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97章

第9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藏锋这也是提醒一句,但朝中有人就好办事,哪怕只是提醒一句,但多一天的时间,有了准备,到时候事情就能办的不一样了。
     
      林怀桂这厢已经叫了林计过来,跟林计说起了这事。
     
      这事办好了,以后前途无量,办不好,皇帝那可能会受些诟病,但最坏,也不过是重新回到林家,他会想办法在开头前就保他的,有掉脑袋的危险那他们就不干。
     
      林计一听,“那府里?”
     
      “守义叔至少还能当二十年的管家,这二十年,他还不能给我府带个新管家出来?”林怀桂一听,笑着道:“看来林计哥你有信心呐,就去吧。”
     
      林计都不好意思了,“我这不,嘿……”
     
      他也不好多说,他也是个男人,帮林府跑上跑下这么多年,眼界早不是当初的眼界了,也是想成就些事来的。
     
      主子给这个机会,他说不想要,那绝对不可能。
     
      “你等会准备准备,要是宫里传我进宫,我是要带你随我去的,往年你也来送过粮,恰恰好,名字早就宫里过了几遍了,到时皇上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反正你懂的比我还多。”
     
      “主子,明白的,我心里有分寸,晚上肯定会仔细合计一番。”林计没打算就此不办事了,“我等会还是跟您一道去卸粮吧。”
     
      他是随了老夫人过来的,本来打算把奴婢要做的一些事吩咐好了就要过去。粮船那边只有林如在,船是他装的,他得盯着卸好才行。
     
      “那行。”见他不需要时间想想,林怀桂也相信他。
     
      他跟林计说话的时候也没背着他姐夫,说罢,他就跟刀藏锋歉意道:“姐夫,我得往码头去了,我现在送你去母亲那,把你送给姐姐。”
     
      大将军听着这话,问了一句:“你说话也是你姐姐教的?”
     
      “先生教一半,姐姐教一半……”林怀桂笑了,请他往里走,边走边道:“学姐姐学的多一点,先生的不太敢学。”
     
      “嗯?”
     
      “我先生脾气有点直,说话有点犀利……”林怀桂轻咳了一声,不好背后说先生的不是。
     
      “耳闻过,听说前几个月皇上请他前来入京为官,他说什么来着了?”
     
      说皇上您朝廷里的水太乱了,您那些臣子,不是长得丑,就是脑子笨,我来三天,不是你杀了我就是我得戳瞎我的眼,我们还是山高水远后会无期,彼此听听对方的名字就好了。
     
      这话林怀桂可不敢复述,也不好接他姐夫的话,只好笑个不停。
     
      “你先生是现在宇堂家现在当家的弟弟吧?”
     
      “次弟,排行第二。”
     
      “嗯,他之前给皇上献图了?”
     
      “献了,江南三州风情图,他跟我师母两个人一起画了差不多二十年了,他们自年少走过一遍江南就开始动笔画了,江南美景江南田江南人尽在他们笔下……”说到这,林怀桂满脸的钦佩敬仰,“先生和师母是心藏大智之人,不是我等凡夫俗子能及得上的。”
     
      那幅图,长达三十丈有余,皇帝接到信说宇堂南容要送这么个宝贝上京,就是收到信大长箱已经上路了,他还是派了专人半路去接。
     
      刀藏锋这几天在皇帝的盘龙殿里瞥过那把整个殿都围起来了还没挂全的风情图几眼,也觉得那位先生,名不虚传。
     
      “你姐姐也是他的学生?”
     
      “是。”林怀桂说着又笑了起来,“姐姐跟先生常常吵架,不过感情应该不错。”
     
      “应该不错?”
     
      “先生说,姐姐脑袋不笨。”就是长得丑了点。
     
      不过他现在在先生眼里,也丑了,没以前好看了。如果不是先生以前在爹爹的面前认了他当义子,喝了他的认亲茶,估计也是不想留在林府了。
     
      “只是不笨?”
     
      见姐夫脸色一冷,林怀桂连连摇手,“不笨就是极难得了,我小时候,先生天天说我笨得扔耗子窝里都没耗子肯吃,榆木脑袋耗子啃都啃不动。”
     
      这下,刀大将军是见识到那位宇堂先生的言词犀利了,并淡然道:“你姐姐天资聪颖,也不是寻常人等,你及不上也是正常。”
     
      林怀桂被说得脚步都顿了一下,随即失笑。
     
      他姐夫这嘴,其实也没比他先生好到哪儿去。
     
      ——
     
      林怀桂把姐夫送过去就匆匆办事去了,这边林夫人她们也换好了家常舒适的衣裳,人也精神了些,女婿一过来,就给他拿她们俩亲手给他做的衣帽等。
     
      “听我儿说你爱看兵书,我就找了找,找出了一些兵书来,你看看有没有能看得入眼的。”送完衣帽,林夫人让女儿去她随身携带的那些箱子当中把书箱拿过来,“儿,就是堆在镜凳上的那个最大的箱子。”
     
      “诶,我去拿。”娘亲让她去拿,林大娘就自己去了,没让小丫她们帮着动手。
     
      等一拿到手上,箱子挺大不说,还挺沉,她搬着过来就道:“娘,你找了不少吧?怪重的。”
     
      “我找了一些,你先生还给了我一些,有一套有十多册去了,是有些重。”林夫人淡淡道,说着还看了一眼此时放在她身边篮子里的外孙。
     
      “给你的。”林大娘一搬过来就放到了大将军面前,一屁股在他身边坐下甩了甩手,“还真是重。”
     
      刀藏锋看了看箱子,又看向了她。
     
      “想打开看就看吧,咱们家没那么多规矩……”他一眼过来,林大娘就知道她这大将军是什么意思,又朝她娘道:“娘,让他看两眼过过瘾吧,之前你给我陪嫁的那本外祖给你的兵书,我一给他他就天天揣兜里不放,在家里吃着饭想起都要掏出来看两眼。”
     
      “看吧,女婿。”林夫人温和地朝刀藏锋说了一句,又朝女儿道:“看书是好事,你不要说他。”
     
      “不说他,浪费我口水。”林大娘笑嘻嘻地回道。
     
      见她轻轻松松的,林夫人失笑不已,再看向此时小心翼翼翻着箱子里书的女婿,她眼神都更温和了些。
     
      他能如此接纳她的女儿,她很感谢他。
     
      “有一套战国战略大师军机子的全册,十六册,全在……”刀大将军数完,手放在箱侧都不敢动了,低头看着小娘子压着声音说:“是军机子大师的战国策。”
     
      “哦,应该不错吧。”林大娘见他还压低声音,愣了愣,“喜欢吧?”
     
      这应该是先生给的那套了。
     
      “它,它是……”刀藏锋挤了几字出来,又哑口无言。
     
      “呀,很贵重?”林大娘一看他脸色不对劲就猜出来了,说着头就往箱子里看,见上面战国策几个字写得很是张扬跋扈,光字的看相就是老子天下我第一了,只一眼,她就知道她家大将军肯定喜欢!因为一看他们就是投缘得很,都长一脸舍我其谁相!
     
      “这肯定是先生给的,先生给的就是好……”林大娘赶紧夸,“你快收拾好,回家慢慢看,这下你可有看的了,不用老翻那本旧的了。”
     
      刀大将军此时点头不已,还把箱子推给她,“你细,你帮我收着,我回头找你要。”
     
      林大娘一听都乐了,在他的眼神当中把箱子小心翼翼移过来,还跟他道:“好,我肯定会帮你小心地收着,绝不会弄坏。不过除了先生给的,还有好多本别的呢,也是我娘费了心思给你找的,一定要看。”
     
      大将军满脸肃容,朝岳母大人看去,“母亲放心,女婿定会本本细阅,字字铭记于心。”
     
      “好,你慢慢看,不着急。”林夫人见这小儿女这相处自如的样子,两个人都跟小孩子似的,也是好笑不已,当然心中也真真是松了口大气。
     
      他们恩爱就好,恩爱她就放心了。
     
      “也不能传出去,”刀藏锋又慢慢地朝他小娘子道:“有人会要。”
     
      林大娘一听,就知道他怕皇帝抢他好东西了,家里的吃的就给皇帝抢去不少了,方子都要走了好几个,她赶紧瞪屋里的丫鬟:“听好了,书什么的,一个字也不能外说,听到了没有?”
     
      丫鬟们面面相觑,福着腰说是,但也没听懂这是出什么事了,让大娘子这么郑重其事的,只有在她身边看懂了全部情况的小丫哭笑不得,安慰她家小娘子道:“知道了,放心,回头我会好好叮嘱她们的。”
     
      一直在旁看着小胖外孙的桂姨娘也不解,这时她抬起头来,茫然地问林大娘,“大娘子,怎么了?要摆饭了吗?”
     
      这一位时时都惦记着吃呢,刚下船也忘不了,林大娘一听,额头差点磕在了刚盖好的书箱子上。
     
      ——
     
      这夜怀桂在码头卸船,林大娘想留一晚,也早早跟府里二夫人打好招呼了。没想她不回去,大将军也不回,赶都赶不走,捏他手背上的肉也没用,林大娘都快要翻白眼了,没想大将军又说:“你给我找间大屋子,四周点上灯,我带刀容他们看书,不用三更,早早我就要上朝去了,不烦你。”
     
      他知道她是想跟她母亲睡,说说话什么的,不能和他在一起。
     
      林大娘一听,又捏他手背肉,“你现在还养着伤,你还不睡觉,逞什么能啊?”
     
      “我想看一会书。”大将军跟她老实道,他在她面前,向来不用什么心眼,有一说一,想要什么就跟她要。他从小对她就如此,现在也没想着要改,小娘子也说了,不需要改,他们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你回家也可以看,还可以把你整院子的将士召一块看。”
     
      大将军没想到还可以这样,顿了一下还是道:“我想在这看,看完把书箱给你。”
     
      林大娘都无奈了,“你比你儿子还粘人。”
     
      她到底也还是舍不得赶他,给他找了间大屋子点了灯火,又给他们打了几个软铺可以就地休息,吃的喝的也都安排上了。
     
      她这头也忙着去见她母亲她们说话,一安排好就走了。她走了没一会,刀容他们几个跟着的暗将就把洗得干干净净的手往他们将军面前伸:“将军,干干净净的,还借了清皂,洗了至少五遍,你看看。”
     
      一个个挨个看过了,过关了,都排排坐着等他们大将军分书,连摆在桌上的那些吃的都忘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