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99章

第9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一早,林大娘早早就起了。
     
      她那大将军说留下就留下,但要多做点准备的是她。过日子可不是嘴皮子一张一合可什么事都不要做了,往往都是多一句嘴就是多一桩事。好在昨天在宵禁前她就让人把他上朝的朝服拿过来了,给他穿好又把他的嘴塞满,等吃完早饭,又把补药灌进他嘴里,把他加餐的点心放过他袖中,这一早早她才算是忙完。
     
      “今日咱们回家?”往外走时,大将军问。
     
      “回,呆一晚就够了。”呆两天就不好了,她倒是想多呆。
     
      “嗯。”
     
      “好了,骑马慢点。”林大娘送了他到门口,京城的林府不太算大,多走几步就到了,她干脆送了他上马。
     
      刀藏锋本想说到家了他有事要跟她商议,但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光看着她,也不走。
     
      林大娘见他还不上马,看了他一眼,又道:“我下午就回了,等你到家了就能见到我了。”
     
      刀藏锋点头,“那今日我跟皇上讨点东西回来,他这几日诗兴大发,老写诗,我朝他讨两副。”
     
      林大娘一听,顿时笑眼弯弯,拉着他的手勾了勾:“就是要这样,知道吗?皇上的笔墨可值钱了。”
     
      你高兴就好,刀藏锋点点头,“那我上马了。”
     
      “去吧。”
     
      等的上马走了,林大娘这才打哈欠进门,她也是困极,值夜的大鹅跟着她,跟她们娘子说:“娘子你快回去再睡会,我去抱小公子抱给骨爷,厨房的事那边我看着,夫人那里一起就能吃上热乎的了。”
     
      “是了。”
     
      “快去睡,小主子那我也会着人送去的。”
     
      林大娘点点头,也快步回了,她是想补一会,哪怕小半个时辰呢,精神好点,做事脑子也清醒点。
     
      等到她再醒,林府到处都是食物的香气了,吃饭的时候桂姨娘坐在桌上胃口大开,觉得样样都好吃,见大娘子还不说她,还多吃了两个糖包,末了撑得打嗝。
     
      “等会陪我出去走两步。”林夫人也没说她,只是让她陪她去动动。
     
      桂姨娘点头,跟夫人小声地说:“下顿不贪嘴了。”
     
      “下顿你还是会贪。”林大娘在旁淡淡地道。
     
      桂姨娘缩了下脑袋,不敢看她。
     
      见姨夫人又挨大娘子的说了,侍候的婆子丫鬟们在旁边偷笑不已。
     
      这日林大娘把林府所有的一切都打点好了,一切用品吃食都尽量按江南那边两个娘所有的生活习惯来。但天气这个是没法替代的,她只能叮嘱一定要多喝水,多喝汤,下人端来的不要没胃口就不喝。
     
      “我都喝的。”桂姨娘歇一晚就觉得自己什么事都没有了,在船上吃得少的毛病都没了,就是吃撑了跟夫人出去走一走就好了。
     
      “没说你。”桂娘一开口,还没跟她新鲜上一天的林大娘又头疼上了。
     
      “我都知道的,”林夫人微微一笑,拉着女儿的手淡道:“别忘了,你娘也曾是京城人士。”
     
      林大娘一听,一愣,这才想起,她娘其实确实也曾是京城人。
     
      “娘,那……”林大娘想了想道:“戚家人还在京城吗?”
     
      她根本从没想到这事上去,她连外祖都没见过,对母亲的娘家的印象仅限于母亲跟她说的那寥寥几语。
     
      “在的吧。”对戚家人在不在这事,林夫人淡然得很。她父亲在把她送进林家后没几年,因乡里发大水,他去救落水的学生人就走了,葬在了祖乡的坟地里。她回去扫墓,乡里人也曾告诉过她,戚家人也派人回来扫过墓,听说她放入了地主商贾之家也没说什么,更未曾来找过她,遂他们早就断了联系了,她也早早不记得她曾也在京城呆过的这回事了,如若不是女儿嫁进了京城,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想起京城两字:“在不在都与我们没什么关系。”
     
      “娘想不想看看以前住过的家?”
     
      林夫人笑了起来,“娘知道你的心意,但娘这辈子,只有两个家,一个就是与你外祖外祖母过了一来年的那个小家,一个是有你爹爹,桂娘,还有你和怀桂,还有那几个你姨娘的林府,娘平时只记得这两个地方,别的地方于是我他乡他家,与我没有干系。”
     
      桂姨娘在旁听着眼红红的,道:“夫人,我也是,只要有你和怀桂有大娘子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林大娘一听,哭笑不得:“谢谢桂娘还记把我放在里面。”
     
      桂姨娘擦眼泪,“你对桂娘好。”
     
      “唉,傻娘。”林大娘见她还哭上了,抱了她的脑袋入怀,“好了,等过几天怀桂也忙完了,我就带你们去京里转一转,看看新鲜,还去吃吃这边酒楼里的那些招牌菜,行不行?”
     
      “行,夫人说那个烤全羊好吃,还有那个八宝鸭,还有一个叫什么人参娃娃汤、芝麻油炸球……”桂姨娘一路上早缠着夫人问清楚京城什么好吃的了,连忙给林大娘数了起来,哭都忘哭了。
     
      林大娘听她一路数出来,说的比她知道的还多,不得不对她这姨娘对食物的执着心悦诚服。
     
      ——
     
      怀桂中午终于回来了,一回来就跟家姐苦笑,“宣我进宫,姐姐,你还得帮我照看一下母亲和娘亲,我可能得晚上才回。”
     
      说着就急急忙忙换衣裳,林大娘跟在他身边把他拾掇好,也没多说,等他快步要上轿的时候给了他灌了一杯提神茶,让林计也喝。
     
      “好了,上去吧。”她把人塞进了轿子,回头看到林计,见他朝她跪了下来,给她磕了个头。
     
      昨天大将军把皇上可能让怀桂干的事跟她说了,她心里早就有谱,也知道林计此举是为何,她双手扶了他起来:“林计哥,我爹在世就说了,家中伙计们的远大前程就是我们林府的远大前程,此行前路坎坷也路藏珍宝,望君珍重。”
     
      “是了。”林计起身,朝她深深一揖,小跑着跟着主子的轿子去了。
     
      林家家主气度,无论是主子小主子,还是大娘子,从来不是一般人所有。林家忠仆如云,深藏数位世外高人,何尝不是因心怡主子气度,折服于其下。
     
      林大娘跟林计这话说得是再真心真意不过,殊不知这天晚上等着她的将是什么。
     
      这厢林怀桂一走,刀府的二夫人就亲自请来拜访林夫人了,各种米肉挑了好几担来,还送了几盆很是精细的花。
     
      北方难得这么娇贵的花,林大娘一看,这肯定是得知她母亲来就去提前寻了才能寻到的,要不在干燥的北方一时之间去找哪开得这么好的花去?
     
      一时之间,也对她这个二婶感激得很,有她这片心,她娘更是相信她在刀府过得好了。
     
      她娘千里迢迢走这一趟,就是为的来亲自看一眼她过得好不好,她这才能真正安心。二夫人这一片有心的成全之情,于她简直赛过雪中送炭了。
     
      刀二夫人直等到林怀桂回来,候着了林大娘才一起回刀府。
     
      林大娘这厢回去有点晚了,好在她不在,丫鬟们也会给姑爷弄吃的,她一回去,一进了自家夫妻俩的大屋就道歉:“将军,对不住,等怀桂回来才回,有点晚了,你吃了没有?”
     
      大将军先前坐在窗边长桌上写东西,此时也抬起了头看她,默默颔了下首。
     
      “等我会,我这边也吃了,换个衣裳就过来跟你说话,大素,大素……”
     
      “娘子,在着。”
     
      “你去厨房看看有什么新鲜的点心,提点去二夫人那里。”
     
      “是。”
     
      “小鹅?”
     
      “娘子,什么事?”小鹅赶紧跑了进来。
     
      “娘子想穿那一身有小紫花的……”
     
      “就是雪衣紫裙那身?我知道挂在哪个厨柜了,娘子,没放在您和姑爷的这屋,放在隔壁大屋那,我这就去拿。”小鹅说着就往给娘子挂衣裳的大屋去了。
     
      “呃?放那屋去了……”林大娘都记不清了,跟身边的小雅道:“今年的秋裳是不是要少做点?捡去年的穿就得了。张记又送新布来了?”
     
      “送了,不多,就给您做个四五身就没了,样式小丫姐姐跟衣女她们商量好了,新的已经开始做了,回头你看看,不喜欢我们就改。”小雅小声极慢地说着,给坐于妆凳前的娘子解头发。
     
      “好,回头我就看看。”
     
      “疼吗?”小雅给她拔叉钗。
     
      “不疼。”
     
      小雅极耐心地把一个个叉钗地拔了下来,没扯到她们娘子的头发,省得扯疼了她。
     
      这厢刀藏锋看着这一切,垂下眼,写了一半的公文也是写不下去了,他放下了笔,把半掩的窗户打开,皱眉看着他对面那个潜于高树上,此时正坐在树枝上的暗将刀有望。
     
      他就是娶了小雅的人,过几天,要去大艾关谷大州当提辖之人。
     
      刀有望看到他们将军一眼就是直接朝他看过来,不禁慢慢地缩起了身子,硬是把自己一大个虎躯隐于了没比他粗,还比他细上一两分的树干后,默默低头看着地下不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