茫然又吓着了的样子不知所措地看着她,她无奈、又难受地笑了起来。
     
      林福说得对,这是她们的造化。
     
      她怎么能拦了她们的前程,只让她们在她身边当一辈子的丫鬟,就是她们愿意,她也不忍啊。
     
      她对她们的感情,不仅仅是日日看到她们,就如她对林计哥所说的话一样,她们的远大前程,就是林府的远大前程,就是她的远大前程——她是真的喜欢她们,也就真的愿意张开手把她们送出去,离开她,去飞。
     
      再舍不得,也得如此。
     
      只能如此了。
     
      于她,于她们,这都是最好的选择……
     
      “娘子?”这时,见她们娘子突然痛哭了起来的小丫顿时魂飞魄散,跑到了她的身边。
     
      “娘子?”
     
      “娘子?”
     
      “娘子?”
     
      一时之间,屋里全是丫鬟们惊慌失措叫着她的声音。
     
      不远处的门廊下,刀藏锋听着她痛苦的哭声,也痛苦地低下了头,黯然垂首。
     
      乌骨抱着小胖子过来看了两眼,就又抱着他远去了。
     
      他低头看着小胖子,跟安安然然睡着什么都没听到的小胖子说:“你娘啊,这次走了很大很长的一步……”
     
      但这一步,就是因为走得太大太长了,难免也会很疼很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