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92章

第9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乌骨给刀藏锋拿烧刀子剔死肉时,林大娘就在一边哭,没一会,帕子都能挤出水了,她看看实在是擦不下去了,抽泣着招呼丫鬟,“大素,给娘子换一块。”
     
      换来一块,接着哭。
     
      刀藏锋皱着眉看她,还没说什么,就又听她说:“大素,水喝完了。”
     
      她忠心耿耿的丫鬟又给她来添水,林大娘一杯喝完,好了,水份补充足了,接着哭。
     
      “你歇会去。”看她哭得脸都胀红了,刀藏锋忍不住说了一声。
     
      林大娘看着她小将军那副惨样子,身上没块好肉就算了,脸上都有刀痕,也不知道这痕迹深不深,以后能不能好。身材就算了,反正以前就千疮百孔的了全是各种伤痕,就是现在连脸都没有了,全身最好的那块脸都出事了,她不禁悲从中来又是一声抽泣:“我的脸啊……”
     
      她的脸都出事了,以后跟人吹牛皮,说她就是看上他的脸嫁了的这话都吹不出口了啊……
     
      她那小将军没听明白她的话,看她的脸除了红点也没什么,看着她就道:“你的脸没事,就是红了点,还是,还是……”
     
      他皱着眉左思右想,终于挤出了话来,“还是很好看。”
     
      “哦?”林大娘把鼻涕擦了,又换了帕子,拍了拍自己的脸,抽了抽鼻子,“谢谢。”
     
      她的脸是很好看的,这个她知道。
     
      但她的脸啊,他那张属于她的脸啊……
     
      “可我的脸出事了啊。”她还是伤心,赞美也无济于事。
     
      “啊?”小将军更不明白了。
     
      他们这一说话间,乌骨已经把他背上的几处死肉都剔除出来了,已经敷上了先前就准备好了的药,见他全身心还在小娘子身上呢,此时皱着眉一脸的思索,不由拿刀子敲了敲他的肩,“说的是你的脸,她把你的脸当成是她的了,她买的,还记得不?”
     
      小将军这下终于明白了,哑然地看着他那小娘子。
     
      小娘子还瞪乌骨,“本来就是我的。”
     
      “你还是接着哭吧。”乌骨摇摇头,继续给小将军上药,嘴里道:“他们派了很多人刺杀你?”
     
      “嗯,很多,全是大艾这些年养的死士。”身手还是很厉害的,大艾还是有高手,回头得仔细过问一下他们是怎么训练出来的,看看有没有他的将士能用得着的法子。
     
      “结果你没事,他们都吓坏了?”看他身上的刀伤就知道,好几刀都差点从他腹部中间捅进去了,刀痕最终从他腰间擦过,只要稍微慢点,人就真死了。
     
      “嗯。”这厢刀藏锋眼睛还在他那小娘子身上,见她听着嘴巴都张大了,还是忍不住道:“你歇会去,我等会就好了。”
     
      他全身的血腥味会冲了她。
     
      “我都说了我没事,我这几个月都躺多了,人都躺傻了,我坐坐……”林大娘也不知道怎么的,平时见着点腥味就想吐,现在这么个全身都冒血的人坐她面前,她反倒不吐了。
     
      “好了,忍着点,我要动这块了。”乌骨一刀把他肩膀上最大的那块被黑血疙瘩浸得恶臭的布划了下来,他声音一落,他从火上刚拿到手的那把刀子也跟着落了下去,一块死肉很快就掉进了他们脚下的水盆里,漫出了一盆的恶臭死水。
     
      红黑的血也跟发大水了似的很快溢了出来……
     
      林大娘瞪大眼睛看着,眼睛都不敢眨,怕多看一眼,她人都要昏过去了。
     
      “带你们娘子出去歇一歇。”见她不听话,刀藏锋摇了下头,叫她站在门口,此时都纷纷扭过头不敢看的丫鬟们带她出去。
     
      这一次,全身发软的林大娘被丫鬟们抱了出去,大吐特吐。
     
      吐完特别自觉地喝水,吃东西,把心神稳了下来。
     
      大素向来内敛,这时眼睛都红了,姑爷这次受老大罪了,她们这些当丫鬟的光看一眼就心酸,就别提她们娘子的心了。
     
      “唉,”林大娘这时自言自语,低头看着肚子道:“行了,你爹爹赶回来看你一眼够不容易的,以后要是把你揍得满院子跑,你就忍忍吧。”
     
      她反正是不打算帮的了。
     
      这夜刀藏锋发了高烧,人有点迷糊不醒,梦中老叫着林大娘的闺名,把林大娘哭了一天以为哭完了的眼泪又招出来了,她哭着鼻子劝他:“你少叫我几次呗,再叫几次我都没法长命百岁了。”
     
      这一次,家里的药,加上怅州那边刚送来的新药,除了些一时用不完的药丸子,创伤药都让小将军用没了,林福那边也拿不出更多的了,林大娘一大早就打发了他去安王府要。
     
      安王府那边应该还有,她上前收到还给送去了一些。
     
      中午的时候,宫里也赏了些,这一次乌骨再给他换药,林大娘也不敢看了,坐在门边的凳子上摸着肚子,一脸的坐立不安。
     
      这夜小将军又烧了起来,林大娘都不知道这一路他是怎么回的家的,但不管怎么样,人回来了,再凶险也是在她眼皮子底下,她守着就是。
     
      这夜太医都来了,来了也不能做什么,林府把该做的都做了,等天擦亮,小将军安稳地睡过去后,他就回了宫。
     
      这厢皇帝也散朝了,听太医跟他道:“大将军身上有十几处要命的伤口,一处发作,人也就烂了,但小臣昨晚看了看,这肉应也能长出来,等这几天难关一过去,不发热了,就能来叩见您了。”
     
      皇帝苦笑:“朕还不至于这么不通人情,让个垂死中人来叩见。”
     
      太医垂首不语。
     
      “说说,能好吧?”
     
      “小臣看,能,他们家用心,有些药极好,小臣都没见过,昨晚小臣看他们家那鬼仆带着人给他换药擦身,全身不过半柱香的时辰,极快,如此处置肯定能减少发烧的次数……”太医顿了顿,这次他叹道,“大将军也真是忍得住,好几处伤口都能看到骨头了。”
     
      皇帝早从他的副将那知道这大前段时日孤身一人的拼命了,最后他还被大艾人设计中了圈套,一个人大敌一百死士,大艾以为他必死无遗,他却还能从他们的死尸当中站起来走了出来,也难怪大艾那群臣子怕他,连国王都不要了。
     
      过了两日,刀藏锋终于清醒了过来,林大娘见到他,指着自己的泡泡眼跟他道:“再不醒来,我都要为你哭瞎我的花容月貌了。”
     
      刀藏锋看了眼她,又看了眼自己被包好还算干净的手,抬起去摸向她的肚子。
     
      林大娘赶紧过去把他的手包住自己的肚子上放,“好了,还没生,等生出来,你们父女俩就可以一起躺着睡了。”
     
      他这伤,不躺个两三个月,绝好不了。他身体再好、药再好也没用,这次实在是伤大了,连宫里两次来的两个不同的太医都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带着一身伤跑马回来的,换个人,早死了。
     
      “是小娘子?”刀藏锋抬眼看她。
     
      “都说是小娘子,怎么,不喜欢啊?”
     
      “喜欢。”刀藏锋看向她的肚子,“香香的甜甜的,我以后多讨点赏赐,你带她一块数银子。”
     
      像她的小娘子,他喜欢。也会给她攒很多的嫁妆,嫁一个她喜欢的小郎君。
     
      林大娘忍不住笑出了声,抬起脸来,乐了,“行,一块数吧。”
     
      “嗯。”看着她的笑靥,刀藏锋嘴角也慢慢地翘了起来。
     
      在草原无数的夜里,他看着天上的星星都能想到她的笑脸。
     
      她是他的糖与烈酒。
     
      只要念及她,他嘴里的甜就会一直甜到心口,而砰砰直跳的心口会让他血脉偾张,战胜他所有的敌人,回到她的身边。
     
      他想和她过一辈子,看她对他扬起笑来那一刻的明媚欢欣。
     
      ——
     
      七月下旬,骠骑大将军刀藏锋回来的五天后,其妻林氏肚子发动,为其生下了刀府的下一任刀家军军长——刀迈峻。
     
      “怎么是个小子?”
     
      这一生下来了,其娘嫌弃,其义祖嫌弃,也就他爹躺在床上不能动,没法嫌弃了。
     
      林大娘也没忌讳什么,她让林福带着人一天早中晚三顿收拾小将军,把人拾掇得干干净净的,身上除了药味也没别的味,遂就是二夫人说有点不妥,她还是让人把孩子抱到了小将军身边睡,让儿子的小床靠着他的养病床,爷俩身挨着身。
     
      刀迈峻的名字是刀藏锋起的,听说是个小子,小娘子让他赶紧想个男儿名字,他就想了一下,连眨眼功夫都没有,就匆匆把儿子的名字定了,上折,递进宫里。
     
      刀迈峻是刀府这一代的嫡长子,必须一出生就递折子在皇上那和礼部那记号归档。
     
      小子一生下来就壮实得很,手节脚节胖呼呼的,夜半嚎奶也只嚎两声,吃饱了回来脑袋一扭,一觉睡到天亮。
     
      也不嫌弃他爹满身的药味。
     
      刀藏锋看了两天,这一天,他朝蹲在一边满脸不满看着他们爷俩的乌骨说:“小子也好。”
     
      “那我的小娘子呢?”乌骨气得脸孔都狰狞起来了,恨恨地嚼着嘴里的肉干,他这两天气得觉都睡不好了。
     
      “你问小娘子去。”刀藏锋可不敢答应他下次就是小娘子了。
     
      毕竟刀府和旁系,多数都生小子,小娘子也有,但比起小子来还是少了点。
     
      “呵。”乌骨嚼着肉冷笑,“问她?她说她也生气不是个小娘子,让我来找你算帐。”
     
      一个两个都让他生气,他的小娘子呢?他守了都快十个月了!
     
      “都生下来了,先养养看。”刀藏锋看了眼儿子,见小胖子睡得可香甜了,依稀还看得见小鼻子在抽动,可想他长大了,会是个什么样的小郎君,“你看他睡觉都不老实,长大了肯定像他娘。”
     
      “什么不老实了,”乌骨满脸嫌弃地凑近看了看,“睡的可老实了,一动都不动,也不哇哇乱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