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95章

第9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果然没几天,林家的船还没进京城这一段,就听宜家的船悄悄地驶离了京城,悄无声息地,也就林家的人知道而已。
     
      林福回来小声报:“那家族叔和二爷这里……”
     
      他指指脖子,声音更小了,“都有血痕。”
     
      林大娘听了摇了下头,也没觉得有多惊讶。
     
      皇帝那兄弟,他们横起来是真横,宜家要是聪明,多送几个读书人进朝廷,只要有几分本事就行了,哪怕比别人逊色一二呢,他们可能还会答应,宜家当官的还能多几个。要是仗着个女儿就以为得到天下了,那是想死得多快就有多快了。
     
      他们要是不老实,他们在怅州的地位都保不住。
     
      凡事过犹不及,也真是没带脑子。可能因为家里出了个王妃,这些年他们在怅州过得太风光了,人人吹着捧着,脚步轻了脑子也轻,一旦遇上个能拌他们一脚的,就摔倒了。也不知道这次摔在了安王手里,能不能让他们清醒点。
     
      这厢宜家的事得到解决,林大娘也替她三姐姐松了一口气,但这口气没松多久呢,林家的人送信来了,说船就要进京卸粮了,两个夫人那条船就在自家的停船口停了,让林大娘不必去接,等过两天姑爷得空了两个人一起来见面就行。
     
      林大娘这小狐狸一听,当场就冷笑了起来。
     
      这其中要是没有猫腻那肯定是有鬼了!
     
      她立马抢了小胖子,威胁乌骨,“你要是不给我去打听出什么事了,孩子你也别要了。”
     
      乌骨气得跺脚,“我就抱了一会会。”
     
      “呵呵,”林大娘都差仰天冷笑了,“抱了一会会?他亲爹,亲爹!要抱都要跟你抢,你好意思说就抱了一会会?快去,不去我就把他判给他亲爹了,没你的份!”
     
      乌骨含冤而去,那绿眼睛幽怨得跟被人打了十顿,他却不能还一次手一样。
     
      乌骨一去,晚上就回来了,半夜就把小两夫妻的屋敲得砰砰作响,值夜的丫鬟在外面劝他:“骨爷,小公子睡着了,等会起夜时抱来给你。”
     
      乌骨没听,因为门还在响。
     
      被吵醒的林大娘气得捶了一下大将军,“快把你那儿子扔给他。”
     
      睡在外边的大将军默默起床,抄起了小床里的儿子,出门。
     
      月色当中,乌骨一见他怀里的小东西,就赶紧抱了过来,心里踏实了,抱起人就要一起去睡觉,就听后面有人在说:“消息。”
     
      他翻了个大白眼,转过头,“夫人和桂夫人都病了,晕船,不舒服,怕小娘子看见了骂。”
     
      “还小娘子?”林大娘已经披着睡袍出来了,月色灯笼当中,黑发艳唇的她美得让人心颤,但这个美人此时一脸的冷笑,“我以前是你最喜爱的小娘子吧?好,有了中意小郎君,小娘子不要也罢,去个最北去了数年,这事不说也罢了。那之前我肚子里那个也是你心心念念的小娘子吧?那这个算怎么回事?”
     
      她指他小心抱着的小胖子,讥诮道:“这个才是你现在的心肝宝贝了吧?”
     
      “那谁叫你不生小娘子出来的?”乌骨理直气壮,“我都说了让你生小娘子!”
     
      “你还有理了?是我想生个什么样的就能是什么样的吗!”
     
      “反正你生都生了,我姑且就受着吧。”乌骨懒得跟她掰扯,双手怀揽着小胖子轻步去了,嘴里还喃喃道:“臭小子,咱们睡觉去,你娘大了,越来越噜嗦了,婆娘都这样,长大了就是别人家的了。”
     
      这话把林大娘气得哟,心口都疼,她捶了两下胸口,“这才叫重男轻女啊,有了小郎君,小娘子眨眼功夫就忘了!”
     
      见他还走,她只能喊:“病得怎么样了?”
     
      “周半仙那蠢徒弟也跟着了,没大碍,说是下船歇几天就能好。”乌骨也没好气地大声回了一句,连头都没回。
     
      “快要把我气死喽!”林大娘,刀夫人又捶了一下胸闷的胸口。
     
      大将军一直在旁冷冷地看着他们拌嘴皮子,这下瞄着被她捶个不停的胸口,也没说什么,铁臂一伸,把人抱了回去。
     
      ——
     
      林家的船这日大概下午接近黄昏的时候到,船是先停自家船口下人,然后到码头晚上由官兵连夜卸粮。第二日林大娘一早就让府里的人备轿子,准备去自家码头那边接人,她也做好了训人的准备了。
     
      她这气势冲天的,丫鬟们也只能暗地里为小主子求福了。
     
      她也把小胖子包圆乎了,让乌骨拎着装小人的篮子跟在后面,打算见的人要是表现好,认错态度还可以,就让他们见一见,赏赏小胖子当是奖赏,要是一个两个还嘴硬,就听她怎么轰他们吧。
     
      她早早就到了,中午饭都是在船口吃的,她这边也带了不少东西去给林家的自家人发,小娘子有小花饰,小郎君有小木剑,各家当家的有坛酒,当家的娘子有三块好布和一根银发钗。她一来,船口就过节似的,热闹无比,大家也把自家的好吃的都拿来让她尝尝,小孩儿也会时不时来给他们的大娘子请个安,问个好,这时间也不难打发,没想中午刚过不久,以为在宫里议事的大将军就来了。
     
      大将军带着几个暗将一来,林家船口的人都静了,有小儿抬头看他,小嘴惊讶地张开,嘴里都掉口水……
     
      很快,本来干活的当家男人都被自家的娘子推着过来请安了,大将军自小治下,很会带人,知道怎么让人怎么信服他,也知道怎么跟人谈话,他一颔首再问几句话,这些掌柜的帮工的,也就褪了拘谨,跟他说了起来。
     
      没聊半会,大将军就知道船口停放船的规律,和大家上下工的时间了,还有一天船口往来的次数,和别的船借用林家船口的停靠钱等等也是知道了。
     
      大将军算了算,跟他身边一直笑意吟吟听着也不插话的小娘子说:“船口还是挣钱的。”
     
      林大娘含蓄一点头,不挣钱还是他们林家开的船口吗?
     
      “掌柜的也很壮实……”大将军点点头,转头朝那个被夸壮实,一脸压不住的喜悦的掌柜说,“燕地乃我朝京都,也是重兵之地,自古民风剽悍,你能带着你们家的人压住他们,是很了不得的事。”
     
      掌柜的乐得打揖,“承蒙大将军夸赞了。”
     
      在下面坐着的一堆人也都如是道。
     
      林大娘心想,回头得真找个机会去看看她家大将军是怎么带兵的,想来,肯定让人心旷神怡得很。
     
      “知道你们忙,忙去吧,我这陪你们大娘子坐会。”见大半柱香功夫没了,也知道今天林家的船要进来,都忙得很,刀藏锋又开了口。见这些林家下人又马上站了起来,告辞而去,都不卑不亢,很是得体,等他们一走,他转头又问小娘子:“不是一般家仆吧?”
     
      “算来都是我家三保叔和大管家一手带出来的徒弟,精挑细选才来燕地的,”林大娘知道他的意思,道,“林家看重京城,不敢什么人都放过来,他们这种聪明又能干的,林家也不多。”
     
      “能担大责的,有几个就够了。”
     
      “是啊,比不得你,一有就有几百个。”
     
      刀藏锋斜眼瞥向他那小娘子:“他们个个都是千军当中挑出来的,他们本身就了不得,也不是我的功劳。”
     
      “是啊,所以个个都贵。”
     
      这下大将军就不说话了,现在给他们将士发饷的,就是眼前这个笑得跟花一样地美的小娘子。
     
      他怕他说错话了,晚上又是一顿好捶,扰得他不便办事。
     
      他们这说会话的功夫,很快就有人来报家里的船快要到了,远远能看得见船影了,林大娘当下就激动得站了起来——她这也是离家一年多了,说不想母亲和亲人那都是骗鬼的。
     
      她快步移了出去,就听外面的人又道:“大娘子,还要一会,你再坐一会,等近了我们再叫您。”
     
      林大娘点头,“你们且忙就是,近了来说一声。”
     
      她这也是坐不下去了,站在门边直往船口那边看,这看了没几眼,身后又有动静了,只见大将军跟一直躲在角落抱着篮子睡觉的乌骨打起来了,为了把篮子抢到怀里,两人的手在空中过招不停。
     
      她朝天翻了个白眼,实在不想看这两个让她闹心的,干脆往外多走了几步,翘首以盼亲人的消息。
     
      没一会,就有人跑来,“大娘子,快到了,船口的板子我们都搭好了,就等船一近,主子们下船了。”
     
      “好,我这就过去。”林大娘也喊上了,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朝门里道:“别打了,他外祖母他们到了!”
     
      说着也不等后面几个,提脚就往外走。
     
      小丫也是紧跟着,跟她说:“老夫人身体不好,心里肯定也正难受得紧呢,您千万别多说她啊。”
     
      “哪能说她,桂娘也不会说,我就把林怀桂那小兔崽子好好训一顿就行了。”林大娘面带微笑,咬牙切齿地道。
     
      说是这般说,一见到下船的母亲一脸憔悴,还朝她怯怯地笑了一下,林大娘气得眼睛都红了,“你说你,你出去坐个一会的轿子都头晕,坐这么久的船来京,你这是要气死我啊?要是有事,你让我怎么办?”
     
      林夫人被她的女儿小心地扶着,她紧紧地抓着女儿那温热的手,微笑着道:“没事,见到你就好了。”
     
      能见到她心头上掉下的肉,这一路的颠簸也就没什么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