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93章

第9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虽说不是小娘子,可让乌骨抱去喂奶的时候他依旧会抱,他抱得很小心,走路的步子比平时都要放得轻,紧张得很。
     
      日夜守在旁不动的也是他。
     
      这天洗三,一般从不出现在外人眼里的乌骨以义祖的身份抱了小胖子出来,给了接生婆,等洗完又飞快把人抱了回去。
     
      刀府的这任嫡长子也真是壮实,才几天大,看起来就跟出生了几十天的小孩子一样,手脚抖动的力气非常大,韦达宏观礼回去跟皇帝说:“怕又是一代大将。”
     
      皇帝呵呵笑,“那刀府后继有人,朕心甚尉。”
     
      这厢刀府新一代男女当家一个养伤,一个坐月子,都不能常动。林大娘其实几天后感觉身体就好多了,还偷偷下床走几圈,被乌骨看到了翻了几个白眼。
     
      林大娘却不管那么多,她一个穿越女,也实在没法把自己当一般人看待,她是顺产,身体一直都很好,生完也没受什么罪,再加上她实在是担心小将军,等能下床走动不疼了,她就偷偷去看几眼,有时还会在他身边睡一会。
     
      刀藏锋先发现的时候赶了她一次,但没赶成功,因为小娘子说了,她身体什么样她最清楚,躺着不动那才是浪费,稍稍走动一会对身体也好。再则她过来了,睡得香香甜甜的,母子俩都在他跟前,刀藏锋看两眼就赶不动了。
     
      但好日子也没几天,这才过了半个月,在大艾驻扎的大军已经按刀藏锋先前的布防已经驻扎完毕了,下一步如何打算,要他跟皇帝商议才能定,所以大将军伤刚好一点就拿起剑,被人抬着进宫去商议去了。
     
      林大娘看得目瞪口呆,这命都差一点没了,人刚刚活过来,就又要让人去干活了?皇帝的饭碗也未免太不好讨了一点。
     
      她支使乌骨去跟着,乌骨却不跟了,他说要跟臭小子玩,没空。
     
      林大娘扬手说要打他,他也不怕,扭过头就和臭小子一起睡觉去了。
     
      这一商讨,直到天落黑才回,大将军一回来,刚被她喂完一碗吃的,就着坐着的软椅就睡过去了。
     
      “唉,人都没吃饱呢。”林大娘摇摇头,也知道这事他只能扛。
     
      现在还没论功行赏,他现在接着把事情做下来,论功行赏的时候,荣耀跟赏赐才好属于他的刀家军,他得盯着才放心。
     
      再说,就他说的支言片语,她也知道大艾驻军的布防,是他带着自己的人干的,不懂大艾国情的皇帝必须用他。
     
      第二日一早,人也要早早去宫里,好在林大娘现在就吃月子餐,厨房早早就备好了吃的在,她一醒来就先把人喂饱了,还塞给了他一堆用蜂蜜红枣做的点心。
     
      今日有了准备,大将军说到饿了就拿出来吃,皇帝跟他要了点,两君臣说了会话。
     
      “怎么朕吃起跟你讨的,总会香点?你们家送上来的方子做的,老觉得差那么一点。”皇旁吃着还挺疑惑。
     
      “吃别人家的东西,总会香点。要是末将哪天在皇宫里捡到了一两银,哪怕就一个铜板呢,没人跟我要回去,也不用我去打仗,白得的,我心里也高兴。”大将军淡淡道。
     
      “你这人,怎么说话越来越难听了?”皇帝当场就要拍桌子了。
     
      “那末将不说了。”大将军把包点心的油包弄回原样。
     
      “再给朕一块,收那么快,你怎么这么小气?”皇帝眼明手快还多抢了两块,给了一块给六皇子兄弟,“你们分分,唉,大将军的东西可难弄到手了。”
     
      六皇子跟九皇子笑个不停,六皇子把那小一块掰作两半,分了大的那一点给了九皇子牟桑,“快点尝尝,大将军家的。”
     
      “是。”牟桑双手接过,小心地咬了口。
     
      “好了,接着说,这新兵怎么个招法?每个郡县怎么出人?”皇帝还没咽完,就着正事又说起来了。
     
      大艾要驻扎进去绝非易事,他们需要太多的兵驻守了,大军一不回来,北防这边的兵力就空下来了,必须马上补上。
     
      这厢,兵部几部的官员敢说话了,由户部开头,跟皇帝说起了现在全国郡县的人数情况。
     
      大壬要是招兵,还是能招到的。
     
      因为以往招的兵俸银米粮都给得足,当兵不只能领到银,家里每半年都可拿着征兵令去当地县衙领三石的粮,这三石有近百斤的米去了,能让有当兵的人的家里日子宽裕不少。
     
      现在,大壬有人,朝廷只要招兵,于民间其实是大喜事。
     
      ——
     
      朝廷要招兵的消息很快就出来了,京城百姓家里儿子打的,也都纷纷走门路想把自家儿子塞进去。
     
      皇帝根本没跟大艾讲什么求和,他就是想把大艾占为已有,为己所用,不打算还给人家,更别提什么附属国进贡。
     
      他有人,现在,国库里也有银,也有粮,更何况,等九月秋收一过,大批的税粮税银将会运进京中,让他的国库更充实。
     
      他现在有底气做他想做的事,于是没天没夜地忙于政务,人却还神彩飞扬,皇后几次来看他,坐于后面看他眉飞色舞跟朝臣商议政事,如若不是于礼不和,她呆一会就必须要走,她能坐着看着他一直不动。
     
      这厢等林大娘月子都做完了,小胖子都能自个儿吐泡泡逗他乌骨爷爷大笑不已了,刀大将军还是早晚要被抬进宫里干活。
     
      林大娘都差点以为大壬只有他一个人能用了,所以皇帝只能天天奴役他,连一天都不放过。
     
      而且,皇帝这精力太可怕了。
     
      这八月一过,九月的天气就凉爽点了起来,林大娘心想这天气凉快一点,她家现在被她荣升为大将军了的当家的身上也舒服点。
     
      现在他身上的新肉长出了,身上痒,要是天气还热,怪遭罪的。
     
      就是她还没为这天气高兴几天,林家的信来了,林怀桂在信上先斩后奏,说他已经带着母亲跟娘都来了,说他不答应,她们就天天以泪洗面。
     
      到此林大娘也无奈了,生气担心也没法子,再说想来母亲们过来,怀桂也做好了一路上的准备,她这头做好迎人的准备就是。
     
      家里的小胖子现在已经剥夺了他舅舅小胖子和他亲爹小将军的称号,林大娘还为此跟他进行了一次单方面的谈话:“你现在了不得,把我对你舅舅和亲爹的爱称都抢走啦,你娘我这个人,别的不说,就是有钱,还有粮,知道不?东北最大的地主婆就是我!为人特别的随和大方,就不跟你计较这个了。就是麻烦你以后听话点,我们母子关系合作愉快,谢谢。”
     
      小将军对此的回答就是吐了她一嘴的奶泡泡,咧开嘴,朝她露出了无牙的嘴。
     
      “无齿小儿。”林大娘摇头,把孩子塞到了奶爷爷手里就不管了。
     
      回头刀大将军回来,满屋子就找儿子,把人抱到手里了才让人喂饭,林大娘这天看着就不对劲了:“你手还没好啊?”
     
      她这天天喂的,还没把人喂好?
     
      大将军一脸沉着看着她,摇头。
     
      “嗯……”林大娘一点头,摸摸他的头,“好吧,你还是伤号,我暂且再忍你几天,让你跟你儿子过几天好日子。”
     
      说着她呵呵笑了起来,“就是等你们都好了,能站的都站了,能跑的都跑了,要是在我面前不老实,一个一个等着我收拾你们吧!”
     
      大将军跟小将军抱在一块,小的那个呼呼大睡,大的那个嘴里嚼着肉,面无表情直视前方,不敢看小娘子突然凶恶起来了的脸。
     
      ——
     
      九月林家要给京城皇上送粮,码头那几天就给林家留下来了,这是以往的规矩,官府也会贴通告通知,码头的船一看到消息,也会特意避开那几天。
     
      没想宜家的人这次也来了,还提前了林家几天,没跟宜三娘打招呼就把船直接驶到了码头,近二十条船把本来繁密的码头堵得密不透风,让所有的船出也出不得,进出进不得,还打着安王的幌子。码头那边的人对安王府怨声载道,本来不出名的安王府都要出名了,直把宜三娘气得一巴掌把手都拍伤了,回头让人把船退出去,停在了几十里外的河两边,这边又跟林大娘送信,想跟她借一下林家在京城停船的地方。
     
      林家的船一来,也有他们自己停的地方,他们也是把粮卸完,再装上京城的货物才走,其间是有停上十天左右的。林大娘一得信,马上派了林福去把宜家的船带去自家的地方,这边跟宜三姐姐去信说没问题,她这边会让出地方来。
     
      这也不算什么大的事,码头一等金秋九月就特别的繁忙,码头挤点是不可避免,难免起风波。没想,第二日一中午,林大娘就听到安王府的人快马过来说,王妃等会就要过来看小公子。
     
      林大娘一听,就觉得肯定出事了,马上就让大鹅出去找她哥那边问情况,一边让人收拾家里,等她三姐姐来。
     
      想想,这还是她三姐姐第一次来她家做客,一想,她马上扑去小胖子身边,给他换上了绣着小黑虎的新衣裳,还给他戴了个有两只毛耸耸的耳朵的小老虎帽子。
     
      这一收拾出来,乌骨就抱着死都不撒手了,林大娘过来要抱一下帮小胖子的衣裳调整一下,他都要瞪她。
     
      大素小雅在旁边看着小公子那张肉呼呼又白里透红的小脸蛋,手早就举着了,见又不让她们抱,只好讪讪然地放下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