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96章

第9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母亲是笑的,言语神情之间看得出都是喜悦,林大娘这心里是酸楚得很,眼眶热得很,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诶……”她别过眼,忍住泪,去看桂姨娘。
     
      桂姨娘一看到她就伸手,“大娘子,你莫生气,你看我都瘦了,夫人你说是不是?”
     
      她赶紧找她夫人寻求支援,生怕挨大娘子的骂。
     
      “是瘦了。”疼她的林夫人淡淡点头。
     
      桂姨娘松了一大口气,欢天喜地地看向大娘子。
     
      林大娘是好笑又好气,也拉了她过来,母女仨人一起站着手拉着手,问她:“那你有没有按时吃药?”
     
      “有吃,就是难吃。”桂姨娘诉苦,“夫人看着,一顿都不能少,唉。”
     
      见桂姨娘还是有什么说什么,跟过去无异,可见这日子她过得不坏,没受苦,林大娘也笑了起来,笑道:“行了,不能少,你是要长命百岁的,可得爱惜身体才行。”
     
      桂姨娘愁眉苦脸点头,不敢多说别的,生怕挨说。
     
      林怀桂在后面看着他亲娘也是哭笑不得,这也是很久未见姐姐了,他娘亲还是那般怕姐姐说她。
     
      “好了……”林大娘说着回头,就要介绍她那大将军,她们的女婿。
     
      这时她一回头,刀藏锋就已经跪下了头,他半跪而下,向上拱手沉声道:“女婿刀藏锋见过母亲,见过桂娘。”
     
      林夫人也快快上前虚扶了他,“请起。”
     
      刀藏锋向后半退了一步,站了起来。
     
      林夫人已有些老态了,她老爷一过逝,没了那个为她顶了一片天的丈夫,她就像一个从仙境回到了凡间的人,成了一个万事都要为年幼的儿女们操心、担心的母亲了。这些年她是老了很多,但气度还是不凡,此时她朝女婿微微一笑,道:“劳你过来接我们了,听小儿说你公务繁忙,真是有心了。”
     
      “您哪里的话,小婿应该的。”
     
      桂姨娘这时已经脱了手上的镯子要给人,好在她亲儿子就在一旁盯着,生生拉住了她,才没让她把镯子塞到大将军的手里当见面礼。
     
      林大娘也在一旁看到了,知道他们家姨夫人又犯浑了,赶紧横过身,挡了她半边身子——拦了这活宝姨娘。
     
      不用一会,她就像回到过去的林府了,时不时就要为她这个姨娘掩饰一二。
     
      “可是……”她身后被亲儿子拦了的桂姨娘还嘀咕,见儿子拦了她的嘴,她双眼还圆睁,满眼困惑。
     
      可是她要给见面礼啊,为什么不让她给?
     
      “娘,你赶快去歇一会,”林大娘这时真怕他们家桂娘出什么幺蛾子,“坐坐就好受多了。”
     
      刀藏锋身为战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其本能,早就瞄到了他们之间的动静了,但小娘子想让他看不见,他就当没看见,侧身一挥袖就道,“母亲,请。”
     
      他不叫岳母,叫的是更亲近、更尊重一点的母亲,人的态度是从言语之间就能看出来的,林夫人这时心里也有了谱,也知道女儿在刀府和他心中的地位,但朝他笑得更是温柔了起来:“有心了。”
     
      她本也是大家之女出身,需说年幼落魄,但也跟随了她一代大儒的父亲多年,气度仪态也非一般寻常妇人能比。且她是林老爷的原配,林老爷在世时,对他这夫人从头到尾都尊重不已,在外对她从来只说褒赞之词,只道她是九天仙女下凡,这才落入他林家,林家的老人见过她的也都是对她赞扬尊重不已,这名声一声加一声地加叠了下去,林家但凡闻过她声名的人,都是对她心存尊重,她这一下船,林家人见到她都恭敬不已,纷纷行了大礼。
     
      桂姨娘见到,喜滋滋地跟与她走在一起的儿子道:“你看,都喜欢夫人,我就跟夫人说了,让她不要怕,她到哪都有人对她好,尊重她,当她是夫人,放心来京城就是。”
     
      是你自己想来才这样唆使母亲的吧?林怀桂听了更是哭笑不得。他这亲娘说来也怪,姐姐在府里的时候她最怕姐姐,见到姐姐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但姐姐一不在了,最想姐姐的也是她,一想就要掉眼泪,说想大娘子想得不行,夜夜做梦都要梦到她,非要见一眼心里才舒服。
     
      “现在舒服了吧?”他小声地问。
     
      “舒服了。”桂姨娘偷偷地笑,“你当你娘我真傻呀,你姐姐对我就是好,你没看到女婿,都叫我桂娘。”
     
      桂娘桂娘,不就是另一个娘?
     
      大娘子一直把她当另一个娘的。
     
      “你啊……”林怀桂这次真真是哭笑不得了,像姐姐所说的,你说娘傻吧,也不傻,偶尔灵光一现的,你都要当她是天才;但不傻吧,做的那些事,件件都透着傻气,都让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
     
      这厢一家在船口这边休息了一会,一行人就坐上了轿子快步往林府在京的宅子行去。
     
      京城林府的这边林大娘早就打点好了,一回到林府,林大娘就把大将军扔给了弟弟,把乌骨和他手上的篮子带去后面,照顾母亲她们去了。
     
      林夫人一见到外孙眼睛就挪不开,桂姨娘守在旁边也是不动了,嘴里喃喃着:“这莫不是也是天上掉下来的吧?”
     
      刀小胖子是真真长得极为出色,林大娘这个不要脸很爱夸自己人的人,往往在府里的人听到二夫人和旁系的夫人说这句话,都会微微一笑,让一切尽在不言中,都无需她用言语说明情况了。这时见桂姨娘都看傻了,也不凡得意地说:“是长得好,不过也是打扮得好,你都没看,他身上穿的用的都是小丫带着那些姐姐妹妹们一针不落地做出来的,人靠衣装,小胖子这十分姿色都有二十分了。”
     
      “哪有这么说自个儿儿的。”林夫人打了她一下,伸手爱怜地摸了摸睡得香香的小外孙,“一看性情也好。”
     
      “也真是怪了,”林大娘也这么觉得,“太好带了,一天给他喂几顿奶,换几块尿布就行了,也不怎么哭,醒来了还乐呵得很,小手小脚蹦得欢,很是活泼,一醒来那小嘴叭叭叭地跟带他的骨头爷爷说个没完的话,都不像个只有四十来天的孩子。”
     
      “是乌骨带的好,小孩儿啊,身边时时有人,心里踏实,也就高兴。”林夫人低首看着小外孙,那脸上皱起的纹落里满是对外孙的慈爱。
     
      乌骨在梁上听到这话,得意地翘起了脚丫子摇晃个不停。
     
      看,夫人都这么说。
     
      他是带的好。
     
      “大娘子,我能亲亲他不?”桂姨娘看着那肉嘟嘟的粉脸,还咽了咽口水。
     
      林大娘哭笑不得,“行,就是别咬,这可不是能吃的肉啊。”
     
      “知道。”桂姨娘也笑了起来,凑过头去,极其小心地用脸碰了碰小胖子的脸蛋,随即就扬起笑脸跟大娘子报道:“就跟怀桂小时候一样,软软的,香香的。”
     
      “嗯,就跟怀桂小时候一样。”林大娘扶了她起来到母亲身边坐下,笑着道。
     
      当初桂姨娘有怀桂的时候是受了很大罪的,亏这姨娘憨,天大的罪也天天忍着,这才有了怀桂的出生。
     
      “怀桂小时候也不爱哭。”桂姨娘又道。
     
      “随了你,难受也不哭。”林大娘笑着说。
     
      桂姨娘一听,有点害臊地笑了笑。
     
      这厢她们说说笑笑,前面林怀桂跟姐夫道:“姐夫,我等会就要去码头卸粮了,等安顿下来,可能得过几个天才能上门拜访了,还请您见谅一二。”
     
      “用不了那么久,顶多明后天,你我就能在宫里见了。”刀藏锋淡道。
     
      “啊?”林怀桂一愣,随即眉头一松,“是皇上要见我?”
     
      “嗯,问你耕种之事。你今年送的粮怎么样?”
     
      “很好。”选了还都不错的粮进来,今年光景非常好,都是选的新粮,林家向来不糊弄皇帝。
     
      “最好的?”
     
      “呃……”林怀桂一顿就摇了头,“这虽说是贡粮,但数量太多,只选了好的,谷子晒得极好,花了很大的一番功夫趁天好晒出来的,放个几年都不成问题,用来当兵粮已是再好不过了。”
     
      “皇上去年是吃过咱们家的那米的,他觉得好,后来按你方子种的,新米一出来,他就尝上了,没那么好……”
     
      “这个我跟皇上早已说过了,给姐姐都是特等香米,是要由怅州的肥田才能种出,还有种田的水也是有原因的,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种出特等米出来。”
     
      “我们刚打下的大艾,有一块地方,跟你们在怅州的肥田极其相似,皇上已经把它圈下来了,可能要问你怎么种这个香米,你如果不想亲自走这一趟,还是从家里赶紧安排个人出来,去办这事。”刀藏锋淡道,“尽快,一定要选个能把事办成的。”
     
      林怀桂一听已经寻思上了,这时也对姐夫拱手道:“姐夫放心,我已经寻思好人了,我这边有人手,你只管放心。”
     
      刀藏锋点点头,有这么个一点就透,并且反应迅速的小舅子,林家的事也就不需要他操什么心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