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94章

第9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宜三娘一来,见到小胖子都愣了愣。
     
      实在是太出色,太打眼了。
     
      她很快就把孩子抱到了怀里,问看着她傻笑个不停的林大娘:“四十二天了?”
     
      林大娘算了算,还真是四十二天了,一想她三姐姐帮她算着日子呢,可把她放心上了,又朝宜三娘傻笑个不停。
     
      她那傻样看得宜三娘摇头不已,又低头看着怀里的胖呼呼、但无论肤色还是长相都相当惹人喜爱的小胖子,“太招人了,以后少往外面抱。”
     
      “哪能啊,他义祖天天守着,我想抱都没法抱,他爹回来,还得跟着抢才有得抱,哪得空抱外面给人看去。”她除了喂奶,连换尿布的事都不归她管,别说有个乌骨爷爷了,一到点,丫鬟们就拿着尿布蹲点了。
     
      “以后大了,可不得了。”宜三娘淡道。
     
      “小郎君嘛,没事,他长得像他爹,他爹不也归我了?就怕太皮实了,三姐姐你看看他这小身板,太扎实了,我怕以后我打他都抓不到人……”林大娘马上就想把儿子的小手掏出来给三姐姐秀他结实的小肌肉。
     
      宜三娘拦了她的手,“别让他着凉了,我看见了。”
     
      哪看见了啊?还没掏出来呢,林大娘眨眨眼。
     
      这还不等宜三娘稀罕一会,老乌骨就在门口大声咳,一声接一声地咳,林大娘看他快把肺都咳出来了,哭笑不得,跟她宜三姐姐道:“三姐姐,你快把这小孩儿还给他义祖吧,要不他今天站门口咳一天。”
     
      能听到这话话的乌骨一点也没不好意思,见她不动,又重重地又大咳了一声,林大娘不得不把孩子抱过来,送了出去。
     
      乌骨一接过孩子,就一溜烟地不见了。
     
      林大娘伸长脖子去瞄,眨眼功夫就瞄不到他背影了。
     
      她笑着回身,朝丫鬟们点头,这厢宜三娘也朝身边的人颔首,下人们很快都退了出去。
     
      “三姐姐,你喝茶。”
     
      “嗯。”宜三娘拿过茶喝了一口。
     
      林大娘眼睛往她手上包的伤布上溜了一眼,随即溜到了她的脸上。
     
      宜三娘坦然地朝她伸开手,“气的。”
     
      “怎么了?”林大娘跟她们小时候一样,低下头去还往上面吹了吹。
     
      “我那二兄这次带了他那一家来了京城,说要迁入京城,好以后为家族办事。这事前年他们跟我说了,我明言拒了,他们这一次干脆来了才跟我说。”宜三娘淡淡道。
     
      林大娘呆了呆,“办事?不是单纯来住的吧?还是说……”
     
      “嗯,”宜三娘点头,“昨天我那个二叔就跟他过来了,说要官位。说皇上现在正大举封官位,到处都要人,家里有不少人都可以用,这次都全来了,我那二兄开口,说他要求也不高,在六部给他找个五品的郎中当当就行。”
     
      林大娘这脸上的笑也没了。
     
      郎中是要职,是要考核功绩才有的职位……
     
      她就算没见过皇帝,从这一年多所发生的事来,也能知道皇帝的性子一二了,想来她宜三姐姐更明白不过了。
     
      这简直就是在添乱。
     
      “我记得宜二哥好像没什么功名在身?”
     
      “他没有功名。”宜三娘淡淡道,“这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这也是我爹和我大哥的意思,这一次,他们还说了,要是办妥了,把我二哥和这次送进来的宜家子弟安置好了,就把我娘接到京中来,和二哥一起住,让我尽孝也方便点。”
     
      林大娘一听,那总是带笑的脸刹那冷了下来。
     
      若说她这三姐姐有什么逆鳞是不可触的,那就是她的亲娘,宜老夫人疼她宠她护她,为了她什么委屈辱骂都受过,也忍得下,也因此,三姐姐嫁进京城,其中其实也有一部份原因是为了给老母亲长脸,让她在宜家扬眉吐气好好呆着,安度晚年。
     
      “这也不是我今天来的主要原因,这事,我自有法子去应对。”宜三娘说到这,轻嘲地摇了摇头,“今天来,是要跟你道歉的。我那二哥今早,大概两个时辰前,意欲轻薄你们林家掌柜的娘子,你可能还没收到消息,他带人要打你们家掌柜的,手也动了,我这边昨天就派了王府的人过去盯着,拦了下来。刚才我收到消息就过来了,给你道歉来了……”
     
      林大娘听着握了下她的手,也没说什么,她这时候也已经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门,朝门外问:“大鹅回来了?”
     
      “娘子,没。”
     
      “大素,你让你家那口子今天在院里值班的兄弟们现在就腾两个过去到林府的停船口,找到大鹅,说我有事找她问,让他们速去速回。”
     
      “是。”
     
      林大娘这才回身,朝宜三娘苦笑道:“三姐姐,这事我得问过情况,才能给你个答复。”
     
      他们林家素来对下人恩待,这才有下人的全力相报,不可能受了欺负,主家还不帮着。
     
      “不是你给我答复,是我应该给你答复,”宜三娘坐着没动,看着她淡道:“人没轻薄到,这是我最庆幸的一点,没让他折了我们之间的情谊。我过来,是想亲自跟你说明白这事,你也问一下家里的人,看看他们有什么是需要宜家做的,我这边会让他们赔礼道歉。”
     
      林大娘坐下,握住了她三姐姐的手,有些心疼她:“他们这是给你闯祸来了。”
     
      她现在也都有点庆幸事不大。
     
      “我知道,所以我要放安王出来了。”见她没有怪罪之意,宜三娘的脸也温柔了下来,“宜家我会处置好,跟你说这么多,是因为我把你当妹妹,也想一直当你的三姐姐,那些人就由他们去,我们之间,还是要好着才好。”
     
      林大娘一听,就知道她郑重其事走这一趟,就是怕她心里不舒服,一想,她也是有些想叹气。
     
      她是感叹她这三姐姐对她的用心,也为宜家这么一大家为三姐姐添的麻烦而烦恼,她这三姐姐孤身一人在京城当这安王妃本就很不容易了。
     
      “三姐姐,你对我,总是做的比说的多。我小时候总跟你说想当跟你一样的人,后来发现我这小心眼天生自带,没法跟你一样当个大气的娘子,但是三姐姐,我喜爱你的心,从头到尾都不会变,你也知道我心眼小的,装进去了的人,就放不出来。”林大娘朝她扬起笑脸,安慰她,不想让她空走这一遭。
     
      宜三娘听了怔住了,好一会她才轻叹了口气,苦笑着看着她,“傻妹妹。”
     
      也就是因为她对她的这份心太难得,叫她如何不时时珍惜着几分。
     
      ——
     
      宜三娘很快被安王府来的人请走了,说安王有事。
     
      林大娘这边大鹅跟打探消息的家里人都回来了,情况比她想得好多了。
     
      其实林府放在京里做事的人都不简单,人没被轻薄上,那边还要打架,林府的人反而要厉害一些,把人打伤了,现在是宜二爷在叫嚣着让林家的下人好看。
     
      其实在怅州,宜家跟林家的相交还算不错,林大娘也见过几次这位宜二哥,确实是个很爱美色的公子哥,但在他们这年纪的人,连公子哥都算不上了,是能独挡一面的爷了,早见识过世面了,他出来这京城没两天就要轻薄收留他船只的林府中人,她都不知道他是不是没有把脑子带进京城。
     
      这事,可大可小,林大娘吩咐了下去,让下面的人不必担心,让他们等着看安王府那边的消息。
     
      她也不知道安王会用什么办法把宜家的这股气焰给压下去。
     
      晚上她的大将军一回来,丫鬟们都被她挥退了,给他收拾的时候她就跟他说了这事,刀藏锋一听宜家要五品郎中,嘴角就翘了起来。
     
      “呵。”他笑了一下,跟林大娘说,“这事你不要管,安王会知道怎么着手办的。”
     
      “嗯?”
     
      林大娘没听明白。
     
      “安王是皇上的亲弟弟,你知道安王怎么跟他个亲法吗?”
     
      林大娘摇头。
     
      坐着的大将军拉了站着的她下来,在他这迷糊的小娘子耳边,轻言:“他当年为了护着他皇兄,连先皇后都杀了。先皇后在世时,最是疼他,皇上登位之前,还想把他皇兄的皇位夺了给他,可他一刀把先后了结了。”
     
      此时,“啪”地一声,林大娘给他擦脸的帕巾掉在了大将军的腿上。
     
      大将军面不改色捡了起来,塞回她手里,把脸伸过去,让她接着擦。
     
      林大娘这还没回过神呢,敷衍地在他脸上擦了两把,又拍了拍受了惊吓的小心肝,放轻声音小声道:“你哪知道的?”
     
      这么大的内幕,他们家不会被找上门来灭口吧?
     
      “你不需知道这个,不要外传即可。”刀藏锋淡道。
     
      “我哪敢!”林大娘忙表态,也不想再问了,说完,又乍舌,“这扰乱皇上朝廷,还想当郎中这种办事的要职,安王岂不?”
     
      还有了安王妃的放话,安王这护兄狂魔岂不得把人掐死了?
     
      林大娘现在已经完全不生气了,说实话,她现在还有点忧虑了。
     
      宜家心这么大,给三姐姐添乱,这后腿拖得都有点致命了,要知道有些东西是根本碰不得的。
     
      难怪三姐姐那么生气,把手都砸坏了。
     
      “安王再如何,也是皇上的亲弟弟,皇上有的,他没个七八分,至少也有个五六分。”
     
      “那你上次还拿剑对他?”
     
      “该打的时候,还是得打。”大将军面不改色,“该我的,也得是我的。”
     
      他是给壬朝打仗的大将军,他要是不强横点,皇帝都要怀疑他的骨气是不是装的。
     
      再则,不如此,他如何养刀府一门,如何养军?
     
      最重要的是,不横点,怎么跟皇帝开口,把该他的赏赐讨回来让她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